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印度制造:为考虑迁厂的香港服装公司提供内销良机 声频

印度服装制造业日趋成熟,更拥有强大内销的优势。

对考虑将工厂迁离华南的香港公司来说,印度不仅服装生产环境日趋成熟,更拥有具12亿人口的市场,提供庞大的内销机会。本文是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印度系列的第四篇文章,探讨各项推动印度服装市场发展的因素,其中正在进行的间接税改革,将对该国内销市场及整体经济有重大影响。

印度服装内销比出口多

印度纺织服装业总值超过1,000亿美元,其中以国内需求贡献最大,占该业总产出的60%以上。预计在截至今年3月底止的2015至16财政年度,服装业总产出增加6%,估计到2017年更达1,000亿美元,相比下2013至14财政年度仅为670亿美元。[1] 

过去10多年,印度的业务流程外判(BPO)服务激增,经济增长令人瞩目,中产阶层迅速壮大,推动了零售市场的发展,服装销售是其中重要一环。在印度服装市场,本土和国际服装品牌通过传统销售及电子商贸等渠道逐渐扩张,在主要节日期间销情甚为畅旺。

图: 国内市场超越海外需求
图: 国内市场超越海外需求

本局研究部在印度考察期间,访问了当地的服装生产商和业界协会,他们不约而同地指出,内销市场在印度十分重要。有组织零售占印度服装零售额不足十分之一,其中包括售卖本土及国际时装公司品牌服装的百货公司和连锁店,如Raymonds、Gap及H&M。另外,成千上万的中小微型企业则向印度无组织零售市场供应大部分服装。

(英文)

印度服装生产商较重视内销

印度大部分服装生产商长期主力经营内销市场,因为该国的中小微型供应商大多缺乏足够的经验知识及供应链管理能力,难以生产质素达外国市场要求的出口服装。此外,他们靠近全国各地的小规模织造厂,易于开拓本土市场。服装出口商则大多在纺织园区及出口加工区内经营生产业务。这些园区为厂商提供出口税务优惠,例如使用印度原材料制造的出口产品可享受100%的增值税退税。[2]

正如本系列第三篇文章《印度制造:为香港服装公司提供迁厂机会》所述,比起亚洲一些发展中经济体,印度出口服装在进口国缴付的关税较高。尽管如此,2012至14财政年度印度纺织品和服装出口激增[3],显示进口关税并没有对出口造成重大障碍。印度是亚洲五大服装出口国之一,若以纺织品及服装出口合计则居世界第二。

受惠于普惠制(GSP)及自由贸易协定(FTA)等安排,印度对美国等主要市场的出口可享优惠所占比重较中国所享的优惠为高[4]。印度以往并不太积极订立优惠贸易及税务协定,其纺织品及服装生产政策以满足国内市场需要为重。然而莫迪政府于2014年9月推出的「印度制造计划」则改变了以往的政策方向,该计划以把印度打造成全球制造中心为目标,藉此创造就业机会并促进出口。纺织服装是「印度制造计划」的25个目标行业之一。在自动路径(automated route)下,印度允许100%的外商服装制造业直接投资。

总体来看,印度输往各主要市场的产品,所须缴付的关税并非特别高。不过,纺织品及服装在进口关税税目中被视为敏感项目,因此不在普惠制之内。此外,即使达成自由贸易协定,通常关税减让在协定签定后仍有相当长的逐步实施时间表。目前印度大部分纺织品及服装所缴付的进口关税约10%,与中国出口产品适用的税率差不多。有鉴及此,莫迪政府正争取与欧盟订立自由贸易协定,提升与东盟的自由贸易协定,并参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以增强出口竞争力。目前印度不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的成员。

印度间接税制复杂影响众多行业

印度与中国等众多国家一样,实行由多个税种组成的间接税制,包括消费税、销售税、地方税和增值税。该国的间接税制特别复杂,地方、邦和中央政府均可征收。例如根据《1944年中央消费税法》,在印度制造或生产的货物须缴交消费税,而实际税率则由《1984年中央消费税率法》确定。某些纺织产品,如纱线及纤维就是根据该项法例征税。此外,根据《1978年附加消费税(纺织品及纺织制品)法》[5]  和《杂项地方税法》,该国亦征收附加消费税。按这两项法例许多产品在《1944年中央消费税法》授权征收的基本消费税之上亦要征收附加消费税及地方税。

由于上述情况,印度国内有呼声要求大刀阔斧改革税制,在印度各邦及属土实施单一的商品及服务税(GST),以取代各种繁复的间接税。2016年2月,印度财政部长表示中央政府准备接受反对党提出的要求,即建议开征的GST税率不会超过18%。此举使GST最终获得通过的前景大为明朗,莫迪政府预期在2016年4月印度国会预算案会期的后半段可通过GST草案。实施单一的GST可望降低企业的合规成本,改善印度的营商环境。过去两年,印度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便利度的排名已大幅移前。此外,印度国家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的一项研究预测,推出GST后将推动印度GDP增长1%至2%。

