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在东南亚寻觅低成本生产基地

生产活动迁往中国:全盛时期

过去10年,中国成为不折不扣的世界工厂,生产各种各类制成品,供应全球消费市场,尤以美国及欧洲等两大市场为然。当中重要原因,是中国自2001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大刀阔斧进行经济改革,经济发展一日千里。其后,中国逐步履行加入世贸的承诺,于2000年代末进一步对外开放市场,令跨国企业信心日增,纷纷增加在中国的投资,并把部分生产活动迁往中国。

上述情况亦促使亚洲发展为一个全球供应链的整合生产基地。越来越多亚洲国家把他们出产的半制成品运往中国进行最后装配(见下表红色线),然后出口海外市场。由2001年至2009年,这种生产模式在出口所占比重差不多倍增至16%。

图: 亚洲(中国除外)对美国、欧盟及中国的出口(占总出口百分比)
 

下表显示,由1998年至2009年,中国的消费品出口,占整体出口增长约30%,其他亚洲经济体的有关比重则介乎5%至10%。另一方面,这些亚洲出口国主要出口半制成品,当中大部分是用于生产电子产品的零部件,反映亚洲的区内贸易日益频繁。

图: 三类产品对出口增长的贡献 (由1998年至2009年在整体出口增长中所占百分比)
 

过去10年,大量外商直接投资涌入中国,希望借助中国具竞争力的生产环境大展鸿图,特别是能力及生产力不断提升的中国劳动力以及日益成熟的产业群。2010年,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较10年前增加逾倍。以每名工人的产出计算,由2000年至2011年,中国的生产力差不多增至三倍。相比之下,越南是表现最好的东南亚国家,同期产出增长约50%。

图: 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 (10亿美元)
 
图: 2000年至2011年,若干亚洲国家每名工人产出的增长趋势
 

工资上涨及人民币升值促使生产活动迁离中国

中国工人的生产力冠绝东亚,随着生产力提升,工资亦不断上涨。除了工资增长外,多个因素亦带动中国的生产营运成本向上,尤以土地成本和租金上扬为然,而人民币持续升值也大有影响。人民币兑美元于过去两年升值超过5%(见下表),而自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更升值约10%。

图: 人民币兑美元走势 (美元/人民币)
 

经济重新平衡导致中国工资上涨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发达市场的需求减少,因此中国政府重新平衡经济结构,而这个策略亦是工资快速增长的原因之一。随着出口急遽下跌,中国随即推出一系列补救措施,包括总值4万亿元人民币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及一连串刺激内需及针对消费开支的政策。过去数年,中国工资水平的年均增长率都达双位数字。

中国重新平衡经济,并且更加积极推动产业升级以促进高价值生产活动,削弱了作为低成本及劳动密集生产基地的吸引力。因此,过去数年,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角色逐渐受到外国投资者质疑。

纵使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超过4年,但多个发达国家的经济仍未复元,因此中国政府将继续尽力刺激内需。例如,美国推出多轮量化宽松措施后,现正以缓慢速度复苏,而欧盟仍然受到没完没了的主权债务危机拖累。在亚洲主要经济体中,日本新政府采取大胆进取的货币及财政措施,力促国家摆脱持续了20多年的通缩旋涡。

东南亚吸引力日增

工资节节上升、产业升级及人民币持续升值等因素,削弱了中国低档产业的吸引力,众多在华经营的成本敏感型外资企业尤受影响。尽管如此,在可见将来,中国毫无疑问仍是首屈一指的离岸生产基地。如下表所示,纵使全球经济不景导致外部需求减少,但由2008年起,中国的单位劳工成本[1] 持续快速增长,升势之急,远较其他东南亚出口经济体为甚。

图: 单位劳工成本  (即创造一个单位的国内生产总值所需的成本,美国的指数相当于100)
 

中国的最低工资水平与泰国及印尼等东盟国家相比看似相若,但中国的平均工资其实较最低工资高很多,高达一倍。举例来说,华南的平均工资超过每月400美元,差不多相当于泰国或印尼的两倍及越南的3倍。除了工资上涨外,中国亦面对多项营运成本上升的问题,令基本制造业的成本优势减弱。

表: 东盟与中国每月工资水平比较 (美元)
 

中国的劳动人口超过8亿,冠绝全球,与东盟仅仅超过3亿比较,多出逾倍。尽管如此,东盟已能提供充足的劳动力(以及充足的技术劳工),对有意把部分基本生产活动迁离中国的外国企业甚有吸引力。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劳动人口的扩张速度减慢至每年不足1%。同期,大部分东盟国家的劳动人口则以较快速度增长,平均较中国高一倍。

表: 部分东盟经济体的劳动人口 (百万)
 

东盟整合进一步吸引外商直接投资

东盟经济较多元化,地理位置也很分散,每年在区内流动的劳工数目不会很多,与中国的情况有别。虽然如此,东盟在地区经济整合方面跨出了一大步,组成了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成为一个共同市场及共用生产基地。根据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在2015年底前,区内的货品、服务、投资、技术劳工及资金可望有更大的流动自由。

东盟经济共同体涉及多方面的合作领域,包括提升基建和通讯联系、透过「电子东盟」(e-ASEAN)发展区内的电子交易系统,以及加强区内行业整合以促进区内采购活动。例如,自2000年代中期开始,东盟为区内各国的海关及跨境贸易建立了单一窗口,企业在东盟任何一个国家制造产品后,可以使用一套标准文件把产品运往区内另一个国家,不受繁琐程序及贸易壁垒阻碍。

