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在東南亞尋覓低成本生產基地

生產活動遷往中國:全盛時期

過去10年,中國成為不折不扣的世界工廠,生產各種各類製成品,供應全球消費市場,尤以美國及歐洲等兩大市場為然。當中重要原因,是中國自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大刀闊斧進行經濟改革,經濟發展一日千里。其後,中國逐步履行加入世貿的承諾,於2000年代末進一步對外開放市場,令跨國企業信心日增,紛紛增加在中國的投資,並把部分生產活動遷往中國。

上述情況亦促使亞洲發展為一個全球供應鏈的整合生產基地。越來越多亞洲國家把他們出產的半製成品運往中國進行最後裝配(見下表紅色線),然後出口海外市場。由2001年至2009年,這種生產模式在出口所佔比重差不多倍增至16%。

圖: 亞洲(中國除外)對美國、歐盟及中國的出口(佔總出口百分比)
 

下表顯示,由1998年至2009年,中國的消費品出口,佔整體出口增長約30%,其他亞洲經濟體的有關比重則介乎5%至10%。另一方面,這些亞洲出口國主要出口半製成品,當中大部分是用於生產電子產品的零部件,反映亞洲的區內貿易日益頻繁。

圖: 三類產品對出口增長的貢獻 (由1998年至2009年在整體出口增長中所佔百分比)
 

過去10年,大量外商直接投資湧入中國,希望借助中國具競爭力的生產環境大展鴻圖,特別是能力及生產力不斷提升的中國勞動力以及日益成熟的產業群。2010年,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超過1,000億美元,較10年前增加逾倍。以每名工人的產出計算,由2000年至2011年,中國的生產力差不多增至三倍。相比之下,越南是表現最好的東南亞國家,同期產出增長約50%。

圖: 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 (10億美元)
 
圖: 2000年至2011年,若干亞洲國家每名工人產出的增長趨勢
 

工資上漲及人民幣升值促使生產活動遷離中國

中國工人的生產力冠絕東亞,隨著生產力提升,工資亦不斷上漲。除了工資增長外,多個因素亦帶動中國的生產營運成本向上,尤以土地成本和租金上揚為然,而人民幣持續升值也大有影響。人民幣兌美元於過去兩年升值超過5%(見下表),而自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更升值約10%。

圖: 人民幣兌美元走勢 (美元/人民幣)
 

經濟重新平衡導致中國工資上漲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發達市場的需求減少,因此中國政府重新平衡經濟結構,而這個策略亦是工資快速增長的原因之一。隨著出口急遽下跌,中國隨即推出一系列補救措施,包括總值4萬億元人民幣的經濟刺激方案,以及一連串刺激內需及針對消費開支的政策。過去數年,中國工資水平的年均增長率都達雙位數字。

中國重新平衡經濟,並且更加積極推動產業升級以促進高價值生產活動,削弱了作為低成本及勞動密集生產基地的吸引力。因此,過去數年,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角色逐漸受到外國投資者質疑。

縱使全球金融危機爆發至今已超過4年,但多個發達國家的經濟仍未復元,因此中國政府將繼續盡力刺激內需。例如,美國推出多輪量化寬鬆措施後,現正以緩慢速度復甦,而歐盟仍然受到沒完沒了的主權債務危機拖累。在亞洲主要經濟體中,日本新政府採取大膽進取的貨幣及財政措施,力促國家擺脫持續了20多年的通縮旋渦。

東南亞吸引力日增

工資節節上升、產業升級及人民幣持續升值等因素,削弱了中國低檔產業的吸引力,眾多在華經營的成本敏感型外資企業尤受影響。儘管如此,在可見將來,中國毫無疑問仍是首屈一指的離岸生產基地。如下表所示,縱使全球經濟不景導致外部需求減少,但由2008年起,中國的單位勞工成本[1] 持續快速增長,升勢之急,遠較其他東南亞出口經濟體為甚。

圖: 單位勞工成本  (即創造一個單位的國內生產總值所需的成本,美國的指數相當於100)
 

