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伊朗解縛:製造業前景評估

自2016年1月國際社會解除針對伊朗的核相關制裁後,該國多個經濟領域均出現新商機,而伊朗亦再度成為西方國家出口產品的目標市場。伊朗獲解除制裁後數個月內,該國政府便與外國達成一系列大型採購計劃,便是明顯的例子。然而,較少討論的是,伊朗能否成為外國公司的中東生產基地,這方面的前景將會如何?這是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伊朗目前是中東第二大經濟體,也是區內第二人口大國。在最近解除制裁之前,來自西方市場的產品須通過各種渠道進入伊朗。當時,迪拜擔當重要的中間人角色,通過轉口貿易把這些產品帶入伊朗。不過,現在伊朗有更多貿易方式可供選擇。

圖: 2015年部分中東國家人口
圖: 2015年部分中東國家人口

迪拜的中間人公司不少是由土生伊朗人開設。現在,外國品牌除了與這些公司接洽外,還有更多銷售策略可以選擇。除了依賴這些本土代理商外,他們亦可採取更積極的行動,例如訂立直接投資及合作協議,在伊朗出售和分銷產品。

伊朗的營商環境預計在中期內穩步改善。隨著營商環境轉佳,越來越多外國消費品公司將會發現,在伊朗境內設立生產基地較為有利,尤其是營銷快速流通消費品[1],以及主要目標客戶遍布歐洲、中亞和中東的企業。如果在伊朗設立生產基地,他們的生產線便可更靠近客戶,從而降低物流成本,縮短交貨時間。

制裁解除後製造業的發展

伊朗製造業有一定規模,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約12%,涵蓋石化、化肥、汽車製造、紡織、水泥、建築材料、食品加工、鋼鐵、機械等主要行業。據伊朗小產業和產業園區組織(ISIPO)稱,該國製造業非常分散,90%以上是員工人數不到150人的中小企業。

伊朗遭受制裁期間,當地製造商的供應鏈大受影響,大部分公司難以向西方公司購入基本生產部件,只能以更高價格通過中間人取得這些部件,而且產品質素往往欠佳。此外,制裁還減少了伊朗獲取新工業技術的途徑,而這些技術對提高製造業的生產力至關重要。

長時間遭受制裁,令伊朗公司不得不自給自足,即使生產成本激增及生產能力受限,亦須設法獲取資源。幸好,伊朗製造商得到政府大力支持。因此,即使該國製造業的營運水平遠低於國際最佳作業標準,仍能生產國內市場所需的各種基本產品,從而滿足眾多伊朗人的需求。對很多伊朗人來說,由於中間商收取費用,進口消費品及快速流通消費品的價格過高。在截至2016年的5年內,伊朗里亞爾兌美元貶值約三分之二,幣值急挫對伊朗消費市場亦產生深遠影響。

圖: 伊斯法罕一家鋼廠有意與外國直接投資者合作,以引進西方技術。
伊斯法罕一家鋼廠有意與外國直接投資者合作,以引進西方技術。
圖: 伊斯法罕一家鋼廠有意與外國直接投資者合作,以引進西方技術。
伊斯法罕一家鋼廠有意與外國直接投資者合作,以引進西方技術。

據世界銀行統計,伊朗製造業主要集中在與木材、石油、基本金屬和礦物,以及金屬製品和專業產品有關的行業。2014年,這些行業佔全國製造業增加值的49%。輕工製造業,如機械/運輸設備和紡織品/服裝,分別佔同年製造業總量的9%和3%。

在核相關制裁解除後,伊朗政府致力增加對製造業的投資,目標是於2025年達到620億美元,以促進重工業及輕工業的升級改造。此舉將為外國公司創造大量機會,參與伊朗的工業轉型;他們可以投資於製造業,或是提供有助改善生產流程的服務。

例如,在聯合國制裁解除後不久,中國商業代表團便訪問伊朗,簽署多項投資協議。其中包括在東阿塞拜疆省(East Azarbaijan Province)製造鋼結構框架、高架起重機和混凝土模件,估計投資總額為340萬美元。另外,還簽訂在呼羅珊拉扎維省(Khorasan Razavi Province)的紙和紙板生產項目,總額380萬美元,以及在亞茲德省(Yazd Province)的瓷磚及陶瓷項目,總額320萬美元。

