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歐盟最高法院確認從中國進口的鋼管無損本地業界

歐盟的最高法院(即歐洲法院)已確認歐盟對中國內地生產商湖北新冶鋼出口的鋼管徵收反傾銷稅不合法。法院於2016年4月7日作出的判決確認,歐洲委員會作出損害威脅的裁定所依據的證據不充分。

2009年10月6日,歐盟在《官方公報》刊登第926/2009號規例,對某些來自中國的鋼管包括石油工業常用者,徵收高達39.2%的反傾銷稅。湖北新冶鋼生產的鋼管所繳付的稅率是27.2%,這個稅率適用於列入規例附件的公司。

湖北新冶鋼據稱是中國內地最大及歷史最長的鋼管生產商之一,在反傾銷稅開徵後,成功向歐洲普通法院提出反對向其產品徵收反傾銷稅。該公司認為,歐盟產業實際上情況良好,據傳媒報道,銷量及生產力均有上升。

歐洲普通法院在2014年1月29日(案件T-528/09)的判決中接受這一論點。這個歐盟的初審法院裁定,歐委會錯誤得出來自中國內地的低價進口產品對歐洲競爭對手構成損害威脅的結論。

據法院表示,「共同體產業在調查期結束時正處於脆弱狀態」的結論沒有得到相關經濟數據的支持。法院其後宣布上述規例對湖北新冶鋼無效。

歐洲業界,包括ArcelorMittal、Benteler、TMK-Artrom SA、Vallourec及Voestalpine等公司隨後就這項判決向歐盟的最高法院提出上訴。歐洲鋼管生產商認為,雖然歐盟業界沒有遭受重大損害,不過歐委會等歐盟機構正確地發現,這種損害在未來可能會發生。

歐盟的最高法院在2016年4月7日的判決中駁回上訴,並維持普通法院的判決,即歐盟機構依靠的證據不足以支持存在損害威脅的結論。

法院重申,在某些情況下可依據「損害威脅」来徵收反傾銷稅,也就是說,在反傾銷調查中沒有確定已造成實際傷害。然而,這樣的裁定必須基於事實,「而非僅依據指控、推測或極小的可能性」。在情況發生變化時,傾銷將造成的損害應能清楚預見並迫在眉睫。

雖然在大多數反對實施貿易防衛措施的案件中,歐盟的法院會引用歐盟機構的自由裁量權而站在他們一方,不過在有關湖北企業的判決中,法院卻明顯地限制了歐委會在不能確定已造成重大損害時開徵反傾銷稅的能力。

貿易商應注意,對受歐盟貿易防衛訴訟針對的公司而言,這項判決是一項重大發展:歐盟有意增加僅依據損害威脅就展開貿易防衞案件的數目,而這項判決對此會有深遠影響。

在大多數情況下,若歐洲生產商能夠提供初步證據,表明他們因傾銷或補貼進口的產品而受到損害,反傾銷或反補貼調查才會啟動。

然而,2016年2月13日,歐盟在沒有對歐盟業界造成重大損害的證據下,開始調查從中國內地進口的熱軋鋼。歐委會解釋啟動調查的理由時表示,未來會有損害「威脅」。

在緊固件一案中,反傾銷措施在歐盟法院作出判決後撤銷。不過,歐委會表示,他們傾向於僅依據損害威脅,啟動新的調查,以重新徵稅。

同樣地,通常只會在調查後發現存在傾銷或補貼,並確認已造成重大損害,有關稅項才會開徵。在發現存在損害威脅的案件中,通常亦會有實際損害。

在鋼管調查之前,1997年另一宗調查的結果是開徵最終反傾銷稅。該案件針對從中國內地進口的皮革手袋。調查沒有發現對歐盟業界已造成重大損害,只有損害威脅。鑒於最近歐盟法院的判決,今後歐委會在該等案件中開徵最終反傾銷稅將變得更加困難。

只是依據損害威脅而啟動貿易防衛調查並徵收有關稅項,是一個危險的發展趨勢,因為包括香港貿易商在內的經濟營運商,隨時會受到純粹貿易保護主義性質的任意措施影響。首先,調查會更容易展開,因為歐盟生產者只須表明在未來會有潛在的損害威脅,而非當前已造成損害。

其次,僅依據損害威脅而開徵反傾銷稅,本質上意味著對未有實際對歐盟業界造成損害的進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值得注意的是,歐盟法院已為歐委會設定更高的門檻,明確表示若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不會接受開徵反傾銷稅以反擊損害威脅。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