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建立夢想,輸出品牌 聲音檔案

八年前,Clockenflap 是個音樂和藝術愛好者的小型聚會,現在已成為香港主要的文化活動之一。Clockenflap母公司Magnetic Asia營業總監Martin Haigh接受香港貿發局訪問,在訪問的第二部分談到Clockenflap的國際拓展計劃,並向有意經營文化業務者傾授在香港取得成功的要訣。

照片:Clockenflap全家皆宜,並非狂野的音樂藝術節。
Clockenflap全家皆宜,並非狂野的音樂藝術節。
照片:Clockenflap全家皆宜,並非狂野的音樂藝術節。
Clockenflap全家皆宜,並非狂野的音樂藝術節。

香港貿發局Tony Murray (TM):Clockenflap現已在香港站穩腳跟。你曾提及有意把這項活動拓展至其他地區,可以透露多一點資料嗎?

Martin Haigh (MH)可以。現時,我們在香港舉辦Clockenflap,而這項活動也會繼續在香港舉行,但會移師海濱。今年,除了香港外,我們還會在悉尼海濱舉行。所以2016 年會有兩個Clockenflap,也可能有3個。明年肯定有3個。

(英文)

由於西九龍重新發展,因此Clockenflap要遷往其他地點舉行,不過我們會做一些相當特別和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我們會使用添馬艦政府總部外面的草坪,未來還會繼續使用這個場地;還有海濱,即是摩天輪周邊的地方,也可能考慮附近一兩個地點。如果要比較,我會說那類似倫敦的南岸,非常美麗。

我們有了Clockenflap,還打算把這項活動帶到海外。我們還在籌備一個電子音樂節,場地方面我不能透露,但可以告訴你會在明年4月舉行。

新加坡Neon Lights也是我們擁有的項目。那是一個為期兩天的音樂藝術節,和Clockenflap非常相似,事實上是在同一時間舉行。去年,Damien Rice(愛爾蘭唱作歌手)來到香港,在星期五表演後飛往新加坡,星期六再次演出。這樣,藝人便能善用檔期在兩個音樂節演出,我們也獲得規模經濟效益。

我們還擁有Your Mum,那是設於香港的推廣機構,專門引進國際級表演項目,現時正在推廣兩個項目,分別是Death Cab for Cutie樂隊和Bon Iver樂隊,門票銷情極佳。這些都是國際級表演項目,我們每年會引入大約 10至12個項目,全部在很棒的場地舉行。明年我們也會在海外舉辦一些活動,但還未確定場地。

此外,我們還有Ticketflap,這家機構也可能擴充。很多人認為我們是香港的售票公司,但其實我們曾在日本、台灣、中國內地、新加坡和澳門等舉辦活動。我們現正討論把業務拓展至澳門,所以未來我們有機會成為地區性的票務機構,而事實上目前還未有這類機構。

照片:Haigh鍾情Cake樂隊。
Haigh鍾情Cake樂隊。
照片:Haigh鍾情Cake樂隊。
Haigh鍾情Cake樂隊。

TM:以香港為出發點經營文化業務,有沒有特別的難處或是優勢?

MH:有,人們一般較易接納這些活動。世界各地有許多亞洲人,所以當我們到其他他方例如澳洲舉辦活動時,很多人會因為我們的傳統而感興趣。原因可能是他們本身屬於亞洲裔,或是希望認識更多亞洲文化。

我們把Clockenflap 擴展至澳洲後,這項活動仍會帶有本地、地區和國際氣息。國際藝人能吸引大批觀眾,但我們對本地和區內的藝人也感興趣。我們希望令音樂節更加寬廣,確保活動能吸引不同類型的人。我認為澳洲市場有空間容納一個歡樂、溫馨、全家皆宜的音樂藝術節。

綜觀全球各地的音樂藝術節,特色各有不同,是屬於狂野一類,還是你可以和祖母一起參與的活動? 如果是Clockenflap,你大可以和祖母一起出席,因為這項活動除了音樂外,還包含歡樂、藝術和家庭元素。很多人早上攜同年幼子女甚至嬰兒出席Clockenflap,然後帶他們回家,傍晚再獨自前來。

TM:對考慮開展文化業務的人,你有甚麼建議?

MH:我會建議他們三思,並從其他人的錯誤學習。我們還有一家顧問公司,如果有人想和我們談談我們犯過的錯誤,我們可以給予一些建議。總括來說,你必須在各種限制下工作,嘗試求同存異而非對立。如果堅持下去,最終會達到目的,還能結識許多朋友。

TM:有沒有絕對不能做的事?

MH: 不要擺出一副好戰的模樣。建制人士相當保守,假如你有一項宏圖大計,我不會勸你降低規格,但會建議你在各種掣肘下努力工作,建立信任。之後,也許你可以提出多一點要求,逐漸靠近你原來的願景。話雖如此,如果你打算做一些明知當局不會喜歡的事,那麼他們肯定不會批准。你必須在某些限制下工作。

TM:即是要務實?

MH:對,從小規模做起。我在這裡參與創業工作已經很長時間。幾乎所有人第一次創業都失敗收場。所以,你若要在這裡做一些會令部分人不舒服的事,一開始的規模必須要小,然後才逐漸擴大。你要構思小型業務計劃,然後執行和拓展。我們花了8年時間才吸引到60,000人出席我們的活動。最初數年只有2,000人參與,都是朋友和他們的朋友。總而言之,從小規模做起,然後逐漸擴大。

照片:Clockenflap 2016將於香港和悉尼的海濱舉行。
Clockenflap 2016將於香港和悉尼的海濱舉行。
照片:Clockenflap 2016將於香港和悉尼的海濱舉行。
Clockenflap 2016將於香港和悉尼的海濱舉行。

TM:話題轉回到香港的Clockenflap,有沒有甚麼表演項目是你特別想帶到Clockenflap的?

MH:個人來說,有。我們接觸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有一個樂隊我非常喜歡,那就是Cake。Cake是美國樂隊,以音樂風格多元化見稱。你聽過他們的音樂專輯便會知道,他們的音樂風格非常豐富,兼收並蓄,人人都可以找到對口味的歌曲。在籌備2015年的活動時,我每天都發電郵給我們的音樂預約代理Justin Sweeting,內容只有1個字,就是「Cake」,每天如是,維持了大約1個月。最後他敵不過我的煩擾,答應嘗試和Cake接洽。可惜,去年他們的檔期不合。不過,隨著2016年的活動臨近,我又會開始發出同樣的電郵…

TM:謝謝。

香港貿發局研究部編輯 Tony Murray

是次訪問共有兩部分,第一部分的內容請參閱《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從文化活動到國際盛事》,2016年2月15日。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