地圖: 伊朗及其鄰國地圖
地圖: 伊朗及其鄰國地圖

除滿足國內需求外,伊朗正在擴大能力以成為區內的製造樞紐。伊朗已開始善用毗鄰阿富汗、土耳其、伊拉克和其他中亞國家的地理優勢,拓展這個總人口超過4億的區域市場。伊朗似乎可以提供質素和價格配合得宜的產品,滿足區內市場的需要。

以土地面積計,伊朗是中東第二大國,僅次於沙特阿拉伯,與7個國家接壤[2]。外國製造商(包括來自香港者)若要拓展這個龐大的區域市場,可以考慮在伊朗境內設立生產設施,藉此節省大量物流成本。

勞工成本方面,伊朗的最低工資較鄰國土耳其低,後者是區內另一主要工業化經濟體。伊朗的最低工資與泰國和印尼等部分東盟國家相若,但遠高於越南及緬甸等低工資國家。因此,就成本因素而言,若要搬遷勞動密集型產品的生產線,伊朗不是十分吸引的地點。然而,企業若有意在中長期內實現產地多元化,則可考慮鎖定這個人口達4億的新興區域市場,其中近8,000萬人就居住在伊朗。

圖: 部分國家每月最低工資
圖: 部分國家每月最低工資

伊朗擁有年輕並受過良好教育的勞動力,進一步為該國製造業締造新機遇。伊朗人口的年齡中位數在35歲以下,即大多數伊朗人是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出生。伊朗人通常在中東接受良好教育,不少人持有大學學位。這可確保一般製造業職位,有充足的熟練工人及本地管理人員供應。此外,香港公司可以利用伊朗為分銷中心,接觸中亞和中東各國的客戶。

汽車工業領先發展

汽車工業是伊朗第二大產業,僅次於石油及天然氣業。在制裁解除後,這個行業備受國際製造商的關注。

目前,伊朗汽車市場由伊朗霍德羅汽車集團(Iran Khodro,簡稱IKCO)和賽帕汽車集團(SAIPA)主導,兩者都是國有的「工業發展和改造組織」的附屬公司。這兩家公司根據許可協議組裝歐洲和亞洲汽車,以及生產自己的品牌。

2015年,伊朗汽車產量約98萬輛,是中東地區最大的汽車製造國之一。在制裁解除後,伊朗的汽車產量預計在2018年達160萬輛,到2022年達200萬輛。這些汽車大部分出口到阿爾及利亞、阿塞拜疆、埃及、伊拉克、俄羅斯、敘利亞和烏克蘭等國。

圖: 駛往伊斯法罕的標緻汽車。
駛往伊斯法罕的標緻汽車。
圖: 駛往伊斯法罕的標緻汽車。
駛往伊斯法罕的標緻汽車。
圖: 停放在設拉子(Shiraz)經濟特區的平治客貨車。
停放在設拉子(Shiraz)經濟特區的平治客貨車。
圖: 停放在設拉子(Shiraz)經濟特區的平治客貨車。
停放在設拉子(Shiraz)經濟特區的平治客貨車。

現時,法國汽車製造商標緻—雪鐵龍(Peugeot-Citroen)和意大利快意公司(Fiat SpA)等歐洲品牌均渴望重新進入伊朗市場。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聯合國制裁期間,奇瑞、力帆和江淮等中國品牌已經擴大在伊朗的業務據點。當時,雖然制裁仍然生效,但在與伊朗的業務往來上,中國公司似乎比西方同業擁有更大的自由度。(關於伊朗仍然受到的制裁及其影響,請參閱《伊朗解縛:權衡市場機遇與實際商業風險》)

奇瑞是第一家投資伊朗的中國汽車製造商。早在2004年,該公司便開始與伊朗的莫迪蘭(Modiran)汽車製造公司合作。多年來,奇瑞逐漸擴大在伊朗的業務,2015年銷售約4萬輛汽車,並在德黑蘭、馬什哈德(Mashhad)、伊斯法罕(Isfahan)和大不里士(Tabriz)等重要城市建立超過150個銷售及服務網絡。據報道,2015年,沃爾沃(Volvo)和吉利(Geely)的母公司浙江吉利亦考慮在該國設立首家組裝廠,初期產能為每年約2萬輛。

