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印度製造:為考慮遷廠的香港服裝公司提供內銷良機 聲音檔案

印度服裝製造業日趨成熟,更擁有強大內銷的優勢。

對考慮將工廠遷離華南的香港公司來說,印度不僅服裝生產環境日趨成熟,更擁有具12億人口的市場,提供龐大的內銷機會。本文是香港貿發局研究部印度系列的第四篇文章,探討各項推動印度服裝市場發展的因素,其中正在進行的間接稅改革,將對該國內銷市場及整體經濟有重大影響。

印度服裝內銷比出口多

印度紡織服裝業總值超過1,000億美元,其中以國內需求貢獻最大,佔該業總產出的60%以上。預計在截至今年3月底止的2015至16財政年度,服裝業總產出增加6%,估計到2017年更達1,000億美元,相比下2013至14財政年度僅為670億美元。[1] 

過去10多年,印度的業務流程外判(BPO)服務激增,經濟增長令人矚目,中產階層迅速壯大,推動了零售市場的發展,服裝銷售是其中重要一環。在印度服裝市場,本土和國際服裝品牌通過傳統銷售及電子商貿等渠道逐漸擴張,在主要節日期間銷情甚為暢旺。

圖: 國內市場超越海外需求
圖: 國內市場超越海外需求

本局研究部在印度考察期間,訪問了當地的服裝生產商和業界協會,他們不約而同地指出,內銷市場在印度十分重要。有組織零售佔印度服裝零售額不足十分之一,其中包括售賣本土及國際時裝公司品牌服裝的百貨公司和連鎖店,如Raymonds、Gap及H&M。另外,成千上萬的中小微型企業則向印度無組織零售市場供應大部分服裝。

(英文)

印度服裝生產商較重視內銷

印度大部分服裝生產商長期主力經營內銷市場,因為該國的中小微型供應商大多缺乏足夠的經驗知識及供應鏈管理能力,難以生產質素達外國市場要求的出口服裝。此外,他們靠近全國各地的小規模織造廠,易於開拓本土市場。服裝出口商則大多在紡織園區及出口加工區內經營生產業務。這些園區為廠商提供出口稅務優惠,例如使用印度原材料製造的出口產品可享受100%的增值稅退稅。[2]

正如本系列第三篇文章《印度製造:為香港服裝公司提供遷廠機會》所述,比起亞洲一些發展中經濟體,印度出口服裝在進口國繳付的關稅較高。盡管如此,2012至14財政年度印度紡織品和服裝出口激增[3],顯示進口關稅並沒有對出口造成重大障礙。印度是亞洲五大服裝出口國之一,若以紡織品及服裝出口合計則居世界第二。

受惠於普惠制(GSP)及自由貿易協定(FTA)等安排,印度對美國等主要市場的出口可享優惠所佔比重較中國所享的優惠為高[4]。印度以往並不太積極訂立優惠貿易及稅務協定,其紡織品及服裝生產政策以滿足國內市場需要為重。然而莫迪政府於2014年9月推出的「印度製造計劃」則改變了以往的政策方向,該計劃以把印度打造成全球製造中心為目標,藉此創造就業機會並促進出口。紡織服裝是「印度製造計劃」的25個目標行業之一。在自動路徑(automated route)下,印度允許100%的外商服裝製造業直接投資。

總體來看,印度輸往各主要市場的產品,所須繳付的關稅並非特別高。不過,紡織品及服裝在進口關稅稅目中被視為敏感項目,因此不在普惠制之內。此外,即使達成自由貿易協定,通常關稅減讓在協定簽定後仍有相當長的逐步實施時間表。目前印度大部分紡織品及服裝所繳付的進口關稅約10%,與中國出口產品適用的稅率差不多。有鑒及此,莫迪政府正爭取與歐盟訂立自由貿易協定,提升與東盟的自由貿易協定,並參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談判,以增強出口競爭力。目前印度不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的成員。

