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中美貿易摩擦與經濟博弈

三種認識

如果沒有特朗普挑起的貿易戰,今年世界貿易的增長將會是近十年來的高峰。雖然,到目前為止,中美貿易戰的殺傷力還沒有改變全球經濟復蘇的態勢,但不少從事中美貿易的企業已承受著極大的壓力。譬如說,美國加州一些以出口農產品到中國為主的港口,其業務量據說在過去數月裡就下降了六成多。隨著貿易戰的逐步升溫,人們對此次博弈的認識也在不斷的修正。主要有三個方面:

  1. 貿易戰的時限
    自去年到今年初,很多人估算特朗普只是擺姿勢作秀,「只講不打」。經過三次301清單行動後,當前不少人估計特朗普是為了中期選舉拉票而「大鬧短打」。但以白宮近期一連串在貿易方面聯繫歐日,壓縮北美自貿談判戰線,集中火力圍堵中國的態勢,中美貿易之戰看來會延續到中期選舉之後,要有長期作戰的準備。

  2. 貿易戰的範圍
    從針對大型家用洗衣機和太陽能電池及模組以保護個別行業為主的201法案,到針對鋼、鋁產品以保護國家安全為由的232法案,以至針對中國知識產權行為的301措施,貿易戰涵蓋的範圍從前二者包括所有有關行業的貿易夥伴轉移到只針對中國一方,而牽涉產品的貿易額也從數十億美元一步步擴大到過千億美元,對中美之間的商品貿易逐步接近全覆蓋。

  3. 貿易戰的性質
    從上述的發展可以看出,當前中美之間在貿易方面的摩擦已遠超貿易的層面,而是一場經濟以至政治之爭。從美國政府把「中國製造2025」有關行業的所有產品排除在301豁免範圍外,可以清楚看到美方針對的是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而不單是對美貿易的行為。除了貿易領域,美國同時也通過「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加緊了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對外國在美投資方面的監控。雖然此法案不只適用於來自中國的投資,但卻明顯是衝著中國而提出的。

由此看來,中美當前面臨的是一場持久的政經博弈,而非短暫的貿易衝突。貿易只是一個藉口,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但美國政府在貿易戰背後要達到的目的是甚麼?從最壞打算,有人說是要中國經濟全面倒退以至大亂,以白宮當前鷹派當道的格局,持這種看法的人應該會有,但他們能否一直佔據政策主導而不受限制,以特朗普的善變和專斷,以及美國國內眾多不同利益集團和分散的權力體制,要達到上述的目的難度不小。較為多數的想法可能是利用貿易和投資的棍子把中國的崛起限制於可控的範圍內,甚至於加強中國對美國的從屬,保持美國在全球的領先和主導地位。當然,也應該有些非冷戰思維的人士,只是想藉此打開中國的市場和改善美中貿易的不平衡。

兩大謬誤

雖然我們沒法得知美國當權者的真實意圖,但從最壞處打算,對內中國首先要保持經濟的穩定發展,消除重大系統性隱患,特別是金融、就業方面。其次,對外要掌握主動,化危為機。有關國內經濟的對策並非本文重心,在此不贅。至於如何對外掌握主動,化危為機,則要先弄清楚兩點事實:

圖: 美國企業最大的海外市場
Trade Facts: Importance of China to the US Economy,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2018年5月
圖: 美國企業最大的海外市場
Trade Facts: Importance of China to the US Economy,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2018年5月
  1. 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貿赤來源
    據美國統計,去年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3,760億元(美元,下同)。但這只表示以兩國為產地來源的貨物進入對方邊界價值的差額,並不等於兩國國民和企業從兩國之間貿易中收益的差距。因為中國(產地來源貨品的出口商可以是美國在華的企業,而且,以中國為產地來源的貨品也不是百分之百在中國製造。以在中國製造的蘋果手機為例,按一些研究顯示,源自中國加工的價值不到4%,比來自韓國的增加值少一半,更只是美國蘋果公司利潤的零頭[1]。按此推論,如果所有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貨物都是蘋果手機,那中國貨品輸美越多,美國企業就盈利越大。據世貿組織2011年的貿易增值統計[2],中國輸美商品平均含65。3%的國內產值,而美國輸華商品的平均國內產值含量則達85%。按此推算,中國去年出口美國的5,060億元商品只有3,304億元是中國產值,而美國輸華的1,300億元出口則有1,105億元的美國產值。兩者相差2,199億元,比海關統計的3,760億元貿易逆差少42%。

