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印度制造:为香港服装公司提供迁厂机会 声频

印度是全球领先的纺织服装出口国,其生产环境对有意迁厂的香港服装公司越来越有吸引力。

对在中国内地设厂的香港公司而言,过去20多年,由于供应链效率卓越,到岸成本甚具竞争力,中国制造的服装在全球各主要市场销路畅旺,基本上能傲视同侪。不过,近期由于生产成本飙升,而且招聘工人困难,中国的综合优势已有所削弱。

随着全球服装需求总体上仍较疲弱,国际买家难以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往往把焦点集中在供应商的成本控制上。越来越多的报道称,买家进一步分散采购订单,并将低档的劳动密集型生产活动迁往中国境外。有鉴于此,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在区内找寻其他生产基地,以为香港公司提供可供迁厂的地点及其营商环境等资料,而印度是其中一个可供迁厂的选址。印度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也是全球第二人口大国,预料于2022年超越中国成为人口最多的国家[1]。

(英文)

香港贸发局研究部最近前往印度实地考察,访问多个邦,审慎研究该国是否适合作为香港劳动密集型制造商的另一个生产基地。本局印度系列第一篇研究文章《印度制造:一个拥有庞大本土市场的生产基地》,概述印度制造业的情况及整体商业环境。第二篇文章《印度制造:在古吉拉特邦设立生产基地的机遇》,介绍总理莫迪的家乡—古吉拉特邦。本文则是印度系列的第三篇文章,分析印度服装业概况,并针对该国是否适合香港服装生产商搬厂的问题,评估各项相关因素。

印度:被低估的服装生产国及出口国

印度作为纺织服装生产国,论全球实力,自然与中国相形见绌。不过,印度亦是一个服装出口大国,但这一地位往往报道不多。此外,该国虽然人口众多,人口结构具优势,而且供应链垂直发展,但其作为生产国的潜力也被低估。根据世界贸易组织数字,2014年印度在亚洲主要服装出口国中排第四位,居中国、孟加拉和越南之后[2]。印度服装出口的主要市场有美国、欧盟和阿联酋。若以服装加上纺织品计算,印度在亚洲居第二位,仅次于中国[3]。正如下面各节所述,由于印度的棉织物及人造织物生产实力强劲,该国在垂直整合生产上拥有优势,在亚洲仅次于中国。

图: 2013及2014年亚洲主要服装出口国(不包括中国)
图: 2013及2014年亚洲主要服装出口国(不包括中国)

近期有不少港商在物色另一个生产基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显然成为焦点。相比之下,对于印度的情况以及该国作为制衣基地的潜力,港商的认识却不很高。不过,过去两年印度出现了一些转变,特别是莫迪政府于2014年9月推出「印度制造计划」(Make in India Initiative),旨在把该国打造为全球制造中心,因此印度应再度予以认真考虑。  

外国料将采购更多印度出口服装

在美国及欧盟两大市场,印度居主要纺织品和服装供应国之列,预料在这些出口市场将继续有不俗表现。据2015年美国一项调查显示[4],当年美国公司向40多个国家/地区采购服装,在十大采购来源地中,有8个位于亚洲。服装采购方面,中国居于榜首,无可争议,100%受访者从这个世界成衣工厂采购,其次是越南,有80%,而印度及印尼则分别有67%和53%。值得注意的是,在岸采购也很重要,50%受访者仍然向美国供应商采购服装。

此外,根据受访者预料会增加或减少从某个地区采购的程度而得出的加权排名评分,显示他们较有兴趣增加在亚洲的采购活动,尤其是越南、印度、孟加拉和印尼。以美国服装公司在未来两年改变其采购来源的倾向来说,中国在27个采购来源地中的评分最低[5]。美国服装公司对越南的兴趣越来越强,实不足为怪,个中原因不少,包括越南毗邻中国,是迁移在中国的制造活动的较接近地点,而且该国已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预料可获关税优惠,尤以美国市场为然[6]。

图: 未来两年美国时装业预料的采购来源变化
图: 未来两年美国时装业预料的采购来源变化

纺织服装业为何对印度很重要

纺织服装业是印度最古老的行业之一。据2015年的业界报告,印度纺织服装业的市场规模约为1,080亿美元,预料到2021年将达2,230亿美元[7]。这个劳动密集型行业估计约占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及工业生产的14%,直接及间接雇用人数分别为4,500万和6,000万,是该国继农业之后的第二大就业行业。

