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伊朗解縛: 權衡市場機遇與實際商業風險

自2016年1月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核相關制裁後,伊朗有望成為中東北非地區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

香港貿發局研究部最近實地考察伊朗後,發表了伊朗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伊朗解縛:商機處處》,介紹該國在核相關制裁解除後經濟發展的最新情況及商業機會。本文是該系列的第二篇,對第一篇文章作出補充,深入探討有意取得先發優勢的海外公司,到伊朗營商可能面對的實際挑戰。打算進入伊朗市場的公司應仔細權衡該國的商機,以及短期內的不明朗因素和實際商業風險。

毫無疑問,2016年1月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核相關制裁,有助改善該國的經濟和商業前景,以及作為外商直接投資目的地的吸引力。不過,要把這股新出現的樂觀情緒化為實際機遇,前提是伊朗能夠迅速重建與西方國家的貿易、金融及投資聯繫,而這一進程卻未必像表面所見般簡單。

次要制裁解除但主要制裁仍在

在聯合國核制裁解除後,不少外國公司期望從伊朗市場的開放中獲益,因為該國是一個龐大的市場,與西方國家的貿易和來自這些國家的外商直接投資已中斷多年。不過,香港公司在採取下一步行動前應認真考慮,並須注意在伊朗營商及投資時仍然存在的限制。港商必須明白,2016年1月解除的聯合國制裁,只不過是多年來在聯合國的旗幟下以及美國和歐盟單方面實施的制裁的一部分;這些制裁十分廣泛,涉及經濟、貿易、科學及軍事等多個方面。因此,遵守尚存的制裁有一定程度的複雜性。加上伊朗有許多歷史遺留問題,短期內會帶來不明朗因素,成為海外公司須要克服的障礙。

《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自2016年1月起實施,這項計劃出台之前,伊朗一直受到聯合國、美國和歐盟多重制裁,時間長達20年。《聯合全面行動計劃》有助解除美國根據《2010年對伊朗全面制裁、究責和剝奪權利法》對國內外企業特別是銀行實施的涉及伊朗的「次要」制裁。2012年,伊朗的國際銀行業務受到重大打擊,原因是該國幾乎所有銀行均被切斷與全球金融交易系統的聯繫。其他非美國金融機構若不配合這項制裁,亦會面臨被禁止進入美國銀行體系的風險,此舉有效地切斷了伊朗與西方國家的金融和貿易聯繫。

必須強調的是,《聯合全面行動計劃》沒有涵蓋的制裁目前依然生效。除美國的「主要」制裁外,還有歐盟和美國針對恐怖主義和侵犯人權的制裁。美國所有針對非美國人士或公司的次要制裁已經解除,然而,在美國的「主要」制裁下,美國的個人和公司仍被禁止與伊朗通商。

特別要注意的是,禁止美國銀行系統以美元為伊朗貿易融資仍然生效。換言之,美國的銀行不得處理與伊朗金融機構的任何交易,或者美國人或美國公司與伊朗以美元進行的交易。在這情況下,非美國銀行包括歐洲及亞洲的銀行,較其美國同業可能有更大的自由度,去恢復與伊朗的銀行業務及金融交易。

與伊朗通商須注意指定實體

美國政府明確表示,不反對非美國銀行與伊朗的銀行和公司接觸,前提是後者沒有列入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編製的「特別指定國民及禁止來往人員名單」。然而,美國曾多次警告,伊斯蘭革命衛隊廣泛控制伊朗經濟,而美國及歐盟對該組織的制裁仍然生效。

雖然美國、歐盟和聯合國已解除對數百家伊朗銀行及公司的制裁,不過不少人關注,這些銀行及公司的業務仍然與伊斯蘭革命衛隊有直接或間接關係,其中不少更可能是與伊斯蘭革命衛隊及其他半官方組織有關係的半私營實體。此外,一家在美國有利益的非美國公司,例如在美國領土設立的銀行附屬機構,若被發現與一家不再列入上述名單但與伊斯蘭革命衛隊有某些聯繫的公司交易,將會被怎樣對待,現時尚未完全清楚。

