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欧盟最高法院确认从中国进口的钢管无损本地业界

欧盟的最高法院(即欧洲法院)已确认欧盟对中国内地生产商湖北新冶钢出口的钢管征收反倾销税不合法。法院于2016年4月7日作出的判决确认,欧洲委员会作出损害威胁的裁定所依据的证据不充分。

2009年10月6日,欧盟在《官方公报》刊登第926/2009号规例,对某些来自中国的钢管包括石油工业常用者,征收高达39.2%的反倾销税。湖北新冶钢生产的钢管所缴付的税率是27.2%,这个税率适用于列入规例附件的公司。

湖北新冶钢据称是中国内地最大及历史最长的钢管生产商之一,在反倾销税开征后,成功向欧洲普通法院提出反对向其产品征收反倾销税。该公司认为,欧盟产业实际上情况良好,据传媒报道,销量及生产力均有上升。

欧洲普通法院在2014年1月29日(案件T-528/09)的判决中接受这一论点。这个欧盟的初审法院裁定,欧委会错误得出来自中国内地的低价进口产品对欧洲竞争对手构成损害威胁的结论。

据法院表示,「共同体产业在调查期结束时正处于脆弱状态」的结论没有得到相关经济数据的支持。法院其后宣布上述规例对湖北新冶钢无效。

欧洲业界,包括ArcelorMittal、Benteler、TMK-Artrom SA、Vallourec及Voestalpine等公司随后就这项判决向欧盟的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欧洲钢管生产商认为,虽然欧盟业界没有遭受重大损害,不过欧委会等欧盟机构正确地发现,这种损害在未来可能会发生。

欧盟的最高法院在2016年4月7日的判决中驳回上诉,并维持普通法院的判决,即欧盟机构依靠的证据不足以支持存在损害威胁的结论。

法院重申,在某些情况下可依据「损害威胁」来征收反倾销税,也就是说,在反倾销调查中没有确定已造成实际伤害。然而,这样的裁定必须基于事实,「而非仅依据指控、推测或极小的可能性」。在情况发生变化时,倾销将造成的损害应能清楚预见并迫在眉睫。

虽然在大多数反对实施贸易防卫措施的案件中,欧盟的法院会引用欧盟机构的自由裁量权而站在他们一方,不过在有关湖北企业的判决中,法院却明显地限制了欧委会在不能确定已造成重大损害时开征反倾销税的能力。

贸易商应注意,对受欧盟贸易防卫诉讼针对的公司而言,这项判决是一项重大发展:欧盟有意增加仅依据损害威胁就展开贸易防衞案件的数目,而这项判决对此会有深远影响。

在大多数情况下,若欧洲生产商能够提供初步证据,表明他们因倾销或补贴进口的产品而受到损害,反倾销或反补贴调查才会启动。

然而,2016年2月13日,欧盟在没有对欧盟业界造成重大损害的证据下,开始调查从中国内地进口的热轧钢。欧委会解释启动调查的理由时表示,未来会有损害「威胁」。

在紧固件一案中,反倾销措施在欧盟法院作出判决后撤销。不过,欧委会表示,他们倾向于仅依据损害威胁,启动新的调查,以重新征税。

同样地,通常只会在调查后发现存在倾销或补贴,并确认已造成重大损害,有关税项才会开征。在发现存在损害威胁的案件中,通常亦会有实际损害。

在钢管调查之前,1997年另一宗调查的结果是开征最终反倾销税。该案件针对从中国内地进口的皮革手袋。调查没有发现对欧盟业界已造成重大损害,只有损害威胁。鉴于最近欧盟法院的判决,今后欧委会在该等案件中开征最终反倾销税将变得更加困难。

只是依据损害威胁而启动贸易防卫调查并征收有关税项,是一个危险的发展趋势,因为包括香港贸易商在内的经济营运商,随时会受到纯粹贸易保护主义性质的任意措施影响。首先,调查会更容易展开,因为欧盟生产者只须表明在未来会有潜在的损害威胁,而非当前已造成损害。

其次,仅依据损害威胁而开征反倾销税,本质上意味着对未有实际对欧盟业界造成损害的进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法院已为欧委会设定更高的门槛,明确表示若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不会接受开征反倾销税以反击损害威胁。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