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伊朗解縛:基建行業機遇

伊朗是中東地區第二人口大國,僅次於埃及;也是區內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沙特阿拉伯。隨著國際社會於2016年1月解除針對伊朗的核相關制裁,該國基建領域的發展潛力亦逐漸浮現,值得香港企業注意。

由於受到國際制裁,伊朗被孤立於全球貿易及金融體系之外,多年來投資不足,因此基建產業大有改善空間,極需吸納外商直接投資及新技術以改善國內逐漸老化的運輸系統及公用設施。

有見及此,香港貿發局研究部最近前往伊朗,對該國首都兼最大城市德黑蘭、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南部主要經濟及文化中心設拉子以及重要工業城市伊斯法罕實地考察,目的是為香港設計、建造、工程、項目管理、物流及金融領域的企業探索當地服務業市場的商機。

投資者密切關注基建項目

首先要指出的是,伊朗的基礎建設整體不俗,道路系統四通八達,全長約199,000公里。伊朗境內的高速公路及公路多數鋪有柏油路面,狀況良好。主要城市均建有地鐵系統,城市之間則通過10,000多公里的鐵路連接。

圖: 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線車道。
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線車道。
圖: 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線車道。
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線車道。
圖: 設拉子的柏油公路。
設拉子的柏油公路。
圖: 設拉子的柏油公路。
設拉子的柏油公路。

然而,由於受到制裁,伊朗經濟多年來一直被西方國家孤立,導致國内運輸及公用設施領域出現投資嚴重不足和陳舊老化等狀況,當中以公共交通系統問題最為嚴重。當地交通設施無力應付城鎮地區日益增長的汽車數量。每天繁忙時段,德黑蘭必定會出現交通擠塞,市內道路每每堵塞數小時之久。由於技術落後,公用基礎設施同樣效率欠佳。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2015-2016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在整體基建設施質素方面,伊朗在140個經濟體中排名第76位,遠落後於第二位的阿聯酋及第31位的沙特阿拉伯。

為擴展及提升現有設施和運作系統,伊朗料將著手處理投資不足的問題。據Frost & Sullivan預測[1],未來10年伊朗將在交通基建領域(包括鐵路、道路、航空、海運及海港)創造約值2,500億至3,000億美元的投資機遇,在發電、供水及廢水處理等範疇出現1,200億至1,500億美元的資金需求。

為滿足龐大的基建資金需求,伊朗政府現正推行建設-擁有-經營(BOO)、建設-經營-轉讓(BOT)和公私合作制(PPP)等多種項目模式吸引外商直接投資,同時鼓勵當地企業與外國公司成立合資企業。

例如,就能源產業而言,伊朗已與土耳其能源企業Unit International簽訂價值42億美元的合同,雙方計劃在20年内,採用BOT模式興建7所天然氣發電廠,總裝機量達6,020兆瓦。電訊業方面,伊朗國家電訊公司(Telecommunication Company of Iran)與意大利電訊設備製造商Itatel、韓國流動網絡營運商韓國電訊(KT Corp)及哈薩克電訊公司哈薩克電訊(Kazakhtelecom)簽署合作協議,旨在擴大及改善國內電訊網絡。

交通及公用設施工程機遇

伊朗政府非常重視鐵路、道路及港口等交通基建的升級改善,希望藉此加強各大城市之間的聯繫以及與鄰國的外部聯繫。

圖: 設拉子城郊地區的擱置工程現可恢復施工。
設拉子城郊地區的擱置工程現可恢復施工。
圖: 設拉子城郊地區的擱置工程現可恢復施工。
設拉子城郊地區的擱置工程現可恢復施工。

盡管目前伊朗國內多項交通基建改善項目正在籌備當中,但當地許多公司的技術能力有限,無法以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展開有關項目。隨著國內形勢漸趨明朗,預料不少伊朗公司將更積極地尋求機會,與可以提供所需技能、技術和資源的海外企業建立夥伴關係,從而推進項目。

除新推出的大型基建計劃之外,於制裁期間因缺乏資金而被擱置的許多小型項目均有望恢復施工,為香港和伊朗公司開闢另一個潛在的業務合作領域。

伊朗獲解除制裁後[2],該國的基建市場逐漸開放,為活躍於中東市場的香港企業創造大好商機,尤其是曾經承接大中型基建項目,從事項目設計、整體布局規劃乃至施工及物業管理的企業,拓展機會更多。