莫迪政府可能在2016年4月底前公布期待已久的全国纺织政策,提出纺织服装业的未来路线图,预计将为整个价值链制订计划,并应对熟练劳工及运输成本等问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该项政策旨在通过吸引外资,创造3,500万个新就业机会,并促进纺织品及服装出口,于2024-25财政年度达1,850亿美元。2014-15财政年度,印度纺织品及服装出口收入约为410亿美元[8],占全国产品出口总额约17%,是印度赚取外汇收入的重要来源。

图: 印度纺织业市场规模
图: 印度纺织业市场规模

尽管供应链分散但印度纺织品出口仍向前迈进

虽然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的纺织品及服装出口国,但其纺织供应链特别复杂及分散,从原材料采购到最终产品付运皆如此。由于农业发达,印度的黄麻产量全球第一,也是世界第二大棉花及丝绸生产国。印度的棉花产量预料在2016年可超过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生产国。该国纺织业的纺锭产能占全球约四分之一,转杯纺纱产能则占8%。天然纤维与合成纤维制成纱线后,其中一部分用于机织、针织及织物加工,包括在该国染色及印花,其他纱线则出口到美国、欧洲和其他市场。

印度虽是世界上有数的纱线生产国,但是却同时存在着许多使用电动织机的大工厂,以及数量更多的劳动密集型机织及针织小工厂。印度手工艺有悠久传统,是该国纺织业的重要一环,这从当地数以百万计的手摇纺织机可见一斑。印度有成千上万的织造及加工厂,不过大多専注于国内市场,其产品未能达到出口服装的标准。

图: 印度纺织品供应链结构
图: 印度纺织品供应链结构

制衣是产品上市前纺织供应链的最后阶段。近年来,由于产品质量提高,价格较具竞争力,印度已成为国际买家重要的服装外发加工中心。此外,受到印度国内市场吸引,Hugo Boss、Liz Claiborne及 Diesel等服装品牌亦开始在该国经营。印度的Reliance Brands已与Ermenegildo Zegna、Kenneth Cole和Paul & Shark等众多国际品牌合作,开设店铺以拓展不断扩大的本土市场。

印度制衣业共有超过75,000个生产实体,其中大部分是供应国内消费的小工厂。大型制衣厂则从事以国内及出口为导向的生产活动,不过,大多数工厂可能需要进口布料,以满足国外买家的订单。虽然印度大致上已拥有自给自足的纺织供应链,但是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印度政府对此也承认,并可能会发展纺织集群,以生产出口服装所需的优质布料及配件,同时缩短供应链,扩大供应链的某些环节,改进库存管理,以及降低物流成本。

这些制衣商大部分集中在8个地区,其中蒂鲁普(Tirupur)、卢迪亚纳(Ludhiana)和加尔各答(Kolkata)是针织服装的主要产地,班加罗尔(Bengaluru)、德里(Delhi)、诺伊达(Noida)、古尔冈(Gurgaon)、孟买(Mumbai)、斋浦尔(Jaipur)和印多尔(Indore)则专门生产梭织服装。下图显示印度主要的纺织品及服装产区所在位置。

地图: 印度纺织品及服装的主要产区
地图: 印度纺织品及服装的主要产区

印度政府为纺织业的外来投资创造更佳环境

为创造就业和提振国内制造业,莫迪政府于2014年9月推出「印度制造计划」,涵盖25个目标行业,纺织服装业是其中之一。首先及最重要的是,简化外商投资程序,在自动通道[9] 下允许外商在印度投资建立100%控股的生产基地。印度纺织业吸纳的外商直接投资快速增长,由2014财政年度的14.2亿美元增至2015财政年度的15.9亿美元。在截至2015财政年度的5年内,纺织服装业吸纳的外商直接投资年均增长14%,而国际企业与印度公司之间的合作亦不断增加。

为推动纺织品及服装出口,印度已实施多项促进出口的措施,如重点市场计划、重点产品计划和市场开发资助计划。在重点市场计划下,政府为在重点国家举行的出口推广活动提供财务资助。重点产品计划涵盖的特定技术纺织产品,出口时可获相当于离岸价2%的关税信用凭证(duty credit scrip)。在市场开发资助计划下,由纺织品出口促进会(Textiles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s)举办的一系列出口推广活动可获财务资助。印度政府还提出将每周7天每天24小时清关服务扩展至13个机场及14个海港,加快进出口货物清关。

纺织园区及经济特区有利开设纺织制衣厂

在综合纺织园区计划下,莫迪政府为纺织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助,最高达支出的40%,上限约620万美元(4亿卢比)[10] 。印度联邦纺织部长于2016年2月表示,已批准建立24个新的纺织园区。预料纺织园区将成为全国纺织政策的重要一环,莫迪政府会在74个纺织园区共投资46亿美元(3,000亿卢比)。此外,印度政府最近亦推出纺织升级基金修订计划,给予新建的纺织及制衣厂资金补贴,同时协助现有生产设施引入现代机械,提高产量。该国政府希望,印度在全球纺织品及服装贸易的份额,于2025财政年度前可从现时约5%左右翻一番。

