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中東歐:由「16+1」到「17+1」

在「一帶一路」倡議及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或常稱為「16+1模式」)推動下,中東歐正逐漸成為中國內地及香港的策略投資和貿易夥伴。2019年,希臘正式成為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第17個成員,料可令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煥發新的生機,進一步促進歐亞貿易往來。希臘位處西歐,自2016年開始便一直是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觀察員,其加入將可發揮重要的示範作用,證明中國牽頭的倡議可與西方制度接軌,為歐亞經濟進一步融合鋪路。

相片: 希臘總理在2019年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論壇上講話
希臘總理在2019年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論壇上講話
資料來源:希臘總理新聞辦公室
相片: 希臘總理在2019年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論壇上講話
希臘總理在2019年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論壇上講話
資料來源:希臘總理新聞辦公室

投資方面

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與「一帶一路」倡議相輔相成,是促進內地與中東歐國家在政府及商業層面攜手合作的重要工具。該合作模式設有不同級別的會議和合作機制,包括國家領導人年度會晤、海關合作,以至民用航空論壇(Civil Aviation Forum)等行業活動,推動實際操作上的合作。

表: 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會議和合作機制
表: 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會議和合作機制

這些政府及商貿會議不時舉行,有助中國投資者更深入瞭解中東歐國家的投資機遇,到當地發展也較為順利。整體而言,在截至2018年為止的5年間,內地在中東歐17國的直接投資有所上升,2018年的直接投資存量為25億美元。

同年,在內地向中東歐17國所作的直接投資中,波蘭、匈牙利和羅馬尼亞共佔46%。除了這些熱門國家外,中國投資者也積極到一些尚待探索的地方發掘商機。例如在2018年,塞爾維亞、克羅地亞及黑山錄得的中國直接投資存量便較2014年時分別上升了814%、482%和19,544%。

表: 中國內地在中東歐17國的直接投資存量
表: 中國內地在中東歐17國的直接投資存量

除了企業投資外,公共及私募基金也是中國在中東歐國家投資日增的重要動力。2013年,在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官方框架下,中國–中東歐投資合作基金正式成立,以支持中東歐國家的基礎設施、電訊、能源、製造業、教育及醫療項目。為保持發展勢頭,該基金在2017年把資金規模由2013年的4.25億美元增至10億美元。

在中國–中東歐投資合作基金成立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人壽、復星集團及金鷹集團在2016年共同出資成立世福資本管理有限公司(SINO-CEEF Capital)。世福資本以香港為總部,合作夥伴除了大型投資者外,也包括多家歐洲公司,當中一些位於中東歐國家。

香港作為內地的對外投資樞紐,對中東歐國家的投資也有顯著增長。2017年,香港在中東歐國家的投資總額為21億歐元,比內地略高,其中希臘、匈牙利、立陶宛及波蘭合共吸納香港87%的對外投資。在中東歐國家之中,希臘在香港的直接投資存量為19億歐元,佔中東歐國家總和的97%,與香港在中東歐國家的投資總額不相伯仲,也比希臘在內地的投資總額多近9倍。香港作為希臘的策略投資夥伴,顯然是該國發掘「17+1」合作機遇的首選地點。

表: 香港與中東歐17國相互的直接投資存量
表: 香港與中東歐17國相互的直接投資存量

貿易方面

過去5年,中國內地與中東歐17國之間的貿易總額上升了38%,而貿易差額也正慢慢收窄。2018年,內地從中東歐17國輸入的貨物總值為240億美元,較2014年多40%,主要進口產品包括汽車零部件(30%);電子產品、電器及零部件(20%);核反應堆、機械及零部件(14%);銅(7%);以及精密或醫療儀器及器具(6%)。

另一方面,內地對中東歐17國的出口於2018年增加37%至660億美元。主要出口產品包括電子產品、電器及零部件(28%);核反應堆、機械及零部件(21%);精密或醫療儀器及器具(6%);衣服配件(4%);以及家具(4%)。

表: 中國內地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貿易
表: 中國內地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貿易

香港與中東歐17國之間的貿易情況跟內地相近,匈牙利、捷克及波蘭是香港在中東歐最大的出口市場,2018年合共佔香港對該區的出口總值逾70%。整體而言,在中東歐國家貿易中,香港錄得約60億美元貿易順差。

表: 香港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貿易
表: 香港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貿易

