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印度制造:分阶段制造计划刺激电子零部件需求(2)

本文第一部分论及过去数年香港对印度的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结构所出现的重大变化,以下各节将探讨印度政府政策的改变、这些改变对其进口体制和海外供应商的影响,以及该国吸引外国公司投资当地制造和营销业的举措。

电子产品净进口额降至零

为扭转电子贸易的长期赤字,印度政府已在「数码印度」计划 [1] 下设定目标,到2020年把电子产品净进口额降至零。此举主要是通过增加投资,特别是来自外国投资者的投资,推动国内电子业转型。该国政府对电子业投资提供优惠,并简化投资计划的审批程序。投资者可在整个价值链获得优惠,包括制造流动设备和配件、电讯设备、资讯科技硬件、机顶盒、电子消费品、医疗电子产品,以及汽车电子产品。印度政府也雄心勃勃地承诺,到2030年,在该国销售的汽车全是电动车。

印度与世贸《资讯科技协议》

印度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也是世贸《资讯科技协议》的签署国。该协议有82个成员签署,共占全球资讯科技产品贸易额约97%。《资讯科技协议》涉及约200种高科技产品,包括电脑、流动设备、显示器、屏幕、网络设备、机顶盒、磁盘存储单元、电讯设备、半导体、半导体制造设备,以及这些产品的大部分零件和配件。协议要求签署各方以最惠国待遇为基础,撤销协议订明的所有产品关税,实行零关税。

鉴于新科技发展,加上《资讯科技协议》并未涵盖一些资讯科技产品类别,2012年世贸启动扩大协议适用范围的谈判,并于2015年完成。54个世贸成员参与协议扩容谈判,几乎全部都正式接受修订后的产品范围清单。在列入《资讯科技协议》扩容清单的201种产品中,这些成员共占全球贸易额约90%。请按此查阅清单内容(英文版)

印度没有加入《资讯科技协议》扩容协议,原因之一是对《资讯科技协议》的实施感到失望,另一个原因是莫迪政府正尝试在「印度制造」和「数码印度」策略下,推动国内电器及电子/资讯科技产品制造业蓬勃发展。尽管如此,印度重申遵守现行《资讯科技协议》的承诺,协议涉及的217个税号,以及制造这些货物所需的原材料和物料维持基本关税为零。[2]

分阶段制造计划

与其对《资讯科技协议》扩容协议[3] 涉及的产品实行零关税,使国内电器及电子产品/资讯科技硬件业面对进一步的竞争压力,印度认为这个行业需要培育,并应给予时间让「印度制造」和「数码印度」计划取得成效。该国政府表示,实行零关税会窒碍当地的研发和制造业,导致企业进口电器及电子产品而不是投资于当地生产活动。

为促进印度制造业发展,并振兴电器及电子产品硬件业,印度政府于2015年8月推出分阶段制造计划(Phased Manufacturing Programme)。推行分阶段制造计划的根本原因是,如果进口电器及电子产品零部件需要缴纳关税多年,印度制造商无论是本土企业还是外商直接投资企业,便会更愿意扩大本土生产规模。值得注意的是,在本土产量上升,国产零部件供应增加之前,印度电器及电子产品业仍须依赖进口零部件,部分会来自香港供应商。因此,在过渡期间对这些零部件征收进口关税,便会推高制造商的成本,并可能在短期内对最终产品价格产生上行压力。

然而,印度政府希望,分阶段制造计划能在短短数年内推动电器及电子产品在当地制造,以及使用当地生产的零部件,这样便可缓解该国对进口电子及电器产品的依赖,并大大改善印度长远成为电器及电子产品制造中心和出口国的前景。印度政府还认为,随着技术快速发展,应能识别出不属于印度签署的《资讯科技协议》等贸易协议适用范围的电器及电子产品和零部件。该国政府希望可以把这些产品纳入分阶段制造计划的范围,同时符合世贸的规定。

手机、流动设备和相关零件及配件是印度对电器及电子产品需求最大的一个领域。正如本文第一部分所述,这些产品也是香港输往印度的主要电器及电子产品。据2018年2月发布的IDC季度手机追踪报告,2017年印度手机出货量达到2.88亿部,其中1.24亿部为智能手机。同年智能手机的销售额增长14%。2017年,三星(Samsung)在智能手机品牌市场居领先地位,占比重24.7%,其次是中国品牌小米(24.2%)、Vivo (6.5%)、联想(5.6%)和Oppo (4.9%)。苹果(Apple)通过其台湾合作伙伴纬创资通在印度组装iPhone SE,但进口iPhone 8等高档机型。这些机型需要缴纳多重进口关税,在以下章节将会讨论。IDC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小米超越三星(连续24个季度居市场领导地位),成为印度第一大智能手机品牌。3年前,小米智能手机在印度的季度出货量为50万部左右,但2017年第四季已达800万部以上。