当局亦鼓励从事出口业务的服装制造商在印度各邦设立的经济特区建立生产基地,这些快速发展的工业园区可为较小的生产商提供即时投产的便利。在经济特区的工厂可享有免税期,进口或国内采购产品免税,以及豁免服务税等其他税项。现时印度各邦共有超过50个与纺织服装业有关的经济特区,如下表所示。

表: 印度部份邦份的经济特区数目
表: 印度部份邦份的经济特区数目

印度年轻制衣工人供应多工资低

印度是世界第二人口大国,预计到2022年将升上首位。现时该国的年龄中位数是27岁,远低于中国的37岁,未来多年年轻工人供应肯定充裕。制衣业本质上属劳动密集,劳工成本是生产商重点考虑的问题,而印度在这方面具有优势。目前,印度中央政府及各邦政府负责为不同工作类别制订最低工资。根据《1948年最低工资法》,中央政府可决定45个类别的最低工资,而各邦则负责近1,700类。

然而,必须注意的是,全国每日2.4美元(160卢比)的最低工资水平,如同《1948年最低工资法》早已过时一样,亦难具约束力,在跨国比较工资时用处不大。虽然莫迪政府试图推行一系列劳工市场改革,可是国会反对党会阻挠法案在可见将来迅速通过。印度劳工法例复杂,而纺织服装业等劳动密集行业的招聘及解雇成本高昂,或会成为港商考虑搬厂时的一大疑虑。然而,过去两三年,多个东南亚国家劳工运动盛行,但印度没有受到相关问题困扰。

下表列出印度部份邦份的最低工资,以便深入了解目前该国制衣工人的最低工资。值得注意的是,在印度,熟练、半熟练和非熟练制衣工人之间的最低工资差异不大。再下一个图表则以古吉拉特邦制衣工人的最低工资作为印度的代表,进行跨国比较。

表: 印度制衣工人的每日最低工资(美元)
表: 印度制衣工人的每日最低工资(美元)
图: 亚洲部分国家的每月最低工资
图: 亚洲部分国家的每月最低工资

总之,印度制衣业的劳工成本比中国低得多,可与越南相比。近年越南已成为香港生产商设厂的热门地点。至于印度的劳资关系,纺织园区、工业园区及经济特区的管理委员会可提供协助,使投资者更容易适应印度的生产环境。事实上,印度中央政府和各邦政府亦在不断改善该国的生产环境。

鉴于制衣业对印度经济十分重要,该国已为纺织服装业设立各类培训中心及学院,如全国时尚科技学院,确保产业供应链各个环节均有充足的工人及人才供应。

在印度实地考察期间,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参观了多家制衣厂,并与工厂经理交流。我们发现,有些服装生产商已自行建立培训中心,以提高工人的生产能力。他们表示,培训工人需时3至6个月,而生产线经理则要6至12个月。除内部培训外,有些服装厂拨出年利润的2%或以上,为所在地区提供社区服务。这些服务可提高工厂形象,日后更易招聘工人。

图: 哈里亚纳邦古尔岗一家出口服装厂
哈里亚纳邦古尔岗一家出口服装厂
图: 哈里亚纳邦古尔岗一家出口服装厂
哈里亚纳邦古尔岗一家出口服装厂
图: 孟买一所制衣培训中心
孟买一所制衣培训中心
图: 孟买一所制衣培训中心
孟买一所制衣培训中心

印度的自由贸易协定及优惠市场待遇

整体而言,印度的出口产品在欧盟及美国等市场毋须缴付特高的进口关税。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2013年印度出口到欧盟和美国的非农产品分别有67%及76%免关税(中国则是59%及51%),简单平均关税税率分别是4.5%和3.7%(中国是13.3%和4.3%)。以2014年印度对美国出口的协制第61章及第62章服装为例,根据世贸计算,平均关税率约为12%和10%,与中国大致相若。对考虑分散制衣业务或将制衣厂搬往印度的香港公司来说,服装从印度出口到美国市场,其关税率不会差过从中国出口。

2015年,美国延长普及特惠税制,效期追溯至2013年。普惠制使印度3,500个税目的出口产品在美国市场获得优惠关税待遇。然而,普惠制明确排除某些「敏感进口」产品,包括纺织品及服装,并对从任何国家进口的任一产品在数量或价值上实施限制。此外,美国每年会检讨可享受普惠制的国家和产品。

