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印度商機:商品及服務稅改革機遇湧現 聲音檔案

商品及服務稅大大改善營商環境並增加經濟效益

商品及服務稅是印度在 1990 年代初推行大改革以來,最重要的經濟措施之一。該法案於 2016 年 8 月通過,預期 2017 年下半年實施,是總理莫迪一項重要政績。莫迪在 2014 年上任後亦推行多項重要的改革措施,例如「印度製造計劃」(Make in India Initiative)及「便利營商改革」,目的是改善營商環境、吸引外商直接投資、增加就業機會以及刺激經濟。

(英文)

商品及服務稅改革過程超越 10 年

印度是一個聯邦共和國,也是世界最大的民主體制國家,由聯邦政府(中央政府)與各邦政府劃分權力。早於 2000 年代初,該國中央政府已著手構思和設計一個商品及服務稅模式。不過,由於中央和各邦政府採用的稅制錯綜複雜並存在不少缺點,中央政府一直到 2000 年代中期,才提出全國統一的商品及服務稅制建議。

推行商品及服務稅改革還遇上另一些困難,主要來自中央與各邦之間就稅務機關和稅收分配問題出現的矛盾,致令各方對商品及服務稅模式展開了多輪辯論。此外,商品及服務稅改革過程亦受到印度各級政府選舉周期的形勢轉變所影響。

要制訂一個可獲各方同意的統一商品及服務稅模式,困難重重,因此未能在最初訂下的 2010 年 4 月限期前實現改革。之後,當時由國大黨領導的政府多次嘗試制訂商品及服務稅法案,卻失敗告終。事實上,商品及服務稅由當初一個概念至最終通過成為法例,耗費超過 10 年時間,期間中央政府亦有所更迭。商品及服務稅法案正式名稱為「商品及服務稅憲法修訂案」(The Constitution Amendment Bill for Goods and Services Tax),獲得通過後,印度政府成立了商品及服務稅委員會(GST Council),由財政部長賈伊特利(Arun Jaitley)擔任主席,委員會職責是就重要的商品及服務稅議題向中央政府及各邦政府提供建議。

印度已有廣泛共識,認為一個全國統一的商品及服務稅制將令該國受益,而這個稅制亦獲得普遍支持。這個商品及服務稅制料將大大推動印度統一成為單一市場,打破邦與邦之間在商品和服務流動方面的界限。尤其重要的是,這個稅制將取代各邦層層疊疊且缺乏效率的間接稅制,並可顯著增加全國的稅收透明度。商品及服務稅將於 2017 年下半年推出,而商品及服務稅委員會正忙於制訂稅收安排的最終細節。全國商品及服務稅被視為印度有史以來最重要的稅務改革,將為該國經濟帶來深遠的影響。

現行商品及服務間接稅的問題

眾所周知,印度的稅制非常複雜。在世界銀行的營商便利程度排名榜上,該國於「繳稅」方面的得分極低[1]。中央與邦政府均徵收範圍廣泛的稅種。以下是消費者須為商品及服務繳付的稅項:

表: 印度對商品及服務徵收的稅項
表: 印度對商品及服務徵收的稅項

從上表可見,中央政府和各邦政府均徵收多種稅項,因此企業須分別向不同政府機關繳稅,過程繁瑣。另一方面,中央及邦政府徵收這些間接稅的行政成本亦高。

此外,印度各邦對商品及服務徵收不同的稅率,令稅制更加繁複。某些稅種只在某些邦份徵收,不是在全國實施。至於跨邦的商業交易,須分別在兩個邦繳稅。舉例來說,如果進口商把一個貨櫃的貨品進口到西孟加拉邦,西孟加拉邦會徵稅。如果該進口商想把部分貨品在孟買銷售,除了已繳付給西孟加拉邦的稅款外,還要繳付跨邦中央銷售稅(CST)。

在這安排下,印度成為一個分散的消費市場,不同的邦份推行本身的商品和服務制度,致令商品和服務跨邦流動時須增加額外成本。此外,由於在整個價值鏈每個環節均對商品和服務徵稅,稅上稅情況很普遍,最終推高商品價格,加重消費者負擔。

總而言之,印度目前的商品及服務稅,無論是從政府的行政管理,還是企業及消費者的遵行方面來看,都十分複雜,而且成本高昂。另一方面,行政成本高昂無可避免會令商品和服務的價格提高。由於中央和邦政府眾多部門參與管理這個複雜繁瑣的稅制,因此官僚作風、效率低下及逃稅等問題叢生。

新商品及服務稅制內容

印度的全國統一商品及服務稅模式,旨在針對由生產商到消費者的整個供應鏈,大幅簡化或優化目前的商品及服務稅制,並會統一全國所有間接稅的稅率和結構。以往的中央徵稅將全部歸入中央商品及服務稅(CGST),而過去各邦不同的徵稅制度,將統一為一個邦級的商品及服務稅(SGST)。這個將中央和邦份的徵稅合併一起的四級商品及服務稅制,大致內容概述如下:

表: 商品及服務稅的四級結構
表: 商品及服務稅的四級結構

以下圖表說明政府將如何徵收整個價值鏈的商品及服務稅:

圖: 第一階段
圖: 第一階段

在生產的第一階段,計算方法簡單。正如圖表所指,茶農只須分別繳付 5% 的商品及服務稅予中央及邦政府。

圖: 第二階段
圖: 第二階段

在價值鏈的第二階段,為了避免稅上稅,由於在第一階段已繳付了 10 盧比的商品及服務稅,因此可獲 10 盧比的進項稅額抵扣。換言之,茶葉加工商只須繳付合共 10 盧比的商品及服務稅。

圖: 第三階段
圖: 第三階段

同一原則適用於第三階段。在第一和第二階段已繳付了的商品及服務稅,可獲進項稅額抵扣。因此,茶葉零售商亦只須繳付合共 10 盧比的商品及服務稅。

圖: 跨邦商業交易
圖: 跨邦商業交易

商品及服務稅改革最重要的一個部分,是改進跨邦商業交易的稅制。由中央政府徵收的綜合商品及服務稅(IGST),將會取代兩個邦分別徵收的稅項。舉例來說,當西孟加拉邦的茶葉加工商把產品銷售到卡納塔卡邦,他再不須繳稅給西孟加拉邦和卡納塔卡邦的政府。

根據新的商品及服務稅制,上述茶葉加工商只須向中央政府繳付綜合商品及服務稅,稅額等同中央商品及服務稅加上邦商品及服務稅(5%+5%=10%),並把在價值鏈內之前各階段的稅額扣減(總額為 10 盧比)。新的商品及服務稅是以目的地為基礎的稅制;最終產品須繳付的所有邦商品及服務稅,將由產品消費地的政府負責徵收。因此,在上述例子,邦商品及服務稅將會由卡納塔卡邦徵收。對跨邦商業交易並沒有其他附加稅。

長遠而言改善印度營商環境

若商品及服務稅能適當地推行及執行,將惠及企業和消費者。商品及服務稅為在印度經商帶來更多機遇,原因是以下各方面的營商環境將有所改善:

減輕稅務負擔

商品及服務稅制最顯著的特色是在整個價值鏈提供進項稅額抵扣。舊稅制沒有明確的機制抵扣在價值鏈內之前各階段的稅額,產生了稅上稅效應。新稅制消除了稅上稅,讓買賣雙方(包括最終消費者)均減輕稅務負擔。

商品及服務流通更暢順

一直以來,印度每個邦都有各自的稅收制度,雜亂無章,成為在該國營商的一大障礙,嚇怕不少外商,令他們有所卻步。此外,若貨品跨越邦界,外商更須按兩套稅制繳稅。這種做法抑制商品及服務的自由流動,因而減低企業的邊際利潤及營商靈活性。在新的商品及服務稅制下,由於跨邦商業交易的稅務壁壘已移除,經營製造及零售業務可有更大靈活性。

有助製造商及出口商

在商品及服務稅改革出現前,中央及邦政府徵收的稅項林林總總,糾結繁複,差不多所有商品均受影響。不難想像,印度製造商在整個採購程序中須繳付各種各樣的稅項,煩亂不堪,更要應付向多個政府機關報稅交稅等瑣碎的行政工作。再者,當中所涉的支出,無可避免地令印度製造業的生產成本更高昂。全國統一的商品及服務稅制包含了現行的中央及邦稅收,將減低印度的生產成本,提高其作為生產基地的競爭力。這亦配合印度希望成為世界級製造樞紐的抱負,以及莫迪政府主張的「印度製造計劃」。此外,在新稅制下,印度政府不會向出口貨品及服務徵稅。

程序簡化更易遵從

這次稅制改革的另一重要目標,是減少過多的官僚程序及普遍的違規情況。新的商品及服務稅制更為清晰簡單,在印度全國均採用一致的稅率及稅制。此外,新開發的資訊科技系統為納稅人提供一站式服務,包括登記、報稅及交稅。納稅人可通過網上進行所有程序,簡單容易,亦減少了官僚干預。

這些改革將降低商品及服務的交易成本,從而改善印度的營商環境。

未來之路

2017 年 3 月,商品及服務稅委員會同意精簡特種稅的安排。這是商品及服務稅改革最後一道重大障礙,現已進入中央及邦立法程序的最後階段。印度是一個龐大的聯邦國家,共有 29 個邦及七個聯邦屬地,每個邦份均須通過本身的邦商品及服務稅法例。要在中央及邦的層面成功落實商品及服務稅,仍是一個宏大艱巨的任務,並且需要時間監察其成效。

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不單是中央政府的執政黨,亦是超過一半邦份和聯邦屬地政府的執政黨。人民黨在目前的邦選舉周期中預期將可獲得重大勝利,有利商品及服務稅的立法及最後落實執行。印度推行商品及服務稅改革,已在統一內部市場方面走上正軌,不但可進一步改善營商環境,更令該國成為製造基地的前景更加光明,此外,亦為當地以至外國公司創造源源商機。


[1]  在2017年營商便利程度排名榜上,印度於「繳稅」方面,在190個經濟體中排第172位。

資料提供 圖片:李紫欣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