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世界貿易組織推動全球商貿

照片:沈聯濤:新興市場是未來的焦點。
沈聯濤:新興市場是未來的焦點。

經綸國際經濟研究院院長沈聯濤向香港貿發局研究總監關家明表示,世界貿易組織繼續發揮功用,對中小企業、新興經濟體、中國內地和香港都有利。

關家明:目前,多哈回合談判似在破裂邊緣,而受到全球金融危機影響,保護主義正日益高漲。有鑒於此,不少人認為,世界貿易組織(以下簡稱世貿)有變成無足輕重的危險。

在太平洋及大西洋兩岸,多項雙邊及多邊區域貿易協議正在商討,這種情況對世貿的地位有何影響?你認為世界貿易體系將會如何演變?

沈聯濤:這個問題應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過去50年來,特別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世界貿易增長十分可觀。全球化已成為現實,而世貿對此貢獻良多。

世貿確立了一套非常重要的規則,就是透明的貿易制度,主要適用於商品貿易,而服務貿易和投資也受到一定的影響。這個按規則運作的機制,為全球貿易和經濟創造了歷來最輝煌的時期。

亞洲金融危機之後,又爆發全球金融危機,至今歷時近5年了,令人大感震驚。全球貿易遭受重創,並於2008年首次下滑,箇中原因包括貿易融資萎縮及貿易結算出現問題。

從那時起,盡管二十國集團(G20)全部都公開表示反對保護主義,並為此作出了不少努力,可是不同類型的貿易協議紛紛湧現,例如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RCEP)等,加上多哈回合未有成果,以致人們質疑世貿是否面臨崩潰。我個人並不同意這種想法,歷史從來都不是直線發展的。

不過,猶幸現在大家都明白,貿易非常重要,並與就業密不可分。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等協議都是一種聯盟方式,可望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並保護各締約國的本土市場。這正正就是重點所在,其餘只是政治。

根本的問題是要確保經濟繁榮,保障就業。由東方向西方發達市場供貨的舊有模式正在發生變化。2008年以來,發達市場的GDP增長和貿易能力均有放緩。與此同時,南南貿易或稱東方與南方之間的貿易卻有可觀增長。新興市場內部貿易的增長多少對全球貿易放緩起了緩衝作用。

新興市場不能完全與發達市場脫鈎。隨著歐洲經濟持續放緩,而美國經濟又沒有強勁復甦,過去一年左右,新興市場之間的貿易增長開始有點疲憊,甚至在某些情況下出現逆轉。究其原因,主要是金融市場表現欠佳所致,而利率可能上升更對金融市場大有影響。

峇里島會議(將在12月3至6日舉行的世貿第九次部長級會議)非常重要。這次會議可望令多哈回合復甦,或者至少就議程達成某些決定。我對當前的談判狀況並沒有深入研究,但我認為12月舉行的會議是十分重要的里程碑。我希望,他們至少能解決某些意見一致的問題,然後繼續謀求進展。

不過,總的來說,這個多邊貿易制度是否面臨危機?是的,總有一定危險。現時各國不再只顧降低關稅,或按世貿規則進行仲裁,反而爭相實施各種安全標準、技術標準、宏觀審慎監管和相關法規。這些非關稅措施都會對貿易帶來一些障礙。正因為越來越多國家簽訂雙邊優惠貿易協定,令市場規則變得更加複雜。

有些人特別是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的倡議者認為,最終當一切都是雙邊時,就會出現多邊化;換言之,他們會把「意大利粉」壓平去造「千層麵」。

當然,這最終取決於如何理解整個事情。我的看法是,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等等是代表向前發展的一種方式,但不一定是最理想的方法。還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就是法規越複雜,中小企業從事國際貿易就越困難。

目前,世界貿易仍有增長,並不只是因為跨國公司通過全球供應鏈進行貿易,固然這方面有可觀的增長。然而,真正重要的是,南方世界的中小企業突然加入了全球供應鏈之中,特別是南南貿易。這種情況得以出現,實有賴世貿定下的規則。事實上,這些規則屬於多邊性質,換言之,只要滿足了一套規則,就可通行無阻,在全球市場上自由貿易。如果需要符合6項不同的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各有各的規則,就不一定應付得來了。貿易商將無法符合這些不斷出現的複雜標準,而整個世界亦會因此變得更窮困。

我們必須明白,遲早大家都須坐下來,就某種多邊制度達成協議,然後一起維護它。新興市場一直是多邊制度的主要受惠者,應該支持這個制度。雖然簽訂雙邊協議會有一些好處,但若為多邊制度增添太多障礙,最終會使世界變得更窮困。

關:中國是最大的新興市場之一,過去20年因世界貿易增長而大大受惠。對中國來說,多邊制度繼續暢順運作,實在非常重要。多邊主義正在淡化,甚至受到干擾,中國在短期內應該怎麼辦?長遠來說,多邊制度若不能像以前那樣有效地運作,中國應作甚麼準備?

