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愛沙尼亞:波羅的海科技強國

波羅的海三國之中,愛沙尼亞人口最少,卻是區內的資訊通訊科技巨人,不少科技產品甚至風行全球。該國開發出許多創新的電子方案,而高速互聯網和無線上網服務亦非常普及。一個在蘇聯解體後獨立的小國如何成功創造資訊型社會必備的條件,並且轉型成為全球資訊通訊科技業的先鋒,由此可見一斑。同時,愛沙尼亞地理位置優越,能發展成為區域物流樞紐和連接歐亞的橋樑。

不過,由於該國本土市場規模不大,具創新能力的愛沙尼亞公司,若有擴展業務的鴻圖大計,必須到國外尋找機會。在這方面,香港公司可以發揮指路明燈的作用,協助愛沙尼亞企業在亞洲發展,特別是捕捉「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廣泛機遇。

數碼化的愛沙尼亞

以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計算,愛沙尼亞是波羅的海三國中最富裕的國家;論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也在三國之中排名最高。愛沙尼亞雖是波羅的海東岸一個小國,但由於政府高瞻遠矚,資訊通訊科技業積極進取,民眾喜愛科技產品,該國已經發展成為全球公認的數碼經濟體,備有先進的電子化政府服務、嚴密的網絡保安,以及處理日常生活問題的嶄新電子方案。

表:數碼化的愛沙尼亞
表:數碼化的愛沙尼亞


早在蘇聯時代,愛沙尼亞的無線電電子及半導體工業已很發達。愛沙尼亞在1991年8月正式宣告獨立後,推行有利營商的稅制,允許自由貿易,並進行大規模的私有化計劃,令經濟迅速轉型。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卓越合作網絡防衛中心(NATO Cooperative Cyber Defence Centre of Excellence),以及歐盟大型資訊科技系統(自由、保安及司法範疇)運作管理機構(EU-LISA)的新總部,均設於愛沙尼亞。愛沙尼亞政府大力支持國內的資訊通訊科技業,在2000年已經把免費無線上網服務推展至全國,視之為基本人權。同時,愛沙尼亞亦把數據私隱和保安等納入國家法例,為資訊通訊科技的長遠發展締造有利條件。

由編寫 Skype、Hotmail和點對點檔案分享應用程式Kazaa背後的編碼,到推出林林總總的電子化政府服務,愛沙尼亞的科技實力已是舉世皆知。現在,愛沙尼亞在研發新一代電子解決方案方面,表現依然非常出色。這些方案在基層的作用特別顯著,有效地把人與人、人民與國家以至世界聯繫起來。此外,愛沙尼亞與澳洲、新加坡、韓國及英國建立數碼政府網絡Digital 5(D5),以鞏固數碼經濟的基礎。在電子政府和數碼經濟年代,這些發展不但為企業帶來眾多機遇,也有助促進政府和政府、企業和政府之間的合作。

現在,愛沙尼亞有99%的銀行轉賬是通過電子平台進行。當地很多年輕人從未見過支票或支票簿,有95%的所得稅納稅人是在網上報稅。除了銀行服務和稅務外,愛沙尼亞有98%的藥物是以電子方式處方,有66%人口曾經參與網上人口普查。2007年,愛沙尼亞成為全球首個允許在國會選舉中上網投票的國家。在2014年的歐盟議會選舉中,超過30%的愛沙尼亞選民選擇上網投票。

2014年,愛沙尼亞亦成為全球首個推出跨國性電子居民身份證(e-residency)的國家。愛沙尼亞期望,到2025年有1,000萬人登記成為該國的電子居民。這項計劃的對象主要是有意開設網上公司,在愛沙尼亞發展業務的世界各地人士。持有愛沙尼亞電子身份證者,不但可以通過數碼平台簽署核實文件和合約、處理銀行事務、遙距轉賬及申報愛沙尼亞稅項,更可於網上註冊成立愛沙尼亞公司,在世界任何地方管理業務。

基本上,電子居民憑著電子身份證及內嵌的數碼簽名,可以在網上處理大部分的商業交易和個人事務,只有結婚、離婚及物業買賣等例外。這項措施對很多正在尋覓新平台或市場以進行研發活動的國際金融和科技企業幫助很大。愛沙尼亞自2015年5月起接受網上辦理電子居民申請及繳付智能身份證費用。至今,最多申請者來自芬蘭、俄羅斯和美國,這些都是愛沙尼亞資訊通訊科技公司及知識型企業尋找合作夥伴和創業資本的主要國家。

雄厚科技背景加上地理優勢

古時,沿著絲綢之路運往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貨物都取道愛沙尼亞。除地緣政治位置優越外,愛沙尼亞亦發展為日益重要的物流平台,有助貨物、知識及人員由東向西流動。這個角色與該國雄厚的資訊通訊科技背景相輔相成,令愛沙尼亞具備絕佳的條件,成為「一帶一路」倡議下區內及區際整合的一員。 

