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從「CEPA」子協議到「自貿區」與中國經濟「新常態」

相片:中港合作
相片:中港合作

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自2003年簽訂以來,每年都按中港兩地發展增訂「補充協議」,擴大國內市場開放,前後十份。到2014年,更把補充協議提升為「子協議」,專注推動廣東與香港服務貿易全面自由化。而且一反過去每年正面增列開放行業的做法,轉而採用負面表列的開放清單。並首次明確雙方互相享有最惠待遇,及准入前國民待遇。

表面看來,從正面表列改為負面清單,只是新瓶舊酒,表達方式的轉換而已。更有人說,從幅蓋全國的「補充協議」變成只適用於廣東一省的「子協議」,不是意味著CEPA範圍的縮小,角色的淡化嗎?

從開放的行業數目看,正、負表列兩者的確沒多大的分別。直到2013年CEPA「補充協議十」為止,國內對香港全面或局部開放的服務貿易部門共149個,與「子協議」中開放的153個部門差別不大。

關鍵是服務貿易與商品貿易不同,後者的市場開放主要在關稅,只要關稅歸零,貨物就基本上自由進出。但前者的開放則牽涉到標準,資格,服務型式等因素。特別是以跨境設立營運機構的「商業存在」服務模式,在「非許即禁」的正面表列原則下,要用正面列出所有的開放條件會非常複雜,掛一漏萬,故此經常有大門開小門不開的問題。但是改用國民待遇加上「負面表列」後,根據「非禁即許」的原則,開放就來得簡單得多。只要不在禁止之列,就按國內企業同等待遇。一「面」之差,可有天壤之別。

說「子協議」只適用於廣東一省,意味著CEPA範圍縮小、角色淡化,也是以偏概全。正好相反,「子協議」集中於廣東省與香港的服務貿易自由化,是為了落實「十二五」規劃提出的全國與香港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要求。也就是說「子協議」是廣東省「先行先試」實現與香港服務貿易自由化的一個過渡安排。如無意外,下一步便是在全國範圍內推行。由此可見,「子協議」的角色比過去的「補充協議」來得更重、更寬。

對香港來說,能夠率先實現與內地服務貿易基本自由化,自是千載難得的先機。但更重要的是,通過CEPA的經驗,讓國內能夠更穩妥地開放服務業,推動服務貿易自由化,在更大範圍內參與國際分工;促進服務業的競爭力,幫助國內產業升級轉型。從這個角度看,CEPA的發展,跟自貿區的擴大和深化又是息息相關,互補互聯。也是中國經濟新常態的一個關鍵環節。

 

本文原載於財新網(2015年1月6日)

資料提供 圖片:關家明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