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印度製造:為香港服裝公司提供遷廠機會 聲音檔案

印度是全球領先的紡織服裝出口國,其生產環境對有意遷廠的香港服裝公司越來越有吸引力。

對在中國內地設廠的香港公司而言,過去20多年,由於供應鏈效率卓越,到岸成本甚具競爭力,中國製造的服裝在全球各主要市場銷路暢旺,基本上能傲視同儕。不過,近期由於生產成本飆升,而且招聘工人困難,中國的綜合優勢已有所削弱。

隨著全球服裝需求總體上仍較疲弱,國際買家難以將增加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往往把焦點集中在供應商的成本控制上。越來越多的報道稱,買家進一步分散採購訂單,並將低檔的勞動密集型生產活動遷往中國境外。有鑒於此,香港貿發局研究部在區內找尋其他生產基地,以為香港公司提供可供遷廠的地點及其營商環境等資料,而印度是其中一個可供遷廠的選址。印度是亞洲第三大經濟體,也是全球第二人口大國,預料於2022年超越中國成為人口最多的國家[1]。

(英文)

香港貿發局研究部最近前往印度實地考察,訪問多個邦,審慎研究該國是否適合作為香港勞動密集型製造商的另一個生產基地。本局印度系列第一篇研究文章《印度製造:一個擁有龐大本土市場的生產基地》,概述印度製造業的情況及整體商業環境。第二篇文章《印度製造:在古吉拉特邦設立生產基地的機遇》,介紹總理莫迪的家鄉—古吉拉特邦。本文則是印度系列的第三篇文章,分析印度服裝業概況,並針對該國是否適合香港服裝生產商搬廠的問題,評估各項相關因素。

印度:被低估的服裝生產國及出口國

印度作為紡織服裝生產國,論全球實力,自然與中國相形見絀。不過,印度亦是一個服裝出口大國,但這一地位往往報道不多。此外,該國雖然人口眾多,人口結構具優勢,而且供應鏈垂直發展,但其作為生產國的潛力也被低估。根據世界貿易組織數字,2014年印度在亞洲主要服裝出口國中排第四位,居中國、孟加拉和越南之後[2]。印度服裝出口的主要市場有美國、歐盟和阿聯酋。若以服裝加上紡織品計算,印度在亞洲居第二位,僅次於中國[3]。正如下面各節所述,由於印度的棉織物及人造織物生產實力強勁,該國在垂直整合生產上擁有優勢,在亞洲僅次於中國。

圖: 2013及2014年亞洲主要服裝出口國(不包括中國)
圖: 2013及2014年亞洲主要服裝出口國(不包括中國)

近期有不少港商在物色另一個生產基地,越南等東南亞國家顯然成為焦點。相比之下,對於印度的情況以及該國作為製衣基地的潛力,港商的認識卻不很高。不過,過去兩年印度出現了一些轉變,特別是莫迪政府於2014年9月推出「印度製造計劃」(Make in India Initiative),旨在把該國打造為全球製造中心,因此印度應再度予以認真考慮。  

外國料將採購更多印度出口服裝

在美國及歐盟兩大市場,印度居主要紡織品和服裝供應國之列,預料在這些出口市場將繼續有不俗表現。據2015年美國一項調查顯示[4],當年美國公司向40多個國家/地區採購服裝,在十大採購來源地中,有8個位於亞洲。服裝採購方面,中國居於榜首,無可爭議,100%受訪者從這個世界成衣工廠採購,其次是越南,有80%,而印度及印尼則分別有67%和53%。值得注意的是,在岸採購也很重要,50%受訪者仍然向美國供應商採購服裝。

此外,根據受訪者預料會增加或減少從某個地區採購的程度而得出的加權排名評分,顯示他們較有興趣增加在亞洲的採購活動,尤其是越南、印度、孟加拉和印尼。以美國服裝公司在未來兩年改變其採購來源的傾向來說,中國在27個採購來源地中的評分最低[5]。美國服裝公司對越南的興趣越來越強,實不足為怪,箇中原因不少,包括越南毗鄰中國,是遷移在中國的製造活動的較接近地點,而且該國已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預料可獲關稅優惠,尤以美國市場為然[6]。

圖: 未來兩年美國時裝業預料的採購來源變化
圖: 未來兩年美國時裝業預料的採購來源變化

紡織服裝業為何對印度很重要

紡織服裝業是印度最古老的行業之一。據2015年的業界報告,印度紡織服裝業的市場規模約為1,080億美元,預料到2021年將達2,230億美元[7]。這個勞動密集型行業估計約佔印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及工業生產的14%,直接及間接僱用人數分別為4,500萬和6,000萬,是該國繼農業之後的第二大就業行業。

