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粵港澳大灣區:釋放航運物流新機遇

互聯互通是粵港澳大灣區城市合作的重要一環。2019年初《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出台,不但可促進區內城市更加頻繁的商貿往來,而且也將進一步推動環球商貿流通。

UPS擁有超過100年歷史,不僅是全球最大快遞業者和包裹派送企業之一,同時也是專業運輸、物流支援、金融商品和電子商貿的領導者。UPS早於1986年已在新加坡成立亞太地區總部,並於中國上海、深圳及香港設立亞太空運中心,服務亞太地區超過 40 個國家和地區,每周來往亞太地區及國際的航班分別多達183及142班。面對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內地市場,以及「一帶一路」倡議和粵港澳大灣區釋放的航運物流機遇,UPS香港及澳門區董事總經理趙莉(Lauren Zhao)分享了她對大灣區未來發展,以及大灣區發展對香港物流行業產生影響的獨到見解。

大灣區概念促進跨境物流

趙莉表示,大灣區内的香港是UPS的亞洲樞紐(Asia Hub),主要連結美國和歐洲,而深圳則作為亞洲區內樞紐(Intra-Asia Hub),主要連結泰國、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等地。業務方面除了基本的包裹快遞,也包括貨運代理、海運、空運及鐵路運輸,基本涵蓋物流業概念下的所有範疇。UPS雖然並沒有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到的每個城市都設有營運中心, 但早年已進駐多個區內城市,現在服務範圍已完全覆蓋至全部11個大灣區城市。

趙莉表示,UPS在制訂新一年商業計劃時,會參考權威的市場反饋以及政府預判。她指出,中國內地在近年都被UPS定義為經濟發展速度比其他國家和地區快的新興市場,當中的粵港澳大灣區更在推動中國內地經濟增長方面功不可沒。

趙莉認為,隨著大灣區概念深入發展,「大灣區一定會進一步促進跨境物流。」她強調,在大灣區內,無論是個人與企業之間抑或是企業與企業之間的業務,大部分都建基於電子商貿平台,能夠滿足客戶訂單,為客戶提供合適的解決方案,對物流供應商來說最為重要,所以整個供應鏈網絡的設計和覆蓋必先滿足跨境物流的需求。而為了滿足需求越見增加的跨境物流,物流供應商必須不斷提升網絡,從而實現更暢通、更快速的整體網絡。趙莉說:「包括港珠澳大橋在內的大型基建的設計都配合了這個理念。」

大灣區匯聚區內與國際人才

趙莉透過與大灣區客戶、大專院校學生以及年輕人溝通,對大灣區的發展潛力有了更深入的瞭解。她認為,大灣區是聚集最多年輕人才的地方。她以深圳為例:「年輕人在創新創業的創意和熱情前所未有,將會出現更多創新產品。」趙莉表示,曾有年輕的深圳科技行業客戶向她介紹,該公司大部分同事都是來自國外,因為在深圳他們的創意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轉化為實際產品,是「深圳速度」令他們匯聚於此。創科企業以創新生產出最尖端的產品,從而帶動產業的發展。趙莉指出,深圳的產業生態鏈已非常完善和豐富,加上產業發展速度快,令「越來越多的中產和富庶人口聚集在這個區域,他們多數傾向由海淘、亞馬遜(Amazon.com)等電子平台購買國外高端產品,從而促進進口,帶動消費和電子商貿的發展。」趙莉表示,對物流供應商來說,「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每班進出的航班都可以滿載」,如此可令效率最高、成本最低,同時降低營運成本,令客戶獲得最大利益。

UPS也會根據市場的需求去調整服務範疇,並提出相應的解決方案。趙莉表示,例如UPS需要專家及牌照的配合,方會承運醫藥或其他冷凍鏈產品。她相信,隨著大灣區的高科技產品不斷發展,或是人才帶動需求變化,市場對高端產品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多,屆時UPS將根據市場的發展和需求,申請相應的牌照,做好相應的配套,以便提供服務。

投入新機型增加大灣區運力

趙莉表示,大灣區是很有前景的經濟增長點,而香港作為UPS亞洲樞紐的布局將進一步發揮效用。香港作為亞洲樞紐以及深圳作為亞洲區內樞紐的設計,是多年來隨業務發展而形成的成熟網絡。從更宏觀的角度看,UPS作為國際物流公司,全球網絡的設計主要根據各大洲內所服務的國家而定。在UPS國際網絡覆蓋的22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整體網絡設計的主要依據是區域貨物量,並不會只因為某一新興區域政策的變化而改變。

相片:UPS計劃把40架新型飛機投入長線洲際航線,並服務香港及深圳的航空樞紐,顯示出UPS對大灣區業務增長的期望。
UPS計劃把40架新型飛機投入長線洲際航線,並服務香港及深圳的航空樞紐,顯示出UPS對大灣區業務增長的期望。
相片:UPS計劃把40架新型飛機投入長線洲際航線,並服務香港及深圳的航空樞紐,顯示出UPS對大灣區業務增長的期望。
UPS計劃把40架新型飛機投入長線洲際航線,並服務香港及深圳的航空樞紐,顯示出UPS對大灣區業務增長的期望。