GST实施前印度服装仍要缴付消费税

印度财政部长在2016财政年度上半年的联邦预算中提出,从2016年3月起降低多种产品的基本消费税,包括纺织品、资讯科技硬件及生产设备所用物料。此举为相关行业提供经济诱因,试图将消费税合理化,是推动「印度制造计划」的重要一步。

虽然莫迪政府鼓励生产纺织相关产品,但却将品牌服装的基本消费税提高,令不少人大感意外。零售价格超过15美元(1,000卢比)的品牌服装,不管其成份如何,若无中央增值税回扣(CENVAT credit)[6] ,基本消费税率由零增至2%,若有中央增值税回扣则由6%提高到12.5%。预料受影响的品牌服装售价将调高约2%至5%,其中包括每件售价15至38美元(1,000至2,500卢比)的进口货。此外,这项措施亦使生产服装的中小微型企业也纳入间接税的范围,某程度上与印度中央政府推动的税制改革相矛盾。在GST全面实施之前,纺织相关产品将继续被征收消费税。

印度零售市场兴旺服装销量大增

印度是世界第二人口大国,零售市场不仅属全球最大之列,也是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目前印度零售市场规模估计达6,000亿美元,预计将以年均12%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达到10,000亿美元,其中成衣占零售市场的8%左右。除中产消费者兴起外,还有其他因素推动印度成衣零售市道持续稳定增长。

生活方式改变与外国品牌涌入

随着可支配收入增加,印度中产家庭购买更多服装。在印度,传统上人们主要为工作、家居生活,以及婚礼、节庆等特殊日子购买服装。然而,过去10多年在家庭收入及可支配开支提高的带动下,城市居民的生活方式发生明显变化。印度中产阶层的兴起推动全国主要邦份和城市加快城市化步伐,许多商场亦相继开业。现时,印度人会购买适合玩乐消遣、派对和运动等不同场合穿着的服装。他们也更愿意把钱花在品牌及优质服装上。

本局研究部在印度考察时发现,在购物中心内售卖国际服装品牌的店铺比3年前考察时多了很多。这些国际服装品牌以自营店或百货公司专柜方式经营。最近,美国休闲服装零售商Aéropostale与Arvind Lifestyle Brands Ltd 订立授权协议,在印度开设独立店铺,计划未来3年开设30家店铺及25个专柜。另据报道,2016年3月迪士尼公司(The Walt Disney Co.)与印度DLF Brands商谈,开设几家大型旗舰店和其他不同规模的店铺,以满足印度市场对品牌儿童服装、配饰及玩具不断扩大的需求。印度消费者的品牌意识及忠诚度有所提高,对专注中至高档产品的香港服装供应商及零售商而言也是一大喜讯。

图: 国际服装品牌大举进入印度市场
国际服装品牌大举进入印度市场
图: 国际服装品牌大举进入印度市场
国际服装品牌大举进入印度市场
图: 色彩亮丽的休闲服深受印度消费者欢迎
色彩亮丽的休闲服深受印度消费者欢迎
图: 色彩亮丽的休闲服深受印度消费者欢迎
色彩亮丽的休闲服深受印度消费者欢迎

从事业务流程外判业的女性与日俱增

农业及纺织业是印度两大就业行业。本局研究部在印度参观了一些制衣厂,发现制衣工人不少是男性,与东南亚各国截然不同。虽然如此,我们得知印度轻工业女工不断增多,也有不少人转向服务业和知识型产业。然而,印度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依然是亚洲最低的国家之一。据世界银行估计,2014年印度15岁以上女性就业率低于30%,不到中国的一半。

虽然以印度语音为本的业务流程外判(BPO)服务而对菲律宾的激烈竞争,不过整体来说印度的BPO及科技化服务(IT-enabled services)仍居世界第一位,为印度妇女提供大量薪酬较高的工作机会。不少印度妇女喜欢穿着的纱丽,大多属量身定制。本局研究部发现,在印度职场,有不少女性穿着传统的纱丽,但随着财政自主权能力日增,她们在品牌服装上的花费亦在上升。

印度人节庆花费毫不吝啬

印度幅员辽阔,各邦之间的文化和宗教习俗差异很大。对大多数印度人来说,主要的节庆从10月初的九夜节(Navaratri)开始,随后是10月中旬的十胜节(Dussehra),以及全年最盛大的节日排灯节(Diwali)。随着许多海外印度人返国带回西方文化的影响,尤其是在外国公司工作或曾在国外生活者,越来越多印度人庆祝圣诞节及新年。

印度主要的节庆季节持续3个月左右,也是该国消费者尽情购物的旺季。本局研究部发现,在排灯节之前及举行期间,百货公司和生活精品店往往会摆设节日装饰,提供特别优惠,鼓励消费。

