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國際影視展:電視及串流節目鋒芒首勝電影

今屆香港貿發局香港國際影視展,雖然電影新作較以往少,不過卻有不少以不同語言製作、銳意打入全球市場的串流及電視節目,場內氣氛如常熾熱。

照片: 今年農曆年假期,內地製作的《流浪地球》在國內票房稱冠。
今年農曆年假期,內地製作的《流浪地球》在國內票房稱冠。
照片: 今年農曆年假期,內地製作的《流浪地球》在國內票房稱冠。
今年農曆年假期,內地製作的《流浪地球》在國內票房稱冠。

香港貿發局香港國際影視展(FILMART)一如其名,每屆展出的作品種類包羅萬有,包括電影、電視劇集、紀錄片、動畫,以至數碼創作等。不過今屆,電影新作終於不再是最大焦點,與全球影視娛樂業現今的發展態勢一致。和歷屆相比,今年影視展期間,發布的新電影相對較少,不過多家公司都趁機宣傳旗下的全新電視及網上劇集,引起出席業者濃濃興趣和熱議。

今屆影視展,美國有線電視網絡HBO旗下以新加坡為總部的HBO Asia公布3套重磅劇集,其中包括由台灣影星徐若瑄及王耀慶主演的科幻劇《獵夢特工》,以及由新加坡著名導演邱金海等多位亞洲一流製片人聯手打造的美食單元劇Food Lore。

另一邊廂,福斯傳媒集團亞洲(Fox Networks Group Asia)今年宣傳以已故台灣歌手鄧麗君的經典金曲為主軸的8集短篇劇《緣份.黑天鵝》。香港的太陽娛樂文化則宣布計劃開拍一部以日本紋身師為題材的網劇,並已邀得香港導演及攝影師夏永康執導。另外,歡喜傳媒也發布多部份量十足的網劇,包括與香港著名電影導演王家衛攜手製作的《天堂旅館》。

近年,亞洲一些享負盛名的電影導演都紛紛改拍劇集,情況與歐美相似。和一部約90分鐘的電影相比,劇集可為他們提供更大空間,述說錯綜複雜的故事。在西方市場,越來越多影視業人才轉到劇集領域發展,且不少作品都獲得巨額投資,以全球而論,總金額足足達數十億美元。網飛(Netflix)、亞馬遜(Amazon)等財力雄厚的串流平台都不計成本拍攝節目,藉此與傳統有線網絡以及臉書(Facebook)、YouTube和蘋果(Apple)等新興製作平台競爭,吸引訂戶。這些業內巨擘雖然很多也有投資拍攝電影,但現在都知道劇集才是吸引觀眾的良方。

另外,今時今日,越來越多業者也明白,荷李活電影製作公司及電視台單靠英語節目雄霸全球的日子已一去不返。要在各地市場吸引新用戶,本土語言節目至關重要。正因如此,網飛已開始以多種亞洲語言製作劇集,亞馬遜則以3種印度語言和日語製作節目。

Iflix是一家以吉隆坡為總部的串流服務供應商,業務範圍覆蓋亞洲。節目總監Craig Galvin談到上述趨勢:「2018年,我們發現旗下本土節目的點播量比西方節目多6倍。因此,過去6個月,我們大幅調整營運策略,除了增加本土節目的產量外,還積極與更多地方業者建立合作關係。」

另一個令亞洲製作公司鼓舞的消息,是一些本土語言節目已成功衝出原產國,在海外市場播放。HBO Asia行政總裁Jonathan Spink在影視展的「業界翹楚分享」研討會中說:「我們的華語劇集《通靈少女》在各地市場都表現理想,驚悚單元劇《亞洲怪談》也開始在不同市場播放。」

在另一場研討會上,香港電訊盈科旗下影視平台Viu的泰國市場經理Thawatvongse Silamanonda暢談亞洲的網絡電視(OTT)發展。他表示,Viu起初主要在區內以串流形式播放韓劇,不過最近留意到旗下的泰國節目在其他市場都有不俗反應,而公司的發展計劃預料也會有所改變:「我們跟泰國電視台洽談時,都會談到如何把他們的作品推向國際。現在,一些原創作品已開始在印尼、馬來西亞及香港播放。」

不過,這些可能都只是亞洲作品興起的開端。洛杉磯數碼節目發行商Cinedigm總裁Bill Sondheim在同一場研討會表示,他認為亞洲語言節目有能力進一步拓展到世界其他角落。他指,亞洲作品過去曾兩度在北美市場掀起狂熱,先是日本動畫,起初只吸引年輕男性,到後來很多不同年齡性別的觀眾都為之著迷,而近年則有韓劇熱潮席捲當地。Sondheim相信,華語節目將會成為第三波洪流。有見及此,Cinedigm已計劃於今年6月在美國推出串流服務平台Bambu,主要提供普通話節目。

Sondheim談到推出新平台的原因:「最近,中國一些串流公司推出的作品對角色的塑造越來越細膩成熟、富前衛都市感和複雜,相信來到美國,定可吸引20至30歲的英語觀眾。」

