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粵港澳大灣區:拉美企業機遇之旅

在香港工作的墨西哥律師Evaristo Treviño Berlanga接受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訪問,他認為粵港澳大灣區對促進國際貿易大有幫助。

墨西哥律師Evaristo Treviño Berlanga大約在13年前來到香港,隨即進修有關亞洲的法律知識,成為第一位獲得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法與比較法法學碩士學位的墨西哥人。其後,他於香港從事法律事務,積累經驗後決定成立一家專業服務公司。這家公司起初專注協助墨西哥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的中小企業進入中國和其他亞洲市場,業務發展迅速。同時,Treviño Berlanga還騰出時間在香港建立墨西哥商會(MEXCHAM)。

相片:2013年,香港墨西哥商會接待首次訪港的時任墨西哥總統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
2013年,香港墨西哥商會接待首次訪港的時任墨西哥總統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
相片:2013年,香港墨西哥商會接待首次訪港的時任墨西哥總統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
2013年,香港墨西哥商會接待首次訪港的時任墨西哥總統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

Treviño Berlanga向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表示:「拉丁美洲的中小企業確實需要一個合適的代表,以便在中國內地營商。拉丁美洲的大公司就不一樣,擁有充足資源,可是中小企業卻需要可以信賴和具有成本效益的服務。有意進入拉丁美洲市場的中國公司同樣需要協助,以便瞭解這個市場。」

Treviño Berlanga是香港公司La Nao Consulting的創始合夥人。現時該公司擁有360多家中小企業客戶,他們主要來自墨西哥,也有一些來自阿根廷、智利、哥倫比亞、西班牙、哥斯達黎加,以及法國、德國和英國。該公司在上海和布宜諾斯艾利斯設有辦事處,員工會說英語、西班牙語、法語、中文和日語,在處理客戶各種各樣的需求時可大派用場。這些客戶提供廣泛的產品和服務,從電子產品、汽車零件、資訊科技應用程式到食品和葡萄酒等,不一而足。

大灣區吸引拉丁美洲公司

Treviño Berlanga認為,粵港澳大灣區把中國內地9個城市與香港及澳門聯繫起來,形成一個重要的經貿區域,這個發展藍圖能為他的客戶帶來嶄新和非凡的機遇。

他指出:「大灣區既是可供開拓的市場,也是採購及輸出貨品的地方。」他補充說,雖然目前拉丁美洲公司對大灣區認識不深,但隨著香港貿發局、投資推廣署、香港墨西哥商會和他的公司不斷推廣大灣區的商業前景,提供有關資訊,情況已開始改變。

La Nao Consulting的名字來自La Nao de la China,意即在16世紀建立歐亞海上商路的西班牙商船。現在,Treviño Berlanga的顧問公司就21世紀對華商貿的法律和監管規定提供專業意見。

Treviño Berlanga說:「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和拉丁美洲的專業人士,致力提供各種服務,便利客戶與中國公司接洽交易。我們提供企業服務和會計服務,並運用專業知識和所受的訓練從事國際法律服務,促進跨境貿易。例如,我們會草擬中國與墨西哥公司之間的協議,還有中國與智利、中國與阿根廷、中國與西班牙公司之間的文件,而且要顧及雙方的法律法規,與中國、墨西哥和中美洲的買家及賣家協調合作。」

他補充說:「我們還擔任『公司代表』,在有需要時,為銷售業務涉及大型實體(例如在墨西哥和中美洲的沃爾瑪(Walmart))的客戶提供在香港設立公司的顧問意見。中小企業通常沒有大型辦公室,員工不多,因此我們會充當後勤部門提供相關的法律和行政服務。」

香港是拓展內地市場的便利平台

Treviño Berlanga說:「客戶在香港開設公司,辦起事來其實很方便。例如,很多大型零售商都在香港、深圳或上海設點,因此在90天內以離岸價收取貨款合理不過,不用長途跋涉前往墨西哥,等待貨物進口和處理交貨手續。」