中國的最低工資水平與泰國及印尼等東盟國家相比看似相若,但中國的平均工資其實較最低工資高很多,高達一倍。舉例來說,華南的平均工資超過每月400美元,差不多相當於泰國或印尼的兩倍及越南的3倍。除了工資上漲外,中國亦面對多項營運成本上升的問題,令基本製造業的成本優勢減弱。

表: 東盟與中國每月工資水平比較 (美元)
 

中國的勞動人口超過8億,冠絕全球,與東盟僅僅超過3億比較,多出逾倍。儘管如此,東盟已能提供充足的勞動力(以及充足的技術勞工),對有意把部分基本生產活動遷離中國的外國企業甚有吸引力。自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勞動人口的擴張速度減慢至每年不足1%。同期,大部分東盟國家的勞動人口則以較快速度增長,平均較中國高一倍。

表: 部分東盟經濟體的勞動人口 (百萬)
 

東盟整合進一步吸引外商直接投資

東盟經濟較多元化,地理位置也很分散,每年在區內流動的勞工數目不會很多,與中國的情況有別。雖然如此,東盟在地區經濟整合方面跨出了一大步,組成了東盟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成為一個共同市場及共用生產基地。根據東盟經濟共同體藍圖,在2015年底前,區內的貨品、服務、投資、技術勞工及資金可望有更大的流動自由。

東盟經濟共同體涉及多方面的合作領域,包括提升基建和通訊聯繫、透過「電子東盟」(e-ASEAN)發展區內的電子交易系統,以及加強區內行業整合以促進區內採購活動。例如,自2000年代中期開始,東盟為區內各國的海關及跨境貿易建立了單一窗口,企業在東盟任何一個國家製造產品後,可以使用一套標準文件把產品運往區內另一個國家,不受繁瑣程序及貿易壁壘阻礙。

為提升東盟的競爭力,高效率及整合的運輸網絡必不可少。因此,東盟各國領袖於2010年10月通過「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Master Plan on ASEAN Connectivity),當中包括推出重點基建項目「東盟公路網絡」,把東盟各國的公路網連接起來。此外,東盟正在興建多個運輸網絡接連中國,包括北南走廊(把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柬埔寨及越南與中國連接起來)、新加坡—昆明鐵路,以及填補現有運輸網絡缺口的解決方案。

東盟亦把47個港口定為泛東盟運輸網絡的主要港口。除了發展機場外,東盟亦十分注重協調東盟各國之間的航空導航系統、程序及航線,以應付區內日益繁忙的航空交通。總而言之,東盟已開始進行多個基建項目,旨在提升生產網絡的競爭力,藉此促進貿易及投資。

圖: 新加坡—昆明鐵路及運輸網絡缺口
 

東盟除了製造低成本產品外,例如柬埔寨及越南的製衣業十分興旺,在處理較先進精密的製造工序方面的能力也日益提升,而相關產業規模亦不斷擴大,主要歸因於技術工人數目有增無減,以及注入高檔製造項目的外商直接投資不斷湧入。舉例來說,泰國已發展為汽車製造樞紐,而印尼亦成功吸引外資投入其汽車製造業。

2012年,電子產品超越成衣,成為越南的主要出口,主要原因是在該國經營的美國及東亞跨國企業增加產量及出口量。以三星(Samsung)為例,在毗鄰河內市的北寧省(Bac Ninh Province)設有廠房,每年生產超過1億部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於2012年的出口總額達125億美元。三星計劃繼續擴充在越南的業務及生產力,並於2013年3月在當地興建第二座工業綜合大樓。新大樓座落於太原省(Thai Nguyen Province),距離河內兩小時車程,投資額達20億美元。

雖然泰國的生產活動早前受水災打擊,但該國仍是日本企業在東盟的主要投資目標。此外,日本公司亦增加在其他東盟國家的投資,尤以印尼及越南為然,主要目的是物色其他生產基地,以分散在中國設廠的風險。以越南為例,雖然2012年整體外商直接投資淨流入的下跌幅度達雙位數字,但來自日本的直接投資卻翻了一番。