表: 2017年第四季印度手机出货量
表: 2017年第四季印度手机出货量

据Counterpoint Research估计,印度13亿人中约有一半使用手机,但不到一半的手机用户使用智能手机。许多人都想把手机升级,IDC预测,未来数年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将保持双位数增长。在印度销售的智能手机,约有三分之二在该国组装。由于许多高价值零部件已装在或焊接到主机板(即已组装印刷电路板)上,因此其增值往往非常低。

分阶段制造计划的多个阶段

分阶段制造计划的第一阶段于2015年启动,组装手机的国内制造商可获得差别税务待遇,豁免进口产品12.5%的反补贴税和1%的消费税。[4]此外,用于制造手机的零部件和配件,以及用于制造零部件的分零部件或物料也豁免基本关税(BCD)、反补贴税和特别附加关税(SAD)。这些举措为当地组装的手机等电器及电子产品带来成本优势。2016-17年度,进口产品与本土制造产品之间的关税差别措施范围扩大到充电器、适配器、电池和有线耳机。[5]

2017年4月,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发出另一份分阶段制造计划通告,宣布印度政府将在2017-18年度采取措施,逐步提高国内生产的增值含量,在国内建立强大的手机制造业生态系统。其中涉及次组装产品,包括机械零件、模切部件[6]、传声器和接收器、键盘和USB连接线。在分阶段制造计划下,印度不仅尝试促进当地手机制造活动,还包括其次组装件和零部件,包括分零部件和次组装件的物料。同样,印度政府的目标是在2018-19年度把分阶段制造计划应用到已组装印刷电路板、相机模件和连接器,推动本土制造;2019-20年度再扩展到显示组件、触控面板、振动器和响铃。

印度政府宣布为期多年的分阶段制造计划策略,旨在引导手机及零部件业更有效地规划业内投资。当局预测,本土采购的零部件在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制造中所占的比重在5年左右可增加1倍有多(功能手机增至37%,智能手机增至26%)。预料这一发展将带动印度国内手机制造业的增加值快速增长,预测包括本土采购和组装在内,国内增加值将增至30%以上。该国政府还预计,由于分阶段制造计划的推行,到2019-20年度,本土制造的手机将达到5.2亿部,届时印度可望出口相当数量的手机。

相片: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1) 。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1) 。
相片: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1) 。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1) 。
相片: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2) 。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2) 。
相片: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2) 。
印度电子与资讯科技部(2) 。

如上所述,2017-18年度分阶段制造计划涵盖的产品清单已包含模切部件和机械零件。据香港贸易统计数据,2017年香港输往印度的模切部件出口按年增长57%,而2014年至2017年年均增长74%。期间,出口额从仅得100万美元增至500万美元。香港对印度出口的机械零件也大幅增长,截至2017年的3年间年均增长20%,达到1,980万美元。虽然与2017年香港输往印度的手机和相关零部件总额(超过62亿美元)相比,这些税号的出口额可谓微不足道,但这些产品的出口额有所上升,可以证明印度正积极提升该国的手机制造能力和生态系统。印度政府大力推行分阶段制造计划,以便逐步摆脱对进口的依赖,但转型可能需时数年,才能大幅提高本土采购在最终产品组装中的比重。

转向商品及服务税制以配合分阶段制造计划

印度于2017年7月正式推行商品及服务税(GST)改革,旨在消除中央政府和各邦的多重间接税。商品及服务税对进口税没有带来重大改变,其中反补贴税和特别附加税由综合商品及服务税(IGST)取代,而基本关税保持不变。在征收商品及服务税后,基本关税仍是中央政府控制的主要税种。[7] 为确保关税差别继续存在,鼓励本土制造,印度政府自2017年7月起首度对进口手机征收10%的基本关税。[8] 该国政府认为,由于该国于1996年签署世贸《资讯科技协议》时智能手机仍未面世,因此对这些进口产品征收基本关税没有违反该协议的义务。[9]

