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伊朗解缚:基建行业机遇

伊朗是中东地区第二人口大国,仅次于埃及;也是区内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沙特阿拉伯。随着国际社会于2016年1月解除针对伊朗的核相关制裁,该国基建领域的发展潜力亦逐渐浮现,值得香港企业注意。

由于受到国际制裁,伊朗被孤立于全球贸易及金融体系之外,多年来投资不足,因此基建产业大有改善空间,极需吸纳外商直接投资及新技术以改善国内逐渐老化的运输系统及公用设施。

有见及此,香港贸发局研究部最近前往伊朗,对该国首都兼最大城市德黑兰、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南部主要经济及文化中心设拉子以及重要工业城市伊斯法罕实地考察,目的是为香港设计、建造、工程、项目管理、物流及金融领域的企业探索当地服务业市场的商机。

投资者密切关注基建项目

首先要指出的是,伊朗的基础建设整体不俗,道路系统四通八达,全长约199,000公里。伊朗境内的高速公路及公路多数铺有柏油路面,状况良好。主要城市均建有地铁系统,城市之间则通过10,000多公里的铁路连接。

图: 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线车道。
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线车道。
图: 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线车道。
马什哈德市中心的多线车道。
图: 设拉子的柏油公路。
设拉子的柏油公路。
图: 设拉子的柏油公路。
设拉子的柏油公路。

然而,由于受到制裁,伊朗经济多年来一直被西方国家孤立,导致国内运输及公用设施领域出现投资严重不足和陈旧老化等状况,当中以公共交通系统问题最为严重。当地交通设施无力应付城镇地区日益增长的汽车数量。每天繁忙时段,德黑兰必定会出现交通挤塞,市内道路每每堵塞数小时之久。由于技术落后,公用基础设施同样效率欠佳。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15-2016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在整体基建设施质素方面,伊朗在14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76位,远落后于第二位的阿联酋及第31位的沙特阿拉伯。

为扩展及提升现有设施和运作系统,伊朗料将着手处理投资不足的问题。据Frost & Sullivan预测[1],未来10年伊朗将在交通基建领域(包括铁路、道路、航空、海运及海港)创造约值2,500亿至3,000亿美元的投资机遇,在发电、供水及废水处理等范畴出现1,200亿至1,500亿美元的资金需求。

为满足庞大的基建资金需求,伊朗政府现正推行建设-拥有-经营(BOO)、建设-经营-转让(BOT)和公私合作制(PPP)等多种项目模式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同时鼓励当地企业与外国公司成立合资企业。

例如,就能源产业而言,伊朗已与土耳其能源企业Unit International签订价值42亿美元的合同,双方计划在20年内,采用BOT模式兴建7所天然气发电厂,总装机量达6,020兆瓦。电讯业方面,伊朗国家电讯公司(Telecommunication Company of Iran)与意大利电讯设备制造商Itatel、韩国流动网络营运商韩国电讯(KT Corp)及哈萨克电讯公司哈萨克电讯(Kazakhtelecom)签署合作协议,旨在扩大及改善国内电讯网络。

交通及公用设施工程机遇

伊朗政府非常重视铁路、道路及港口等交通基建的升级改善,希望藉此加强各大城市之间的联系以及与邻国的外部联系。

图: 设拉子城郊地区的搁置工程现可恢复施工。
设拉子城郊地区的搁置工程现可恢复施工。
图: 设拉子城郊地区的搁置工程现可恢复施工。
设拉子城郊地区的搁置工程现可恢复施工。

尽管目前伊朗国内多项交通基建改善项目正在筹备当中,但当地许多公司的技术能力有限,无法以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展开有关项目。随着国内形势渐趋明朗,预料不少伊朗公司将更积极地寻求机会,与可以提供所需技能、技术和资源的海外企业建立伙伴关系,从而推进项目。

