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從文化活動到國際盛事 聲音檔案

八年前,Clockenflap是個音樂和藝術愛好者的小型聚會,現在已成為香港主要的文化活動之一,更計劃向外地拓展。Clockenflap母公司Magnetic Asia營業總監Martin Haigh解釋這個音樂及藝術節的由來,以及如何創造一個對形形色色的香港人都有吸引力的文化活動。

照片:Clockenflap:為香港打造的音樂藝術節。
Clockenflap:為香港打造的音樂藝術節。
照片:Clockenflap:為香港打造的音樂藝術節。
Clockenflap:為香港打造的音樂藝術節。

Tony Murray (TM):讓我們從Clockenflap的由來說起…

Martin Haigh (MH)Clockenflap在8年前誕生,由3名骨幹人士 (Jay Forster、Mike Hill及Justin Sweeting) 創辦。他們走在一起,是因為他們發覺香港似乎沒有音樂藝術節,出現明顯的市場缺口,因此希望在香港創辦一個人人皆宜的音樂藝術活動。

最初,他們在數碼港舉辦活動,只有大約2,000人出席,都是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當時有唱片騎師(DJ)、兩隊本地樂隊、手工藝市集和一些塗鴉藝術家,總之是個小規模的音樂藝術節。其中兩名創辦人是DJ組合Robot的成員,他們也有表演。然後消息便開始傳開去。

(英文)

TM:以往你談過Clockenflap的社會意義,說希望創辦不一樣的活動…

MH對,香港以前沒有音樂藝術節。在其他國家,音樂節一般相當粗野,不過這點正在改變,現在世界許多地方都有一些精彩的音樂節。Clockenflap的意念,就是創造一個全民皆宜的活動。

我 們明白,西方人和本地社群在某些方面大相逕庭,同時又有不少共通之處,例如大家可以一起參與音樂藝術活動,享受愉快時光。總的來說,我們當時的計劃是舉辦 一個全民皆宜,無論一家大小、男女老幼、西方人、本地人都可以參與的音樂藝術節。如果做到這點,應能為香港帶來一些獨特的東西。

TM:你認為何以Clockenflap能夠成功,以前眾多同類活動卻不行?

MH我認為這是1%靈感加99%汗水的例子。Clockenflap的創辦人只是一直苦幹,務求令意念成為現實。決心就是其中一個成功要素。當時,本地沒有其他大型的音樂藝術節,很多大型戶外活動都是政府舉辦,所以沒有先例可循。

TM:以往你談過Clockenflap的社會意義,說希望創辦不一樣的活動…

MH對,香港以前沒有音樂藝術節。在其他國家,音樂節一般相當粗野,不過這點正在改變,現在世界許多地方都有一些精彩的音樂節。Clockenflap的意念,就是創造一個全民皆宜的活動。

我們明白,西方人和本地社群在某些方面大相逕庭,同時又有不少共通之處,例如大家可以一起參與音樂藝術活動,享受愉快時光。總的來說,我們當時的計劃是舉辦一個全民皆宜,無論一家大小、男女老幼、西方人、本地人都可以參與的音樂藝術節。如果做到這點,應能為香港帶來一些獨特的東西。

TM:你認為何以Clockenflap能夠成功,以前眾多同類活動卻不行?

MH我認為這是1%靈感加99%汗水的例子。Clockenflap的創辦人只是一直苦幹,務求令意念成為現實。決心就是其中一個成功要素。當時,本地沒有其他大型的音樂藝術節,很多大型戶外活動都是政府舉辦,所以沒有先例可循。

雖然外面有許多未知之數,但團隊的態度非常務實。他們與政府部門合作而非對著幹。他們在可行範圍內工作,同時嘗試接觸不同社群。很多人都想要這樣的音樂藝術節,藝術界更甚,而且多個慈善機構都表示願意支持。的確,我們最終可以成功,靠的只是一股拼勁和決心。

幸運的是,雖然我們的財力並不雄厚,但是仍能支持自己度過一些虧損的年頭。換言之,我們有能力繼續前進,反而香港有很多大型活動或音樂節由於未能在第一年獲利而不再舉辦。在這裡很難一開始便賺錢或一舉成功,很多人失敗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毅力或是資金。

TM:一路以來,你們主要面對甚麼挑戰?