莫迪政府可能在2016年4月底前公布期待已久的全國紡織政策,提出紡織服裝業的未來路線圖,預計將為整個價值鏈制訂計劃,並應對熟練勞工及運輸成本等問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該項政策旨在通過吸引外資,創造3,500萬個新就業機會,並促進紡織品及服裝出口,於2024-25財政年度達1,850億美元。2014-15財政年度,印度紡織品及服裝出口收入約為410億美元[8],佔全國產品出口總額約17%,是印度賺取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

圖: 印度紡織業市場規模
圖: 印度紡織業市場規模

盡管供應鏈分散但印度紡織品出口仍向前邁進

雖然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的紡織品及服裝出口國,但其紡織供應鏈特別複雜及分散,從原材料採購到最終產品付運皆如此。由於農業發達,印度的黃麻產量全球第一,也是世界第二大棉花及絲綢生產國。印度的棉花產量預料在2016年可超過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生產國。該國紡織業的紡錠產能佔全球約四分之一,轉杯紡紗產能則佔8%。天然纖維與合成纖維製成紗線後,其中一部分用於機織、針織及織物加工,包括在該國染色及印花,其他紗線則出口到美國、歐洲和其他市場。

印度雖是世界上有數的紗線生產國,但是卻同時存在著許多使用電動織機的大工廠,以及數量更多的勞動密集型機織及針織小工廠。印度手工藝有悠久傳統,是該國紡織業的重要一環,這從當地數以百萬計的手搖紡織機可見一斑。印度有成千上萬的織造及加工廠,不過大多専注於國內市場,其產品未能達到出口服裝的標準。

圖: 印度紡織品供應鏈結構
圖: 印度紡織品供應鏈結構

製衣是產品上市前紡織供應鏈的最後階段。近年來,由於產品質量提高,價格較具競爭力,印度已成為國際買家重要的服裝外發加工中心。此外,受到印度國內市場吸引,Hugo Boss、Liz Claiborne及 Diesel等服裝品牌亦開始在該國經營。印度的Reliance Brands已與Ermenegildo Zegna、Kenneth Cole和Paul & Shark等眾多國際品牌合作,開設店鋪以拓展不斷擴大的本土市場。

印度製衣業共有超過75,000個生產實體,其中大部分是供應國內消費的小工廠。大型製衣廠則從事以國內及出口為導向的生產活動,不過,大多數工廠可能需要進口布料,以滿足國外買家的訂單。雖然印度大致上已擁有自給自足的紡織供應鏈,但是還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印度政府對此也承認,並可能會發展紡織集群,以生產出口服裝所需的優質布料及配件,同時縮短供應鏈,擴大供應鏈的某些環節,改進庫存管理,以及降低物流成本。

這些製衣商大部分集中在8個地區,其中蒂魯普(Tirupur)、盧迪亞納(Ludhiana)和加爾各答(Kolkata)是針織服裝的主要產地,班加羅爾(Bengaluru)、德里(Delhi)、諾伊達(Noida)、古爾岡(Gurgaon)、孟買(Mumbai)、齋浦爾(Jaipur)和印多爾(Indore)則專門生產梭織服裝。下圖顯示印度主要的紡織品及服裝產區所在位置。

地圖: 印度紡織品及服裝的主要產區
地圖: 印度紡織品及服裝的主要產區

印度政府為紡織業的外來投資創造更佳環境

為創造就業和提振國內製造業,莫迪政府於2014年9月推出「印度製造計劃」,涵蓋25個目標行業,紡織服裝業是其中之一。首先及最重要的是,簡化外商投資程序,在自動通道[9] 下允許外商在印度投資建立100%控股的生產基地。印度紡織業吸納的外商直接投資快速增長,由2014財政年度的14.2億美元增至2015財政年度的15.9億美元。在截至2015財政年度的5年內,紡織服裝業吸納的外商直接投資年均增長14%,而國際企業與印度公司之間的合作亦不斷增加。

為推動紡織品及服裝出口,印度已實施多項促進出口的措施,如重點市場計劃、重點產品計劃和市場開發資助計劃。在重點市場計劃下,政府為在重點國家舉行的出口推廣活動提供財務資助。重點產品計劃涵蓋的特定技術紡織產品,出口時可獲相當於離岸價2%的關稅信用憑證(duty credit scrip)。在市場開發資助計劃下,由紡織品出口促進會(Textiles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s)舉辦的一系列出口推廣活動可獲財務資助。印度政府還提出將每周7天每天24小時清關服務擴展至13個機場及14個海港,加快進出口貨物清關。

紡織園區及經濟特區有利開設紡織製衣廠

在綜合紡織園區計劃下,莫迪政府為紡織園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助,最高達支出的40%,上限約620萬美元(4億盧比)[10] 。印度聯邦紡織部長於2016年2月表示,已批准建立24個新的紡織園區。預料紡織園區將成為全國紡織政策的重要一環,莫迪政府會在74個紡織園區共投資46億美元(3,000億盧比)。此外,印度政府最近亦推出紡織升級基金修訂計劃,給予新建的紡織及製衣廠資金補貼,同時協助現有生產設施引入現代機械,提高產量。該國政府希望,印度在全球紡織品及服裝貿易的份額,於2025財政年度前可從現時約5%左右翻一番。