除新推出的大型基建计划之外,于制裁期间因缺乏资金而被搁置的许多小型项目均有望恢复施工,为香港和伊朗公司开辟另一个潜在的业务合作领域。

伊朗获解除制裁后[2],该国的基建市场逐渐开放,为活跃于中东市场的香港企业创造大好商机,尤其是曾经承接大中型基建项目,从事项目设计、整体布局规划乃至施工及物业管理的企业,拓展机会更多。

铁路带动交通运输基建投资

建设及改善交通运输基建,包括发展全国铁路网,是伊朗政府基础设施建造计划的首要事项之一。伊朗政府拟向铁路网投入约250亿美元,未来将兴建德黑兰-伊斯法罕高速铁路及实现德黑兰-马什哈德铁路的电气化改造,最终目标为于2025年之前将全国铁路总长度延长一倍以上至25,000公里。由于针对伊朗的制裁经已解除,伊朗得以就德黑兰和马什哈德火车站改善工程与法国订立谅解备忘录,另外亦就全国铁路系统软件升级与德国订立谅解备忘录。

图: 德黑兰Qods Square地铁站。
德黑兰Qods Square地铁站。
图: 德黑兰Qods Square地铁站。
德黑兰Qods Square地铁站。

另一引起国际供应商关注的项目是德黑兰地铁网络扩展工程。现时,德黑兰的地铁系统共有5条营运路线,分别是1、2、3、4及5号线,其中3号线仅部分完工及通车;整个地铁系统包括约100个地铁站。目前6号线和7号线正处于施工阶段,而1号线则正进行延伸工程,未来将接驳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预计 至2017年年底,地铁路线总长度将增加共100公里。

随着贸易限制逐步放宽,国际采购变得更为方便,预计德黑兰、马什哈德、设拉子及伊斯法罕等大城市的地铁网络发展将导致对地铁列车的需求激增。伊朗工业部长表示,该国将于2025年之前为至少4,000列地铁列车进行招标。

中国列车供应商中国中车向设拉子和马什哈德交付地铁列车之后,与伊朗订立了价值13.9亿美元的合约,据此中国中车将于5年期间向伊朗首都德黑兰供应1,008列地铁列车。据报道,中国中车自2016年3月开始已向德黑兰交付列车。

机场扩建计划

在改善国内铁路系统的同时,鉴于航空交通日渐繁忙,伊朗政府亦计划改善航空基础设施。伊朗国会民用航空委员会主席表示,伊朗计划于未来3至5年内新增多达500架飞机。

图: 德黑兰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
德黑兰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
图: 德黑兰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
德黑兰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

目前,伊朗共有超过60个机场。伊朗道路及城市发展部辖下国有企业伊朗机场集团(Iran Airports Holding Company)计划于国内进行大规模机场开发项目。例如,伊朗主要国际航空枢纽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将兴建价值28亿美元的新客运大楼,使机场 客运能力由目前的每年600万名旅客提高至2,000万名旅客。另外,首都德黑兰还有另一个规模较小的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虽然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 场已接手大部分国际航班,但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仍是伊朗最繁忙的机场。

伊朗第二大及第三大城市马什哈德及伊斯法罕亦计划进行机场现代化改造及扩建工程,而阿瓦士和布什尔则会兴建新机场。2015年11月,伊朗机场集团透露,2016年仅机场基建方面便可提供约值30亿美元的投资机遇,反映这一领域发展快速,商业潜力巨大。

港口发展项目吸引投资

目前,伊朗境内多个港口正进行基础设施发展工程,包括位于阿巴斯的沙希德拉贾伊港的第三期扩建工程,以及位于恰赫巴哈尔和布什尔Negin Island的新码头工程。

位于伊朗东南部阿曼湾沿岸的恰赫巴哈尔港口,被视为通往阿富汗及其他中亚国家的另一门户,因此备受国际投资者青睐。

2016年5月,印度宣布计划投资5亿美元,发展恰赫巴哈尔港及相关基建设施。另据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Islamic Republic News Agency)报道,某中国财团曾于2016年初到访恰赫巴哈尔港口附近一个自由区,并表示有兴趣参与发展该港口及于区内建设工业城镇。

