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印度製造:一個擁有龐大本土市場的生產基地 聲音檔案

印度正在崛起,不僅成為一個勞動密集型產業從中國遷移的新選址,更成為一個大有潛力的零售市場。

近年來,中國內地生產成本持續上漲,削弱了眾多在內地設廠港商的利潤,促使他們尋找另一個生產基地。雖然東南亞不少國家可供選擇,但香港貿發局研究部最近前往印度實地考察,評估該國是否適合作為另一個生產基地。概括而言,印度作為生產基地的優點不少,而且還有國內市場潛力龐大的額外優勢。

本文概括介紹印度製造業的情況,首先簡述其勞工成本、勞動力供應及質素,以及物流表現和土地成本,然後審察當地政府一些措施和改革計劃。印度是聯邦制國家,中央政府及各邦政府分權管治,共同或自行改善投資環境,吸引外商。本文結尾部分略述零售市場作為搬廠至印度的另一考慮因素。至於印度零售市場的演變和近期的市場趨勢,以及各邦和所屬生產地點的不同情況,將於以後的研究文章討論。

 

(英文)

印度的出口製造業

印度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在亞洲排第三位,居中國及日本之後,重工業和輕工業生產活動遍及全國。汽車、機械等重工業活動通常於有組織的工廠內進行。輕工業活動則相反,包含大量以家庭為主的山寨廠,由工廠外判生產,如製衣業就是這樣。

印度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人口大國,對輕工消費品有龐大的市場需求。然而,在1991年推行全面改革之前幾十年間,印度追隨蘇聯式經濟政策,側重國有制、重工業及進口替代,未能為輕工消費品建立起強大及高效的生產基礎。這與中國跟隨日本及亞洲「四小龍」的步伐,採取出口導向型政策,崛起為世界工廠形成鮮明對比。

據世界銀行統計,印度製造業近年來穩步增長,佔GDP比重從2000年的15%增至2015年的17%。據世界貿易組織數據,2014年印度出口總額為3,220億美元,僅佔全球總出口的1.7%。這與中國出口總額達2.4萬億美元,佔全球總出口的12.7%相比,可謂相形見絀。2014年,印度出口包括不少傳統輕工產品,如珠寶及服裝,但機械等高科技產品亦越來越多。

中國在紡織品及服裝出口方面領先全球,往往使人忽略了印度在2014年就是世界第二大紡織品及服裝出口國,出口額為360億美元,遠遠落後於中國的3,990億美元。單就紡織品而言,2014年,印度佔全球市場的5.8%,僅次於中國,而中國的市場份額則高達35.6%。印度紡織生產能力龐大,本土生產的服裝大部分供應國內市場。從下圖可見,印度是服裝和紡織品的重要出口國。2014年,印度進口的紡織品總值只有38億美元,遠遠不及越南的120億美元、孟加拉的68億美元,僅較柬埔寨的30億美元為多。

圖: 2014年亞洲主要服裝及紡織品出口國(中國除外)
圖: 2014年亞洲主要服裝及紡織品出口國(中國除外)

這次對印度的實地考察包括參觀工廠,而受訪的製衣廠商不約而同地指出,由於該國服裝生產商的產品質素普遍比外國進口商要求的標準為低,因此他們大部分都專注於國內市場。盡管如此,很多印度大型出口商已成功與國際買家建立業務聯繫,其中包括百貨公司、零售連鎖店和品牌等。截至2014年的4年間,印度服裝出口年均增長12%,高於中國的9%,與孟加拉的13%相差不大,但較越南的17%略為失色。印度擁有原材料的優勢,也有不俗的垂直整合前景,是一個強大的服裝出口國,而製衣等勞動密集型製造業若要搬廠,該國也是值得考慮的地點。

圖: 生產出口服裝的製衣廠
生產出口服裝的製衣廠
圖: 生產出口服裝的製衣廠
生產出口服裝的製衣廠
圖: 男工遠比女工多
男工遠比女工多
圖: 男工遠比女工多
男工遠比女工多