沈:盡管噪音不能完全隔絕,但也應該置諸不理,並專注觀察跡象。在入世前,國內有人說,中國一旦成為世貿成員,將是最大的輸家。所有其他成員國也說:「這裏列出的所有要求,你都要一一達到。」

中國為準備入世,經歷了痛苦的過程,但毫無疑問,在世貿體制下中國是最大的贏家,對此許多人感到意外。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應該是世貿一個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跟香港一樣,中國內地是這個多邊制度的支持者。

只要瞭解中國的「十二五規劃」,那麼官方的政策就很清楚。全球對發達市場的出口,即東西貿易,未來的增長速度勢將較南南貿易或內部貿易慢得多。中國、印度、巴西、印尼、南非等國人口眾多,國內市場非常大,而增長就會來自這些國家。

不過,為實現這種增長,需要有更佳的標準,更佳的分銷制度,更佳的稅制,也須減少國內壁壘和非關稅壁壘,以及改進新興市場之間的貿易。只要真正瞭解「十二五規劃」及其推動增長的戰略方針,就會明白規劃強調調整經濟結構,提振內需,以減少經濟對出口的倚賴。換言之,新的重點是增加國內消費,那就需要提高收入水平。中國應採取行動,以平衡分配不平等的問題,並促進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不僅對中國,對全球也越來越重要。國際供應鏈必須符合全球可持續發展標準和環保標準,以及解決剝削勞工等道德問題。

整場遊戲正在發生變化,根本原因是大型的新興市場日益向內發展。盡管如此,仍須有全球貿易制度作為增長的推動力。然而,這個全球貿易制度對發達市場將不大適用。這並非因為不發達市場都在保護自己,而是因為這些市場已經成熟,增長空間有限。無論在貿易、生產、收入或消費方面,新興市場都是未來的焦點。

主要的新興市場,例如中國,將制訂更多國內生產標準,並希望製造出印尼、巴西、非洲和中亞都需要的貨品。中國的生產活動將作出相應改變,或許這些生產活動需要改變,藉此以非常獨特的方式去符合標準。

某些非常明顯的趨勢正在改變整個遊戲,但世貿在其中仍能發揮重大作用。在投資協定談判方面,明顯出現了一些重大變化,也許涉及增值或服務領域。這一切轉變,希望都對全球貿易和投資有利。

關:中國把增長戰略從出口轉移至國內需求,而且更重視新興市場,成熟市場反而次之,這種情況對香港有甚麼影響?

沈:一直以來,香港都是中國內地開放貿易最主要的受惠者。不過,香港長期是亞洲其他地區的貿易大門,大家似乎忘記了這項真正優勢。在亞洲與美國、拉丁美洲、非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的貿易上,香港一向是主要的融資和物流服務供應地。

這個角色,香港千萬不要忘記。香港憑藉與中國內地的聯繫,得以興旺發展,而香港與亞洲其他地區之間的貿易,同樣有巨大的發展潛力。現時,香港應積極發揮類似作用。顯而易見,香港的發展已從製造業移向高增值服務,而中國內地和亞洲其他地區在這個服務領域的發展亦逐漸攀升。

在這個服務領域,香港若不能把握當中商機,其他地區就會取而代之。香港必須明白,有需要發展成為知識中心,以滿足中國內地和亞洲其他地區的需求。

服務業是真正可以達致雙贏的領域,但當中高技能及高知識最為重要。香港可以成為研發中心,也可以提供許多地區尚未有能力提供的支援服務,包括分銷、供應鏈、數據分析、備份中心、數據中心等。換言之,香港應不斷沿著價值鏈向上移動,整合香港以至亞洲及世界各地的數據技能,為所有貿易夥伴服務。香港正處於巨變的風口浪尖。香港若不能填補這個空白,抓住新機遇,那麼別人就會來做。香港從來不怕競爭,而我認為,香港將成功面對這一挑戰。

關:謝謝你的寶貴時間和見解。

訪問:研究總監 關家明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