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中澳加强经贸往来:香港的商机

近年,贸易保护主义弥漫全球,不过澳洲却一直坚守自由贸易的立场。现时,该国共有13份已经生效或商定的自由贸易协定,同时又积极与其他经济体磋商,致力增加其双边及地区自贸协定的数目。目前,香港与澳洲也正就自贸协定进行谈判。

2015年12月,《中国–澳洲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两国同意在2019年1月1日前取消大部分关税,其中农产品、加工食品、葡萄酒和配方奶粉的关税也包括在内。

在分阶段减免关税措施带动下,2017年中澳货物贸易总值达到1,650亿澳元(1,260亿美元),较2015年大增20%。不过,香港与澳洲的货物贸易增长更快,幅度达25%。由此可见,香港作为内地与澳洲贸易的重要中介平台,地位不但未见削弱,反而更胜从前。

澳洲企业越来越清楚与中国内地建立紧密关系十分重要。因此,中澳商业合作预计将更加频繁。两国经贸往来增加无疑会为香港带来机遇,继续发挥服务供应地及商品贸易和投资平台的作用。

把握机遇:《中澳自贸协定》及香港的定位

关税减免促进双边贸易及香港转口表现

中国内地是澳洲的最大贸易伙伴,2017年双边货物和服务贸易总值超过1,800亿澳元(1,380亿美元)。2015年12月20日,《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生效,为两国进一步加强经贸往来奠定基础,同时透过改善市场准入条件,为双边贸易缔造更多商机。

根据《中澳自贸协定》,澳洲向中国内地出口的货物中,超过98%可享免关税或优惠税率待遇。其中,两国同意按照预先制订的关税表,迅速调低或取消澳洲原产农产品和加工食品的关税。以配方奶粉为例,关税率由原来的15%每年调低3个百分点,到2019年1月1日便可享免关税待遇。另外,所有海鲜(例如鲍鱼、龙虾、蚝和扇贝)的关税也会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取消。完整关税表可参阅澳洲外交贸易部网站

澳洲与内地携手推动双边自由贸易,或会令人担心香港的澳洲原产品转口可能减少。不过,《中澳自贸协定》其实已考虑了现时的贸易做法,并容许商家使用香港、新加坡等第三方的运输及分销枢纽付运货物。因此,出口商只要符合该协定订明的各项条件,即使经第三方国家或地区输出货物,也可享有优惠待遇。

在《中澳自贸协定》渐进推行的免关税安排下,2015至2017年期间,澳洲与内地的货物贸易总额攀升20%。同期,澳洲与香港的贸易总额则增加32%。事实上,中澳贸易增加进一步强化了香港的转口枢纽地位。该协定实施后,香港向内地转口的澳洲原产品总值增加近50%,由2015年的4.96亿美元上升至2017年的7.31亿美元。同时,经香港转口的澳洲原产品中,以内地为目的地的比重也有所上升,由2015年的65%增加至2017年的78%。

受惠产品:食品、电子产品、葡萄酒

香港的优势在于新鲜产品及高价电子产品贸易。《中澳自贸协定》实施后,香港的澳洲食品及配制食品转口业务得益最大,交易总值增加超过27倍,随后是奶及奶油及奶产品(牛油或芝士除外),以及电讯设备及零件。

表: 香港向内地转口的澳洲原产品
表: 香港向内地转口的澳洲原产品

内地消费者日益富裕,生活模式持续改变,对葡萄酒的需求大幅增加。香港是国际企业通往内地的门户,因此也是商家能否抓紧个中机遇的关键,角色非常重要。事实上,过去3年,澳洲输往香港的葡萄酒总值增长强劲。受惠于《中澳自贸协定》的葡萄酒关税减免措施,2015至2017年期间,澳洲输往香港的葡萄酒总值跳升近1.5倍,在2017年占香港整体进口葡萄酒总值18.5%。从各方面来看,香港的澳洲原产品转口和分销枢纽地位都更形稳固。

自贸协定尚未消除技术性市场准入限制

《中澳自贸协定》虽然提供关税减免待遇,但一些出口商发展内地市场时仍会遇到困难,例如清关、产品认证及标签规定等方面的问题。2017年年底,据澳洲报章《悉尼晨锋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报道,该国6家葡萄酒公司的产品迟迟未获内地海关批准进口,涉事公司包括富邑葡萄酒集团(Treasury Wine Estates Ltd)和McWilliams Wine。

化妆品是另一例子。澳洲素来以洁净和绿色环境著称,当地的个人护理和化妆产品也因此深受中国消费者欢迎,带动过去两年澳洲出口到内地的化妆品增加,2017年总值达到8,100万澳元(6,200万美元),较2015年多超过一倍。然而,由于内地规定,所有进口化妆及护肤产品都必须取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上市审批,一些业者因此面对种种问题。

正因如此,澳洲出口商喜欢以香港作为转口枢纽,尤其是葡萄酒和化妆品。香港的营商环境自由、开放、稳定,不但达到国际水平,更能提供世界级的顶尖服务,规管进口化妆品方面也较内地宽松。一般相信,由于香港的非关税壁垒极少,澳洲企业将继续以香港作为平台分销产品,以及物色各种高增值服务,例如市场推广、品牌形象管理及其他专业服务等。香港公司已在内地市场累积多年宝贵经验,因此可就内地清关和产品注册等事宜,为澳洲商家提供一流及高效的服务。

香港继续发挥服务枢纽角色

就服务贸易自由化而言,内地在《中澳自贸协定》所作的承诺涵盖多个服务业,例如法律服务、教育、金融、旅游与旅游相关服务,以及医疗保健等,为先前未能根据内地任何自贸协定获得优惠的澳洲企业提供前所未有的市场准入待遇。在《中澳自贸协定》推动下,澳洲向内地输出的服务总值在2015至2017年期间增长超过40%。

