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伊朗解缚:经济特区和自由贸易工业区的机遇

2016年初,联合国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这是中东地区的一项重大发展。多年来,制裁措施阻隔了伊朗接触西方市场和外商投资的途径;制裁解除后,这个中东国家开始显露优厚的商业潜力。香港贸发局研究部最近到伊朗实地考察,并发表多篇文章,介绍该国的最新发展,涉及零售业[1] 、基建[2] 和制造业[3] 的业务前景。

伊朗仍然处于重大的转型阶段,该国重新融入全球金融和贸易体系,或会影响外商直接投资的决定。美国对伊朗的主要制裁仍然存在,美国公司未能在该国直接投资。继前一篇文章《伊朗解缚:制造业前景评估》后,本文将审视伊朗的外商直接投资制度。外商可考虑投资在位于该国战略地点的自由贸易工业区,和分布伊朗大陆各地的经济特区。

伊朗是中东的制造业大国,已设立多个自由贸易工业区和经济特区,供外商直接投资制造业。有些香港公司现正考量在伊朗境内生产的机会,以便向区域市场销售产品。他们应先研究这些自由贸易工业区和经济特区的相关投资优惠和法规,以及两者的主要差异,然后才决定是否到伊朗直接投资,把生产活动分散至当地。

地图: 伊朗及其区域市场
地图: 伊朗及其区域市场

伊朗投资制度有助招徕外国投资者

多年来,伊朗获取外部资金的途径有限。制裁解除后,伊朗政府积极提供具吸引力的税务优惠和其他奬励措施,以招徕外商直接投资。外国投资者可在伊朗大陆(经济特区内或外)或该国的多个自由贸易工业区直接投资。

《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法》保障外商投资

2002年通过的《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法》(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Act),是现时伊朗保护外商投资的主要法例。经济特区和自由贸易工业区也有适用的其他法律及规例,将于随后章节探讨。

根据《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法》,外来投资享有与本地投资相同的权利、保护和设施。举例来说,根据伊朗不同法例提供的资本投资优惠,如关于税务的法例,以及与其他国家签订的避免双重征税协定,也适用于外国投资者。不过,香港尚未与伊朗达成全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表: 《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法》部分优惠
表: 《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法》部分优惠

为享受《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法》提供的投资优惠,公司首先要向伊朗的外国投资管理机构——伊朗投资与经济技术支持组织(OIETAI)申请外国投资许可证。申请提交后,OIETAI的外国投资委员会将在15个工作日内审核。随后,该会将向外国投资者送出许可证草拟本以供确认。外国投资者若对草拟本感到满意,就可向投资委员会通报确认,以便委员会发出正式的投资许可证。

伊朗经济特区和自由贸易工业区:外国投资者认识未深

以往,外界对伊朗的营商环境印象欠佳,该国整体上对外国直接投资者的吸引力不大,其经济特区和自由贸易工业区也是如此。这是国际社会多番制裁伊朗的结果。2013年,伊朗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跌至不到30亿美元。制裁带来的苦果,减少了伊朗新当选政府与西方重启谈判的阻力,结果在2015年达成核相关协议,而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亦于2016年解除。

图: 伊朗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
图: 伊朗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

联合国相关制裁现已解除,到伊朗访问及寻求新机遇的政府和商界代表团逐渐增加。与此同时,伊朗亦努力与西方重建正常的银行业务和贸易往来。

香港贸发局研究部采访了多个业界协会,他们表示,国际解除对伊朗的重大制裁,有助于减少在该国营商的困难,还增加了外商投资在各个领域的潜力。世界银行最新发表的《2017年环境营商报告》显示,伊朗的营商便利度在世界的排名,已从5年前的第145位上升到第120位。

图: 伊朗营商便利度排名
图: 伊朗营商便利度排名

在自由贸易工业区投资

伊朗的自由贸易工业区可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当时开始提出把基什岛(Kish Island)发展为自由贸易区的概念。1990年代,伊朗与伊拉克的8年战争结束后,正式成立3个自由贸易工业区,其中两个分别位于波斯湾的基什岛和格什姆(Qeshm)岛,另一个则在阿曼海岸的查巴哈尔(Chabahar)。此后,伊朗自由贸易工业区的总数增至7个,包括3个位于伊朗北部、靠近独联体国家[4] 的阿瑞斯(Aras)、安札里(Anzali)和马库(Maku),以及1个位于西部、靠近伊拉克和科威特的阿万德(Arvand)。

这些自由贸易工业区,位于与伊朗主要水道和区域市场有良好联系的地区,为外国投资者提供的许多优惠均较伊朗大陆为佳。例如,在自由贸易工业区的外国投资者,可享受收入和资产免税20年、豁免关税、免入境签证、外币转移不受限制等。目前,伊朗最受欢迎的自由贸易工业区有基什、格什姆和查巴哈尔,专门从事贸易服务、石油及天然气工业,以及旅游业。

 

格什姆自由区

格什姆(Qeshm)是波斯湾最大的岛屿,陆地面积为巴林的1.7倍。该岛位于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距离阿曼的海塞卜(Khasab)港约60公里,与阿联酋的拉希德(Rashid)港相距约180公里。