鐵路帶動交通運輸基建投資

建設及改善交通運輸基建,包括發展全國鐵路網,是伊朗政府基礎設施建造計劃的首要事項之一。伊朗政府擬向鐵路網投入約250億美元,未來將興建德黑蘭-伊斯法罕高速鐵路及實現德黑蘭-馬什哈德鐵路的電氣化改造,最終目標為於2025年之前將全國鐵路總長度延長一倍以上至25,000公里。由於針對伊朗的制裁經已解除,伊朗得以就德黑蘭和馬什哈德火車站改善工程與法國訂立諒解備忘錄,另外亦就全國鐵路系統軟件升級與德國訂立諒解備忘錄。

圖: 德黑蘭Qods Square地鐵站。
德黑蘭Qods Square地鐵站。
圖: 德黑蘭Qods Square地鐵站。
德黑蘭Qods Square地鐵站。

另一引起國際供應商關注的項目是德黑蘭地鐵網絡擴展工程。現時,德黑蘭的地鐵系統共有5條營運路線,分別是1、2、3、4及5號線,其中3號線僅部分完工及通車;整個地鐵系統包括約100個地鐵站。目前6號線和7號線正處於施工階段,而1號線則正進行延伸工程,未來將接駁伊瑪目霍梅尼國際機場。預計 至2017年年底,地鐵路線總長度將增加共100公里。

隨著貿易限制逐步放寬,國際採購變得更為方便,預計德黑蘭、馬什哈德、設拉子及伊斯法罕等大城市的地鐵網絡發展將導致對地鐵列車的需求激增。伊朗工業部長表示,該國將於2025年之前為至少4,000列地鐵列車進行招標。

中國列車供應商中國中車向設拉子和馬什哈德交付地鐵列車之後,與伊朗訂立了價值13.9億美元的合約,據此中國中車將於5年期間向伊朗首都德黑蘭供應1,008列地鐵列車。據報道,中國中車自2016年3月開始已向德黑蘭交付列車。

機場擴建計劃

在改善國內鐵路系統的同時,鑒於航空交通日漸繁忙,伊朗政府亦計劃改善航空基礎設施。伊朗國會民用航空委員會主席表示,伊朗計劃於未來3至5年內新增多達500架飛機。

圖: 德黑蘭梅赫拉巴德國際機場。
德黑蘭梅赫拉巴德國際機場。
圖: 德黑蘭梅赫拉巴德國際機場。
德黑蘭梅赫拉巴德國際機場。

目前,伊朗共有超過60個機場。伊朗道路及城市發展部轄下國有企業伊朗機場集團(Iran Airports Holding Company)計劃於國內進行大規模機場開發項目。例如,伊朗主要國際航空樞紐德黑蘭伊瑪目霍梅尼國際機場,將興建價值28億美元的新客運大樓,使機場客運能力由目前的每年600萬名旅客提高至2,000萬名旅客。另外,首都德黑蘭還有另一個規模較小的梅赫拉巴德國際機場。雖然德黑蘭伊瑪目霍梅尼國際機 場已接手大部分國際航班,但梅赫拉巴德國際機場仍是伊朗最繁忙的機場。

伊朗第二大及第三大城市馬什哈德及伊斯法罕亦計劃進行機場現代化改造及擴建工程,而阿瓦士和布什爾則會興建新機場。2015年11月,伊朗機場集團透露,2016年僅機場基建方面便可提供約值30億美元的投資機遇,反映這一領域發展快速,商業潛力巨大。

港口發展項目吸引投資

目前,伊朗境內多個港口正進行基礎設施發展工程,包括位於阿巴斯的沙希德拉賈伊港的第三期擴建工程,以及位於恰赫巴哈爾和布什爾Negin Island的新碼頭工程。

位於伊朗東南部阿曼灣沿岸的恰赫巴哈爾港口,被視為通往阿富汗及其他中亞國家的另一門戶,因此備受國際投資者青睞。

2016年5月,印度宣布計劃投資5億美元,發展恰赫巴哈爾港及相關基建設施。另據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Islamic Republic News Agency)報道,某中國財團曾於2016年初到訪恰赫巴哈爾港口附近一個自由區,並表示有興趣參與發展該港口及於區內建設工業城鎮。