歐洲主要銀行猶豫應否對伊朗恢復銀行服務

由於制裁解除後尚有許多不明朗因素,國際主要銀行對進入伊朗市場持謹慎態度是意料中事。鑒於業界猶豫不決,美國國務卿克里於2016年5月在倫敦會見歐洲商業領袖時表示,他們「不應以美國為藉口」而不與伊朗交易。他在與歐洲九大銀行[1]的高級管理人員會面時指出:「只要不是指定實體,歐洲銀行絕對有自由為伊朗(客戶)開設戶口,進行交易,兌換貨幣,促成合法的商業協議,提供資金,貸出款項。」

歐洲各大銀行持審慎態度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如果被美國指其違反對伊朗的制裁,解決這個問題時可能要向美國政府繳納巨額罰款。[2] 特別是在美國有附屬機構的國際銀行擔心,一旦在無意之中與跟伊斯蘭革命衛隊有關係的伊朗實體做生意,被發現時也可能面臨處罰。換言之,美國的主要制裁仍然令一些公司未敢與伊朗通商。

《聯合全面行動計劃》無疑在伊朗獲解除制裁後開創了大量商機,對歐洲公司來說尤其如此。以德國來說,其汽車、工程機械、能源、科技、建築和醫療衛生等行業勢將大大受益。此外,最近數月有報道指一些歐洲銀行,包括德國中央合作銀行(DZ Bank)、比利時聯合銀行(KBC)及奧地利Oberbank和Raiffeisen Bank,開始恢復與伊朗在銀行業務上的聯繫。這些銀行已為在伊朗營商的歐洲客戶處理交易,包括為伊朗企業開立信用證。

德國中央合作銀行的表現尤其突出。該銀行在世界主要金融中心(包括紐約)設有分行、附屬機構及代表處,2015年以資產計在德國的銀行中名列第四。無論如何,外資銀行將自行決定是否與伊朗建立銀行業務往來。有意與伊朗做生意的香港公司應向個別銀行查詢有關情況。

伊朗恢復銀行聯繫速度緩慢

為減少不明朗因素,伊朗政府表示,外資銀行可在該國設立分支機構,從擴大業務中得益。伊朗財政部及伊朗中央銀行也呼籲西方國家採取更多具體行動,推進國際經濟合作。

在中斷聯繫4年後,自2016年2月起,約30家伊朗銀行已重新加入SWIFT[3]。此外,被忽視多年的伊朗銀行現在亦準備把金融基礎設施升級。據報道,伊朗央行將實施新規例,打擊洗錢及資助恐怖主義的活動,以促進與外國銀行的聯繫。

2016年6月,伊朗央行負責人指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是一項重大成果,但是伊朗尚未充分利用這項協議的潛力,應繼續「向各方施加壓力,促使他們履行在《聯合全面行動計劃》中作出的承諾。」他期望,改善伊朗的國際銀行聯繫,有助降低伊朗金融機構貨幣兌換的交易成本。

不過,歐洲或亞洲銀行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會率先在伊朗境內設立分支機構,因為他們仍然處於「熱身」階段,準備與伊朗銀行及企業恢復正常的銀行業務往來。近日有報道稱,伊朗或許有意招攬國際銀行進駐該國的自由貿易區,特別是基什島(Kish Island),仿照阿聯酋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的模式建立一個離岸金融中心。

在此期間,預料伊朗與西方的銀行業務聯繫只會非常緩慢地恢復,大多數伊朗公司可能仍然難以獲得資金,至少短期內如是。

營商環境充滿挑戰

在受到嚴厲制裁的年頭,伊朗試圖建立非常開放的投資體制,允許外國公司在大多數經濟行業註冊成立100%外商直接投資的商業實體。然而,過去20年,該國的經濟環境遭到重創。由於多年來未能獲得資金、技術和國際商業慣例,形成許多遺留問題,因此解除部分制裁不可能立即改變伊朗的命運。

隨著時間的推移,國際銀行業務的恢復對伊朗應有幫助,不過該國的商業環境仍有一段時間充滿挑戰。據世界銀行《2016年營商環境報告》,伊朗在全球189個經濟體中排名第118位,而在中東北非地區20個經濟體中則排名第11位。該國的表現只比受戰爭、安全及緊縮問題嚴重影響的國家為佳,但比海灣合作委員會[4]各成員國為差。在跨境貿易、保護少數投資者及納稅等領域,伊朗的排名都很低,分別排第167位、第150位和第123位。