MH挑戰很多。香港的文化相當保守,人們傾向說「不」多於說「是」。換言之,要獲准進行各項工作有時頗為困難。當時人們不瞭解我們在幹甚麼,所以要大費唇舌解釋。人們未必明白我們嘗試達到甚麼目的,以及為何這項活動不會對整體社會(特別是負責審批的人士)帶來負面影響。

我們要聯絡和協調很多團體,而以前未有人以這種方式把這些團體聚集起來,這是一項非常困難的工作。然後,要吸引成千上萬人前往某個特定地點也不容易,尤其是我們要面向背景極之廣泛的群眾。

我們希望這項活動可以吸引年輕人、成年人、西方人、本地人…基本上,我們嘗試向所有人推廣,而這是非常困難的事。舉例來說,假如你嘗試舉辦一項關於紋身的活動,那麼相比之下你要接觸的目標群眾不會很多。當時我們嘗試接觸層面極為廣泛的群眾,預期會有數千人到場,但我們如何能夠找到這些人?如何向他們宣傳?如何說服他們出席以前未曾參加過的活動? 這些實在不易處理。

TM:你如何把這些不同背景的人吸引到Clockenflap?

MH我們本身是一家數碼公司。香港有許多公司以傳統方式處理票務和宣傳推廣,但這對我們來說行不通。我們若緊執傳統方式便永遠不能把訊息宣揚開去。

最後,我們借助Google Adwords、Facebook、再行銷、類眾行銷,還有許多在數碼營銷使用的流行詞語。我們也嘗試尋找當時規模不大的興趣團體,鼓勵他們出席。我們花了許多時間在推廣策略上。

TM:活動成功舉辦,有多少可歸功於數碼營銷,又有多少歸功於傳統媒體?

照片:Haigh:「我們最終可以成功,靠的只是一股拼勁和決心。」
Haigh:「我們最終可以成功,靠的只是一股拼勁和決心。」
照片:Haigh:「我們最終可以成功,靠的只是一股拼勁和決心。」
Haigh:「我們最終可以成功,靠的只是一股拼勁和決心。」

MH兩者其實是相輔相成,我不會說各佔多少比重。我們的贊助商發揮重要作用,協助我們把訊息巧妙地傳達出來。之後每年我們都有許多很好的贊助商,他們混合採用傳統的店內宣傳和印刷品。始終,數碼營銷對我們幫助最大。

假如我們沒有使用數碼營銷,我可以肯定出席人數不足原來的一半。我們最初把數碼營銷外判,但隨著公司規模擴大,現時公司內部已能掌握箇中技巧。

我們設立了自己的數碼營銷部門,並投資自設數碼票務公司Ticketflap。我們需要這樣的內部部門,也需要自己營運,主要是因為在外邊找不到這些服務。

TM:在數碼營銷方面,你們有甚麼可以做或不可以做,特別是以現有的數據庫來說,有沒有甚麼限制?

MH我們有防止資料外泄的機制。情況就如投資銀行界,經紀們並不獲准知悉客戶的實際財政狀況。所以,假如有一個大型音樂節前來問我可否使用和Clockenflap出席者有關的電郵直銷資料庫,我會拒絕。

同樣,假如Clockenflap前來找我(我們的業務有匯報專線),說他們想使用Clockenflap的電郵直銷資料庫,為另一個委託我們處理票務的音樂節進行宣傳,我也會拒絕。不過,我們確實有一份分門別類的電郵直銷名單,列出甚麼

人買了甚麼音樂會、喜劇表演、體育活動、商業活動或慈善活動的門票。這份分門別類的名單可以設定目標對象,但並非專為某項活動而設。

TM:現在你們有了這些不同的資源,對你們來說有多重要?