图: 排灯节期间商店推出的特别优惠
排灯节期间商店推出的特别优惠
图: 排灯节期间商店推出的特别优惠
排灯节期间商店推出的特别优惠
图: 时装店窗橱的排灯节装饰
时装店窗橱的排灯节装饰
图: 时装店窗橱的排灯节装饰
时装店窗橱的排灯节装饰

网上零售是日益强大的成衣销售平台

随着收入增加,印度消费者日渐喜欢上网购物。2016年3月,AT Kearney与印度零售商协会联合出版的《互联消费时代的零售业》报告(Retail in the Era of the Connected Consumer)表示,印度已进入前所未有的科技应用时代,拥有超过3亿名流动互联网用户。2015年,印度有5,000万名网上购物客户,预计到2017年将增加超过两倍至1.6亿名。在受访的印度零售商中,约93%热衷于采用新科技,69%会在流动商店应用程式上阅读关于其店铺的评论,72%会使用图片搜寻功能(Visual Search),让用户拍下产品的照片,查看是否有货。很多印度零售商表示,除现金外也愿意接受以电子钱包付款。

如上所述,中产阶层消费者兴起,为品牌产品造就更大需求,但网上购物日趋普及,消费者可以方便地在网上销售平台挑选众多不同品牌,使许多人对品牌的忠诚度降低。印度消费者总体上对价格很敏感,会花时间收集产品功能及价格等资料。过去两年的排灯节,网上销售平台提供的折扣品牌产品比实体店更多,成功吸引一些买家转到网上购物。

虽然网上零售只占印度零售总额的一小部分,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该国电子商贸业中,成衣居非必需品销路的前三甲。2014年,印度成衣及配饰的网上销售额为5.6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将激增至350亿美元,约占网上销售总额的三分之一。

本局研究部在实地考察时访问了班加罗尔网上时装零售商Myntra。该公司预期网上服装销路将显著增长,并已关闭其网站,转而使用流动平台处理网上销售业务。2014年5月,Myntra被电子商贸网站Flipkart收购,后者预料成衣零售是下一个主要的增长领域,增长目标为占印度网上时装零售的60%至70%。

目前,印度允许企业对企业(B2B)的电子商贸公司有100%外商直接投资,但在网上零售(B2C)领域则禁止。有鉴于此,实体零售商纷纷投诉Flipkart、印度亚马逊 (Amazon India)和Snapdeal等电子商贸网站违反此项政策。预料莫迪政府在其外商直接投资政策中将清楚界定电子商贸交易市场的定义,以结束有关此类受欢迎零售网站的争议,并鼓励民众在网络空间创业。对有意涉足印度网上成衣销售业务的港商来说,无论是制造商、供应商还是电子商贸平台营运商,此举也有助他们清楚了解有关电子商贸的法规。

开拓印度成衣市场的挑战

虽然印度国内服装市场充满潜力,但对有意开拓个中商机的企业也不乏挑战。如上所述,印度是多元文化国家,消费者喜好大相迳庭。换言之,准备向该国成衣市场销售产品的公司,必须掌握消费者的喜好,一方面通过大量生产降低平均生产成本,另一方面也要生产更多客制化产品,以满足不同品味,两者之间要取得适当平衡。

在本局研究部考察时,当地一些服装制造商表示他们需要针对印度不同地区的消费者喜好而对产品作出修改。换句话说,产品的样式、颜色和尺寸需有更多变化,而每批产品的数量则较通常为少。

跟许多发展中市场一样,冒牌货在印度大行其道。这些产品价格低、质素差,基本上在印度大城市的购物区都可找到。据印度当地一家服装协会表示,最流行的假冒产品类别是服装,其次是鞋类及配饰等。Gucci、Louis Vuitton和Burberry等国际奢侈品牌经常被假冒。由于打击假冒措施执行不力,这个问题正在恶化。

图: 冒牌货在许多无组织零售地区都可找到
冒牌货在许多无组织零售地区都可找到
图: 冒牌货在许多无组织零售地区都可找到
冒牌货在许多无组织零售地区都可找到
图: 量身定制的服装在印度颇受欢迎
量身定制的服装在印度颇受欢迎
图: 量身定制的服装在印度颇受欢迎
量身定制的服装在印度颇受欢迎

[1]  印度政府「印度制造计划」官方网站
[2]  印度概况(India Briefing)官方网站
[3]  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印度服装出口从2012年的139亿美元增至2014年的177亿美元,而纺织品出口则由153亿美元升至184亿美元。
[4]  以价值计,印度纺织品及服装出口总值仅及中国出口总值的一小部分。
[5]  http://www.cbec.gov.in/htdocs-cbec/excise/cx-act/cx-addl-duties-act
[6] 印度于2004年推出中央增值税回扣,允许制造商抵销为产品所用物料和生产设备所付税项。

资料提供 图片:何达权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