与此同时,印度亦深明自由贸易协定对促进贸易的重要性。印度并非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成员,但目前正与欧盟谈判自由贸易协定,亦已参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并检讨现行与东盟和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

在「印度制造计划」下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势将增加

2016年2月,马哈拉施特拉邦举办「印度制造」峰会,为期一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踊跃参加。参加这次盛会的中国代表团来自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苏州市和湖南省政府等。据报,中国制造商对印度甚感兴趣,并签署一些谅解备忘录

据报,在这次活动中,各行各业数以千计当地公司与外国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承诺的投资额约2,300亿美元(15.2万亿卢比),涉及多个行业,包括制造业及纺织业。作为东道主,马哈拉施特拉邦签订约2,600项谅解备忘录,总额约1,200亿美元(7.94万亿卢比),估计有潜力创造近300万个就业职位[11] 。

中国于2008年成为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从2000年至2015年9月,中国在印度的直接投资总额只得12亿美元,仅占此期间印度外来直接投资约0.5%。不过,在莫迪推出「印度制造计划」后,中国投资者的热情开始高涨。2015年,大连万达宣布,未来10年将投资100亿美元,在印度建设工业城及商场。电子生产商富士康仅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就准备投资50亿美元。此外,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均与印度的初创公司达成协议,而约100家中国中小企业亦承诺投资10亿美元。

纺织业方面,山东Ruji与Reliance Industries成立了一家合资纺织公司,占少数股权,并于2015年3月获印度竞争委员会批准。继中国大型企业之后,未来几年,服装生产商等小型业者亦有可能加入「印度制造计划」的行列。尽管如此,印度并不是一个全无麻烦的生产基地,但正如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印度制造:一个拥有庞大本土市场的生产基地》所说,印度正在大步向前发展,「印度制造计划」及全国纺织政策就是推动该国发展的多年计划。

具体而言,印度政府认识到纺织服装业对工业生产、就业及出口的重要性,并更加努力提升价值链。印度有充裕的年轻工人供应、完善的供应链及政府政策扶持,香港服装生产商若渴望物色另一个生产基地,以分散部分生产业务,甚至全面搬迁在中国的工厂,长远来看,该国大有机会提供合适的经营环境。


[1]  联合国预测到2030年世界人口将达85亿,增长是由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带动

[2]  2014年,香港可算是亚洲第三大服装出口地区,居中国内地及孟加拉之后。但在世界贸易组织所估计的205亿美元服装出口额中,超过99%属转口,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中国内地的产品。  

[3]  据世界贸易组织数字,2014年印度纺织品出口总额为183亿美元,仅及中国的六分之一,但较亚洲其他服装生产国的纺织品出口高出很多,这些国家大部分依赖进口纺织品。

[4]  美国时装业协会《2015年美国时装业基准研究》。这项研究访问了美国30家时装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服装品牌商、零售商、进口商和制造商;员工人数在1,000人以上的公司占60%。约30%及40%的受访者分别在亚洲(不包括中国)和中国有地区性业务。

[5]  按未来两年有意增加采购的程度来説,该27个国家/地区由低至高的排序是:中国内地、台湾、海地、斯里兰卡、尼加拉瓜、其他亚洲国家、其他中美洲/加勒比国家、泰国、其他非洲国家、其他欧洲国家、多明尼加、柬埔寨、埃及、萨尔瓦多、缅甸、约旦、危地马拉、墨西哥、菲律宾、巴基斯坦、洪都拉斯、印尼、孟加拉、美国、印度和越南。

[6]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再探》

[7]  这项研究由策略顾问公司Corporate Catalyst India进行。

[8]  印度的财政年度从4月1日开始到次年3月底止。该国纺织品及服装估计数字所涵盖的范围,与世界贸易组织所使用者并不一致,以致两套出口数字之间存在差异。

[9]   在自动通道下,只要在收到资金的30天内向印度储备银行提交所需文件,外商投资建议书不须获得政府批准。

[10]  2016年3月底,1美元兑66.5印度卢比。

[11]  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制造计划」峰会期间签署谅解备忘录的大公司包括Mahindra & Mahindra (800亿卢比)、Mercedes(120亿卢比)、Ascendas(457.1亿卢比)、Raymond (140亿卢比)、Sterlite (6,000亿卢比)、百事可乐(Pepsico)和可口可乐(Coca-Cola)。(资料来源:’Make in India Week’ gets Rs 15.2 lakh crore investment commitments

资料提供 图片:何达权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