當局亦鼓勵從事出口業務的服裝製造商在印度各邦設立的經濟特區建立生產基地,這些快速發展的工業園區可為較小的生產商提供即時投產的便利。在經濟特區的工廠可享有免稅期,進口或國內採購產品免稅,以及豁免服務稅等其他稅項。現時印度各邦共有超過50個與紡織服裝業有關的經濟特區,如下表所示。

表: 印度部份邦份的經濟特區數目
表: 印度部份邦份的經濟特區數目

印度年輕製衣工人供應多工資低

印度是世界第二人口大國,預計到2022年將升上首位。現時該國的年齡中位數是27歲,遠低於中國的37歲,未來多年年輕工人供應肯定充裕。製衣業本質上屬勞動密集,勞工成本是生產商重點考慮的問題,而印度在這方面具有優勢。目前,印度中央政府及各邦政府負責為不同工作類別制訂最低工資。根據《1948年最低工資法》,中央政府可決定45個類別的最低工資,而各邦則負責近1,700類。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全國每日2.4美元(160盧比)的最低工資水平,如同《1948年最低工資法》早已過時一樣,亦難具約束力,在跨國比較工資時用處不大。雖然莫迪政府試圖推行一系列勞工市場改革,可是國會反對黨會阻撓法案在可見將來迅速通過。印度勞工法例複雜,而紡織服裝業等勞動密集行業的招聘及解僱成本高昂,或會成為港商考慮搬廠時的一大疑慮。然而,過去兩三年,多個東南亞國家勞工運動盛行,但印度沒有受到相關問題困擾。

下表列出印度部份邦份的最低工資,以便深入瞭解目前該國製衣工人的最低工資。值得注意的是,在印度,熟練、半熟練和非熟練製衣工人之間的最低工資差異不大。再下一個圖表則以古吉拉特邦製衣工人的最低工資作為印度的代表,進行跨國比較。

表: 印度製衣工人的每日最低工資(美元)
表: 印度製衣工人的每日最低工資(美元)
圖: 亞洲部分國家的每月最低工資
圖: 亞洲部分國家的每月最低工資

總之,印度製衣業的勞工成本比中國低得多,可與越南相比。近年越南已成為香港生產商設廠的熱門地點。至於印度的勞資關係,紡織園區、工業園區及經濟特區的管理委員會可提供協助,使投資者更容易適應印度的生產環境。事實上,印度中央政府和各邦政府亦在不斷改善該國的生產環境。

鑒於製衣業對印度經濟十分重要,該國已為紡織服裝業設立各類培訓中心及學院,如全國時尚科技學院,確保產業供應鏈各個環節均有充足的工人及人才供應。

在印度實地考察期間,香港貿發局研究部參觀了多家製衣廠,並與工廠經理交流。我們發現,有些服裝生產商已自行建立培訓中心,以提高工人的生產能力。他們表示,培訓工人需時3至6個月,而生產線經理則要6至12個月。除內部培訓外,有些服裝廠撥出年利潤的2%或以上,為所在地區提供社區服務。這些服務可提高工廠形象,日後更易招聘工人。

圖: 哈里亞納邦古爾崗一家出口服裝廠
哈里亞納邦古爾崗一家出口服裝廠
圖: 哈里亞納邦古爾崗一家出口服裝廠
哈里亞納邦古爾崗一家出口服裝廠
圖: 孟買一所製衣培訓中心
孟買一所製衣培訓中心
圖: 孟買一所製衣培訓中心
孟買一所製衣培訓中心

印度的自由貿易協定及優惠市場待遇

整體而言,印度的出口產品在歐盟及美國等市場毋須繳付特高的進口關稅。據世界貿易組織統計,2013年印度出口到歐盟和美國的非農產品分別有67%及76%免關稅(中國則是59%及51%),簡單平均關稅稅率分別是4.5%和3.7%(中國是13.3%和4.3%)。以2014年印度對美國出口的協制第61章及第62章服裝為例,根據世貿計算,平均關稅率約為12%和10%,與中國大致相若。對考慮分散製衣業務或將製衣廠搬往印度的香港公司來說,服裝從印度出口到美國市場,其關稅率不會差過從中國出口。

2015年,美國延長普及特惠稅制,效期追溯至2013年。普惠制使印度3,500個稅目的出口產品在美國市場獲得優惠關稅待遇。然而,普惠制明確排除某些「敏感進口」產品,包括紡織品及服裝,並對從任何國家進口的任一產品在數量或價值上實施限制。此外,美國每年會檢討可享受普惠制的國家和產品。