MH假如我們一開始便能在香港找到這些資源,應該會很高興地把這些工作外判。不過,最終我們發覺,很難找到具備我們所需技能又符合收費要求的供應商。那時候,我們便決定建立內部資料庫。這對我們幫助很大,我們可以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活動上,獲益良多。

數碼營銷結合數碼票務,為我們帶來極大裨益。我們可以涉足無線射頻識別技術(RFID)領域,這種技術有點像八達通卡,讓你進行無現金付款、出入管制和品牌推廣活動。這給予我們一個從「農場到餐桌」(Farm to Fork)的發展方向。現在,如果有人希望與我們合辦一項活動,我們可以包辦所有事務,包括製作、舞台、燈光、保安等等。

Clockenflap取得成功,現在很多人前來問我們能否為他們籌辦活動,也有人只是問我們能否代理數碼營銷、票務或是提供RFID設施。

舉例來說,去年AIA友邦歐陸嘉年華委託我們處理票務,而我們也為他們管理代幣。又如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香港欖球總會採用了我們的RFID出入管制設備。

我們正與一些香港大型活動的主辦機構洽談,他們希望我們負責數碼營銷工作。Clockenflap做出成績後,很多公司都希望使用我們的產品和服務,因為它們為我們帶來很好的成效,有目共睹。

TM:你們如何決定哪些環節需要外判,哪些由公司內部自行開發?

MH當Clockenflap移師西九龍舉辦時,我們真的需要一家票務公司,這是很自然的事。我們查看香港提供的售票服務,覺得當時的票務公司做不到我們想做的事,尤其是在數碼方面。在我們的控股公司Magnetic Asia,許多人曾為其他客戶建立付款門戶和電子商貿平台,所以我們具備所有先決技術。

這是一個非常自然的發展過程,此後其他事情也水到渠成。未來,我們是否擴展,主要視乎成本效益,看看自行建立系統的成本與外判出去的成本,然後要考慮對我們有多少裨益,能否與原有業務整合起來,又是否核心策略的一部分。

TM:你們已從事數碼營銷、大型活動管理、演出籌劃和票務管理等活動,還有沒有其他方面的業務?

MH:我們可以負責製作、票務和數碼營銷,亦能提供與大型活動有關的技術,例如無線上網(Wi-Fi)和RFID 無現金付款系統,這些都是主要項目。假如你出席本港某項大型活動,很有機會看見我們在幹這樣那樣的工作。

TM:你們也負責招聘嗎?

MH是。當一項大型活動即將舉行,我們便要大大擴充人手,到許多團體嘗試招募臨時員工。我們難免發現有些人表現很棒,有些卻很糟,但一開始很難判斷出來。我們發現有很多人根本不夠水準,不會想再錄用。今年我們再次聘用大量人手,事前做了許多審視工作。我們總共面試了超過1,000人,最後錄用約300人,但仍然不是所有人都達到我們要求的水平。

不過,我們會一直評估他們的表現。現在我們聘用的員工,有些擅長客戶服務,有些善於處理現金,有些是熟練的侍應。假如你是一家大型活動籌辦機構,需要人手,我們現在就能提供。

例如,早前博施(Edipresse)與知名美國酒及雪茄評論人James Suckling合辦一項活動,需要50名員工,但到舉行前一天才向我們提出。神奇地,我們為他們找來50名員工。我不清楚他們是否期望我們有能力找到這些人手,但事實上我們做到了,而他們對我們物色的人手也非常滿意。

照片:Clockenflap 2015為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一屆。
Clockenflap 2015為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一屆。
照片:Clockenflap 2015為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一屆。
Clockenflap 2015為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一屆。

我們會拓展這個範疇,主要是因為大型活動業需要好員工,可是現時招聘臨時員工卻有點講求運氣。如果我們可以為活動主辦機構好好安排,那麼便會招募到合適員工,確保活動舉辦順利和更成功。

我們發現,很多活動統籌公司即使在某些方面和我們競爭,卻也樂於使用這項服務。如果活動辦得好,機構效率便會提高,也賺得更多。

香港貿發局研究部編輯 Tony Murray

是次訪問共有兩部分,第二部分的內容請參閱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建立夢想,輸出品牌》,2016年3月10日。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