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韓國電影人銳意進軍全球串流媒體業

釜山國際電影節(BIFF)過去幾年備受冷待,但今年已重回正軌。出席者希望看到韓國電影能邁進數碼新領域。此外,業界人士就建立泛亞洲電影推廣機構交換意見。

照片:《Diva》講述一名跳水運動員面臨崩潰的故事。
《Diva》講述一名跳水運動員面臨崩潰的故事。
照片:《Diva》講述一名跳水運動員面臨崩潰的故事。
《Diva》講述一名跳水運動員面臨崩潰的故事。

經過幾年的政治風波,今年釜山國際電影節顯然已經重回正軌,不但前負責人已經復職,出席人數也有所增加,而且部分韓國電影界人士的杯葛行動也已結束。

近年有些韓國電影業團體抵制釜山電影節,導火線是2014年電影節播映了具爭議性的紀錄片《潛水鐘》(The Truth Shall Not Sink With Sewol),由於該片有批評韓國前總統朴槿惠政府的意味,電影節的總監李庸觀因而被趕下台。到2017年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釜山電影節的命運才開始好轉。

2018年1月,李庸觀獲恢復職位,擔任釜山國際電影節主席,而之前被剝奪副總監和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Asian Film Market)主席職位的全陽駿,也獲任命為總監。兩人復職後一再強調要回復「穩定和諧」。今年電影節,韓國製片人和導演都紛紛回歸,韓國各大電影製片商舉辦慶祝派對和電影放映會,無論是討論小組或台上活動,業者都踴躍參與。

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與電影節配合,於10月6至9日舉行,今屆也較過往幾年熱鬧,據稱有來自911家公司和54個國家的1,737名業界人士參與。

有點不幸的是,在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的第一個早上,颱風康芮吹襲釜山。雖然有與會者批評大會為何不延遲舉行開幕儀式,但堅韌不拔的亞洲電影業者當天依然現身洽談交易。香港的高先電影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曾麗芬講述當時的情景:「我們都很忙碌,會議一個緊接一個。雖然颱風來襲,但在第一天早上大家都出現了。」

越來越多總部設於香港的公司參加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除了高先外,還有東方影業、Asian Shadows 及Good Move Media等。他們大部分都認為,若果公司在電影節上有影片放映,參加交易會是很值得的。袁和平導演的作品《葉問外傳:張天志》(Master Z: The Ip Man Legacy)是電影節的閉幕電影,東方影業負責這套電影的國際發行。此外,關錦鵬導演的《八個女人一台戲》(First Night Nerves)在釜山電影節上作世界首映,而該片的國際發行商是高先電影。

縱使中國對韓國文化內容的非官方禁令仍然存在,但是參與今屆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的中國買家人數不少。中國買家私下表示「限韓令」有望很快解除,並說他們也會參加同期舉行的「娛樂知識產權市場」(Entertainment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rket)。該市場出售韓國的小說、網上漫畫、網上小說和其他形式的知識產權,用以改編成電影和電視劇。除了中國公司外,出席娛樂知識產權市場的還有網飛(Netflix)、YouTube Premium和美國電影公司Globalgate Entertainment,後者專長於以本地語言翻拍外國電影。

雖然電影節和交易會都比前幾屆熱鬧多了,但李庸觀認為其實可以做得更好。他說:「就和解和正常化而言,我認為這個電影節只成功了一半。我們看到了潛力,但並未能完全實現所有目標。對我們來說,第一道難題是要確定在網絡時代舉辦實體電影節有何意義。」

李庸觀概述未來方向時表示,他正在探索把釜山電影節的電影放在網上平台亮相的方法,同時或會把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擴大至包含電視節目、網絡劇和其他形式的內容,就像香港國際影視展和東京國際電影節交易市場的做法一樣。考慮到韓國電視劇已擁有全球「粉絲」群,這一舉動是很合理的。

照片:《葉問外傳:張天志》劇照。
《葉問外傳:張天志》劇照。
照片:《葉問外傳:張天志》劇照。
《葉問外傳:張天志》劇照。
照片:《屍落之城》是韓國古裝喪屍片。
《屍落之城》是韓國古裝喪屍片。
照片:《屍落之城》是韓國古裝喪屍片。
《屍落之城》是韓國古裝喪屍片。

