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中澳加強經貿往來:香港的商機

近年,貿易保護主義瀰漫全球,不過澳洲卻一直堅守自由貿易的立場。現時,該國共有13份已經生效或商定的自由貿易協定,同時又積極與其他經濟體磋商,致力增加其雙邊及地區自貿協定的數目。目前,香港與澳洲也正就自貿協定進行談判。

2015年12月,《中國–澳洲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生效,兩國同意在2019年1月1日前取消大部分關稅,其中農產品、加工食品、葡萄酒和配方奶粉的關稅也包括在內。

在分階段減免關稅措施帶動下,2017年中澳貨物貿易總值達到1,650億澳元(1,260億美元),較2015年大增20%。不過,香港與澳洲的貨物貿易增長更快,幅度達25%。由此可見,香港作為內地與澳洲貿易的重要中介平台,地位不但未見削弱,反而更勝從前。

澳洲企業越來越清楚與中國內地建立緊密關係十分重要。因此,中澳商業合作預計將更加頻繁。兩國經貿往來增加無疑會為香港帶來機遇,繼續發揮服務供應地及商品貿易和投資平台的作用。

把握機遇:《中澳自貿協定》及香港的定位

關稅減免促進雙邊貿易及香港轉口表現

中國內地是澳洲的最大貿易夥伴,2017年雙邊貨物和服務貿易總值超過1,800億澳元(1,380億美元)。2015年12月20日,《中澳自貿協定》正式生效,為兩國進一步加強經貿往來奠定基礎,同時透過改善市場准入條件,為雙邊貿易締造更多商機。

根據《中澳自貿協定》,澳洲向中國內地出口的貨物中,超過98%可享免關稅或優惠稅率待遇。其中,兩國同意按照預先制訂的關稅表,迅速調低或取消澳洲原產農產品和加工食品的關稅。以配方奶粉為例,關稅率由原來的15%每年調低3個百分點,到2019年1月1日便可享免關稅待遇。另外,所有海鮮(例如鮑魚、龍蝦、蠔和扇貝)的關稅也會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取消。完整關稅表可參閱澳洲外交貿易部網站

澳洲與內地攜手推動雙邊自由貿易,或會令人擔心香港的澳洲原產品轉口可能減少。不過,《中澳自貿協定》其實已考慮了現時的貿易做法,並容許商家使用香港、新加坡等第三方的運輸及分銷樞紐付運貨物。因此,出口商只要符合該協定訂明的各項條件,即使經第三方國家或地區輸出貨物,也可享有優惠待遇。

在《中澳自貿協定》漸進推行的免關稅安排下,2015至2017年期間,澳洲與內地的貨物貿易總額攀升20%。同期,澳洲與香港的貿易總額則增加32%。事實上,中澳貿易增加進一步強化了香港的轉口樞紐地位。該協定實施後,香港向內地轉口的澳洲原產品總值增加近50%,由2015年的4.96億美元上升至2017年的7.31億美元。同時,經香港轉口的澳洲原產品中,以內地為目的地的比重也有所上升,由2015年的65%增加至2017年的78%。

受惠產品:食品、電子產品、葡萄酒

香港的優勢在於新鮮產品及高價電子產品貿易。《中澳自貿協定》實施後,香港的澳洲食品及配製食品轉口業務得益最大,交易總值增加超過27倍,隨後是奶及奶油及奶產品(牛油或芝士除外),以及電訊設備及零件。

表: 香港向內地轉口的澳洲原產品
表: 香港向內地轉口的澳洲原產品

內地消費者日益富裕,生活模式持續改變,對葡萄酒的需求大幅增加。香港是國際企業通往內地的門戶,因此也是商家能否抓緊箇中機遇的關鍵,角色非常重要。事實上,過去3年,澳洲輸往香港的葡萄酒總值增長強勁。受惠於《中澳自貿協定》的葡萄酒關稅減免措施,2015至2017年期間,澳洲輸往香港的葡萄酒總值跳升近1.5倍,在2017年佔香港整體進口葡萄酒總值18.5%。從各方面來看,香港的澳洲原產品轉口和分銷樞紐地位都更形穩固。