2019年,中國舉辦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進博會),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捷克、希臘、匈牙利、波蘭和塞爾維亞等中東歐國家均有參與,希望藉此縮窄與內地之間的貿易失衡情況。博覽會據報吸引超過50萬名買家參觀,參展商則有3,800家,包括200多家香港公司。香港是國際貿易及服務中心,可助中東歐國家把產品及服務推廣至內地及亞洲其他市場。

相片: 匈牙利公司在首屆進博會推廣旗下農產品。
匈牙利公司在首屆進博會推廣旗下農產品。
相片: 匈牙利公司在首屆進博會推廣旗下農產品。
匈牙利公司在首屆進博會推廣旗下農產品。
相片: 捷克公司在首屆進博會展出傳統糕點及馬蓮卡蜂蜜蛋糕(MARLENKA)。
捷克公司在首屆進博會展出傳統糕點及馬蓮卡蜂蜜蛋糕(MARLENKA)。
相片: 捷克公司在首屆進博會展出傳統糕點及馬蓮卡蜂蜜蛋糕(MARLENKA)。
捷克公司在首屆進博會展出傳統糕點及馬蓮卡蜂蜜蛋糕(MARLENKA)。
相片: 香港國際美酒展2019吸引立陶宛的葡萄酒公司參展。
香港國際美酒展2019吸引立陶宛的葡萄酒公司參展。
相片: 香港國際美酒展2019吸引立陶宛的葡萄酒公司參展。
香港國際美酒展2019吸引立陶宛的葡萄酒公司參展。

例如,香港沒有對葡萄酒徵收進口關稅,實施的行政管理也極少,可透過香港國際美酒展等平台,有助中東歐各國尤其是保加利亞、克羅地亞、捷克、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斯洛伐克、塞爾維亞及希臘的葡萄酒廠,開拓商機豐厚的亞洲葡萄酒市場。2019年,香港國際美酒展吸引15,000名來自70個國家及地區的買家參觀,除了捷克及希臘的常客外,也有首次出席的拉脫維亞及立陶宛業者。

希臘:海上絲綢之路重要一環

希臘加入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及「一帶一路」倡議,突顯了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性,預計海上絲綢之路將成為越來越富策略意義的歐亞貿易管道。

2018年,在中歐貿易中,航運佔比極重。近年,雖然中國致力發展第二條歐亞大陸橋,並視之為「一帶一路」的地標項目,但內地與歐洲之間的航運及空運貨物總值依然持續增長。儘管如此,多式聯運模式需求日增,以及各地聯繫越趨緊密,無疑都推動陸路運輸發展,成為歐亞貿易另一可行選擇。

表: 中國內地與中東歐及歐洲國家的貿易(按運輸模式劃分)
表: 中國內地與中東歐及歐洲國家的貿易(按運輸模式劃分)

鹿特丹、安特衛普及漢堡等西歐港口依然是歐亞貿易的重要物流樞紐,隨著歐洲各地對迅速送貨的需求越來越大,這些港口的鐵路連接也越來越受重視。正因如此,目前中歐貨船也很自然選擇前往較遠的西歐大型港口,以享受在歐洲區內送貨較快的優勢。

圖: 歐洲的鐵路線及貨運港口
圖: 歐洲的鐵路線及貨運港口

中國內地和歐盟都正致力加強中東歐國家的貿易及物流處理能力。2016年,希臘成為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觀察員,同時中國的中遠集團收購該國比雷埃夫斯港大部分股權,成為該港口的主要營運商。2018年,比雷埃夫斯港的貨櫃貨物處理量增長率高踞全球第二。現時,該港口的重要性在地中海數一數二,更是全球航運樞紐,處理來往亞洲、中東及北美洲的航運貨物。

表: 2018年歐盟最繁忙的貨櫃港
表: 2018年歐盟最繁忙的貨櫃港

希臘加入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令中希兩國的經濟聯繫更為緊密,與中國及中東歐國家之間的經濟合作同步向前。例如,比雷埃夫斯港發展欣欣向榮,原因之一是當地有鐵路通往北馬其頓[2]、匈牙利及羅馬尼亞等國,同時跟一些中資項目互相配合,例如正在興建的貝爾格萊德–布達佩斯高速鐵路。該鐵路是中資高速鐵路的重點項目,若能發展成功,將可為中東歐國家提供充分理由,利用內地的財政及工程技術支援改良其他現有鐵路。