圖: 2016年營商環境便利度排名
圖: 2016年營商環境便利度排名

下面的蛛網圖是根據世界銀行的調查統計,比較阿聯酋(排第31位)與伊朗(排第118位)在相應指標的營商便利度。除開辦企業外,伊朗的其他指標均大大落後於阿聯酋,特別是納稅及跨境貿易[5](見下文「壞賬及財政赤字需時清理」一節)。

圖: 2016年營商環境便利度
圖: 2016年營商環境便利度

伊朗除營商不方便外,香港公司應注意,根據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5年的清廉指數,伊朗在168個國家中排第130位,遠遠落後於卡塔爾、阿聯酋及沙特阿拉伯,這些鄰國分別排第22位、第23位和第48位。因此,香港公司在伊朗境內做生意,或會遇到貪污舞弊引起的問題。雖然改革派政府樂於與西方建立正常聯繫,但是這些問題不會很快消失。

在伊朗境內做生意必須深入瞭解該國的監管環境及商業文化。如上所述,伊朗很開放,允許外國公司註冊成立100%外商直接投資的商業實體。其實,香港公司特別是擁有很少或幾乎沒有當地經驗者,適宜與當地夥伴合作。不過,要找到一個適合香港企業的合作夥伴可能不易,因為伊朗一方不一定有跟外國公司接觸往來的經驗。

香港公司也應注意,須確保準業務合作或股權合作夥伴不在美國的制裁名單之內。為免合作方與指定實體有直接或間接關係,有必要進行盡職調查。

致力進行營商改革的伊朗總統魯哈尼,承認國家存在上述實際問題。為創造更佳的營商環境,特別是為了招商引資,伊朗政府已為企業推出一站式服務平台並簡化行政程序。此外,當局亦計劃取消外匯管制及多重匯率機制,為外商直接投資統一外匯市場,此舉亦被視為一大進步。有意與伊朗通商或在該國投資的香港公司應注意,由於多年來官僚體制一直未有改革,造成重重障礙,以致該國初期推行改革的步伐可能較慢。特別是一些有影響力的伊朗政黨堅持反對經濟自由化及外商在該國投資,改革派政府需要時間去解決。

法制不明朗因素削弱外商直接投資意欲

目前,伊朗主要的外商直接投資法例是《2002年外國投資促進及保護法》。該項法例授予外國投資者多項權利,包括允許投資在已准許私營部門經營的所有行業(如農業、交通、通訊、供水及能源供應等),可以持有伊朗公司高達100%的股權,並有權無限地轉移資金及股息到國外。

雖然伊朗採取了這些吸引外商投資的積極措施,但是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數字,2015年流入伊朗的外商直接投資只得20.5億美元,而阿聯酋及沙特阿拉伯分別是109.8億和81.4億美元。在短期內,法制的不明朗因素可能會促使海外投資者繼續採取觀望態度。

在受到西方經濟制裁而陷入孤立的多年間,伊朗經濟普遍不對外商投資開放。因此,保護外國投資者的法律法規,如允許匯出資金和保障訂立合約的自由,基本上仍未經檢驗。這些法律法規需要進一步細化,並且要有「成功案例」,以提高外國公司包括港商的信心。伊朗系列下一篇文章將談及在該國不同的地方設立外商直接投資實體的問題,包括自由貿易區、經濟特區和科學園。

壞賬及財政赤字需時清理

伊朗有望逐步重新建立與西方銀行的聯繫,假以時日貿易融資應越來越方便。然而,伊朗各銀行的實力及資產負債表的穩健程度有很大的差別,而且國內銀行信貸不容易得到。事實上,許多伊朗企業依賴現金交易,向非銀行的中間商和親戚借貸是較為普遍的做法。

在宏觀層面,伊朗銀行系統的不良貸款水平高,估計達400億美元。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的《第四條磋商報告》,伊朗的銀行,特別是主導這個行業的國有大銀行,都急須重整其資產負債表。