印度間接稅制複雜影響眾多行業

印度與中國等眾多國家一樣,實行由多個稅種組成的間接稅制,包括消費稅、銷售稅、地方稅和增值稅。該國的間接稅制特別複雜,地方、邦和中央政府均可徵收。例如根據《1944年中央消費稅法》,在印度製造或生產的貨物須繳交消費稅,而實際稅率則由《1984年中央消費稅率法》確定。某些紡織產品,如紗線及纖維就是根據該項法例徵稅。此外,根據《1978年附加消費稅(紡織品及紡織製品)法》[5]  和《雜項地方稅法》,該國亦徵收附加消費稅。按這兩項法例許多產品在《1944年中央消費稅法》授權徵收的基本消費稅之上亦要徵收附加消費稅及地方稅。

由於上述情況,印度國內有呼聲要求大刀闊斧改革稅制,在印度各邦及屬土實施單一的商品及服務稅(GST),以取代各種繁複的間接稅。2016年2月,印度財政部長表示中央政府準備接受反對黨提出的要求,即建議開徵的GST稅率不會超過18%。此舉使GST最終獲得通過的前景大為明朗,莫迪政府預期在2016年4月印度國會預算案會期的後半段可通過GST草案。實施單一的GST可望降低企業的合規成本,改善印度的營商環境。過去兩年,印度在世界銀行營商環境便利度的排名已大幅移前。此外,印度國家應用經濟研究委員會的一項研究預測,推出GST後將推動印度GDP增長1%至2%。

GST實施前印度服裝仍要繳付消費稅

印度財政部長在2016財政年度上半年的聯邦預算中提出,從2016年3月起降低多種產品的基本消費稅,包括紡織品、資訊科技硬件及生產設備所用物料。此舉為相關行業提供經濟誘因,試圖將消費稅合理化,是推動「印度製造計劃」的重要一步。

雖然莫迪政府鼓勵生產紡織相關產品,但卻將品牌服裝的基本消費稅提高,令不少人大感意外。零售價格超過15美元(1,000盧比)的品牌服裝,不管其成份如何,若無中央增值稅回扣(CENVAT credit)[6] ,基本消費稅率由零增至2%,若有中央增值稅回扣則由6%提高到12.5%。預料受影響的品牌服裝售價將調高約2%至5%,其中包括每件售價15至38美元(1,000至2,500盧比)的進口貨。此外,這項措施亦使生產服裝的中小微型企業也納入間接稅的範圍,某程度上與印度中央政府推動的稅制改革相矛盾。在GST全面實施之前,紡織相關產品將繼續被徵收消費稅。

印度零售市場興旺服裝銷量大增

印度是世界第二人口大國,零售市場不僅屬全球最大之列,也是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目前印度零售市場規模估計達6,000億美元,預計將以年均12%的速度增長,到2020年達到10,000億美元,其中成衣佔零售市場的8%左右。除中產消費者興起外,還有其他因素推動印度成衣零售市道持續穩定增長。

生活方式改變與外國品牌湧入

隨著可支配收入增加,印度中產家庭購買更多服裝。在印度,傳統上人們主要為工作、家居生活,以及婚禮、節慶等特殊日子購買服裝。然而,過去10多年在家庭收入及可支配開支提高的帶動下,城市居民的生活方式發生明顯變化。印度中產階層的興起推動全國主要邦份和城市加快城市化步伐,許多商場亦相繼開業。現時,印度人會購買適合玩樂消遣、派對和運動等不同場合穿著的服裝。他們也更願意把錢花在品牌及優質服裝上。