這些基建投資也令中國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貿易和投資創下新高峰。以貝爾格萊德–布達佩斯高速鐵路項目為例,首架從內地前往塞爾維亞的直通貨運列車便為項目本身運送超過500公噸建築設備。

中東歐國家把內地和歐洲連接起來

希臘加入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象徵中歐合作步入新紀元。2018年9月,歐盟發表《連接歐亞策略》(EU Strategy for Connecting Europe and Asia),目標包括改善兩個大陸之間的跨境運輸及人文交流,跟2019年的《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杜布羅夫尼克綱要》及「一帶一路」的理念相符。為實現目標,歐盟準備強化雙邊、區域及國際合作關係,其中可能探討在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及「一帶一路」框架下,與內地加強合作。

另外,中國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物流合作,與歐盟兩個覆蓋歐洲的運輸發展計劃「全歐交通網絡」(TEN-T)及「歐洲跨境合作」(ETC或Interreg)也有很多共通點。

「全歐交通網絡」獲「連接歐洲設施基金」(Connecting Europe Facility)資助,目標是在2030年前改善及擴建歐盟9條多式聯運走廊的核心鐵路及道路基建,消除歐盟各國在物流方面面對的瓶頸位及營運障礙。例如,「全歐交通網絡」的地中海東部走廊覆蓋比雷埃夫斯港及德國港口之間的鐵路和道路,途經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匈牙利、奧地利、斯洛伐克及捷克。

為拓展「全歐交通網絡」的覆蓋範圍,「歐洲跨境合作」旗下的入盟前援助跨境合作計劃(Interreg IPA CBC)會提供資金,協助發展歐盟成員國及潛在加入國之間的跨境鐵路項目,例子包括希臘–阿爾巴尼亞入盟前援助跨境合作計劃,以及匈牙利–塞爾維亞入盟前援助跨境合作計劃等。

圖: 「全歐交通網絡」的2030年核心網絡
圖: 「全歐交通網絡」的2030年核心網絡

據估計,歐洲的運輸網絡在2030年之前要投入15,000億歐元的基建投資,其中單是「全歐交通網絡」的2030年願景便佔總額三分之一。在2014年至2020年期間,歐盟預算透過「連接歐洲設施基金」、「凝聚基金」或「歐洲區域發展基金」提供1,000億歐元資金,並希望吸引私營機構另行投資20,000億歐元。

由於歐洲的運輸及物流發展計劃與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及「一帶一路」的願景不謀而合,預料中國投資者將更積極投資當地的物流基建項目。例如在2018年,阿里巴巴便宣布會在波蘭興建全球速賣通(AliExpress)物流中心,該處是內地貨運列車進入歐洲的重要節點。

希臘由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觀察員轉為正式成員,不但令「16+1」變成「17+1」,也為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進一步拓展鋪路。目前,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觀察員名單包括奧地利、歐盟、歐洲復興開發銀行,以及兩個非歐盟國家白羅斯和瑞士。

圖: 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在歐洲的擴張潛力
圖: 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在歐洲的擴張潛力

香港位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交匯點,在2014年至2018年的5年間與中東歐國家的貿易和投資都錄得增長。隨著「16+1」變成「17+1」,以及「一帶一路」繼續推進,香港及粵港澳大灣區獲得的機遇將越來越多。


[1] 馬其頓共和國於2019年2月12日改名為北馬其頓共和國。

[2] 廣義來說,56個歐洲國家包括阿爾巴尼亞、安道爾、亞美尼亞、奧地利、阿塞拜疆、白羅斯、比利時、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保加利亞、克羅地亞、塞浦路斯、捷克、丹麥、愛沙尼亞、法羅群島、芬蘭、法國、格魯吉亞、德國、直布羅陀、希臘、匈牙利、冰島、愛爾蘭、意大利、哈薩克、吉爾吉斯、拉脫維亞、列支敦士登、立陶宛、盧森堡、北馬其頓、馬爾他、摩爾多瓦、摩納哥、黑山、荷蘭、挪威、波蘭、葡萄牙、羅馬尼亞、俄羅斯、聖馬力諾、塞爾維亞、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西班牙、瑞典、瑞士、塔吉克、土耳其、土庫曼、烏克蘭、英國、烏茲別克及梵蒂岡。

資料提供 圖片:林詠怡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