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一帶一路、英國脫歐與香港

相片:香港在促進「再全球化」中扮演獨特的角色
相片:香港在促進「再全球化」中扮演獨特的角色

一帶一路」看似與「英國脫歐」不相關聯,但實際代表了「再全球化」和「非全球化」兩大陣營的對弈,其影響遠超中、英與歐洲的範圍,而香港則適逢其會,也許能扮演一個關鍵和微妙的角色。

工業革命以降,全球經濟加速整合;到上世紀初,非全球化勢力抬頭,引發三十年代的大蕭條和兩次世界大戰;戰後全球化重拾動力,出現了各種自由貿易區、關稅聯盟、共同市場、甚至貨幣同盟。

然而,「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由於多個主要國家、地區發展未能適應全球化的要求,造成日益嚴重的政經失衡,表現為貧富懸殊、環保公害、文化與宗教衝突、金融海嘯、經濟危機、導致非全球化力量近年全面興起。保護主義抬頭、極端思潮泛濫、恐怖活動蔓延、地區衝突不斷,處處都在把世界推向分離、割裂、以至對抗。而被譽為戰後全球化典範的歐盟,其苦心經營的經濟一體化在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連串債務、貨幣、銀行和財政衝擊下,最終導致了英國脫歐,成為這一波「非全球化」的獵物。

在這麼一個大環境裡,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可以說是一個反潮流的「再全球化」構思。雖然,對「一帶一路」的理解千差萬別,有人說它是中國版的「馬歇爾援助計劃(Marshall Plan)」,也有人把它看成是中國對美日為首的「泛太平洋伙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的回應,更有人從非經濟的角度去推測它的涵義,但不論倡議者的原意如何,那麼一個橫跨數十國,連接亞非歐,投資過千億,涵蓋經濟、社會、文化,牽涉全球過半人口互聯互通,共同發展的計劃,只要有四分之一的地方參與受益,其影響足可相當於另一個中國的發展成就。

相對於TPP或高度成熟的歐盟,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明顯是一個整合程度較低、且較鬆散的方案。但以當前非全球化勢頭兇猛,各地差異不斷加劇的情況來看,一個低門檻,多維度,高包容的「再全球化」方案可能更靈活變通,更易起動,更快見效,更能起到克制「非全球化」的作用。

英國脫歐的正反影響

「英國脫歐」對英國的短期影響主要體現在金融市場,例如英鎊貶值,股市下跌等。中長期來看,隨著英國與歐盟關係的重新定位,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將會逐步浮現,特別是與歐盟關係密切的行業,如物流航運,金融保險,以至研發製造等。從加劇「非全球化」的角度看,英國脫歐對英、歐雙方總的影響是傾向負面。在這件事情上,我們除了需要關注英國怎樣脫歐,當前更重要的是留意它會否導致歐盟的進一步分裂,以及它會對其他地區性的經濟組合造成甚麼影響。

對中國而言,西歐目前是中國海外投資的重點,尤其是對掌握先進技術、建立品牌、以及開拓市場方面的投資。英國脫歐以後,以英國為跳板,進軍歐洲大陸的發展布局將需要重新設計。如果英國脫歐導致歐盟的進一步分裂,則中國與西歐的政經關係將需要作更深刻的調整,對雙方關係的長遠發展會帶來很大的不明朗。

但是,機遇與風險很難一概而論,在瞬息萬變的世界裡,最先及最能適應變化的,便能把握到機遇。雖然英國脫歐的負面影響難免,但從「一帶一路」的推廣來說,也不無正面意義。英國是西歐各國最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的一員,在脫歐的陰霾下,其承接「一帶一路」開拓新機遇的動力可能會相應增強。

「一帶一路」沿線包括不同的傳統經濟區域:東南亞是以英、美為主導;南亞、中東歷史上與英國關係密切;東非、北非也曾經是英國勢力範圍。在不同傳統勢力範圍內從事貿易投資建設,多少需要與當地傳統的勢力合作。從這個角度說,中國在推行「一帶一路」時,如果能得到英國加強的配合,再而推動歐、美國家、企業的參與,將會事半功倍。

香港的獨特角色

香港一直以來是中國對外經貿投資的窗口,長期扮演著超級聯繫人的角色。在法律、經貿規範上與歐美發達國家接軌,而且是全球跨國企業最集中,國際金融、航運、商貿最發達的城市之一。由於與英國的獨特聯繫,香港歷史上與東南亞、南亞、中東等地區有密切交往,在促進中、英兩國合作,及共同在上述「一帶一路」沿線地區發展經貿投資方面香港都有獨特的優勢。利用好香港這個超級服務平台,推動「一帶一路」,助推「再全球化」,將能帶來不少發展的機遇。

 

本文原載於《東方財經》(2016年9月)

資料提供 圖片:關家明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