港口管理方面,韓國已承諾將與伊朗合作。韓國船級社(Korean Register of Shipping)早前與伊朗船級社(Iranian Classification Society)簽署諒解備忘錄,雙方將成立一家名為伊朗-韓國技術保險公司(Iran-Korea Technology Assurance Company)的合資企業。合資企業由雙方各佔50%股份,日後將在德黑蘭提供工廠設施認證和工程服務,計劃2017年全面投入營運。另外,據報現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和SPP Shipbuilding正就船舶訂單與伊朗多家船東公司磋商。

水資源管理服務存在需求

解決國內缺水問題亦是伊朗政府的當務之急。伊朗的水利基礎設施效率低下,導致供水問題持續多時,截至2016年4月伊朗全國共有450個城市受缺水問題影響。伊朗能源部長表示,國內現有160座大壩投入運作,另有90座大壩正在興建中。

圖: 位於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橋(Khaju Bridge)。
位於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橋(Khaju Bridge)。
圖: 位於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橋(Khaju Bridge)。
位於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橋(Khaju Bridge)。

單是在水利方面,伊朗已擬定目標於2021年之前吸納120億美元投資,用於供水及廢水處理項目。除興建水壩外,政府亦加大力度支持建設更優質的廢水排放網絡,特別是在農業和工業領域建立廢水循環利用系統。

2016年7月,伊朗能源部長在訪問倫敦期間呼籲海外企業積極參與伊朗的各類水利項目,包括水壩建造、海水化淡、供水,以及開發廢水排放網絡和處理 廠及智能水資源管理系統。除了於2016年8月與法國簽署水資源管理合作協議外,據《伊朗日報》(Iran Daily)報道,伊朗也成功與韓國水資源公社(K-water)和大林實業(Daelim Industrial Company)訂立有關供水管理和廢水處理解決方案的協議。

項目管理及專業服務機遇

目前伊朗國內各地正進行大量基礎設施項目,不同的發展階段為新進入伊朗市場的海外公司帶來許多機遇。除參與建造及工程項目外,香港公司亦可以把握機遇,透過提供軟件系統及專業管理服務,支援伊朗建造基建及發展網絡一體化。

事實上,有關鐵路、機場和港口的基礎設施營運和管理服務正是香港企業擅長的領域,港企可藉此在伊朗市場一展所長。例如,香港國際機場是全球最繁忙的航空貨運樞紐,而香港亦是世界五大最繁忙的貨櫃港口之一。香港的服務供應商可以將豐富的管理經驗輸出到伊朗,滿足該國擴大交通網絡過程中不斷增長的管理服務需求。

除了基礎設施管理,伊朗的國內及國際旅遊業發展蓬勃,將在短期乃至長期内推動業界對酒店和度假村建造及管理服務的需求。目前伊朗境內僅有640家酒店,德黑蘭的酒店數目不足100家。位於伊朗首都的多間頂級酒店,以前由國際酒店連鎖集團經營,這些國際集團已於數十年前撤出伊朗。雖然伊朗正在興建新酒店,但預料酒店房間供需仍將存在巨大缺口。此外,該國缺少富有經驗的酒店營運商,而四星級和五星級酒店的營運商更是寥寥可數,因此對國際酒店管理集團而言是龐大的商機。

圖: 伊瑪目廣場是伊斯法罕主要旅遊勝地。
伊瑪目廣場是伊斯法罕主要旅遊勝地。
圖: 伊瑪目廣場是伊斯法罕主要旅遊勝地。
伊瑪目廣場是伊斯法罕主要旅遊勝地。

總部位於香港的香格里拉(Shangri-La)和朗廷(Langham)等酒店集團的業務網絡廣泛,遍及全球,香港的酒店營運商應該認真考慮把握伊朗的這一新興機遇。多家國際企業已經表示希望參與伊朗酒店業,其中包括法國的雅高酒店集團(Accor Hotels)及西班牙酒店連鎖集團美利亞國際酒店(Meliá Hotels International)。雅高酒店集團於2016年在德黑蘭開設了兩家酒店,而美利亞國際酒店則計劃在2017年在伊朗北部的裏海海灘開設一家酒店,提供超過300間客房。