港口管理方面,韩国已承诺将与伊朗合作。韩国船级社(Korean Register of Shipping)早前与伊朗船级社(Iranian Classification Society)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将成立一家名为伊朗-韩国技术保险公司(Iran-Korea Technology Assurance Company)的合资企业。合资企业由双方各占50%股份,日后将在德黑兰提供工厂设施认证和工程服务,计划2017年全面投入营运。另外,据报现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和SPP Shipbuilding正就船舶订单与伊朗多家船东公司磋商。

水资源管理服务存在需求

解决国内缺水问题亦是伊朗政府的当务之急。伊朗的水利基础设施效率低下,导致供水问题持续多时,截至2016年4月伊朗全国共有450个城市受缺水问题影响。伊朗能源部长表示,国内现有160座大坝投入运作,另有90座大坝正在兴建中。

图: 位于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桥(Khaju Bridge)。
位于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桥(Khaju Bridge)。
图: 位于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桥(Khaju Bridge)。
位于伊斯法罕的郝久古桥(Khaju Bridge)。

单是在水利方面,伊朗已拟定目标于2021年之前吸纳120亿美元投资,用于供水及废水处理项目。除兴建水坝外,政府亦加大力度支持建设更优质的废水排放网络,特别是在农业和工业领域建立废水循环利用系统。

2016年7月,伊朗能源部长在访问伦敦期间呼吁海外企业积极参与伊朗的各类水利项目,包括水坝建造、海水化淡、供水,以及开发废水排放网络和处理 厂及智能水资源管理系统。除了于2016年8月与法国签署水资源管理合作协议外,据《伊朗日报》(Iran Daily)报道,伊朗也成功与韩国水资源公社(K-water)和大林实业(Daelim Industrial Company)订立有关供水管理和废水处理解决方案的协议。

项目管理及专业服务机遇

目前伊朗国内各地正进行大量基础设施项目,不同的发展阶段为新进入伊朗市场的海外公司带来许多机遇。除参与建造及工程项目外,香港公司亦可以把握机遇,透过提供软件系统及专业管理服务,支援伊朗建造基建及发展网络一体化。

事实上,有关铁路、机场和港口的基础设施营运和管理服务正是香港企业擅长的领域,港企可藉此在伊朗市场一展所长。例如,香港国际机场是全球最繁忙的航空货运枢纽,而香港亦是世界五大最繁忙的货柜港口之一。香港的服务供应商可以将丰富的管理经验输出到伊朗,满足该国扩大交通网络过程中不断增长的管理服务需求。

除了基础设施管理,伊朗的国内及国际旅游业发展蓬勃,将在短期乃至长期内推动业界对酒店和度假村建造及管理服务的需求。目前伊朗境内仅有640家酒店,德黑兰的酒店数目不足100家。位于伊朗首都的多间顶级酒店,以前由国际酒店连锁集团经营,这些国际集团已于数十年前撤出伊朗。虽然伊朗正在兴建新酒店,但预料酒店房间供需仍将存在巨大缺口。此外,该国缺少富有经验的酒店营运商,而四星级和五星级酒店的营运商更是寥寥可数,因此对国际酒店管理集团而言是庞大的商机。

图: 伊玛目广场是伊斯法罕主要旅游胜地。
伊玛目广场是伊斯法罕主要旅游胜地。
图: 伊玛目广场是伊斯法罕主要旅游胜地。
伊玛目广场是伊斯法罕主要旅游胜地。

总部位于香港的香格里拉(Shangri-La)和朗廷(Langham)等酒店集团的业务网络广泛,遍及全球,香港的酒店营运商应该认真考虑把握伊朗的这一新兴机遇。多家国际企业已经表示希望参与伊朗酒店业,其中包括法国的雅高酒店集团(Accor Hotels)及西班牙酒店连锁集团美利亚国际酒店(Meliá Hotels International)。雅高酒店集团于2016年在德黑兰开设了两家酒店,而美利亚国际酒店则计划在2017年在伊朗北部的里海海滩开设一家酒店,提供超过300间客房。