金融服务业是《中澳自贸协定》的最大得益者之一。在2015至2017年期间,澳洲向内地输出的金融服务总值跃升69%。其中,澳洲保险供应商首度可根据自贸协定进入内地的法定汽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市场,而金融服务供应商则获准与内地企业合组联营公司,持股量上限为49%,令该国成为首个享有此待遇的国家。另外,内地又放宽澳洲银行申请经营人民币业务的规定,包括缩短开展人民币业务的等待期,以及取消两年盈利要求。

澳洲其他主要行业也获内地提供市场准入优待。该国的律师事务所可与内地同业在上海自由贸易区建立商业联系,是首批获此待遇的外国业者,而医疗服务供应商则可在北京、上海等特定城市开设外资独资医院。

内地在《中澳自贸协定》中提供多项特别待遇,覆盖面甚广。然而,这些承诺大多是专为若干种类服务而设,或仅适用于上海自贸区等个别地点。例如,澳洲保险供应商仍不得在内地提供一般保险、人寿保险等其他保险产品,而两国的律师事务所也只可在上海自贸区进行商业合作,不可选址内地其他地方。

澳洲服务供应商仍把香港视为服务输出的重要市场,以及开拓内地市场的关键平台。事实上,澳洲企业到内地发展时,往往需要香港公司提供各种支援和相关服务。自《中澳自贸协定》实施后,澳洲向香港输出的服务继续保持升势,在2015至2017年期间增长18%。

香港成内地企业投资海外的重要渠道

2017年,中国商家在澳洲的投资活动减少23%,原因之一是内地政府在2016年年底收紧有关境外投资的监管规例。事实上,2017年,中国的境外直接投资下降29.4%。监管规例、政治和经济变化都为中国的对外投资流量带来影响,对澳洲的投资也不例外。正因如此,很多内地投资者都改经香港进行境外投资。2017年,香港在澳洲的投资存量达到1,170亿澳元(900亿美元),按年增长14.1%,是澳洲第五大投资来源。

中国内地在《中澳自贸协定》作出多项服务业承诺,为澳洲服务业公司提供较佳的投资环境,但掣肘仍然甚多。不过,香港正好作为桥梁,以合作伙伴形式协助澳洲企业,令他们更易与内地商家经商往来。对澳洲企业而言,香港的法律框架较易掌握理解,加上拥有一流营商环境,令他们更具信心,与在港设有办事处或附属公司的内地企业建立合作关系。

澳洲民众眼中的中国

根据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18年的调查,澳洲民众主要以务实态度看待与中国的关系。接近一半澳洲受访者认为,中国内地日后将是澳洲的潜在军事威胁,主要因为中国与澳洲盟友美国时有矛盾。虽然如此,当要在经济伙伴和军事威胁中二择其一时,大部分受访者(82%)仍视中国为经济伙伴。

图: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2018年调查结果:中国是经济伙伴还是军事威胁
图: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2018年调查结果:中国是经济伙伴还是军事威胁

澳洲商界对内地市场的信心正逐渐增加,但他们在内地营商时仍要面对一些障碍。根据澳洲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2018年澳中营商情绪调查报告》,大部分澳洲企业(78.4%)对未来12个月持乐观态度,而就未来5年前景而言,比率更超过80%。不过,在内地营商的风险和挑战也越来越多,澳洲企业的三大忧虑分别是人才供应和工作能力(49.7%)、国内外竞争(47%)及监管环境(36%)。

无可否认,在内地营商对一家公司的业务发展大有帮助,很多澳洲商家都明了在内地市场广结商脉的重要。2018年6月,在悉尼举行的未来亚洲商业峰会(Future Asia Business Summit)上,澳洲社会研究机构The Demographics Group董事总经理Bernalt Salt形容,包容和适应是澳洲的文化特质,而商家若希望把握内地商机,便应该高瞻远瞩,好好谋划。

由于上述风险和挑战,澳洲企业在内地营商仍存在困难。香港与内地多年来往来频繁、关系紧密,正好发挥联系人作用,拉近澳洲企业和内地商业社会的距离。香港人才荟萃,税制简单,法治根基雄厚,令澳洲企业更有信心利用这个平台,打开内地市场。

另外,超过40%澳洲企业同意「一带一路」倡议有助推动业务发展,认为他们可藉此打入更多出口市场,并获得更多关税减免待遇。基于澳洲企业在内地发展或与内地商家合作时可能出现困难,香港可以作为便利贸易及融资集资的平台,协助澳洲企业开拓内地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以及投资相关项目。

香港及澳洲拟藉自贸协定推动经贸发展

香港和澳洲一直奉行自由贸易及开放型经济制度,但双方之间却没有任何自贸协定。不过,两地政府都明白订立自贸协定意义深远,可加强双方联系,同时令经贸往来更上一层楼。因此,双方已于2017年5月16日就订立自贸协定展开首轮谈判。

香港–澳洲自贸协定的目标之一是为商品贸易订立明确的监管机制,保证香港现时的零关税制度继续有效,同时为香港原产品争取免关税待遇。不过,服务业才是这次自贸协定谈判的焦点,具体目标包括减少或消除非关税壁垒、落实互相提供市场准入,以及进一步推动单边贸易自由化。另外,两地也希望藉自贸协定处理知识产权保障、政府采购及数码交易(例如电子商贸)等方面的问题。

香港与澳洲已于2018年7月19日在悉尼完成第六轮谈判。有关香港–澳洲自贸协定的详情及最新资讯,可按此查阅。

资料提供 图片:何善敏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