此外,香港在提供合資格專業服務方面擁有競爭優勢。本港許多服務供應商在融資、法律保障、會計和物流領域經驗豐富。香港具備世界領先金融中心的實力,市場監管完善,亦是中國對外投資的重要門戶,這些優勢有助香港發揮作用,為有意在制裁解除後募集資金的伊朗公司提供支持。

「一帶一路」推動沿線國家的基建發展

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政府於2013年首次提出的一項發展策略,旨在促進「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計劃沿線國家的合作,建立一個全面的基礎設施和貿易網絡,透過5條關鍵線路將亞洲、歐洲和非洲連接起來。

在初步階段,「一帶一路」將重點發展一系列基建項目,而這些項目將創造出巨大的交通運輸和能源設施工程需求。根據中國商務部資料,中國企業於2015年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了大量協議,承攬對外工程項目近4,000個,合約金額總值926.4億美元。

繼國際社會解除核開發計劃相關制裁後,伊朗現正積極尋求深化跨境合作,包括參與「一帶一路」計劃。伊朗是中國發起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的57個創始成員國之一,並表明有意加入新開發銀行(前稱「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現時新開發銀行的持份者分別是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6年訪問伊朗期間,兩國簽署了一項協議,雙方同意於未來10年內將雙邊貿易額增加至6,000億美元,另外亦簽署了多項雙邊協議,致力推動雙方在基建、投資和貿易等領域的合作。

伊朗被視為中國發展陸上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合作夥伴,皆因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將經過中亞及中東將中國與歐洲連接起來。然而,目前必須克服沿線各國的鐵路基建差異所帶來的挑戰,由於各國的路軌寬度有別,鐵路運輸的效率可能因此而降低。

根據規劃,「一帶一路」沿線將建設全新的高速鐵路以解決上述問題,因此將會帶來巨大的工程機遇。據稱中國鐵路總公司提議興建3,200公里長的高鐵線,將中國新疆的省會城市烏魯木齊與德黑蘭連接起來,並沿途於哈薩克、烏茲別克和土庫曼設置多個站點。

地圖: 絲路鐵路規劃圖
地圖: 絲路鐵路規劃圖

上述高鐵路線配合現有的鐵路網將連接區內不同國家,加快沿線地區的經濟發展。除基建設施以外,鐵路線上的重點城市亦可能開發工業園區和智能城市,直接拉動對交通和環境可持續性等多個領域新技術應用的短期至中期需求,進而為有關香港服務供應商提供參與此類城市發展項目的機遇。

潛在商業風險

正如之前數篇文章所述,伊朗提供了大量未經發掘的機遇,不過亦有很多挑戰。雖然很多國際制裁現已解除,但外國公司仍須確保計劃與伊朗合作展開的業務活動,符合餘下的制裁規定。

與伊朗公司進行重大商業交易之前,外國企業必須進行盡職審查,確認對方的財務狀況,並全面調查對方是否由SDN名單[3]上的人士直接或間接持有。

國際制裁結束後,伊朗的商業發展即將迎來新的篇章,但對海外直接投資者和貿易夥伴來說,繁重的盡職審查和風險管理工作只是剛剛開始。如欲進一步瞭解伊朗的外商直接投資機制及於當地營商的實際商業風險,請參閱《伊朗解縛:製造業前景評估》及《伊朗解縛:權衡市場機遇與實際商業風險》。


[1]  Frost & Sullivan報告《投資良機:透視伊朗宏觀經濟以及各行各業可供國際企業開拓的商機》(Perspective on Iran's Macroeconomy and Opportunities across Industries for Global Companies – A Goldmine of Opportunities)。

[2]  僅指聯合國核相關制裁(包括美國的次要制裁)解除之後,而美國和歐盟實施的主要制裁仍然有效。詳見《伊朗解縛: 權衡市場機遇與實際商業風險》。

[3]  《特定國民與禁止往來人員名單》(SDN名單)由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備存。

資料提供 圖片:徐詠鈞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