由于印度政府希望加快推进「印度制造」计划,手机及其零部件,包括充电器、耳机、电池和USB连接线的基本关税率于2017年12月从10%调高至15%。2018年2月,该国政府预算案再度把手机的基本关税率调高至20%。进一步提高税率旨在解决关税结构倒置问题,即制成品的税率可能比制造手机所需的物料更低。此外,此举的目的也在于扩大进口和本土制造的智能手机之间的关税差距,以刺激国内生产。印度政府还决定对电器及电子产品零部件征收基本关税,如用于制造智能手机的已组装印刷电路板、相机模件和连接器。

表: 2018-19年度预算案部分产品基本关税修订 (%)
表: 2018-19年度预算案部分产品基本关税修订 (%)

虽然大部分电器和电子产品的综合商品及服务税率为18%,但手机税率则是12%,而附件则较高。[10][11]手机的基本关税率为20%,而其零部件的税率则稍低,不过电器及电子产品业认为手机的12%综合商品及服务税率会给消费者带来额外的价格负担,并且不利于实现印度成为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中心的愿景。业界要求政府考虑把综合商品及服务税率调低至5%,以符合「数码印度」的目标。

表: 部分产品的综合商品及服务税率
表: 部分产品的综合商品及服务税率

印度政府改革税制后,除对进口手机整机征收基本关税外,还对用于制造手机的进口橡胶及金属制品(包括螺丝)征收10%的基本关税。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政府向越来越多进口电器及电子产品零部件征税。

加强生态系统和供应链

印度手机协会(Indian Cellular Association)认为,该国正在建立一个技术基础更高、成本更低的强大手机制造生态系统,最终将成为这些产品的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虽然强化电器及电子产品业(特别是手机制造业)的生态系统十分重要,不过印度业界认识到,不应狭隘地专注于手机组装或提供创价或增值能力较低的电子制造服务(EMS)。相反,该会指出,必须把目光放在发展整个价值链上,EMS公司应投资新技术并提升制造能力,逐步升级增值。

如上所述,由于印度政府推行重点计划,实施关税差别政策,过去数年印度手机业增长迅速。手机制造商数目从2014年仅3家增至目前的50多家,零部件供应商的数目也有类似增长。据IIM Bangalore和Counterpoint Research于2016年进行的联合研究,预测2016年至2020年底,本土采购的零部件总值将超过150亿美元,预计可创造超过100万个就业机会,节省大量外汇,并大幅提升印度整个电子系统设计与制造(ESDM)生态系统[12]。

根据分阶段制造计划发展路线图,印度政府将加强本土零部件供应,包括印刷电路板组装能力,藉此帮助国内企业。印度需要大量投资于表面贴装技术(SMT),原因是SMT生产线对协助当地制造商提高效率和增加价值至关重要。该国政府预计,随着分阶段制造计划实施,到2019-20年度印度可生产约5.2亿部手机,到2025年可生产12亿部手机,其中一半以上是以出口为目标。这便需要投资约400条SMT生产线,以及制造本土零部件和配件的SMT生产线。

随着分阶段制造计划初步取得成功,印度通讯及资讯科技部也在考虑把计划的关注重点,从本土生产的手机电子零部件扩展到其他电器及电子产品领域。

增加电子系统设计与制造投资

尽管印度仍然面临多项问题,包括劳工法例过严、基础设施薄弱,以及供应链效率不高,但过去数年该国手机和零部件制造商的数目确实迅速增加。随着中国和发达国家的手机销量增长开始放缓,印度已成为世界上主要的发展中市场之一。国际和区域品牌希望印度能为他们带来显著的收入增长,一方面投资手机和零部件制造业,另一方面投资于市场营销和渠道开发。一些领先企业还推行具针对性的计划,培训工厂操作人员、管理人员和维修工程师,以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竞争力。

据报道,日本Panasonic和印度本土的Lava等手机制造商正考虑加大投资,扩展当地制造规模,以便善用分阶段制造计划的好处,以及应对当局对已组装印刷电路板开征进口关税的举措。同样,生产诺基亚(Nokia)手机的芬兰公司HMD Global表示,正准备通过其合作伙伴富士康开展印刷电路板组装业务。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深圳的手机制造商传音控股,尽管目前尚未成为印度市场的一线业者,但已着手制订拓展策略,计划在印度数个邦生产价格相宜的手机。苹果从2017年起通过台湾供应商纬创资通在班加罗尔组装价格较低的iPhone SE,预料也将开始在纬创的厂房生产iPhone 6S等老一代产品。鉴于纬创最近在班加罗尔购入更多土地,估计很快成事。小米是印度第一大智能手机品牌,在该国拥有3家工厂,两家在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制造手机,而另一家则与印度伙伴合作在诺伊达市(Noida)制造流动充电器。