自貿協定尚未消除技術性市場准入限制

《中澳自貿協定》雖然提供關稅減免待遇,但一些出口商發展內地市場時仍會遇到困難,例如清關、產品認證及標籤規定等方面的問題。2017年年底,據澳洲報章《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報道,該國6家葡萄酒公司的產品遲遲未獲內地海關批准進口,涉事公司包括富邑葡萄酒集團(Treasury Wine Estates Ltd)和McWilliams Wine。

化妝品是另一例子。澳洲素來以潔淨和綠色環境著稱,當地的個人護理和化妝產品也因此深受中國消費者歡迎,帶動過去兩年澳洲出口到內地的化妝品增加,2017年總值達到8,100萬澳元(6,200萬美元),較2015年多超過一倍。然而,由於內地規定,所有進口化妝及護膚產品都必須取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上市審批,一些業者因此面對種種問題。

正因如此,澳洲出口商喜歡以香港作為轉口樞紐,尤其是葡萄酒和化妝品。香港的營商環境自由、開放、穩定,不但達到國際水平,更能提供世界級的頂尖服務,規管進口化妝品方面也較內地寬鬆。一般相信,由於香港的非關稅壁壘極少,澳洲企業將繼續以香港作為平台分銷產品,以及物色各種高增值服務,例如市場推廣、品牌形象管理及其他專業服務等。香港公司已在內地市場累積多年寶貴經驗,因此可就內地清關和產品註冊等事宜,為澳洲商家提供一流及高效的服務。

香港繼續發揮服務樞紐角色

就服務貿易自由化而言,內地在《中澳自貿協定》所作的承諾涵蓋多個服務業,例如法律服務、教育、金融、旅遊與旅遊相關服務,以及醫療保健等,為先前未能根據內地任何自貿協定獲得優惠的澳洲企業提供前所未有的市場准入待遇。在《中澳自貿協定》推動下,澳洲向內地輸出的服務總值在2015至2017年期間增長超過40%。

金融服務業是《中澳自貿協定》的最大得益者之一。在2015至2017年期間,澳洲向內地輸出的金融服務總值躍升69%。其中,澳洲保險供應商首度可根據自貿協定進入內地的法定汽車第三者責任保險市場,而金融服務供應商則獲准與內地企業合組聯營公司,持股量上限為49%,令該國成為首個享有此待遇的國家。另外,內地又放寬澳洲銀行申請經營人民幣業務的規定,包括縮短開展人民幣業務的等待期,以及取消兩年盈利要求。

澳洲其他主要行業也獲內地提供市場准入優待。該國的律師事務所可與內地同業在上海自由貿易區建立商業聯繫,是首批獲此待遇的外國業者,而醫療服務供應商則可在北京、上海等特定城市開設外資獨資醫院。

內地在《中澳自貿協定》中提供多項特別待遇,覆蓋面甚廣。然而,這些承諾大多是專為若干種類服務而設,或僅適用於上海自貿區等個別地點。例如,澳洲保險供應商仍不得在內地提供一般保險、人壽保險等其他保險產品,而兩國的律師事務所也只可在上海自貿區進行商業合作,不可選址內地其他地方。

澳洲服務供應商仍把香港視為服務輸出的重要市場,以及開拓內地市場的關鍵平台。事實上,澳洲企業到內地發展時,往往需要香港公司提供各種支援和相關服務。自《中澳自貿協定》實施後,澳洲向香港輸出的服務繼續保持升勢,在2015至2017年期間增長18%。

香港成內地企業投資海外的重要渠道

2017年,中國商家在澳洲的投資活動減少23%,原因之一是內地政府在2016年年底收緊有關境外投資的監管規例。事實上,2017年,中國的境外直接投資下降29.4%。監管規例、政治和經濟變化都為中國的對外投資流量帶來影響,對澳洲的投資也不例外。正因如此,很多內地投資者都改經香港進行境外投資。2017年,香港在澳洲的投資存量達到1,170億澳元(900億美元),按年增長14.1%,是澳洲第五大投資來源。

