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韓國電影業重整旗鼓惟顧慮人才外流

《Screen》雜誌亞洲編輯Liz Shackleton採訪韓國釜山國際電影節(Bus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指出韓國電影業近年重整旗鼓,有不少地方可供香港同業借鑒。

照片:2014年古裝片《鳴梁》成績斐然。
2014年古裝片《鳴梁》成績斐然。
照片:2014年古裝片《鳴梁》成績斐然。
2014年古裝片《鳴梁》成績斐然。

韓國釜山國際電影節(Bus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與香港影視娛樂博覽同樣是亞洲電影業盛會,設有電影節、影視發行權交易會和項目市場,是製片商為新片物色投資者的重要平台。香港影視娛樂博覽於3月舉行,釜山國際電影節則通常在10月上旬登場。

電影、電視劇和流行音樂是韓國三大文化輸出項目。釜山國際電影節於19年前首辦,致力宣揚韓國電影,經過多年發展,規模更加盛大,場地越益輝煌,但仍是發掘韓國新晉製片人的理想場合,有時更會遇見資深業者,例如電影導演及編劇奉俊昊(其2013年作品《末日列車》(Snowpiercer)最廣為人知),他在會場上一邊喝燒酒,一邊分析電影業,直至深夜。

韓國電影業似乎從不避諱探討業界現況。釜山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交易會(Asian Film Market)設有專題研討會,多位知名導演及監製聚首一堂。他們的作品備受注目,部分更在韓國票房創下入場人數超過1,000萬的佳績。過去12年,入場人數逾千萬的韓片共有10部,包括近期上映的《鳴梁》(Roaring Currents),其票房收入超過1.3億美元。

在許多國家,一連串的賣座電影往往令業界洋洋自得。不過,在專題研討會上,韓國電影業者卻對未來發展表示關注,憂慮垂直整合和壟斷會扼殺創意。

韓國電影業由少數財力雄厚的集團主導,全國約有2,220個電影銀幕,其中1,500多個由CJ E&M及樂天娛樂 (Lotte Entertainment)擁有。今夏兩部賣座影片《鳴梁》及《海盜》(The Pirates),便分別由這兩家公司出資及發行。

崔容裴是2006年賣座電影《駭人怪物》(The Host)的監製,他和許多同業一樣關注業界發展。他說,投資、發行及放映都由大集團一手包辦,假如大集團濫用權位,冒險或實驗電影便難有生存空間。他認為必須改革制度,製片人才能拍攝更多富有創意的電影。

2012年古裝電影《雙面君王》(Masquerade)製作人元東淵亦有同感,指出韓國電影業沒有遏止壟斷的制度,即使可以遏止壟斷,對獨立電影亦無大幫助,因此業界必須探討如何支援這類電影。

勇於自我反省批判是韓國電影業的特點,這也許是他們可以續創佳績的原因。韓國電影業曾被官方嚴格審查數十年,到1990年代末才首次起飛,一些創業投資者開始大舉注資,然後多家電影工作室追隨,其中包括CJ、樂天以及Showbox/Mediaplex。

當時韓國電影業羽翼初長,向美國同業取經,專注撰寫劇本、培訓新人、提升電腦動畫及其他製片技術,製作出多部深受歡迎的電影,包括《生死諜變》(Shiri)、《朋友》(Friend)以及《JSA安全地帶》(JSA:Joint Security Area),國內外票房成績斐然。2004至2006年可以說是韓國電影市場的發展高峰,日本發行商願意斥資200萬美元或以上購買韓國電影的發行權。美國電影公司亦察覺商機,開始留意並購入韓國電影的英語版拍攝權。

成功往往令人自滿,影圈亦然。韓國電影業經歷第一次繁榮期後,開始粗製濫拍,影片內容雷同,依靠韓國流行歌手及影視明星吸引日本買家。不少電影慘淡收場,投資者紛紛離去。

以首爾為基地的Mirovision是率先向海外銷售韓片的公司之一,其中一名創辦人Jason Chae認為,韓國電影業的發展軌跡與香港相似。他說,韓國熱潮由電影掀起,然後是韓國流行音樂和電視劇。今天,韓國電影業面對和香港一樣的困境,即是業界期望仍然很高,但市場現實難以改變。當初日本買家簽署金額高達7位數字的合約時,泡沫已經形成。泡沫爆破後,市場便會懷疑韓國電影的價值。

韓國電影業沒有退出市場,卻開始反省思過。韓國知名電影製作銷售公司Finecut行政總裁Youngjoo Suh稱,2008至2009年左右,韓國製片商及發行商開始投入更多時間發展幕後班底,致力提攜編劇和導演,務求令韓國影壇再次百花齊放。