本局研究部在印度考察時發現,在購物中心內售賣國際服裝品牌的店舖比3年前考察時多了很多。這些國際服裝品牌以自營店或百貨公司專櫃方式經營。最近,美國休閑服裝零售商Aéropostale與Arvind Lifestyle Brands Ltd 訂立授權協議,在印度開設獨立店鋪,計劃未來3年開設30家店鋪及25個專櫃。另據報道,2016年3月迪士尼公司(The Walt Disney Co.)與印度DLF Brands商談,開設幾家大型旗艦店和其他不同規模的店鋪,以滿足印度市場對品牌兒童服裝、配飾及玩具不斷擴大的需求。印度消費者的品牌意識及忠誠度有所提高,對專注中至高檔產品的香港服裝供應商及零售商而言也是一大喜訊。

圖: 國際服裝品牌大舉進入印度市場
國際服裝品牌大舉進入印度市場
圖: 國際服裝品牌大舉進入印度市場
國際服裝品牌大舉進入印度市場
圖: 色彩亮麗的休閑服深受印度消費者歡迎
色彩亮麗的休閑服深受印度消費者歡迎
圖: 色彩亮麗的休閑服深受印度消費者歡迎
色彩亮麗的休閑服深受印度消費者歡迎

從事業務流程外判業的女性與日俱增

農業及紡織業是印度兩大就業行業。本局研究部在印度參觀了一些製衣廠,發現製衣工人不少是男性,與東南亞各國截然不同。雖然如此,我們得知印度輕工業女工不斷增多,也有不少人轉向服務業和知識型產業。然而,印度女性的勞動參與率依然是亞洲最低的國家之一。據世界銀行估計,2014年印度15歲以上女性就業率低於30%,不到中國的一半。

雖然以印度語音為本的業務流程外判(BPO)服務而對菲律賓的激烈競爭,不過整體來說印度的BPO及科技化服務(IT-enabled services)仍居世界第一位,為印度婦女提供大量薪酬較高的工作機會。不少印度婦女喜歡穿著的紗麗,大多屬量身定製。本局研究部發現,在印度職場,有不少女性穿著傳統的紗麗,但隨著財政自主權能力日增,她們在品牌服裝上的花費亦在上升。

印度人節慶花費毫不吝嗇

印度幅員遼闊,各邦之間的文化和宗教習俗差異很大。對大多數印度人來說,主要的節慶從10月初的九夜節(Navaratri)開始,隨後是10月中旬的十勝節(Dussehra),以及全年最盛大的節日排燈節(Diwali)。隨著許多海外印度人返國帶回西方文化的影響,尤其是在外國公司工作或曾在國外生活者,越來越多印度人慶祝聖誕節及新年。

印度主要的節慶季節持續3個月左右,也是該國消費者盡情購物的旺季。本局研究部發現,在排燈節之前及舉行期間,百貨公司和生活精品店往往會擺設節日裝飾,提供特別優惠,鼓勵消費。

圖: 排燈節期間商店推出的特別優惠
排燈節期間商店推出的特別優惠
圖: 排燈節期間商店推出的特別優惠
排燈節期間商店推出的特別優惠
圖: 時裝店窗橱的排燈節裝飾
時裝店窗橱的排燈節裝飾
圖: 時裝店窗橱的排燈節裝飾
時裝店窗橱的排燈節裝飾

網上零售是日益強大的成衣銷售平台

隨著收入增加,印度消費者日漸喜歡上網購物。2016年3月,AT Kearney與印度零售商協會聯合出版的《互聯消費時代的零售業》報告(Retail in the Era of the Connected Consumer)表示,印度已進入前所未有的科技應用時代,擁有超過3億名流動互聯網用戶。2015年,印度有5,000萬名網上購物客戶,預計到2017年將增加超過兩倍至1.6億名。在受訪的印度零售商中,約93%熱衷於採用新科技,69%會在流動商店應用程式上閱讀關於其店舖的評論,72%會使用圖片搜尋功能(Visual Search),讓用戶拍下產品的照片,查看是否有貨。很多印度零售商表示,除現金外也願意接受以電子錢包付款。