格什姆自由区面积达300平方公里,是伊朗最大的自由区,提供投资优惠予从事石油和天然气、食品生产、制造和酒店等行业的公司。该区交通网络完善,多艘渡轮和快艇载客穿梭来往格什姆与附近的港口城市。岛上还有一个国际机场,而连接格什姆与伊朗大陆阿巴斯港(Bandar Abbas)的跨海大桥正在建设中。

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报道,2016年初中国与伊朗同意让广东省与格什姆自由区加强合作,包括在岛上设立一家银行。日本和法国也表示有兴趣在格什姆建立商业据点。

目前,外国人可以在伊朗大陆持有40%的银行股份。在自由贸易区,他们可以开设持股100%的业务。

 

在经济特区投资

继1990年代设立自由贸易工业区后,伊朗政府自2000年代起在全国各地设立20多个经济特区。许多经济特区会以特定行业为重点,如石化、航运、矿产和能源。

一般来说,自由贸易工业区侧重于吸引外商直接投资,以推动伊朗的非石油出口。经济特区的作用则在于方便货物转运,改善国内的供应和配送网络。其中一些是专为仓储而设立,而另一些除了储存货物外,还用来从事加工和生产线业务。

伊朗主要的经济特区有:帕斯(Pars),重点产业为石油,天然气和石化工业;设拉子(Shiraz),重点产业为电动和电子产品;亚兹德(Yazd),重点产业为纺织和建筑材料。

地图: 伊朗的自由贸易工业区和经济特区
地图: 伊朗的自由贸易工业区和经济特区

概括而言,自由贸易工业区提供较佳优惠以推动出口相关活动,而以产业为本的经济特区,则有效地促进制造业集群形成,以及在伊朗大陆建立配送网络。

据报道,最近一家意大利公司投资4.5亿美元,在伊朗北部阿米拉巴德(Amirabad)经济特区建设生物乙醇燃料厂,回收利用小麦秸秆等农业废料。继哈萨克投资小麦仓库和土耳其投资石膏厂之后,意大利成为第三个在阿米拉巴德投资的国家。

此外,据伊朗日报(Iran Daily)报道,一些中国投资者表示有兴趣于萨尔马特(Salmas)经济特区,投资纺织、资讯科技、矿业机械和建筑材料等领域,投资额高达500万美元。这个特区位于伊朗西阿塞拜疆省,由该处前往大不里士(Tabriz)和乌尔米耶(Urmia)的机场相当方便。

自由贸易工业区与经济特区的比较

在运作上,自由贸易工业区和经济特区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两者适用的法规并不相同,这是其中一项主要差别。在自由贸易工业区的投资,受到自由区的特别法规监管;而经济特区是伊朗大陆的一部分,因此适用大陆的法规,包括《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法》。然而,与投资在经济特区以外的大陆地区相比,经济特区有海关规例较为宽松之利。

今年初,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在伊朗考察期间,访问了伊朗大陆多个投资地点,包括经济特区和经济特区以外的工业园区。虽然两者提供的优惠类似,但是适用的投资优惠和规例仍然各有不同。外国公司应视乎业务是出口导向还是侧重伊朗国内市场,慎重地选择在自由贸易工业区还是经济特区投资。

图: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1) 。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1) 。
图: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1) 。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1) 。
图: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2) 。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2) 。
图: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2) 。
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 (2) 。
图: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1) 。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1) 。
图: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1) 。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1) 。
图: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2) 。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2) 。
图: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2) 。
马什哈德(Mashhad)食品科技园(2) 。
图: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1) 。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1) 。
图: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1) 。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1) 。
图: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2) 。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2) 。
图: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2) 。
伊斯法罕(Isfahan)科技城(2) 。
表: 自由贸易工业区与经济特区的比较
表: 自由贸易工业区与经济特区的比较

提高物流能力

自由贸易工业区的选址具有策略性,以便服务伊朗以外的市场;经济特区则是更直接地推动重点行业的发展,以及加强伊朗的供应链和配送网络。长远而言,通过这种架构,伊朗有潜力发展为区内的制造、配送及出口中心;不过前提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顺利执行,不会回复到联合国实施制裁前的状况,这点必须注意。

然而,目前伊朗的物流绩效需要大幅提升。根据2016年世界银行物流绩效指标,伊朗在160个国家中排名第96位,落后于其他中东国家,如阿联酋(第13位)和沙特阿拉伯(第52位)。以货物追踪的水准而言,物流绩效指标中涉及货物追踪能力的环节,伊朗的排名是第111位。

图: 2016年物流绩效指标和货物追踪质素
图: 2016年物流绩效指标和货物追踪质素

不过,伊朗的运输网络在中期内有望改善。制裁解除,令伊朗的前景大为改观,仅在运输基建领域,便产生约值2,500亿至3,000亿美元的投资机会(参阅上一篇文章《伊朗解缚:基建行业机遇》)。

总括而言,香港公司如欲在伊朗境内寻找生产机会,以便向区域市场出售产品,应先考虑该国的投资环境,包括各自由贸易工业区及经济特区提供的优惠及有关物流安排,才决定是否把生产活动分散至伊朗。


[1]  《伊朗解缚:零售及消费品商机

[2]  《伊朗解缚:基建行业机遇

[3]  《伊朗解缚:制造业前景评估

[4]  独立国家联合体成员国包括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摩尔多瓦、俄罗斯、塔吉克和乌兹别克。乌克兰和土库曼斯坦是独联体准成员,而格鲁吉亚于2008年退出独联体。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