內地普通話市場方面,愛奇藝、優酷土豆、騰訊視頻等中國串流平台已經成為發展成熟的業界巨擘,一大原因是他們很多國際對手(例如網飛)都未能獲發牌照。現時,上述三大平台都有投資製作華語網上電影和劇集,部分作品更已進軍國際市場。例如,今屆影視展期間,歡娛影視便公布,他們與愛奇藝聯手製作的古裝劇《延禧攻略》至今已發行到90多個國家及地區。

照片: HBO製作的台灣科幻劇集《獵夢特工》。
HBO製作的台灣科幻劇集《獵夢特工》。
照片: HBO製作的台灣科幻劇集《獵夢特工》。
HBO製作的台灣科幻劇集《獵夢特工》。
照片: 內地電視劇《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國市場。
內地電視劇《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國市場。
照片: 內地電視劇《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國市場。
內地電視劇《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國市場。

在另一場「業界翹楚分享」研討會上,愛奇藝創始人兼行政總裁龔宇談到大數據及著名版權作品如何造就中國的串流產業蓬勃發展。同時,他奉勸業界應調整心態:「我們要更加重視培育人才及放膽製作嶄新節目。一直以來,我們都完全依賴平台流量及版權作品,情況到最近才有所變化。現在,我們必須更注重節目的新意,這一點對劇集來說尤其重要。」

整體而言,今屆影視展聚焦探討電視及串流領域發展,更放眼至國際層面,正好填補過去一年內地電影製作大幅減慢留下的缺口。事實上,自2018年年底以來,北京很多電影業行政人員都表示行業已步入寒冬,觸發因素包括內地政府嚴打藝人逃稅、中國經濟放緩,以及電影投資者受驚離場等。

另外,內地先前大舉改革影視監管架構,新成立的機關至今尚處於摸索階段,令很多新影視項目仍在苦苦等待官方審批。具體而言,內地去年宣布取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由兩個新成立的機關監管影視產業發展,一個是直接向國務院匯報的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另一個則是由中共中央宣傳部管轄的國家電影局。

一些較樂觀的電影業行政人員認為,新的稅務及監管制度可以令電影業的運作更為專業。不過,至少短期內,上述改革已令正式開拍或上映的電影數目顯著下降。香港電影業經常透過與國內業者合作,或是根據《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讓電影進入內地,對國內票房極為依賴。因此,新制度也為本港業者帶來一定影響。

現時,香港大部分電影都是與內地業者聯手製作。可是,有本港的電影業行政人員私下透露,他們至今仍未有機會與國家電影局人員會面,也未獲告知當局對影視媒體實施的新監管政策詳情。同時,內地市場對兩地合拍作品的需求看來也有減退跡象。以剛過去的農曆年假期為例,內地的賣座電影多由國內業者自行製作,不再是成龍、周星馳等香港著名影星的新作品。其中,北京文化的科幻巨片《流浪地球》以及寧浩執導的《瘋狂的外星人》都大收旺場。

儘管如此,一些合拍猛片無疑仍可引起市場興趣。例如,在影視展舉行的4天期間,東方影業便成功把《葉問4》銷往多個海外市場。不過,很多香港製片人都承認,內地市場的競爭比起從前激烈得多。

資深電影人莊澄相信,香港電影業仍有可為:「我們依然擁有一些優勢,例如較擅長拍攝動作及警匪片。不過,無可否認,現時我們在兩地合作方面處於被動位置。」

莊澄認為,香港電影業的唯一出路是投資培育新人才,這個想法似乎也與很多業者不謀而合。舉例來說,東方影業、英皇電影、天下一電影等數家本地電影製作公司近年都投資開拍低成本電影,藉此培育新晉導演。

另一方面,香港政府近期也調動更多資源,支持本土電影製作及培育新人才。最近,政府宣布計劃向「電影製作融資計劃」及「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增撥1.27億美元。這兩個計劃至今已資助拍攝數部好評如潮的電影。例如,在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陳詠燊的《逆流大叔》及陳小娟的《淪落人》便合共榮獲19項提名。

過去多年,香港很多製片人都是憑著功夫及動作電影揚威海外,但新一代的編劇及導演則傾向聚焦本土故事及社會議題。這些電影雖然被認定難以打入競爭空前激烈的內地市場,不過卻開始獲得本地觀眾欣賞,甚至贏得國際電影節的肯定。這些作品的製片人期望,在香港政府支持及本地電影製作公司投資下,他們可以為香港電影業帶來突破,製作一些不用太依賴內地市場、又能引起東南亞及台灣觀眾共鳴的電影。

照片: 香港國際影視展2019為西方買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羅各類亞洲影視作品。
香港國際影視展2019為西方買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羅各類亞洲影視作品。
照片: 香港國際影視展2019為西方買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羅各類亞洲影視作品。
香港國際影視展2019為西方買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羅各類亞洲影視作品。

香港貿發局香港國際影視展2019已於3月18至21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香港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