印度產品在海外主要市場繳納的關稅較低

搬廠的另一個重要考慮因素,是海外市場對有關國家的製成品所徵收的進口關稅,以及該國有否簽訂降低進口關稅的優惠貿易協議。印度在亞洲一向十分活躍,致力在區內外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包括與歐盟進行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例如,歐盟對印度紗織品所徵收的進口關稅率,由0%至5%不等。此外,美國對印度紗織品徵收的進口關稅率為0%至2.7%。下表顯示歐盟和美國對來自亞洲國家的非農產品徵收的加權平均進口關稅率。

表: 歐盟和美國的進口關稅率 (%)
表: 歐盟和美國的進口關稅率 (%)

低薪青年工人眾多對印度製造業有利

出口導向型製造商在考慮搬廠時會特別注意「總到岸成本」,包括整個供應鏈的成本要素和交貨時間。勞工是主要考慮因素之一,特別是對香港勞動密集型產業製造商為然。印度人口達12.5億,與中國相差不多,但印度人口的年齡中位數是27歳,遠低於中國的37歳,今後多年青年工人的供應肯定充足。順便一提,中國最近宣布放棄一孩政策,以應對人口老齡化,但效果不會在中短期內顯現。

印度的勞工成本遠低於中國。最低工資方面,在印度新德里附近的哈里亞納邦(Haryana)和西岸的古吉拉特邦(Gujarat),非熟練工人每月基本工資約110美元,這是按每日工資分別為276和292印度盧比(約4.1至4.4美元),每月25個工作日計算,不包括津貼。雖然與緬甸(67美元)和越南(107至156美元)等一些東南亞國家相比,印度工資並非特別低,但是卻比廣東省的最低工資低很多。現時深圳是310美元(2,030元人民幣),廣州和東莞分別是288美元(1,895元人民幣)和229美元(1,510元人民幣)。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印度非熟練、半熟練和熟練工人之間的最低工資,差別不太明顯。印度廉價勞動力供應充裕,可滿足勞動密集型製造業從華南搬廠到該國的基本條件。

圖: 部分亞洲國家每月最低工資比較
圖: 部分亞洲國家每月最低工資比較

印度勞工生產力不斷提高而中國則持續下降

在考慮搬廠時,勞工生產力是一大考慮因素。勞工生產力衡量每名就業者的產出,計及所製造產品或所提供服務的價值。由於發達國家製造高增值產品,生產力難免較高,美國、日本或新加坡就是如此。

可是,在工廠工作,每小時的產出卻不易計算,尤以發展中國家為然。因此,產出通常是在國家層面以經通脹調整後的GDP計算,然後勞工生產力以每名就業者平均的GDP來衡量。為衡量一段時間內某個國家的生產力趨勢,並進行跨國比較,通常會使用勞工生產力增長率。據經濟諮商局(Conference Board)表示,中國依然是世界上勞工生產力增長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不過,2014年,印度的勞工生產力增長率顯著改善,由上年的2.8%增至3.8%,而中國的勞工生產力增長率則沿著一條長期持續減慢的路徑下降至7%,低於2013年的7.3%,以及2007至2012年平均的9.5%。經濟諮商局指出,印度應致力進行結構改革,充分發揮其生產潛力,提高勞工市場的靈活性,並進一步向外商直接投資開放經濟。這正是目前莫迪政府追求的目標,對此下節將作討論。

與緬甸、越南等東南亞低成本生產基地相比,印度在語言方面擁有額外優勢。印度曾長時間被英國殖民統治,1947年獨立後不久即宣布英語為官方語言之一,現在全國各地廣泛使用英語。印度大多數工人用英語溝通沒有困難。據2015年的EF英語能力指數(EF 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印度在亞洲排第三位,居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之後,而且是南亞唯一「英語能力高」的國家。

圖: 印度英語能力高
圖: 印度英語能力高

印度物流表現在亞洲各生產基地中較佳

印度有7,517公里海岸線,並有12個主要港口、約200個中型港口和約170個陸港遍布各地。位於孟買以東的賈瓦哈拉爾尼赫魯港(Jawaharlal Nehru Port)是印度最大的貨櫃港,在2015年3月止的財政年度共處理447萬個標準貨櫃(TEU),在南亞居第二位,僅次於斯里蘭卡的科倫坡港。