除壞賬問題外,伊朗還深受稅制落後之苦,由於缺乏經濟及財務數據庫,加上給予大量公司及個人各種稅務豁免及優惠,豁免納稅者約佔該國經濟40%。

在2016年3月19日結束的伊朗1394曆年,政府錄得的財政赤字相當於GDP的2.58%。雖然在目前的伊朗曆年內有望獲得約1,000億美元的解凍資產,可以略紓財困,不過政府財政仍然備受壓力,在油價持續低企之際尤甚。

圖: 伊朗出現財政赤字多年
圖: 伊朗出現財政赤字多年

為削減開支,2016年4月德黑蘭議會通過法案,取消給予2,400萬伊朗人的現金補貼。雖然這項措施對經濟的長期可持續發展有利,但亦會降低伊朗的私人消費支出,從而使短期經濟增長放慢。伊朗獲解除制裁後,其改革派政府肯定需要一段時間來清理財政赤字及銀行業的壞賬問題。

香港貿發局研究部在伊朗實地考察時,訪問了不同城市的多個商會及多家公司,他們對與香港貿易表現出濃厚興趣。不少人查詢如何在香港銀行開設戶口,以便通過香港採購。香港貿發局已在德黑蘭和馬什哈德(Mashhad)委任代理,幫助伊朗公司參加香港的商貿展覽。總而言之,香港出口商應留意伊朗市場情況的迅速變化,並注意查核伊朗對手的信譽,以降低風險。

瞭解伊朗人

在中東,對涉及宗教信仰及文化習俗的事宜必須小心及敏感。以伊朗的特定情況而言,香港公司應注意,伊朗人說波斯語,大部分是什葉派穆斯林,與大多數中東國家由說阿拉伯語的遜尼派主導不同。因此,不能把伊朗的波斯文化與阿拉伯文化混為一談。

像大多數中東國家一樣,伊朗文化很重視關係。因此,有意進入伊朗市場的香港公司應準備接納伊朗的文化及社會習俗。例如,伊朗每周的工作從星期六開始至星期四中午結束。對伊朗人來說,星期五是穆斯林祈禱日,應避免安排會議,齋月等穆斯林節日亦然。

許多人先入為主,以為伊朗人保守,很難做生意,其實伊朗年輕一代渴望與外面的世界恢復商業聯繫及文化接觸。由於使用流動互聯網日趨方便,加上社交媒體廣泛使用,許多伊朗人在思想上較現代化,也緊貼科技潮流。許多富裕的伊朗人都喜歡購買進口貨或是國內生產的外國品牌商品。總之,香港公司應重視與伊朗人培育長期關係所帶來的商業潛力,他們願意與認識及尊重的人做生意。

摘要

2016年初,針對伊朗的多項國際制裁宣告解除,預料有助該國發展經濟。雖然伊朗的投資環境在中期會有所改善,但是港商必須注意,許多西方公司對「主要制裁」仍然生效存有顧慮,亦很關注到伊朗營商的實際困難。

伊朗被孤立於全球金融及貿易體系之外多年,現在伊朗改革派政府需要時間協助該國公司重新建立與西方世界的聯繫,改革經濟結構,降低該國的營商成本,並且解決宏觀經濟問題,為所有投資者營造公平競爭的環境。香港公司在逐步擴大與伊朗的商業聯繫之前,應仔細測試市場,以便制訂最適合其商業模式的方案。


[1]  這些銀行是德意志銀行、匯豐銀行、瑞士信貸銀行、桑坦德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法國興業銀行、巴克萊銀行、渣打銀行和法國巴黎銀行。

[2]  在《聯合全面行動計劃》實施之前,法國巴黎銀行、瑞士銀行、匯豐銀行及渣打銀行等歐洲銀行因違反美國的制裁而被罰款。法國巴黎銀行被罰款超過52億英鎊。

[3]  環球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是一個全球組織,負責處理全球銀行之間的安全交易和通訊。

[4]  海灣合作委員會由6個中東國家組成,包括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卡塔爾、巴林和阿曼。

[5]  某個國家相對於另一國家在某個營商便利度指標的表現,是以兩者的前沿分數差距來衡量,某項指標的前沿分數較高顯示在監管實踐方面表現較好。

資料提供 圖片:徐詠鈞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