中國內地在《中澳自貿協定》作出多項服務業承諾,為澳洲服務業公司提供較佳的投資環境,但掣肘仍然甚多。不過,香港正好作為橋樑,以合作夥伴形式協助澳洲企業,令他們更易與內地商家經商往來。對澳洲企業而言,香港的法律框架較易掌握理解,加上擁有一流營商環境,令他們更具信心,與在港設有辦事處或附屬公司的內地企業建立合作關係。

澳洲民眾眼中的中國

根據澳洲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18年的調查,澳洲民眾主要以務實態度看待與中國的關係。接近一半澳洲受訪者認為,中國內地日後將是澳洲的潛在軍事威脅,主要因為中國與澳洲盟友美國時有矛盾。雖然如此,當要在經濟夥伴和軍事威脅中二擇其一時,大部分受訪者(82%)仍視中國為經濟夥伴。

圖: 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2018年調查結果:中國是經濟夥伴還是軍事威脅
圖: 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2018年調查結果:中國是經濟夥伴還是軍事威脅

澳洲商界對內地市場的信心正逐漸增加,但他們在內地營商時仍要面對一些障礙。根據澳洲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2018年澳中營商情緒調查報告》,大部分澳洲企業(78.4%)對未來12個月持樂觀態度,而就未來5年前景而言,比率更超過80%。不過,在內地營商的風險和挑戰也越來越多,澳洲企業的三大憂慮分別是人才供應和工作能力(49.7%)、國內外競爭(47%)及監管環境(36%)。

無可否認,在內地營商對一家公司的業務發展大有幫助,很多澳洲商家都明瞭在內地市場廣結商脈的重要。2018年6月,在悉尼舉行的未來亞洲商業峰會(Future Asia Business Summit)上,澳洲社會研究機構The Demographics Group董事總經理Bernalt Salt形容,包容和適應是澳洲的文化特質,而商家若希望把握內地商機,便應該高瞻遠矚,好好謀劃。

由於上述風險和挑戰,澳洲企業在內地營商仍存在困難。香港與內地多年來往來頻繁、關係緊密,正好發揮聯繫人作用,拉近澳洲企業和內地商業社會的距離。香港人才薈萃,稅制簡單,法治根基雄厚,令澳洲企業更有信心利用這個平台,打開內地市場。

另外,超過40%澳洲企業同意「一帶一路」倡議有助推動業務發展,認為他們可藉此打入更多出口市場,並獲得更多關稅減免待遇。基於澳洲企業在內地發展或與內地商家合作時可能出現困難,香港可以作為便利貿易及融資集資的平台,協助澳洲企業開拓內地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市場,以及投資相關項目。

香港及澳洲擬藉自貿協定推動經貿發展

香港和澳洲一直奉行自由貿易及開放型經濟制度,但雙方之間卻沒有任何自貿協定。不過,兩地政府都明白訂立自貿協定意義深遠,可加強雙方聯繫,同時令經貿往來更上一層樓。因此,雙方已於2017年5月16日就訂立自貿協定展開首輪談判。

香港–澳洲自貿協定的目標之一是為商品貿易訂立明確的監管機制,保證香港現時的零關稅制度繼續有效,同時為香港原產品爭取免關稅待遇。不過,服務業才是這次自貿協定談判的焦點,具體目標包括減少或消除非關稅壁壘、落實互相提供市場准入,以及進一步推動單邊貿易自由化。另外,兩地也希望藉自貿協定處理知識產權保障、政府採購及數碼交易(例如電子商貿)等方面的問題。

香港與澳洲已於2018年7月19日在悉尼完成第六輪談判。有關香港–澳洲自貿協定的詳情及最新資訊,可按此查閱。

資料提供 圖片:何善敏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