斯里蘭卡位於印度洋的貿易通道上,是南亞一大轉運樞紐。印度的情況亦一樣,跟中國以及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相比,該國與歐洲的貿易亦佔有地利。下表顯示從亞洲不同地點付貨至歐洲主要港口的運輸時間。

表: 由亞洲港口至歐洲港口的平均運輸天數
表: 由亞洲港口至歐洲港口的平均運輸天數

除與歐洲貿易佔有地利,以及低薪青年工人供應充裕外,印度的物流表現在南亞稱冠,也較區內其他生產基地為佳。據2014年世界銀行物流表現指數,印度的評分在南亞國家中排第一,領先斯里蘭卡,僅較越南(近年來成為日本及韓國的對外直接投資熱點)略低。不過,世界銀行亦表示,印度的出口成本較亞洲其他製造中心為高,如下表所示。

表: 部分亞洲國家的物流表現及出口成本
表: 部分亞洲國家的物流表現及出口成本

這次在印度的實地考察參觀了不少經濟特區、工業園區和港口。印度聯邦和各邦政府正對公路系統進行升級。公路是多線行車,路面鋪得較好,除非接近城市和工業園區,大部分路段不算擠塞。在工業園區內,道路較闊,可容大貨車或貨櫃車進出,總體情況良好。

相反,城市內部的交通情況視乎所在位置而有很大差別,有些地方頗擠塞,有時很混亂。例如,我們走訪德里一些批發市場時發現,路上擠滿行人、機動三輪車、汽車和小貨車。由於路況差,送貨到這些地點的最後一段路程困難重重。

圖: 德里市區交通擠塞
德里市區交通擠塞
圖: 德里市區交通擠塞
德里市區交通擠塞
圖: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港外的道路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港外的道路
圖: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港外的道路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港外的道路

工業園區是搬廠到印度的較佳途徑

印度的法律法規相當複雜,不少頗令人費解,急需更新修訂。其中包括涉及土地購買的法律,特別是向農民等私人業主買地。在土地購買方面,外國人不管是否在印度居住,均受某些限制,問題非常複雜,其中包括申請程序複雜及審批過程冗長。例如,一名在印度居住的中國或斯里蘭卡公民,在購買土地及房屋等不動產時,除其他事項外,還須取得印度儲備銀行事先批准。

相對而言,搬廠至印度各邦的工業園區麻煩較小。首先,購買土地及申請接駁公用設施的手續大多由邦或地方政府處理。近年來,外商把工廠搬遷至印度日益方便。香港製造商大多是中小企業,若把工廠遷至印度,宜選擇工業園區,這些園區的土地集中編配,而且設有完善的公用設施,很快可投入使用。土地編配的價格視工業園區的位置及其他因素而定,包括外商直接投資的規模。有關印度各邦工業園區的詳情,將在日後另外撰文討論。

印度製造計劃加快該國製造業轉型

印度有一半就業人口從事農業,在輕工消費品的需求上十分依賴進口貨。為減少對進口的依賴,創造更多高增值產業的就業機會,莫迪政府於2014年9月推出「印度製造計劃」(Make in India Initiative,簡稱MIII)。這是莫迪政府於2014年5月上任後推出的多項重要政策計劃之一。

「印度製造計劃」旨在鼓勵外國製造商在該國設立生產基地,而本土製造商則擴大生產規模,藉此促使印度轉型為全球製造中心。根據「印度製造計劃」,印度政府實施多項便利營商政策,鼓勵外商直接投資。例如,更多產業向外商直接投資開放,並簡化政府審批程序。指定產業可獲得投資優惠,如電子業就設有特別優惠方案(Modified-Special Incentive Package Scheme)[1]。出口商也有稅務優惠[2]。

莫迪政府及各邦政府積極推廣「印度製造計劃」,並把印度宣揚為搬廠首選地點,現已初見成效。例如,日本貿易公司豐田通商(Toyota Tsusho)已在古吉拉特邦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的曼德爾工業園區(Mandal Industrial Park)購入約20萬平方米土地。2015年6月,中國大連萬達集團與印度總理莫迪舉行會議後,披露有意在印度建設多個工業城及商場,未來10年投資高達 100億美元。其後,富士康於2015年8月與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簽署諒解備忘錄,未來5年在該邦投資 50億美元建設新廠。到2020年,這家電子製造服務(EMS)公司擬在印度設立10至12間工廠,僱用100萬名工人。