为提升东盟的竞争力,高效率及整合的运输网络必不可少。因此,东盟各国领袖于2010年10月通过「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Master Plan on ASEAN Connectivity),当中包括推出重点基建项目「东盟公路网络」,把东盟各国的公路网连接起来。此外,东盟正在兴建多个运输网络接连中国,包括北南走廊(把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及越南与中国连接起来)、新加坡—昆明铁路,以及填补现有运输网络缺口的解决方案。

东盟亦把47个港口定为泛东盟运输网络的主要港口。除了发展机场外,东盟亦十分注重协调东盟各国之间的航空导航系统、程序及航线,以应付区内日益繁忙的航空交通。总而言之,东盟已开始进行多个基建项目,旨在提升生产网络的竞争力,藉此促进贸易及投资。

图: 新加坡—昆明铁路及运输网络缺口
 

东盟除了制造低成本产品外,例如柬埔寨及越南的制衣业十分兴旺,在处理较先进精密的制造工序方面的能力也日益提升,而相关产业规模亦不断扩大,主要归因于技术工人数目有增无减,以及注入高档制造项目的外商直接投资不断涌入。举例来说,泰国已发展为汽车制造枢纽,而印尼亦成功吸引外资投入其汽车制造业。

2012年,电子产品超越成衣,成为越南的主要出口,主要原因是在该国经营的美国及东亚跨国企业增加产量及出口量。以三星(Samsung)为例,在毗邻河内市的北宁省(Bac Ninh Province)设有厂房,每年生产超过1亿部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于2012年的出口总额达125亿美元。三星计划继续扩充在越南的业务及生产力,并于2013年3月在当地兴建第二座工业综合大楼。新大楼座落于太原省(Thai Nguyen Province),距离河内两小时车程,投资额达20亿美元。

虽然泰国的生产活动早前受水灾打击,但该国仍是日本企业在东盟的主要投资目标。此外,日本公司亦增加在其他东盟国家的投资,尤以印尼及越南为然,主要目的是物色其他生产基地,以分散在中国设厂的风险。以越南为例,虽然2012年整体外商直接投资净流入的下跌幅度达双位数字,但来自日本的直接投资却翻了一番。

生产活动大举迁离内地似乎言过其实

有报道指,鉴于中国内地营运成本上涨,一些美国公司正考虑把生产活动迁回美国,另一些则计划把工序迁往东南亚。虽然如此,若说生产活动将大举迁离中国,却似乎言过其实。尤其是考虑到内地具备不少优势,包括工人生产力较高,产业集群相对成熟,以及有能力迅速动员众多工人以应付重大国际订单等,企业断不会贸然放弃这个生产基地。

前文提及,流入内地的外商直接投资,于2010年超越1,000亿美元。不过,外来投资速度在2012年却略见减慢。虽然势头暂时放缓,但是预期未来数年,外商在内地的直接投资仍然活跃,特别是瞄准中国内销市场的资金,以及高价值出口货物的生产活动,将仍然倚重内地。反而一些低价值产品,却可能转移至其他地区生产。

东盟生产成本较低但须考虑业务风险

和其他许多新兴市场一样,多个东盟国家虽能提供低成本生产环境,可是也有不少问题需要厂商克服。迁厂与否,除须考虑整体工资水平外,还要衡量其他多项因素,包括土地成本、熟练劳工供应、公用事业开支、基建支援,还有政府规例是否复杂或透明,以及税制是否明确等。

缅甸便是生产商必须衡量上述额外因素的典型例子。缅甸经济开发程度相对较低,平均工资水平不及泰国或印尼的一半,对厂商来说无疑非常吸引;但是停电是当地一大问题,在雨量少的季节,公共电力供应每天只限5小时。

东盟五国,即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及越南,均已展开多项改革,藉此招商引资。这些改革以商贸及投资措施为主,以便利外商开设公司、进行贸易及履行合约。外商期望这些市场改善营商环境,提高商贸法规透明度的诉求由来已久;这些国家的改革进步正是对外商诉求的明确回应。

现时,世界银行根据10项指标,对185个经济体的营商便利程度予以评级,包括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获取信贷、保护投资者、获得电力、登记财产、交纳税款、跨国贸易、执行合同及解决破产。当企业考虑把生产活动迁往东盟五国时,如果摘取亚洲的数字,并以中国为基准,便会发现越南的排名紧随中国,马来西亚及泰国则远远领先。

图: 2013年亚洲部分经济体营商便利评级
 

细看2013年个别指标下的排名,中国在「获得电力」方面落后菲律宾,需时145天,是菲国(50天)的3倍。中国是2012年全球最大出口地,但在「跨国贸易」方面却不如印尼或菲律宾方便。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国较其竞争对手需要更多出口文件,以致出口商付货前的准备时间较长。

表: 2013年营商便利评级:获得电力
 
表: 2013年营商便利评级:跨国贸易
 

鉴于东盟经济较多元化,整体上处理先进精密工序的能力亦逐渐提升,相关产业的规模也不断扩大,即使生产活动从中国大举迁至该区,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东盟国家会单独受惠。总括而言,生产活动应迁往哪个东盟国家,须视乎生产设施的具体需要,以及当地的营商便利度。撇除上述因素,越南的工资成本较低,劳动力供应亦较稳定,是个相当吸引的生产基地。

现在,探讨的焦点都放在生产活动从中国迁至其他地区。不过要注意的是,已有迹象显示东盟区内一些现有产业活动正考虑从区内某个国家迁移至另一国。有报告指,一些以泰国为基地的服装公司有意把厂房迁往缅甸。2013年1月,泰国通过最低日薪方案,每日最低工资约为10美元,更加强了当地厂商把工序迁往缅甸的意欲。


 

[1] 单位劳动成本(unit labour costs)衡量每产出单位的平均成本,以总劳动成本对实质产出的比率计算。

资料提供 图片:何达权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