随着分阶段制造计划积极鼓励本土生产和出口,印度政府预期,未来5到7年该国手机制造业可迅猛增长。虽然基本关税目前是中央政府抑制手机进口的主要工具,不过,在分阶段制造计划下,维持精准的关税差别结构,支持零部件生产,也是整体政策框架的重要一环。此外,当局也会根据业界意见定期调整商品及服务税率,以免进口零部件的关税比制成品更高,或者确保全组装(CBU)的税率不会高于全散装(CKD)或半散装(SKD)。

总结

香港对印度的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原因之一是受生产商希望靠近市场制造产品的意欲推动,另一个原因是印度政府致力在国内建立强大的电器及电子产品生态系统,当中以高价值及快速流转的产品为主,尤以手机为然。鉴于印度提供多种优惠,鼓励本土生产制成品及零部件,香港输往该国的手机制成品数量料将持续甚至迅速下降。随着印度致力提高本国企业的技术和竞争力,并对进口制成品、零部件和次组件采取差别关税待遇,由香港转口至印度的零部件及配件种类也将进一步调整。


[1] 「数码印度」有九大「增长支柱」:(1)宽频高速公路;(2)流动连接覆盖全国;(3)公共互联网连接计划;(4)电子政务:以科技改革政府;(5)e-Kranti电子化服务;(6)全民资讯计划;(7)电子产品制造;(8)资讯科技培训和就业;(9)早期收获计划。每个支柱本身都是复杂的计划,横跨多个部门。

[2]  豁免基本关税只限实际使用者,目的是令贸易商和贸易活动不涉及进口业务。实际使用者是指进口货物供自用者。

[3]  根据《资讯科技协议》扩容协议,关税壁垒分3个阶段撤销。首先,新协议于2016年7月实施,即时削减65%新税号的关税,占进口的88%。其次,其后3年,再削减89%税号的关税,占进口的95%。余下的关税将在2024年1月撤销。一些重要产品类别未有纳入扩容协议,包括发光二极体(LED)显示屏和锂离子电池。

[4]  如果没有进项税额抵扣,则消费税为1%,若有进项税额抵扣,则为12.5%。

[5]  分阶段制造计划通告,2017年4月28日

[6]  《机械零件和模切部件参考清单》,2017年4月28日分阶段制造计划通告附件。

[7]  印度进口商在清关时须缴付综合商品及服务税,其综合商品及服务税抵扣可用以销减应缴付的商品及服务税(例如向分销商或零售商出售制成品)。所有进口都视为跨邦供货,因此除征收基本关税外,还征收综合商品及服务税。除综合商品及服务税外,印度还保留征收反倾销税和保障税等税项。

[8]  印度政府还取消适用于制造电视机的LCD、LED和OLED面板的基本关税豁免,改为征收7.5%的基本关税。

[9]  印度向智能手机及相关产品征收进口关税后,世贸多个成员表示,印度对资讯科技产品征收关税并不妥当。《资讯科技协议》的签署成员,包括一些东南亚国家可能会入禀世贸,反对印度的做法。这些国家的智能手机零部件制造商把产品输往中国和越南等组装中心,在全球供应链中发挥关键作用。

[10]  印度商品及服务税制采用4级税率,大部分商品及服务的税率为5%、12%、18%和28%。《综合商品和服务税法》(2017年)规定,对印度进口货物征收的综合税,应根据《海关关税法》(1975年)的规定,按该法例确定的价值征收,同时按《海关法》(1962年)征收关税。除按《海关关税法》征收适用的基本关税外,对货物还应征收综合商品及服务税。

[11]  在开征商品及服务税之前,购买手机须缴付增值税,各邦税率有所不同。在商品及服务税下,印度各地手机征收的商品及服务税率统一为12%。税收由购买手机所在的邦和中央政府平分,即邦商品及服务税(SGST) 和中央商品及服务税(CGST)。

[12]  电子系统设计与制造业(ESDM)包括电子产品、电子零部件、半导体设计及电子制造服务。

资料提供 图片:何达权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