為營造更佳的營商環境,該國政府亦推行其他政策,其中統一商品及服務稅(GST)預計在2016年4月實行,取代目前中央和各邦的多重稅收結構。此外,當局正嘗試合併及改革多項勞工法例,簡化聘用及解僱程序,並減少企業東主的成本。

印度營商環境迅速改善

印度國土面積龐大,人口眾多,實施全國性改革絕非易事,涉及不同利益相關者之間的談判,如中央和各邦政府、企業東主、發展商,以及農民等土地所有者,而議會審議和立法進程亦會曠日持久。本局實地考察時訪問的各界商業領袖表示,莫迪政府與前政權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可是在短期內落實所有政策計劃難度甚高,尤以勞工市場改革為然。

盡管如此,根據外界評級,印度的營商環境一直有所改善。根據世界銀行《2016年營商環境報告》,印度在189個經濟體中排第130位,比2015年排第142位有頗大進步,在開辦企業及獲得電力等兩方面改善最大。盡管如此,印度仍須進一步改善營商環境,以趕上在搬廠選址方面的其他東南亞競爭對手,如越南(排第90位)和印尼(排第109位)。

表: 2016年營商環境便利度
表: 2016年營商環境便利度

印度不僅是生產基地也是大有潛力的市場

印度是世界第二人口大國,消費者人數龐大,其非必要開支隨著經濟強勁增長而不斷增加。現時,印度零售市場總值估計約逹6,000億美元,預計年均增長12%,到2020年達到10,000億美元。

目前印度零售市場由無組織零售商[3]佔主導地位,佔整體90%。然而,零售業正快速發展,中產階級消費者不斷壯大,而且願意並有能力使用質素更佳的產品及服務,並有越來越強的品牌忠誠度,因此預料有組織零售業將繼續擴大。港商若計劃開拓印度零售市場,並考慮搬廠到該國,這種情況值得高興。

近年來,越來越多跨國製造商將生產基地遷往印度,不僅利用低成本生產基地的優勢,更著眼於龐大的國內市場。近期的例子之一是美國的醫療保健產品製造商雅培(Abbott)。該公司已在印度設立生產線,2014年僱用14,000名工人,提供專為印度消費者製造的產品,營業總額達10.9億美元。

圖: 印度的無組織零售商
印度的無組織零售商
圖: 印度的無組織零售商
印度的無組織零售商
圖: 匯聚國際品牌的現代商場在印度備受歡迎
匯聚國際品牌的現代商場在印度備受歡迎
圖: 匯聚國際品牌的現代商場在印度備受歡迎
匯聚國際品牌的現代商場在印度備受歡迎

印度的生產和市場潛力值得深入評估

上述各節簡述了印度是否適合作為香港製造商另一個生產基地的基本因素。不過,印度各地情況差異甚大,營商環境雖然不斷改善但仍充滿挑戰,當然需要更深入地探討。受訪的印度製造商幾乎一致地指出,該國有一個額外優點,就是除了作為海外公司成本較低的生產基地外,也是一個人口逾10億的消費市場。這種雙重優勢,亞洲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匹敵。

不過,即使印度消費市場未來將會大有可為,但種族及消費群體多種多樣,要開拓該國市場,不容忽視當中困難。舉例來說,印度大城市的消費者願意嘗試新產品,而在農村地區則趨向保守。這些消費和零售特點,以及搬廠至印度應如何選址等,將在以後的文章討論。


[1]  在特別優惠方案下,有意擴大或投資於電子系統設計與製造業(ESDM)的企業,可獲資本開支補貼和退還中央稅。  
[2]  稅務優惠包括關稅抵免單據(duty credit scrip),這是一種憑證,允許持有者進口原材料時毋須繳納一定數額的進口關稅。
[3]  無組織零售商:商業活動大多由個人或小販經營,其中一些可能沒有正式向政府登記。

資料提供 圖片:吳珈毅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