    此外,根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3],中國市場2017年吸納了5,500億元由美國公司在全球(包括美國和中國)生產的產品(見圖)。反之,由於中國企業在美國生產和銷售的產品不多,美國市場吸納的中國產品基本上與當年美國直接從中國進口的5,060億元差不多。以此觀之,縱使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貿赤來源,按兩國市場吸納對方產品的價值算,中國同時也可能是美國企業最大的淨收益來源。

  2. 貿易並非零和遊戲
    這個近乎常識的道理在特朗普的字典裡卻幾乎找不到。當然,如果承認了貿易是互通有無,互惠雙贏的活動,那貿易戰就無從挑起。赤字與盈餘也只是進出口結算後手上拿的是貨物還是貨幣的分別而已。要把貿易說成是一場零和遊戲,只能建基於不公平的買賣,而中國經濟的「非市場」性質便成為所謂不公平的根源。問題是「非市場」經濟這名詞不論在美國法律以至世貿組織的章程均沒有明確嚴謹的定義[4]。而且,當今全球貿易的架構規則主要是美國帶頭的發達國家訂定的,要說有甚麼嚴重的結構性不公平,也應該只是對發達國家有利,對發展中國家不公。譬如在農產品、紡織品的補貼和配額等問題上,發達國家就長期拒絕減低保護壁壘。說白了,當前美中貿易的矛盾主要不在於公平與否,而在於競爭力的高低。由於中國在越來越多行業的競爭力提高,美國有些人怕會逐漸失去一家獨大的地位,覺得需要用新的(那怕是更不公平的)手段去壓制中國的發展。

兩點對策

明白了以上兩點,在應對當前貿易摩擦的策略上可以有下面一些考慮:

  1. 爭取主動
    既然美中貿易美方的利益遠超海關統計之數,那貿易摩擦對美方帶來的傷害也不在少數。除了以牙還牙,更應該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幫助鼓勵美國受害企業團結起來保護它們的自身利益,反對美國當局的倒行逆施。在美國以外,則要更積極主動聯繫受美國單邊保護主義所影響的國家,利用各種區域和國際平台,共同維護和促進多邊貿易體系。

  2. 化危為機
    當前的美中貿易矛盾,既有偶然因素如特朗普的上台,但在反全球化浪潮上升和中國發展對美國獨大的衝擊下,也有它的必然性。而且,戰後建立的國際經濟秩序和架構隨著主要發展中國家的興起也着實到了需要改革的時候。特朗普連串的單邊行為,從退出TPP,推倒NAFTA,重新談判美墨加三邊貿易協議,到祭出201、232、301等國內貿易法規單方提高關稅壁壘,既破壞了美國一手建立的國際貿易秩序,也嚴重傷害了美國在國際上特別是傳統盟友間的信用。這對推動國際經濟和貿易體制的改革未嘗不是一個契機。除了做好短期的應對措施減輕貿易摩擦的傷害之外,長遠更要好好利用中國作為全球最大和最有潛力的市場這一優勢,和堅持全面開放的政策去爭取發展中以至發達國家的支持,適時有度地擴大中國在國際舞台的話語權,推動國際貿易體制的改革。以此觀之,這次中美貿易之爭,可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本文原載於香港中資銀行業協會刊物《鐘聲》(2018年第4季)


[1] CBS News
[2] 世貿的貿易增值統計
[3] Trade Facts: Importance of China to the US Economy,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2018年5月
[4] Trade Facts: China’s Nonmarket Economy Status,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2016年7月

資料提供 圖片:關家明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