不過,在今年的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韓國電影繼續成為來自亞洲各地及其他地區買家的焦點。交易會上推出的熱門韓國新電影包括有:影視公司Finecut的驚悚片《Diva》,由申敏兒飾演一名面臨崩潰的跳水冠軍;樂天娛樂集團出品、金周煥導演的《Divine Fury》,是一個關於武術家成為驅魔者的故事;翻拍墨西哥賣座喜劇《重點是我愛你》(Instructions Not Included)的韓語版電影。

韓國電影公司Showbox的動作電影《Unstoppable》,由《屍殺列車》的馬東石主演,也吸引了買家的興趣。Contents Panda的喪屍片《屍落之城》(Rampant)在交易會舉行之前已經賣給多個地區。

韓國電影除了在國際市場表現強勁外,國內票房也迎來輝煌的一年。據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KOFIC)提供的數字,當地電影佔2018年上半年入場人數的46.7%,較去年同期增加3.9%。

2018年下半年的票房成績看起來也不錯。樂天的《與神同行:最終審判》(Along With The Gods: The Last 49 Days)在夏季的票房收入達9,200萬美元;Contents Panda的《浴血圍城88天》(The Great Battle)在韓國秋夕節假期票房收入達4,100萬美元;CJ E&M的《北寒諜戰》(The Spy Gone North)在夏季上映的票房為3,800萬美元。

然而,與大多數其他市場一樣,韓國電影正努力提高視頻點播(VOD)和串流平台的收益,這些平台已成為僅次於電影院票房的重要收入來源。

在亞洲電影市場交易會的一個座談會上,韓國Home Choice平台的內容總監Chun Yoonsoo指出,票房大賣的電影才能在視頻點播獲得成功,而最賣座的電影也面對來自電視劇和其他形式內容日益激烈的競爭。Chun提供更廣泛的統計資料:「2015年,Home Choice佔40%收入來自電影,但今年已下降至30%。視頻點播的收入上升,而電影收入的比例則在減少。」

Kakao Page Corp副總裁Jo Hankyoo也認為,在韓國受歡迎的網絡電視(IPTV)和流動平台上,電影也逐漸不敵電視劇。Jo說:「你要考慮到形式的問題,例如, 網飛傾向提供連續劇,認為這樣可以留住觀眾。電影製作非常昂貴,如果你想留住觀眾,連續劇是較可行的選擇。」

韓國電影業在討論內部問題之餘,也在電影節另一個活動上探討如何成為區內領導者。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現任委員長吳奭根曾任釜山電影委員會的會長)與其他幾個亞洲政府機構舉行會議,研究成立一個泛亞洲的電影支援組織「亞洲電影中心」(Asian Film Centre)。

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爭取政府撥款約100萬美元來營運亞洲電影中心,現時已在最後階段。該中心的工作重點將包括電影政策研究、推廣亞洲電影、推行教育活動和提供電影製作資金。目前,歐盟已有專門機構支持電影發展,譬如「創意歐洲」(Creative Europe) 和MEDIA計劃,泛亞洲區卻似乎還沒有類似組織。

在上述圓桌會議的開幕禮上,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緬甸、柬埔寨和老撾等政府代表均有出席,吳奭根發言時強調合作實屬必要:「我們正處於這樣一個時刻:亞洲電影日漸進步和壯大,全球矚目。為推動亞洲電影業一起共同發展,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認為各國有必要從整體角度來討論和規劃行動。」

雖然中國和日本沒有代表出席今次會議,吳奭根表示他正計劃與中日兩國以至其他未能出席的東南亞國家商談,看看他們是否有興趣加入上述泛亞洲電影支援組織。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亞洲電影中心的原型將於2019年成立,而更全面的機構「亞洲電影組織」(Asian Film Organisation)將於2025年誕生。

照片: 2018年的釜山國際電影節擺脫政治陰霾。
2018年的釜山國際電影節擺脫政治陰霾。
照片: 2018年的釜山國際電影節擺脫政治陰霾。
2018年的釜山國際電影節擺脫政治陰霾。

釜山國際電影節於2018年10月4至13日在韓國釜山多個場地舉行。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釜山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