與此同時,印度亦深明自由貿易協定對促進貿易的重要性。印度並非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的成員,但目前正與歐盟談判自由貿易協定,亦已參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並檢討現行與東盟和韓國的自由貿易協定。

在「印度製造計劃」下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勢將增加

2016年2月,馬哈拉施特拉邦舉辦「印度製造」峰會,為期一周,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踴躍參加。參加這次盛會的中國代表團來自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蘇州市和湖南省政府等。據報,中國製造商對印度甚感興趣,並簽署一些諒解備忘錄

據報,在這次活動中,各行各業數以千計當地公司與外國公司簽署了諒解備忘錄,承諾的投資額約2,300億美元(15.2萬億盧比),涉及多個行業,包括製造業及紡織業。作為東道主,馬哈拉施特拉邦簽訂約2,600項諒解備忘錄,總額約1,200億美元(7.94萬億盧比),估計有潛力創造近300萬個就業職位[11] 。

中國於2008年成為印度最大的貿易夥伴,但從2000年至2015年9月,中國在印度的直接投資總額只得12億美元,僅佔此期間印度外來直接投資約0.5%。不過,在莫迪推出「印度製造計劃」後,中國投資者的熱情開始高漲。2015年,大連萬達宣布,未來10年將投資100億美元,在印度建設工業城及商場。電子生產商富士康僅在馬哈拉施特拉邦就準備投資50億美元。此外,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均與印度的初創公司達成協議,而約100家中國中小企業亦承諾投資10億美元。

紡織業方面,山東Ruji與Reliance Industries成立了一家合資紡織公司,佔少數股權,並於2015年3月獲印度競爭委員會批准。繼中國大型企業之後,未來幾年,服裝生產商等小型業者亦有可能加入「印度製造計劃」的行列。盡管如此,印度並不是一個全無麻煩的生產基地,但正如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印度製造:一個擁有龐大本土市場的生產基地》所說,印度正在大步向前發展,「印度製造計劃」及全國紡織政策就是推動該國發展的多年計劃。

具體而言,印度政府認識到紡織服裝業對工業生產、就業及出口的重要性,並更加努力提升價值鏈。印度有充裕的年輕工人供應、完善的供應鏈及政府政策扶持,香港服裝生產商若渴望物色另一個生產基地,以分散部分生產業務,甚至全面搬遷在中國的工廠,長遠來看,該國大有機會提供合適的經營環境。


[1]  聯合國預測到2030年世界人口將達85億,增長是由印度等發展中國家帶動

[2]  2014年,香港可算是亞洲第三大服裝出口地區,居中國內地及孟加拉之後。但在世界貿易組織所估計的205億美元服裝出口額中,超過99%屬轉口,其中大部分是來自中國內地的產品。  

[3]  據世界貿易組織數字,2014年印度紡織品出口總額為183億美元,僅及中國的六分之一,但較亞洲其他服裝生產國的紡織品出口高出很多,這些國家大部分依賴進口紡織品。

[4]  美國時裝業協會《2015年美國時裝業基準研究》。這項研究訪問了美國30家時裝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包括服裝品牌商、零售商、進口商和製造商;員工人數在1,000人以上的公司佔60%。約30%及40%的受訪者分別在亞洲(不包括中國)和中國有地區性業務。

[5]  按未來兩年有意增加採購的程度來説,該27個國家/地區由低至高的排序是:中國內地、台灣、海地、斯里蘭卡、尼加拉瓜、其他亞洲國家、其他中美洲/加勒比國家、泰國、其他非洲國家、其他歐洲國家、多明尼加、柬埔寨、埃及、薩爾瓦多、緬甸、約旦、危地馬拉、墨西哥、菲律賓、巴基斯坦、洪都拉斯、印尼、孟加拉、美國、印度和越南。

[6]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再探》

[7]  這項研究由策略顧問公司Corporate Catalyst India進行。

[8]  印度的財政年度從4月1日開始到次年3月底止。該國紡織品及服裝估計數字所涵蓋的範圍,與世界貿易組織所使用者並不一致,以致兩套出口數字之間存在差異。

[9]   在自動通道下,只要在收到資金的30天內向印度儲備銀行提交所需文件,外商投資建議書不須獲得政府批准。

[10]  2016年3月底,1美元兌66.5印度盧比。

[11]  在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製造計劃」峰會期間簽署諒解備忘錄的大公司包括Mahindra & Mahindra (800億盧比)、Mercedes(120億盧比)、Ascendas(457.1億盧比)、Raymond (140億盧比)、Sterlite (6,000億盧比)、百事可樂(Pepsico)和可口可樂(Coca-Cola)。(資料來源:’Make in India Week’ gets Rs 15.2 lakh crore investment commitments

資料提供 圖片:何達權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