趙莉指出,大灣區將如同東京灣區、三藩市灣區一樣,創造新的經濟發展效益。物流供應商通常透過增加該區的運載能力,滿足區域經濟的需求。為此,UPS早在兩年前已經開始於不同航線上部署40架新型飛機,逐漸替代舊型飛機。其中有28架是波音747-800貨機,若機隊全部投入使用將令其全球網絡運載能力提升一成。目前已有7架新型747-800貨機投入到亞洲-美國的洲際長線中。香港-德國科隆的航班也將於8月啟用新機型代替現有的747-400貨機,當所有貨機完成替換後,預料可為全球網絡提升超過10%的運載能力。

趙莉表示,對國際物流公司而言,最重大的資源投放就是飛機,UPS計劃把40架新型飛機投入長線洲際航線,並服務香港及深圳的航空樞紐,顯示出UPS對大灣區業務增長的期望,以及大灣區業務對其業務的重要性。然而,趙莉強調,UPS作為國際公司,注重的並非「單一點對點的貨量和業績」,當區域經濟有所增長,航空公司、承運人以及物流供應商會透過提升整體網絡的運力而滿足區域經濟增長所需。

香港與內地聯動 發揮優勢增效益

趙莉擁有多年內地工作經驗,理解到內地與香港之間的產業發展差異。她認為,香港多年來形成的高效率體系,不是任何內地城市能夠輕易取而代之的。同時她認同香港作為「超級聯繫人」,在大灣區內著眼的絕非競爭,反而是主導城市之間的聯動,締造最大的共同經濟效益。

她表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公布初期,最先看到的就是相關基建項目開始施工,例如港珠澳大橋、各地機場等,表面上似乎是「互相搶生意」,不過各地政府都思路清晰,紛紛著手討論如何加強合作等。以鄰近香港的廣州和深圳擴建機場的規模來說,「深圳、廣州機場的設計可能更多是為了旅客,至於貨運,特別是高端產品,是不是香港更有優勢配合發展?」趙莉表示,政府層面應該考慮如何使大灣區城市產生出最大的發展效益,就如UPS香港以及UPS內地一樣,「UPS香港感興趣開拓的不一定是內地可以做,而內地可以做的不一定是香港感興趣涉足的。從區域聯動的角度看,香港、珠海、澳門等三地機場應該按各自的地域及產業優勢,相互合作以產生最大的協同效益。」

除了空運,在海運方面,香港仍然保持其作為中轉港的地位,且「今日擁有的優勢是內地幾個港口沒有的」。趙莉表示,儘管內地眾多港口的吞吐量已經超過香港很多年,在她看來卻是正常不過的事,「這與基礎設施建設,產業鏈的形成有關。」她解釋:「海運滿足大量貨物進出口的需求,隨著內地幾大港口腹地產業鏈的成熟,鄰近腹地港口基建的完善,客戶自然會選擇距離最近的港口,毋須特別運至香港。這不是香港需要與之競爭的領域。」她指出,香港的定位是轉口港,跨境物流是這個城市發揮優勢的主要領域,在這一領域香港「仍然在發揮積極作用」。

物流業機遇與挑戰並存

大灣區機遇與挑戰並存,趙莉以香港為例,指出香港在人才方面供不應求,將窒礙不同行業的發展。從供應層面來說,她指出業界最關注人才短缺的問題,從最前線操作人員,到具專業知識、物流經驗、能提供優秀的解決方案和設計整體解決方案環線的專業技術人才。「香港物流業從業人員目前大約有18萬,2016年到2018年人才需求增幅為40%,但實際從業員人數增幅就只有不足8%,反映各個層面的人才都非常短缺。」

除了人才短缺,趙莉指出,香港業界若想保持「超級聯繫人」的地位,就要將自己原本已經很有效率的體系進一步升級,真正達到「超級」的程度。香港物流業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是速度和效率,但深圳憑著創新技術大大提高物流效率,對香港的地位帶來挑戰。以支付系統為例,「香港的支付系統何時才可以達到和內地一樣方便快捷?」趙莉表示高效的付款系統是提升物流體系效率的重要部分。在內地,無論是個人與個人或個人與企業之間的交易,都可以在平台上完成實時支付。

趙莉表示,第三是解決機場容量的問題。香港國際機場獲公認為全世界最繁忙的機場之一,根據國際機場組織2018年的報告,僅有兩條跑道的香港國際機場在世界最繁忙機場排行榜上名列第八。趙莉認為,隨著大灣區的發展,區內面對更大的物流需求,香港國際機場須提供更多的航班時刻。例如UPS目前每天由香港飛往美國和歐洲的航班分別是3班和2班,旺季的時候會增加至4班和3班,即是每天共7班。為配合大灣區發展,UPS或須每天再增加1班航班,然而香港國際機場能否滿足業界對增加航班的需求就成為一大疑問。她說:「可能未來第三跑道及相關基建建好之後會有更多的空間,但目前來說,想臨時增加航班,申請航班時刻非常困難。」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