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印度商机:商品及服务税改革机遇涌现 声频

商品及服务税大大改善营商环境并增加经济效益

商品及服务税是印度在 1990 年代初推行大改革以来,最重要的经济措施之一。该法案于 2016 年 8 月通过,预期 2017 年下半年实施,是总理莫迪一项重要政绩。莫迪在 2014 年上任后亦推行多项重要的改革措施,例如「印度制造计划」(Make in India Initiative)及「便利营商改革」,目的是改善营商环境、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增加就业机会以及刺激经济。

(英文)

商品及服务税改革过程超越 10 年

印度是一个联邦共和国,也是世界最大的民主体制国家,由联邦政府(中央政府)与各邦政府划分权力。早于 2000 年代初,该国中央政府已着手构思和设计一个商品及服务税模式。不过,由于中央和各邦政府采用的税制错综复杂并存在不少缺点,中央政府一直到 2000 年代中期,才提出全国统一的商品及服务税制建议。

推行商品及服务税改革还遇上另一些困难,主要来自中央与各邦之间就税务机关和税收分配问题出现的矛盾,致令各方对商品及服务税模式展开了多轮辩论。此外,商品及服务税改革过程亦受到印度各级政府选举周期的形势转变所影响。

要制订一个可获各方同意的统一商品及服务税模式,困难重重,因此未能在最初订下的 2010 年 4 月限期前实现改革。之后,当时由国大党领导的政府多次尝试制订商品及服务税法案,却失败告终。事实上,商品及服务税由当初一个概念至最终通过成为法例,耗费超过 10 年时间,期间中央政府亦有所更迭。商品及服务税法案正式名称为「商品及服务税宪法修订案」(The Constitution Amendment Bill for Goods and Services Tax),获得通过后,印度政府成立了商品及服务税委员会(GST Council),由财政部长贾伊特利(Arun Jaitley)担任主席,委员会职责是就重要的商品及服务税议题向中央政府及各邦政府提供建议。

印度已有广泛共识,认为一个全国统一的商品及服务税制将令该国受益,而这个税制亦获得普遍支持。这个商品及服务税制料将大大推动印度统一成为单一市场,打破邦与邦之间在商品和服务流动方面的界限。尤其重要的是,这个税制将取代各邦层层叠叠且缺乏效率的间接税制,并可显著增加全国的税收透明度。商品及服务税将于 2017 年下半年推出,而商品及服务税委员会正忙于制订税收安排的最终细节。全国商品及服务税被视为印度有史以来最重要的税务改革,将为该国经济带来深远的影响。

现行商品及服务间接税的问题

众所周知,印度的税制非常复杂。在世界银行的营商便利程度排名榜上,该国于「缴税」方面的得分极低[1]。中央与邦政府均征收范围广泛的税种。以下是消费者须为商品及服务缴付的税项:

表: 印度对商品及服务征收的税项
表: 印度对商品及服务征收的税项

从上表可见,中央政府和各邦政府均征收多种税项,因此企业须分别向不同政府机关缴税,过程繁琐。另一方面,中央及邦政府征收这些间接税的行政成本亦高。

此外,印度各邦对商品及服务征收不同的税率,令税制更加繁复。某些税种只在某些邦份征收,不是在全国实施。至于跨邦的商业交易,须分别在两个邦缴税。举例来说,如果进口商把一个货柜的货品进口到西孟加拉邦,西孟加拉邦会征税。如果该进口商想把部分货品在孟买销售,除了已缴付给西孟加拉邦的税款外,还要缴付跨邦中央销售税(CST)。

在这安排下,印度成为一个分散的消费市场,不同的邦份推行本身的商品和服务制度,致令商品和服务跨邦流动时须增加额外成本。此外,由于在整个价值链每个环节均对商品和服务征税,税上税情况很普遍,最终推高商品价格,加重消费者负担。

总而言之,印度目前的商品及服务税,无论是从政府的行政管理,还是企业及消费者的遵行方面来看,都十分复杂,而且成本高昂。另一方面,行政成本高昂无可避免会令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提高。由于中央和邦政府众多部门参与管理这个复杂繁琐的税制,因此官僚作风、效率低下及逃税等问题丛生。

新商品及服务税制内容

印度的全国统一商品及服务税模式,旨在针对由生产商到消费者的整个供应链,大幅简化或优化目前的商品及服务税制,并会统一全国所有间接税的税率和结构。以往的中央征税将全部归入中央商品及服务税(CGST),而过去各邦不同的征税制度,将统一为一个邦级的商品及服务税(SGST)。这个将中央和邦份的征税合并一起的四级商品及服务税制,大致内容概述如下:

表: 商品及服务税的四级结构
表: 商品及服务税的四级结构

以下图表说明政府将如何征收整个价值链的商品及服务税:

图: 第一阶段
图: 第一阶段

在生产的第一阶段,计算方法简单。正如图表所指,茶农只须分别缴付 5% 的商品及服务税予中央及邦政府。

图: 第二阶段
图: 第二阶段

在价值链的第二阶段,为了避免税上税,由于在第一阶段已缴付了 10 卢比的商品及服务税,因此可获 10 卢比的进项税额抵扣。换言之,茶叶加工商只须缴付合共 10 卢比的商品及服务税。

图: 第三阶段
图: 第三阶段

同一原则适用于第三阶段。在第一和第二阶段已缴付了的商品及服务税,可获进项税额抵扣。因此,茶叶零售商亦只须缴付合共 10 卢比的商品及服务税。

图: 跨邦商业交易
图: 跨邦商业交易

商品及服务税改革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改进跨邦商业交易的税制。由中央政府征收的综合商品及服务税(IGST),将会取代两个邦分别征收的税项。举例来说,当西孟加拉邦的茶叶加工商把产品销售到卡纳塔卡邦,他再不须缴税给西孟加拉邦和卡纳塔卡邦的政府。

根据新的商品及服务税制,上述茶叶加工商只须向中央政府缴付综合商品及服务税,税额等同中央商品及服务税加上邦商品及服务税(5%+5%=10%),并把在价值链内之前各阶段的税额扣减(总额为 10 卢比)。新的商品及服务税是以目的地为基础的税制;最终产品须缴付的所有邦商品及服务税,将由产品消费地的政府负责征收。因此,在上述例子,邦商品及服务税将会由卡纳塔卡邦征收。对跨邦商业交易并没有其他附加税。

长远而言改善印度营商环境

若商品及服务税能适当地推行及执行,将惠及企业和消费者。商品及服务税为在印度经商带来更多机遇,原因是以下各方面的营商环境将有所改善:

减轻税务负担

商品及服务税制最显著的特色是在整个价值链提供进项税额抵扣。旧税制没有明确的机制抵扣在价值链内之前各阶段的税额,产生了税上税效应。新税制消除了税上税,让买卖双方(包括最终消费者)均减轻税务负担。

商品及服务流通更畅顺

一直以来,印度每个邦都有各自的税收制度,杂乱无章,成为在该国营商的一大障碍,吓怕不少外商,令他们有所却步。此外,若货品跨越邦界,外商更须按两套税制缴税。这种做法抑制商品及服务的自由流动,因而减低企业的边际利润及营商灵活性。在新的商品及服务税制下,由于跨邦商业交易的税务壁垒已移除,经营制造及零售业务可有更大灵活性。

有助制造商及出口商

在商品及服务税改革出现前,中央及邦政府征收的税项林林总总,纠结繁复,差不多所有商品均受影响。不难想像,印度制造商在整个采购程序中须缴付各种各样的税项,烦乱不堪,更要应付向多个政府机关报税交税等琐碎的行政工作。再者,当中所涉的支出,无可避免地令印度制造业的生产成本更高昂。全国统一的商品及服务税制包含了现行的中央及邦税收,将减低印度的生产成本,提高其作为生产基地的竞争力。这亦配合印度希望成为世界级制造枢纽的抱负,以及莫迪政府主张的「印度制造计划」。此外,在新税制下,印度政府不会向出口货品及服务征税。

程序简化更易遵从

这次税制改革的另一重要目标,是减少过多的官僚程序及普遍的违规情况。新的商品及服务税制更为清晰简单,在印度全国均采用一致的税率及税制。此外,新开发的资讯科技系统为纳税人提供一站式服务,包括登记、报税及交税。纳税人可通过网上进行所有程序,简单容易,亦减少了官僚干预。

这些改革将降低商品及服务的交易成本,从而改善印度的营商环境。

未来之路

2017 年 3 月,商品及服务税委员会同意精简特种税的安排。这是商品及服务税改革最后一道重大障碍,现已进入中央及邦立法程序的最后阶段。印度是一个庞大的联邦国家,共有 29 个邦及七个联邦属地,每个邦份均须通过本身的邦商品及服务税法例。要在中央及邦的层面成功落实商品及服务税,仍是一个宏大艰巨的任务,并且需要时间监察其成效。

莫迪所属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不单是中央政府的执政党,亦是超过一半邦份和联邦属地政府的执政党。人民党在目前的邦选举周期中预期将可获得重大胜利,有利商品及服务税的立法及最后落实执行。印度推行商品及服务税改革,已在统一内部市场方面走上正轨,不但可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更令该国成为制造基地的前景更加光明,此外,亦为当地以至外国公司创造源源商机。


[1]  在2017年营商便利程度排名榜上,印度于「缴税」方面,在190个经济体中排第172位。

资料提供 图片:李紫欣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