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欧盟对多家鞋履出口商重新征收确定性反倾销税

2017年10月31日,欧盟对4家企业集团于2006至2011年间从越南和中国内地进口的鞋履,重新征收确定性反倾销税。欧盟的最高法院曾于2016年判决应废除这些反倾销税。欧盟此举是继今年3月9日向19家鞋履出口商重新征收反倾销税后,另一次类似决定。若有公司进口来自涉案制造商的鞋履,不能要求退还之前已缴付的反倾销税,因为欧盟这项重新征收反倾销税措施已「纠正」了2016年法院对欧洲委员会裁定违法的判决。

事件背景:欧委会于2006年对从中国内地和越南进口的某些鞋履开征确定性反倾销税,及后延长15个月至2011年3月31日止。

包括香港制造商Brosmann和Risen Footwear在内的5家生产商,就反倾销税向欧盟普通法院提出反对,最后遭法院驳回。但是,于2012年,欧盟法院(欧盟层面的最高法院)在上诉中搁置原判。欧盟法院认为,欧委会没有调查生产商提出的市场经济待遇要求,违反了《基本反倾销规例》的第2(7)(b)及(c)条,因此法院判决废除向5家生产商征收反倾销税的措施。

结果,欧委会重新展开反倾销的诉讼程序,并调查有关公司在最初提出的市场经济待遇要求,是否符合资格。欧委会的结论是否定的。但在2014年3月,欧盟成员国部长理事会拒绝了欧委会重新征收反倾销税的建议。理事会认为,从有关出口商购入鞋履并已获退还反倾销税款的进口商,可有合理期望,不会被追溯征收新的反倾销税。

在此之后,3家欧洲进口商(Clark、Puma 和Timberland)向本身国家法院援引Brosmann案例来挑战反倾销税。经过初步查询程序后,相关国家的法院将案件移交欧盟法院。2016年2月,欧盟法院扩大先前的裁决,把欧委会没有调查的非抽样生产商提出的市场经济待遇要求或个别处理要求包括在内。

为了避免在已退还税款的情况下被禁止追溯征收反倾销税(在Brosmann案例后发生),欧委会在2016年2月17日向成员国海关当局提出,若收到进口商退还税款的要求,应转介给他们处理。德国进口商Deichmann向欧盟法院挑战欧委会这个做法,有关的案件C-256/16仍未裁决。然而,在2017年7月20日,佐审官对Deichmann予以否定意见,尽管没有约束力,但对法院的推理过程会有指引作用。

当英国、比利时和瑞典海关当局转介进口商退还反倾销税款的要求后,欧委会按照2016年的裁决,分析19家出口商提出的市场经济待遇及个别待遇要求。欧委会发现没有任何一家出口商符合资格,因此于2017年3月9日向这19家出口商重新征收确定性反倾销税。

目前措施:继2017年3月9日向19家出口商重新征收反倾销税后,欧委会于2017年10月31日向另外4家企业集团作出相同决定。这4个集团也是在初步调查时提出市场经济待遇及个别待遇要求,并在2017年3月9日的决定所规定的期限内向欧委会再次提出要求。欧委会再次裁定所有申请者均不符合市场经济待遇及个别待遇的资格。

不过,现时已有数宗诉讼,质疑重新展开数年前已做过的调查是否合法,以及不给予有关出口商市场经济待遇及个别待遇的决定是否合法。

评论:除了上述的诉讼外,欧委会仍在等待欧盟法院判决,是否获法律授权可命令成员国海关当局通知欧委会进口商要求退还税款的情况,而欧委会须对出口商的市场经济待遇及个别待遇要求作出裁决后,才决定是否退还税款。虽然一般预期欧盟法院将判欧委会胜诉,但假如法院作出另一个决定,进口商便很大可能可获退还反倾销税。因此,这个问题会影响到与欧盟进口商有联系的中国内地公司。事实上,欧盟成员国部长理事会之所以在Brosmann案例后不同意追溯征收反倾销税,原因之一是这主要影响本土进口商,而不是外国出口商。

不过,今后的案例或会间接对出口商带来影响,因为欧盟进口商可能变得更不愿冒风险。这是因为即使欧洲法院废除最初的反倾销税,欧委会仍然可以有更大弹性去拒绝退还税款。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