如上所述,中產階層消費者興起,為品牌產品造就更大需求,但網上購物日趨普及,消費者可以方便地在網上銷售平台挑選眾多不同品牌,使許多人對品牌的忠誠度降低。印度消費者總體上對價格很敏感,會花時間收集產品功能及價格等資料。過去兩年的排燈節,網上銷售平台提供的折扣品牌產品比實體店更多,成功吸引一些買家轉到網上購物。

雖然網上零售只佔印度零售總額的一小部分,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該國電子商貿業中,成衣居非必需品銷路的前三甲。2014年,印度成衣及配飾的網上銷售額為5.6億美元,預計到2020年將激增至350億美元,約佔網上銷售總額的三分之一。

本局研究部在實地考察時訪問了班加羅爾網上時裝零售商Myntra。該公司預期網上服裝銷路將顯著增長,並已關閉其網站,轉而使用流動平台處理網上銷售業務。2014年5月,Myntra被電子商貿網站Flipkart收購,後者預料成衣零售是下一個主要的增長領域,增長目標為佔印度網上時裝零售的60%至70%。

目前,印度允許企業對企業(B2B)的電子商貿公司有100%外商直接投資,但在網上零售(B2C)領域則禁止。有鑒於此,實體零售商紛紛投訴Flipkart、印度亞馬遜 (Amazon India)和Snapdeal等電子商貿網站違反此項政策。預料莫迪政府在其外商直接投資政策中將清楚界定電子商貿交易市場的定義,以結束有關此類受歡迎零售網站的爭議,並鼓勵民眾在網絡空間創業。對有意涉足印度網上成衣銷售業務的港商來說,無論是製造商、供應商還是電子商貿平台營運商,此舉也有助他們清楚瞭解有關電子商貿的法規。

開拓印度成衣市場的挑戰

雖然印度國內服裝市場充滿潛力,但對有意開拓箇中商機的企業也不乏挑戰。如上所述,印度是多元文化國家,消費者喜好大相逕庭。換言之,準備向該國成衣市場銷售產品的公司,必須掌握消費者的喜好,一方面通過大量生產降低平均生產成本,另一方面也要生產更多客製化產品,以滿足不同品味,兩者之間要取得適當平衡。

在本局研究部考察時,當地一些服裝製造商表示他們需要針對印度不同地區的消費者喜好而對產品作出修改。換句話說,產品的樣式、顏色和尺寸需有更多變化,而每批產品的數量則較通常為少。

跟許多發展中市場一樣,冒牌貨在印度大行其道。這些產品價格低、質素差,基本上在印度大城市的購物區都可找到。據印度當地一家服裝協會表示,最流行的假冒產品類別是服裝,其次是鞋類及配飾等。Gucci、Louis Vuitton和Burberry等國際奢侈品牌經常被假冒。由於打擊假冒措施執行不力,這個問題正在惡化。

圖: 冒牌貨在許多無組織零售地區都可找到
冒牌貨在許多無組織零售地區都可找到
圖: 冒牌貨在許多無組織零售地區都可找到
冒牌貨在許多無組織零售地區都可找到
圖: 量身定製的服裝在印度頗受歡迎
量身定製的服裝在印度頗受歡迎
圖: 量身定製的服裝在印度頗受歡迎
量身定製的服裝在印度頗受歡迎

[1]  印度政府「印度製造計劃」官方網站
[2]  印度概況(India Briefing)官方網站
[3]  據世界貿易組織統計,印度服裝出口從2012年的139億美元增至2014年的177億美元,而紡織品出口則由153億美元升至184億美元。
[4]  以價值計,印度紡織品及服裝出口總值僅及中國出口總值的一小部分。
[5]  http://www.cbec.gov.in/htdocs-cbec/excise/cx-act/cx-addl-duties-act
[6] 印度於2004年推出中央增值稅回扣,允許製造商抵銷為產品所用物料和生產設備所付稅項。

資料提供 圖片:何達權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