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非洲送走動盪一年迎來亞洲投資者

去年,非洲一些主要經濟體受政治不明朗和國內管治問題影響,經濟增長受挫,促使亞洲投資者把目標轉移至其他非洲國家。

照片:開發農業可否改變非洲的發展前景?(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開發農業可否改變非洲的發展前景?
照片:開發農業可否改變非洲的發展前景?(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開發農業可否改變非洲的發展前景?

對非洲許多企業和金融業者來說,2017年是充滿變化和波動的一年,令數個非洲國家的狀況顯得特別脆弱。未來12個月,對非洲感興趣的亞洲投資者應該往哪裡尋找機遇?

2017年,關於非洲的報道甚多,政經分離是其中一個主題。政經分離是指許多非洲國家政府儘管致力推行改善政治及管治的政策,卻不一定能令當地營商環境有實質改善。

關於這個問題,南非蘭德商業銀行(Rand Merchant Bank)分析師Ronak Gopaldas是個專家,他也是具影響力的Where to Invest in Africa周年報告的合著者之一。2017年底,Gopaldas在湯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舉辦的周年非洲高峰會上說:「在非洲市場,經濟不一定跟隨政治。有些非洲國家雖然發生了負面的政治事件,但經濟仍能反彈復甦。這種政治和經濟分離的狀況,在2018年很可能繼續發生。」

Gopaldas以肯尼亞作為例子。去年,肯尼亞的選舉結果引起極大爭議,觸發暴動,造成24人死亡。雖然如此,當選舉結果正式宣布後,肯尼亞的貨幣不跌反升。

雖然政治與經濟分離的例子有不少,但政治氣候不明朗顯然很易導致經濟不穩定,這也是投資者關心的問題。在2017年,多個非洲國家明顯受到政治拖累,令經濟直接受損。

以尼日利亞為例,該國總統因患病久未公開露面,引起廣泛不安。至於安哥拉,當在位38年的總統下台後,新政權立即開始清洗當地商界和政壇。南非總統則面對多宗貪腐和任人唯親的指控,支持度不斷下滑,但仍緊抓權力不放,到本月中終於宣布辭職。南非和尼日利亞是非洲兩大經濟體,卻是2017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表現最差的其中兩個非洲國家。

去年,關於非洲經濟發展的負面報道甚多,許多成功故事卻鮮有提及。東非的肯尼亞、坦桑尼亞、盧旺達和埃塞俄比亞,以及西非的象牙海岸和塞內加爾等國家,都吸引了大量海外投資。下表根據整體投資吸引力,羅列非洲十大投資目的地。

表:非洲十大最具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
表:非洲十大最具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

假如決定投資非洲,那麼投資在甚麼範疇較為合適?許多非洲國家正積極為基建發展計劃招商引資。同時,非洲的稀有金屬提煉產業也湧現商機。

軟基建方面,教育和醫療保健是非洲優先發展的領域,一方面是因為這兩個範疇特別能引起投資者興趣,另一方面是非洲若要展現真正的經濟潛力,發展教育和醫療保健都是重要的先決條件。

照片:肯尼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對遊客極具吸引力。(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肯尼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對遊客極具吸引力。
照片:肯尼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對遊客極具吸引力。(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肯尼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對遊客極具吸引力。
照片:南蘇丹潛力巨大,但目前獲得的投資甚少。(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John Wollwerth)
南蘇丹潛力巨大,但目前獲得的投資甚少。
照片:南蘇丹潛力巨大,但目前獲得的投資甚少。(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John Wollwerth)
南蘇丹潛力巨大,但目前獲得的投資甚少。

農業是另一個潛力優厚的產業。非洲擁有全球六成未利用耕地,若能妥善管理和投資,成功開發耕地,勢將改變非洲的發展前景,也可為海外投資者提供可觀的回報。

總部設於約翰內斯堡的Exx Africa是一家風險顧問公司,其行政總裁Robert Besseling分析了未來12個月及以後,非洲哪些國家及行業發展前景最好。排在名單前列的是畿內亞和贊比亞,在礦業帶動下,這兩個國家的經濟將會起飛。

雖然畿內亞和贊比亞的基建仍然非常落後,但稀有金屬資源豐富,其中錳、鈮及鈷等對許多高科技行業的未來發展必不可少。為了發展礦業,畿內亞和贊比亞必須改善基建,包括運輸和酒店設施。因此,在這兩個範疇外商投資的時機已成熟。

其他專家則認為肯尼亞、尼日利亞和贊比亞是最佳的投資目的地。Gopaldas解釋說:「這3個國家除了是地區樞紐外,也可供應豐富的礦產品,讓外商擴展業務。」

肯尼亞的數碼業發展迅速,早已引起了國際投資者的興趣。此外,受惠於大量中國遊客湧入,旅遊和酒店業的發展也很理想。肯尼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舉世知名,吸引了許多中國遊客。

投資者除可考慮投資在經濟最發達的非洲國家外,Besseling也建議大家留意一些沒有那麼突出的國家。他說:「我們忽略了這些國家,但下一個重大機遇也許就在其中。這些國家有許多曾是衝突區,例如南蘇丹或布隆迪,目前獲得的投資非常少,但在機場、道路、酒店等各方面都有巨大需求。」

Besseling和Gopaldas對於投資重點的看法或許有別,但兩人一致認為非洲的資金來源主要是亞洲,其中中國內地的投資者更是名列前茅。Gopaldas說:「我們將繼續看到中國在非洲的投資越來越多。事實上,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早已投資在非洲一系列的基建發展計劃。以資源作為發展基建資金的抵押,這種中國投資模式相信將繼續存在。」

照片: 中國以投資基建發展換取非洲的稀有金屬資源。(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中國以投資基建發展換取非洲的稀有金屬資源。
照片: 中國以投資基建發展換取非洲的稀有金屬資源。(圖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中國以投資基建發展換取非洲的稀有金屬資源。

不過,Besseling認為,亞洲其他國家對非洲的投資將會超越中國:「非洲未來的發展,印度將扮演重要角色,日本和韓國也是。甚至泰國和越南的銀行、企業及國有機構都正在非洲尋找機遇。」

特約記者 Mark Ronan 開普敦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