結果,韓國電影業不負眾望,製作出多部題材新穎、情節吸引的影片,再度掀起熱潮。《戇爸的禮物》(Miracle In Cell No 7) 是去年大熱的喜劇片,講述男主角蒙冤入獄,其後把小女兒偷運到牢房內團聚的故事。法庭電影《逆權大狀》(The Attorney) 以前總統盧武鉉早年為被控同情北韓的學生辯護為藍本,同樣十分成功。

照片:今夏上映的《逆權大狀》。
今夏上映的《逆權大狀》。
照片:今夏上映的《逆權大狀》。
今夏上映的《逆權大狀》。
照片:2013年喜劇片《戇爸的禮物》創出佳績。
2013年喜劇片《戇爸的禮物》創出佳績。
照片:2013年喜劇片《戇爸的禮物》創出佳績。
2013年喜劇片《戇爸的禮物》創出佳績。

不過,韓國電影的國際銷路尚未返回泡沫爆破前的水平。這其實是國際市場的寫照,由於影碟市場沒落和影片電視版銷路下跌,所有外語電影都遇上銷售難關。

Suh說,不斷進步、靈活變通是韓國電影業的優勢。韓國導演的創作自由比美國或日本製片人還要多。新晉導演若有強大的製作團隊支援,不難把首部作品搬上銀幕。

韓國一線製片公司關注業界前景,事實上,韓國大集團的地位已遭到挑戰。Suh透過Next Entertainment World (N.E.W.) 處理影片國際發行事宜,該公司於2008年創立,去年其市場佔有率達18%,超越樂天及Showbox,僅次於CJ。近年,創業投資者、製片公司及韓國政府開始聯合資助電影拍攝,這也許和韓國是全球人均入場看戲次數最多的國家之一有關。據統計,韓國民眾每年平均光顧戲院4次。

縱使韓國電影業表面風光,但出席釜山國際電影節研討會的製片商卻憂慮,業界缺乏創意和過份倚賴在韓國以外知名度不高的演員,會把業界推向另一場危機。此外,韓國電影市場頭重腳輕,大部分票房收入由少數賣座電影佔有。與會者認為,健康的電影業必須多元化,才能持續發展。

這些製片人認為,韓國本土影院市場已經壯大,現在是時候再次拓展海外業務。毗鄰的中國市場潛力龐大,顯然是首選目標。事實上,加強中韓電影業的合作關係,正是今年釜山國際電影節的重要議題。

中韓兩國於今年7月簽署正式的聯合製作協議。其實一些韓國集團已經登陸中國市場,開設連鎖影院及與中國夥伴合拍電影。中國對外語片包括美國和韓國電影實施配額限制,因此合拍電影是走進中國市場的捷徑。

韓國電影業者受中國市場吸引,中國觀眾同樣迷上韓國明星和電視劇,《來自星星的你》(You Who Came From The Stars)便是一例。今年,由多家北京企業組成的代表團出席亞洲電影交易會,尋找合拍機會。中國互聯網巨企搜狐最近收購了韓國藝人管理公司KeyEast的6%股權。釜山國際電影節臨近閉幕時宣布,中國的華策影視將收購Next Entertainment World的15%股權。

韓國賣座電影《我的野蠻女友》(My Sassy Girl)已經開拍續集,這部續集正是首部根據正式合拍協議攝製的影片。其實,之前已有數部中韓合拍電影上映,例如Showbox與中國夥伴合資拍攝的《超級巨猩3D》(Mr Go),是講述大猩猩棒球員生涯的電腦動畫合家歡電影;以及CJ與中方合拍,由韓片改編的華語浪漫愛情電影《分手合約》(A Wedding Invitation)。中國一些賣座電影也借助了韓國先進的特別視覺效果技術。

中韓合拍電影陸續有來。崔容裴正與中國夥伴合拍《駭人怪物》續集,元東淵也在籌備拍攝華語版浪漫喜劇片《醜女大翻身》(200 Pounds Beauty)。合一影業是串流媒體平台優酷土豆新成立的電影公司,首輪上映電影之一《壞姐姐之拆婚聯盟》(Bad Sister),是金泰允執導的中韓合拍電影。

越來越多韓國電影人才前往中國工作,參與拍攝華語電影,是利是弊惹人關注。崔容裴對此發展較為樂觀,認為中國市場迅速擴展,需要吸納外來人才,正如美國電影業早期需要歐洲製片人參與一樣。他說韓國製片人可以把握機會,與中國合拍電影,拓展全球市場。

照片:《海盜》是今年韓國賣座電影。
《海盜》是今年韓國賣座電影。
照片:《海盜》是今年韓國賣座電影。
《海盜》是今年韓國賣座電影。

元東淵的看法較為審慎,認為韓國電影業者若處理得宜,與中國合拍也許是好事。他說,與其按項目為中國製片商工作,倒不如把韓國演員和製片商包裝成為組合,以此開拓中國市場。他說韓國電影業者必須進一步提高信譽,讓中國視為對等的合作夥伴,才能締造光明前景。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釜山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