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伊朗解缚:商机处处

自2016年1月联合国解除核相关制裁后,伊朗有望成为中东北非地区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伊朗是中东北非地区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第二大经济体,2015年名义GDP估计达3,876亿美元。伊朗属中等偏上收入国家[1],自2016年1月国际重大制裁解除后,不少外国投资者对该国甚感兴趣,有意在当地发掘商机。该国的特点是人口年轻并受过良好教育,其中大部分于197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出生。

图: 2015年中东北非部分国家的经济规模
图: 2015年中东北非部分国家的经济规模

有鉴于此,香港贸发局研究部最近到伊朗实地考察,评估该国是否适合作为电子、服装及家居用品等香港消费品的出口目的地,并探讨香港服务提供者在伊朗服务市场的商机,包括建造、项目管理、物流、设计及金融等领域。

伊朗逐渐重新融入全球金融及贸易体系,预料投资环境将有所改善。不过,在2016年1月联合国解除核相关制裁(或称「次要」制裁)后,涉及与美国个人或公司进行贸易的「主要」制裁依然存在,令人关注。此外,我们还检视了该国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当地的商业惯例,以便深入了解目前当地的市场情况。

本报告概述伊朗存在的商机,至于抢先进入伊朗市场可能面对的风险,则在另一篇文章《伊朗解缚:权衡市场机遇与实际商业风险》中讨论。

全面协议:改变游戏规则

自鲁哈尼(Hassan Rouhani) 于2013年8月就任总统以来,伊朗政府在缓和该国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上取得不少进展。这种紧张关系已导致美国、联合国及欧盟对伊朗实施一系列制裁,包括贸易禁运、冻结伊朗在海外的资产,并禁止与伊朗进行金融及银行交易。

经过约两年的谈判后,伊朗于2015年7月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达成名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的历史性协议。

根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条款,伊朗接受国际核查其核计划,以换取西方解除对该国的重大经济制裁。《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于2016年1月16日生效,除了解冻伊朗的海外资产外,次要制裁(包括欧盟对伊朗的大部分制裁)亦宣告解除。虽然美国对伊朗实施的主要制裁依然生效,不过这项协议为多家公司主要是欧洲企业重新进入伊朗,并在该国的交通、石油天然气、银行金融等多个主要经济部门投资铺平了道路。

表: 欧盟在部分行业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表: 欧盟在部分行业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冋时,估计约1,000亿美元的被冻结资产,主要是在制裁期间售予亚洲国家并由托管账户持有的石油收益,已逐步发还给伊朗,为该国的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在协议生效后的多个月内,伊朗已能达成多宗大型采购交易。

重新接入SWIFT降低交易成本

自2012年起,伊朗的国际银行业务受到严重限制,该国几乎所有银行均被禁使用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SWIFT系统本身是一项全球金融交易协定。

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实施后,伊朗于2016年2月恢复接入SWIFT系统,多家伊朗银行得以再度进行跨境交易。此举降低了伊朗公司的交易成本,否则须支付中介费用予迪拜的中间商,而且也改善了该国的整体贸易环境。

到目前为止,Bank Melli及Bank Mellat等约30家伊朗银行已重新加入SWIFT。中国工商银行亦已申请在伊朗开设分行,这是银行联系进一步正常化的迹象。据报道,在制裁解除后,意大利的Monte Paschi Di Siena Bank已为伊朗数家银行提供银行担保及信用证服务。即使这样,鉴于主要制裁仍在实施,许多国际大银行对是否与伊朗恢复商业联系依然犹豫不决。

宏观经济恢复稳定对经济前景有利

鉴于国际制裁对伊朗经济的影响,包括政府向伊朗中央银行大量借款以弥补不断扩大的赤字,鲁哈尼政府于2013年上台后,采取了一些针对通胀肆虐及失业问题的重大措施。

2013年,在美国及欧盟对伊朗的能源及银行业扩大实施制裁后,伊朗的通胀率飊升至40%的高峰。为平抑通胀,鲁哈尼政府推出多项措施,包括重大的补贴改革,并以非现金福利取代派发现金。结果,在上一个伊朗历年[2],消费物价通胀由再上一年度的15.6%放缓至11.9%。据伊朗中央银行预测,这种下降趋势将持续下去,预料到2017年3月通胀率可降至个位数。

图: 伊朗年通胀率
图: 伊朗年通胀率

2016年第一季,伊朗失业率达11.8%。为解决失业高企的问题,鲁哈尼政府建议通过一个私有化进程,实行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