此外,La Nao Consulting還推出中國資訊服務,如果一家拉丁美洲公司想進入中國市場,La Nao可以推薦3家外間機構供他們選擇,為其研究商業前景。Treviño Berlanga說:「若市場看來可以發展,我們就會提交進入市場的建議和給予法律意見,包括是作為單一實體進入還是與當地分銷商或代理商合作較佳,或者是否最好在中國設立辦事處並進行促銷活動,以及這樣做的相關成本。」

他認為,墨西哥與中國在文化方面有相似之處,例如兩國都以佳餚美食見稱,民眾普遍重視家庭,在交往時對話都很友善。他說:「我們都是先交朋友,再做生意。」當然,兩國文化也有差異。例如,許多商界人士很難理解在西班牙語語境中「mañana」的意義。這個字眼相當於英語的tomorrow(明天),也可以泛指未來,可能令習慣在商業交易(特別是關乎付款的協議)中訂立明確日期的人產生誤解。

產品銷售試驗場

Treviño Berlanga表示,香港熟悉不同的商業文化,除了在貿易、品牌推廣和銷售等方面享譽甚隆外,還是拉丁美洲中小企業進軍中國內地市場的「最佳銷售試驗場」,尤其是大灣區建設如火如荼,這個作用更為重要。

他說:「香港是中國內地消費者的潮流指標,很多人來香港都是為了購物。對拉丁美洲公司來說,產品的品牌推廣應在香港進行,因為香港市場規模有限,一旦出錯,公司也承受得起。內地市場規模龐大,公司如果出錯,後果可能會很嚴重,甚至導致公司破產。」

他舉出這方面的一個例子,涉及一家擬銷售純蜂蜜產品的墨西哥公司。該公司起初在香港City'Super零售,目標不是取得很高的銷售額,而是為了建立產品聲譽和優質形象。

「不幸的是,首批蜂蜜的容器沒有封裝妥當,因此必須撤回,並要在第二天更換一批新貨,為此該公司花費了大約40,000美元。如果同樣的錯誤發生在內地市場,就要更換兩三個貨櫃箱的貨品,該公司不可能辦到,無論如何也承擔不起。」

他指出,香港毗鄰廣東省,往來交通方便,物流連接完善,有助外商在大灣區市場發展。他說:「只要在大灣區發展,就可以拓展中國市場,並可更容易認清下一步應該怎樣走。」

期望形成單一市場

Treviño Berlanga認為,大灣區將提高行政透明度,並形成連接香港與鄰近城市的「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他補充說,能否成功將取決於「市場、貨物、服務和人員的自由流動」,這將意味著香港、澳門和內地之間不同的貿易規則和司法管轄區或須重新界定,以便利貿易。

他進一步指出:「舉例來說,梅斯卡爾(Mezcal)是一種優質的墨西哥飲料,香港和澳門可以進口,卻因監管原因而不能輸入中國內地。此外,中國內地進口的墨西哥牛油果(又稱鱷梨)只能來自米卻肯(Michoacan)州,而香港則是自由港,沒有任何限制。

「我相信,在大灣區建設中,中國有獨特的意願和能力去訂立目標,包括交通聯繫。香港方面也有很大的進展,包括建成連接廣州的高速鐵路和港珠澳大橋。」

Treviño Berlanga還認為,科技會發揮重要作用,令大灣區的貿易往來更便捷順暢。「知識產權保護的互連互通,以及初創公司可受較少監管規限,將是關鍵所在。」他說:「以智能合作為基礎的『共享經濟』,可確保各個城市都能發揮作用,例如東莞有LED照明產品業,深圳有電子產品和科技業,都會延續這個產業發展趨勢。」

Treviño Berlanga指出,金融服務和爭議調解,以及集資機會和企業創業環境等,將會是香港對大灣區的最大貢獻。

La Nao有一家客戶在中國內地提供科技服務,已決定在香港科學園發展其科研能力,而另一家客戶則在香港另一科技集群——數碼港開發其旅行應用程式。Treviño Berlanga認為,最重要的是,香港擁有文化和專業領域的知識,可以吸引拉丁美洲公司,同時內地公司也可放心以香港為國際基地,前往拉丁美洲投資。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