圖: 設於馬什哈德的日本汽車服務中心。
設於馬什哈德的日本汽車服務中心。
圖: 設於馬什哈德的日本汽車服務中心。
設於馬什哈德的日本汽車服務中心。

雖然汽車製造並非香港的主要產業,但不少香港公司早已從事汽車零部件業務,有些公司成為美國、歐洲和日本等國家汽車製造商的供應商。此外,伊朗的中產階層車主對高品質配件,以及最新的汽車導航和娛樂設備有頗大需求。

2015年,香港對阿聯酋的汽車零配件出口總額為1,290萬美元,其中最大的產品類別為在協制編號(HS)項目8701至8705下的汽車部件和配件,以及汽車用的無線電廣播接收器,加上聲音錄製或重播裝置。這些香港出口產品有相當一部分雖然是運往阿聯酋,但最終是轉口到伊朗。

總的來說,自聯合國制裁解除以來,希望直接向伊朗供應產品的香港公司,其商機大為增加;以該國作為分銷中心,藉此拓展更廣泛的區域市場,這方面的前景同樣不俗。中長期而言,香港公司可考慮在伊朗建立生產線,以便更有效地為其汽車產品市場服務。

紡織業獲政府鼓勵大有潛力

除了頗具規模的汽車工業外,伊朗還有歷史悠久的紡織製造業。該國的紡織公司大多位於亞茲德和伊斯法罕等中部省份,以及德黑蘭市。

然而,由於來自土耳其、中國和阿聯酋的廉價服裝和走私成衣湧入,目前伊朗國內的紡織品和服裝生產並不算多。

雖然如此,伊朗有些工廠專門生產出口到歐洲的高檔布料。事實上,供本地消費用的紡織品大部分都是進口,特別是成衣。根據世貿組織統計,2014年伊朗紡織品出口額為8.92億美元,僅佔商品出口總額的1%。同年,該國紡織品進口額達8.14億美元,佔商品進口總額的1.6%。

伊朗的長期發展規劃「2025年願景」,把紡織服裝業列為積極發展的核心產業之一。具體的工業行動計劃強調需要技術進步並提高人力資源的生產力。為提高該產業的競爭力,伊朗歡迎外國公司帶來投資新機械所急需的資金,以及改善生產工序的技術知識。

以韓國SM集團屬下生產氨綸的TK化學株式會社(TK Chemical Corp)為例,該公司發言人表示,他們在2001年首次進入伊朗市場,該年TK化學向伊朗出口150公噸氨綸纖維,到2015年已躍升到2,800公噸。在與伊朗成功建立長期業務關係後,2016年5月,TK化學宣布計劃與當地公司建立合資企業,TK將投資6,900萬美元建設一家年產量達1萬公噸的氨綸廠。據報道,該公司的目標是工廠於2019年投產。從這項計劃可見,伊朗獲解除經濟制裁後,該公司對新興的伊朗市場充滿信心。

伊朗與西方的貿易逐漸返回常軌,紡織業的前景大為改善。在可見將來,香港公司在伊朗不乏商機,可以供應機械、布料和其他輔材。面對大量湧入的廉價成衣,當地的服裝集群顯然要假以時日才能發展壯大。香港企業在該國設立生產設施之前,應仔細衡量整體效益與營運挑戰,深入了解投資保護和優惠措施、當地法律法規,以及與伊朗本地公司合作的優勢。

下一篇文章《伊朗解縛: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的機遇》將概述伊朗的外商投資制度,以及該國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提供的不同優惠。


[1]  快速流通消費品(fast-moving consumer goods)涵蓋食品飲料、個人護理產品和美容用品等多種商品,通常上貨架時間短,周轉迅速。

[2]  伊朗西北與土耳其、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接壤,東面毗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北連土庫曼,西接伊拉克。

資料提供 圖片:徐詠鈞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