伊朗的公营部门相当庞大,通过国有企业或半私营实体,如与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有联系的基金、养老金及公司等对经济实行实质性控制。2016年,该国宣布,由政府拥有的国家航空公司 — 伊朗航空,以及汽车工业,加上伊朗私有化组织在《2016年剥离清单》内公布的201家公司都会私有化。此举将有助提高效率,释放被不活跃项目占用的资源,以弥补预算资金不足,最终为私有化进程增添推动力。

制裁解除后发展需要外国投资

图: 兴建高楼大厦
兴建高楼大厦
图: 兴建高楼大厦
兴建高楼大厦

经过多年难以获得外部资金后,现时伊朗政府热衷于在多个行业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尤其是新设备及新技术需求大的行业。

在短至中期内,预料伊朗经济的重点将是填补与重大投资项目有关的资金缺口。伊朗在2016至2021年第六个五年发展规划中,订下GDP增长8%的远大目标;为此,伊朗政府每年须吸引多达500亿美元的外资。

从长远来看,估计2016年至2025年期间,伊朗将为当地及国际投资者创造1.5万亿美元的投资机会。

按照《2025年愿景》,伊朗政府认定了该国将重点发展的多个核心产业,包括石化产品、金属和矿产、能源、食品、医药、工业机械设备、家用电器、纺织服装及运输。

具体而言,长期发展规划已列出几个战略发展目标。其中包括通过采用先进技术,提高生产效率;专注于创新主导的制造业;实行经济多元化,从石油及天然气扩展至高增值的下游产业;设立合资工厂,降低出口成本。

另据报道,伊朗政府计划逐步提高在制造业的投资净额,对制造业发展的重视将为外国公司提供大量机会,参与伊朗的持续转型,不管是投资于石化产品、钢铁、汽车及消费品的生产,还是提供与技术及生产流程改进,以及金融业有关的服务。

商机并不限于资本密集型产业

伊朗的天然气及原油储量分别居世界第二及第四位,该国的经济比区内其他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更多元化,石油出口收入仅占政府预算的30%左右。在截至2015年3月20日止的2014/15财政年度,石油业占伊朗国民生产总值(GNP)的15.3%,其后是餐饮酒店业(15.0%);房地产、专门及专业服务业(15.0%);制造业(11.8%)和农业(9.3%)。

在制裁解除后,预料石油和天然气,以及交通和基础设施等大型资本密集型行业将最直接受益,不过该国亦迅速引起多个非石油工业企业的注意。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受到制裁多年,伊朗的国内制造业依然相当庞大。换言之,伊朗与许多其他新兴市场不同,这些市场往往需要建设全新厂房,要有大笔的初始资本。相反,在伊朗的外商直接投资者可选择将现有设施升级改造,从而降低对初始资本的需求。此外,政府正致力为外商直接投资者提供不少优惠,这些优惠大多针对特定行业。

消费品商机

伊朗人口近8,000万,超过60%的公民年龄在30岁或以下,是中东北非地区最大的零售市场之一,进口货品的增长潜力很大。在被制裁期间,伊朗庞大的中产阶层仍然偏好外国产品,要从迪拜及土耳其进口来满足这方面的庞大需求。在联合国解除制裁后,相关商业活动将随着贸易及金融正常化而更为方便,预料这股需求将进一步加强。

图: 当地超级市场出售可口可乐、雪碧及芬达等非酒精饮品
当地超级市场出售可口可乐、雪碧及芬达等非酒精饮品
图: 当地超级市场出售可口可乐、雪碧及芬达等非酒精饮品
当地超级市场出售可口可乐、雪碧及芬达等非酒精饮品

香港贸发局研究部最近在伊朗实地考察时得悉,一些来自西方国家的公司(包括多家饮品公司)已与该国订立授权协议,在伊朗制造其产品。目前,伊朗的贸 易商及中间商通过迪拜及土耳其采购众多的国际品牌产品,再转口到伊朗。另据报道,货船会定期从迪拜的自由贸易区,如杰贝阿里港(Jebel Ali Port)把货物运往伊朗。国际产品会从伊朗的基什岛(Kish Island)和格什姆岛(Qeshm Island)等自由贸易区,运回该国内陆,其中不少是大众市场的快速流转消费品。

在联合国制裁解除前,伊朗大部分消费者不得不使用质量低劣的「国际产品」,其中不乏假货。现在制裁已经解除,预料伊朗的零售环境会迅速改变,以回应市场对正牌优质进口货品被压抑良久的需求,其中包括电子产品、通讯产品及配件、钟表、珠宝、服装及其他消费品。