生產活動大舉遷離內地似乎言過其實

有報道指,鑒於中國內地營運成本上漲,一些美國公司正考慮把生產活動遷回美國,另一些則計劃把工序遷往東南亞。雖然如此,若說生產活動將大舉遷離中國,卻似乎言過其實。尤其是考慮到內地具備不少優勢,包括工人生產力較高,產業集群相對成熟,以及有能力迅速動員眾多工人以應付重大國際訂單等,企業斷不會貿然放棄這個生產基地。

前文提及,流入內地的外商直接投資,於2010年超越1,000億美元。不過,外來投資速度在2012年卻略見減慢。雖然勢頭暫時放緩,但是預期未來數年,外商在內地的直接投資仍然活躍,特別是瞄準中國內銷市場的資金,以及高價值出口貨物的生產活動,將仍然倚重內地。反而一些低價值產品,卻可能轉移至其他地區生產。

東盟生產成本較低但須考慮業務風險

和其他許多新興市場一樣,多個東盟國家雖能提供低成本生產環境,可是也有不少問題需要廠商克服。遷廠與否,除須考慮整體工資水平外,還要衡量其他多項因素,包括土地成本、熟練勞工供應、公用事業開支、基建支援,還有政府規例是否複雜或透明,以及稅制是否明確等。

緬甸便是生產商必須衡量上述額外因素的典型例子。緬甸經濟開發程度相對較低,平均工資水平不及泰國或印尼的一半,對廠商來說無疑非常吸引;但是停電是當地一大問題,在雨量少的季節,公共電力供應每天只限5小時。

東盟五國,即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及越南,均已展開多項改革,藉此招商引資。這些改革以商貿及投資措施為主,以便利外商開設公司、進行貿易及履行合約。外商期望這些市場改善營商環境,提高商貿法規透明度的訴求由來已久;這些國家的改革進步正是對外商訴求的明確回應。

現時,世界銀行根據10項指標,對185個經濟體的營商便利程度予以評級,包括開辦企業、辦理施工許可、獲取信貸、保護投資者、獲得電力、登記財產、交納稅款、跨國貿易、執行合同及解決破產。當企業考慮把生產活動遷往東盟五國時,如果摘取亞洲的數字,並以中國為基準,便會發現越南的排名緊隨中國,馬來西亞及泰國則遠遠領先。

圖: 2013年亞洲部分經濟體營商便利評級
 

細看2013年個別指標下的排名,中國在「獲得電力」方面落後菲律賓,需時145天,是菲國(50天)的3倍。中國是2012年全球最大出口地,但在「跨國貿易」方面卻不如印尼或菲律賓方便。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國較其競爭對手需要更多出口文件,以致出口商付貨前的準備時間較長。

表: 2013年營商便利評級:獲得電力
 
表: 2013年營商便利評級:跨國貿易
 

鑒於東盟經濟較多元化,整體上處理先進精密工序的能力亦逐漸提升,相關產業的規模也不斷擴大,即使生產活動從中國大舉遷至該區,相信沒有任何一個東盟國家會單獨受惠。總括而言,生產活動應遷往哪個東盟國家,須視乎生產設施的具體需要,以及當地的營商便利度。撇除上述因素,越南的工資成本較低,勞動力供應亦較穩定,是個相當吸引的生產基地。

現在,探討的焦點都放在生產活動從中國遷至其他地區。不過要注意的是,已有跡象顯示東盟區內一些現有產業活動正考慮從區內某個國家遷移至另一國。有報告指,一些以泰國為基地的服裝公司有意把廠房遷往緬甸。2013年1月,泰國通過最低日薪方案,每日最低工資約為10美元,更加強了當地廠商把工序遷往緬甸的意欲。


 

[1] 單位勞動成本(unit labour costs)衡量每產出單位的平均成本,以總勞動成本對實質產出的比率計算。

資料提供 圖片:何達權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