此外,香港在提供合资格专业服务方面拥有竞争优势。本港许多服务供应商在融资、法律保障、会计和物流领域经验丰富。香港具备世界领先金融中心的实力,市场监管完善,亦是中国对外投资的重要门户,这些优势有助香港发挥作用,为有意在制裁解除后募集资金的伊朗公司提供支持。

「一带一路」推动沿线国家的基建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政府于2013年首次提出的一项发展策略,旨在促进「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计划沿线国家的合作,建立一个全面的基础设施和贸易网络,透过5条关键线路将亚洲、欧洲和非洲连接起来。

在初步阶段,「一带一路」将重点发展一系列基建项目,而这些项目将创造出巨大的交通运输和能源设施工程需求。根据中国商务部资料,中国企业于2015年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大量协议,承揽对外工程项目近4,000个,合约金额总值926.4亿美元。

继国际社会解除核开发计划相关制裁后,伊朗现正积极寻求深化跨境合作,包括参与「一带一路」计划。伊朗是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57个创始成员国之一,并表明有意加入新开发银行(前称「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现时新开发银行的持份者分别是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6年访问伊朗期间,两国签署了一项协议,双方同意于未来10年内将双边贸易额增加至6,000亿美元,另外亦签署了多项双边协议,致力推动双方在基建、投资和贸易等领域的合作。

伊朗被视为中国发展陆上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合作伙伴,皆因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将经过中亚及中东将中国与欧洲连接起来。然而,目前必须克服沿线各国的铁路基建差异所带来的挑战,由于各国的路轨宽度有别,铁路运输的效率可能因此而降低。

根据规划,「一带一路」沿线将建设全新的高速铁路以解决上述问题,因此将会带来巨大的工程机遇。据称中国铁路总公司提议兴建3,200公里长的高铁线,将中国新疆的省会城市乌鲁木齐与德黑兰连接起来,并沿途于哈萨克、乌兹别克和土库曼设置多个站点。

地图: 丝路铁路规划图
地图: 丝路铁路规划图

上述高铁路线配合现有的铁路网将连接区内不同国家,加快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除基建设施以外,铁路线上的重点城市亦可能开发工业园区和智能城市,直接拉动对交通和环境可持续性等多个领域新技术应用的短期至中期需求,进而为有关香港服务供应商提供参与此类城市发展项目的机遇。

潜在商业风险

正如之前数篇文章所述,伊朗提供了大量未经发掘的机遇,不过亦有很多挑战。虽然很多国际制裁现已解除,但外国公司仍须确保计划与伊朗合作展开的业务活动,符合余下的制裁规定。

与伊朗公司进行重大商业交易之前,外国企业必须进行尽职审查,确认对方的财务状况,并全面调查对方是否由SDN名单[3]上的人士直接或间接持有。

国际制裁结束后,伊朗的商业发展即将迎来新的篇章,但对海外直接投资者和贸易伙伴来说,繁重的尽职审查和风险管理工作只是刚刚开始。如欲进一步了解伊朗的外商直接投资机制及于当地营商的实际商业风险,请参阅《伊朗解缚:制造业前景评估》及《伊朗解缚:权衡市场机遇与实际商业风险》。


[1]  Frost & Sullivan报告《投资良机:透视伊朗宏观经济以及各行各业可供国际企业开拓的商机》(Perspective on Iran's Macroeconomy and Opportunities across Industries for Global Companies – A Goldmine of Opportunities)。

[2]  仅指联合国核相关制裁(包括美国的次要制裁)解除之后,而美国和欧盟实施的主要制裁仍然有效。详见《伊朗解缚: 权衡市场机遇与实际商业风险》。

[3]  《特定国民与禁止往来人员名单》(SDN名单)由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备存。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