图: 香港服装品牌在德黑兰拓展零售业务
香港服装品牌在德黑兰拓展零售业务
图: 香港服装品牌在德黑兰拓展零售业务
香港服装品牌在德黑兰拓展零售业务
图: 美国服装品牌在德黑兰设店
美国服装品牌在德黑兰设店
图: 美国服装品牌在德黑兰设店
美国服装品牌在德黑兰设店

由于美国仍然实施主要制裁,禁止美国公民、公司及金融机构与伊朗营商,因此伊朗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所有交易主要是以美元以外的货币进行,尤其是欧元或人民币。因此,可以用人民币结算支付的香港公司拥有明显优势。

此外,随着伊朗的消费市场进一步对国际公司开放,对现代零售设施的需求势将增加,以满足懂得科技的年轻消费者的需要。他们越来越喜欢光顾大型购物中心,多于传统的市集。这种情况可能推动建造业的进一步发展,目前不少新购物设施正在兴建,以满足这方面持续增长的需求。

图: 德黑兰的传统市集
德黑兰的传统市集
图: 德黑兰的传统市集
德黑兰的传统市集
图: 位于设拉子的现代化购物中心
位于设拉子的现代化购物中心
图: 位于设拉子的现代化购物中心
位于设拉子的现代化购物中心

「一带一路」沿线的新兴贸易枢纽

图: 一家位于伊斯法罕的钢厂
一家位于伊斯法罕的钢厂
图: 一家位于伊斯法罕的钢厂
一家位于伊斯法罕的钢厂

在伊朗被西方制裁期间,中国与伊朗仍保持商业关系。中国连续6年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在制裁解除后双方已有坚实的基础加强经济关系。

随着制裁解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6年1月访问伊朗。访问期间,两国就建立25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达成协议,在通讯、铁路、港口、能源、贸易和服务等领域深化合作。未来10年,双边贸易额将增加约10倍,超过6,000亿美元。

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下,伊朗是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沿线的主要国家之一,可望从这项倡议重点推进的基础设施建设及技术合作中受益,并将刺激铁路及公路运输、能源、电讯和房地产等多个行业的需求。

在撰写本文时,据报道,中国轨道装备工程有限公司即将达成协议,投资30亿美元兴建由德黑兰至马什哈德(Mashhad)的高铁项目。此外,中国与伊朗还 计划在伊朗南部的贾斯克港(Jask Port)联合建设工业城,面积3,000至4,000公顷,重点是石化、炼油、钢和铝材生产等项目。

区域市场的潜在门户

伊朗位于南亚,滨临波斯湾、里海和阿曼湾,是通往人口逾4,000万的区域市场的门户。这个市场覆盖阿富汗、伊拉克、土耳其、俄罗斯和中亚国家。在制裁解除后,货物移动将更方便,会带来大量贸易机会,有助伊朗发展为该区域的贸易及物流枢纽。

如上所述,伊朗也是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沿线的主要国家之一,这个走廊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倡议希望改善与各主要走廊沿线国家的海陆交通联系,而于2000年创建的国际南北运输走廊(International North-South Transport Corridor),则旨在通过伊朗把印度洋、波斯湾与里海连接起来,并经过俄罗斯的圣彼得堡通往北欧。这条多式联运走廊将令伊朗成为连接印度及俄罗斯等14个成员国的重要枢纽[3]。

地图: 国际南北运输走廊
地图: 国际南北运输走廊

此外,2016年5月,印度宣布计划投资2亿美元,在伊朗恰赫巴哈尔(Chabahar)港兴建两个码头及5个泊位,另外为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提供3亿美元。据报道,伊朗政府正在寻求其他国家投资,协助全面开发该地区。

除建设项目外,有意向欧洲出口的亚洲制造商可考虑在该国设厂,以善用伊朗接近欧洲的地利。伊朗共有数十个自由区及经济特区,外国投资者可设立新工厂,并享受一系列投资优惠。


[1]  世界银行将伊朗列为中等偏上收入经济体。中等偏上收入经济体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为4,126至12,735美元。

[2]  伊朗的1394历年于2016年3月19日结束。

[3]  国际南北运输走廊的成员国包括:伊朗、印度、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塔吉克、阿曼、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叙利亚、乌克兰、土耳其、吉尔吉斯和保加利亚(观察国)。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