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哈薩克歡迎「一帶一路」倡議 聲音檔案

相片:Rafis Abazov, 哈薩克國立大學(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Rafis Abazov, 哈薩克國立大學(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相片:Rafis Abazov, 哈薩克國立大學(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Rafis Abazov, 哈薩克國立大學(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哈薩克國立大學(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Rafis Abazov向香港貿發局研究副總監邱麗萍表示,中國在中亞的投資正合其時,並受到歡迎。

邱: 中國提議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以推動與哈薩克及其他中亞國家的經濟合作。但是,俄羅斯、土耳其及西方國家傳統上在區內的經濟聯繫及影響力都比中國強得多。那麼「一帶一路」倡議能否改變中亞區域合作的面貌?

RA: 在當前的國際政治經濟形勢下,一切都在改變。例如,僅數年前,西方(對哈薩克來說就是俄羅斯、東歐和西歐)是中亞的主要經濟及政治合作夥伴,佔該區國際貿易的60-70%。然而,今時今日,中亞包括哈薩克在內,與中國和東亞的貿易及合作較多,而與俄羅斯、土耳其及西歐的貿易則在穩步小幅下降。

近幾年的重大變化是由兩大因素造成:其一是國際市場的石油、能源及商品價格大挫;其次是俄羅斯與西歐國家的關係惡化,影響到西方與東方之間的所有關係。

鑒於上述經濟及政治問題,「一帶一路」倡議來得非常及時。因為此舉會帶來貿易及投資的新機會。例如,俄羅斯面對經濟困難,目前不會輕易在哈薩克投資。西歐及美國也面臨各種挑戰,不會大舉投資。所以,中國在這個時候願意前來投資不同項目,是非常受歡迎的。

(英文)

邱: 歐亞一體化項目(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能否互補,在區內建立更緊密的經濟關係?

RA:正如前面提到,有些人認為哈薩克及中亞與東歐的往來會更多,但亦有人認為,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將為中亞提供更多新機會。也許兩者都正確。

雖然我們仍是俄羅斯及東歐的緊密合作夥伴,不過「一帶一路」倡議將打開哈薩克通往東方的大門。我認為,就與中國公司打交道、與中國人合作的問題來說,目前哈薩克企業及政府都持更開放的態度。在5到10年前,俄羅斯、西歐及美國的投資者紛紛前來哈薩克投資,中國只是眾多投資者之一而已。當時哈薩克往往選擇西方投資者為合作夥伴。例如,據哈薩克投資局的官方統計數字,2012年,哈薩克吸納的外商直接投資為288億美元,可是到2015年,投資額幾乎減少一半。現時哈薩克得到的機會及投資意向較少,因此做法會有所不同。在與中國合作夥伴打交道方面,他們更加開放。

邱: 「一帶一路」倡議會對哈薩克的發展帶來甚麼好處,有哪些投資機會?

RA:「一帶一路」倡議是在東西方之間搭建橋梁的一大良機,而哈薩克和中亞就曾在絲綢之路上扮演這個橋梁角色,並持續了多個世紀。

「一帶一路」其中一個走向,是由中國經中亞、哈薩克通往歐洲,當中需要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據聯合國的數據,哈薩克基礎設施的質量並不很好,公路在全球排第170位,港口排第158位。另一數據來源則顯示,按照國際標準,哈薩克的公路只有5%屬A級,而17%的道路則低於三級標準。這些指標表明,哈薩克作為發展中國家,需要大量投資於基礎設施,包括公路、鐵路、機場等,以提升到國際標準。有專家估計,未來幾年,該國需要高達1,000億美元的基建投資,亦需要專才來管理大量外來投資的項目。

在交通運輸基建方面,還有其他商機。現時陸港的概念為人津津樂道。陸港就是在陸上處理鐵路及貨車所運送貨物和貨櫃的物流中心。哈薩克已動工興建至少5個陸港,至於我們的鄰國,吉爾吉斯已表示需要建兩個,烏茲別克是兩三個,塔吉克則是5個。換言之,他們需要建設整體的基礎設施,包括貨站、倉庫和其他處理貨物的設施。

當然,還有國際旅遊,到訪哈薩克的商務人士與日俱增,就需要建設國際標準的辦公樓,以滿足需求。哈薩克正在發展之中,許多方面需要提升至國際標準。

邱: 服務業及製造業有哪些商機?哈薩克對未來發展有何計劃?

RA:哈薩克政府已推出多項宏圖大計,包括「哈薩克2050年戰略」和「光明大道」,以應對經濟及社會挑戰,藉此躋身全球30個最富裕國家之列。我想強調國際合作的三方面:

首先,哈薩克提出在中亞打造一個新「香港」的目標,至今已近5年,一直致力將阿拉木圖建設為歐洲中部及歐亞大陸的金融中心。我國政府歷來羡慕倫敦及香港所扮演的區域性角色,希望建立強大的銀行業,處理各類金融業務及交易。雖然目前已私營化的哈薩克銀行達十多家,不過,這些機構仍須不斷努力,確保運作良好。哈薩克希望國內銀行能精心籌劃,發展完善,資本充裕,並按照國際標準運作。因此,在金融銀行業,我國須與國際同業擴大合作,吸納他們的經驗及專業知識。

其次,製造業方面,哈薩克政府並不滿足於僅僅將石油、天然氣、金屬及煤炭等商品出口到國際市場。他們希望至少能在境內加工一些商品,提高增值能力。他們希望出口更多製成品或半製成品。因此,他們需要發展工業及製造業基建。現有的基礎設施建於20世紀,以前屬於優良,但現在大多數技術已過時。為推行製造業現代化,政府不僅需要改造舊有設施,更需要從頭開始發展新的設施。

第三,哈薩克國土遼闊,農業用地眾多。事實上,政府有意把農業發展為繼金融及製造業之後的第三大產業。他們希望按國際標準及國際需求生產農產品。目前,有機水果、有機肉類及有機蔬菜很流行,價格較高。哈薩克政府打算開拓這個市場。不過,農業與製造業的情況一樣,哈薩克於1991年獨立時農業已很發達。然而,今時今日,農業生產有不同的規定、標準及市場需求,因此,哈薩克需要改造整個產業,更好地規劃耕作,為農業及食品加工業引進知識密集型技術,以滿足國際及國內市場的需求。中國毗鄰哈薩克,若決定進口更多有機食品,如牛奶、雞蛋、肉類等,對無污染、不含化學物質、無基因改造的哈薩克農產品就會有很大的需求。

邱: 對不熟悉哈薩克的外國投資者來說,營商的主要挑戰是甚麼?

RA:投資者應留意三大方面:

(1) 法規
現時哈薩克政府對執法相當嚴格。因為在1990年代,哈薩克剛剛獨立,對大量的投資項目沒有實施適當的法規要求。結果是忽略了很多問題,如工業污染的監管、項目發展的執行及財務安排等。現在,監管制度及規定已較完善,政府將認真執行法規。

(2) 觀感
有時人們會以為哈薩克是發達國家,因為我國已躋身全球50個最發達國家之列,但有時卻認為哈薩克發展程度低,只有沙漠及駱駝。其實兩者都不對:哈薩克不是很發達的經濟體,但同時亦非很落後的國家。現時哈薩克基本上處於中游水平,是一個中等偏低收入的國家。換言之,大家必須瞭解其發展水平,研究其市場,研究其需求,研究政府的規定和計劃,以決定有哪些商機,以及哪類投資會得到政府的支持。

(3) 營商文化
哈薩克的營商文化與其他地方截然不同,明白這一點很重要。例如,德國人十分守時及講求紀律,但哈薩克人卻不同,對時間的觀念不一樣,在建立業務關係上亦然,比其他國家慢得多。這不是因為他們不好,只是文化不同而已。因此,要瞭解他們如何思考、如何建立關係及期望,這實在非常重要。
    
邱: 我們已討論了外國投資者進入哈薩克的問題。那麼哈薩克公司在其他國家的投資是怎樣的呢?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哈薩克企業會否利用香港作為籌集資金及尋求發展機會的平台?香港與倫敦應如何比較?

RA:在石油及其他商品價格高企的好日子,哈薩克銀行及主權基金在不同的國際項目投資很多。他們投資於俄羅斯的企業、烏克蘭的企業、格魯吉亞的企業等,更在東歐以至非洲投資,而對亞洲則沒有多大重視。哈薩克投資者基本上不大瞭解亞洲。香港可以到哈薩克宣傳其優勢,例如作為進入亞洲及東南亞的門戶,有能力及專長協助哈薩克銀行、主權基金和退休基金取得更佳成績,以及可為金融業開拓投資的新機遇及新方向。舉例而言,聽說哈薩克的退休基金有幾年的投資回報以實質計僅略高於零。因此,若香港公司能向他們提供所長,使他們有更佳表現,就會不乏商機。主權基金也採用這樣的策略:尋找回報更高的更佳投資方向。當然,目前哈薩克的主權基金並非全球最大,但在國際上仍居前列。只要石油及其他商品的價格回升至比現時更高的水平,這些主權基金將會壯大,並須尋找回報佳而且安全的新投資機會。

至於香港與倫敦相比,我觀察到已出現一些變化。例如,倫敦過去是哈薩克眾多企業及個人仰望的明星。他們送子女往倫敦讀書,將資金投放在當地的物業及其他企業,而哈薩克公司首次公開招股亦在當地進行。過去,倫敦一度是所有金融產品的中心,但現時哈薩克企業及民眾願意進一步瞭解位於東方的香港。我認為哈薩克人不會在倫敦與香港之間只選其一,其實兩地都對他們有吸引力。現時重要的是,香港應展示其競爭優勢、可以提供哪些服務以及可以做甚麼,這樣才能夠吸引更多來自哈薩克的關注、生意及商機。

資料提供 圖片:邱麗萍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