愛沙尼亞位於東西方之間繁忙的貿易路線上,經營近30個發展成熟的港口,其中5個在國有塔林港(Port of Tallinn)旗下營運的港口,即老城港、穆加港、南帕爾迪斯基港、巴扎斯薩爾港及薩利馬港,是最接近俄羅斯(不包括被波蘭及立陶宛包圍的外飛地加里寧格勒)的波羅的海港口。塔林港不是單一海港,而是一個港口管理局,2015年總共處理了2,240萬公噸貨物,208,784個貨櫃及980萬名旅客,年內有1,684 艘貨船及5,397艘客輪停靠。

圖片:愛沙尼亞主要海港
圖片:愛沙尼亞主要海港

 

圖片:愛沙尼亞定期貨運航線
圖片:愛沙尼亞定期貨運航線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愛沙尼亞最大貨運港,處理約九成經愛沙尼亞轉運的貨物。(1)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愛沙尼亞最大貨運港,處理約九成經愛沙尼亞轉運的貨物。(1)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愛沙尼亞最大貨運港,處理約九成經愛沙尼亞轉運的貨物。(2)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愛沙尼亞最大貨運港,處理約九成經愛沙尼亞轉運的貨物。(2)

 

為加強波羅的海周邊國家與歐洲心臟地區的連繫,歐洲委員會於2004年提出波羅的海鐵路(Rail Baltica)策略性方案,把愛沙尼亞塔林、拉脫維亞里加(Riga)、立陶宛考納斯(Kaunas)和維爾紐斯(Vilnius),以及波蘭華沙(Warsaw)連接起來,將來更可能把路線伸延至其他歐洲國家,例如德國柏林及意大利威尼斯。波羅的海鐵路是全歐交通網絡(Trans-European Transport Networks,簡稱TEN-T)的優先項目之一。

 

圖片:波羅的海鐵路圖
圖片:波羅的海鐵路圖


波海國家與波蘭之間的貨物總流量中,道路運輸佔97%以上。波海鐵路是波海國家過渡至歐洲軌距標準的第一步,讓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與歐盟其他地區之間的大量貨運,得以從道路運輸轉為鐵路運輸,有助縮短交通時間、減少交通擠塞和空氣污染。愛沙尼亞和芬蘭於2016年1月5日簽署諒解備忘錄,計劃興建一條長約92公里的海底隧道,連接塔林和赫爾辛基。建成後,兩市之間的交通時間將削減70%,由100分鐘縮短至30分鐘。

空運方面,愛沙尼亞最近決定撥出4,070萬歐元(約3.46億港元),作為成立全新國有航空公司的初始資金。早前,國有的愛沙尼亞航空被發現違反歐盟的國家補貼條例,自 2015年11月7日起停止營運。此外,愛沙尼亞亦打算與區內航空樞紐如芬蘭赫爾辛基加強合作,提供更佳的航空服務。此舉一方面有助彌補愛航停運招致的商業損失,另一方面亦可進一步改善愛沙尼亞的客貨空運網絡。

愛沙尼亞擁有雄厚的資訊通訊科技背景及基礎設施,地理位置優越,又具備較佳的多式聯運網絡,這些都為跨境電子商貿企業提供了肥沃的發展土壤。2015年9月,愛沙尼亞國有郵政公司OMNIVA 與中國最大民營快遞公司順豐速運簽署諒解備忘錄,計劃成立一家名為Post11的合資企業,包括在愛沙尼亞設立倉庫,令中國和歐洲之間的貨物流通更快捷便利。該合資企業最初會專注把來自中國的貨物送遞至波海國家、俄羅斯、烏克蘭和斯堪的納維亞國家,之後才擴展至全歐洲。

愛沙尼亞人從海外訂購的貨品,近半來自中國。隨著中國的網上商店與愛沙尼亞的資訊通訊科技和物流方案配合無間,預料上述合資企業與新的供應鏈方案將有助促進中愛與中歐之間的電子商貿。

為「一帶一路」準備就緒

受人口較少所限,現在愛沙尼亞不再像蘇聯時代般定位為資訊通訊科技產品生產地。今天,愛沙尼亞是全球人均初創企業比率最高的地方之一,致力成為富有活力及競爭力的知識型經濟體,並提供有利環境讓數碼化業務蒸蒸日上。

香港是亞洲首屈一指的知識產權及科技貿易中心,能為愛沙尼亞的科技和創新電子方案提供理想的貿易平台。香港擁有健全的法律和知識產權制度,股權融資渠道甚多,對於正在尋覓創業資金、商業機會和策略夥伴的愛沙尼亞初創公司來說大有幫助。

愛沙尼亞公司是開發網絡安全和電子政府服務方案的先鋒,能成為香港專業服務提供者和金融機構的合作夥伴,尤其是在開發金融科技方面。據報,一家俄羅斯企業已計劃安排多家愛沙尼亞初創科技公司通過香港尋找亞洲投資者,同時向總部設於香港的重大金融服務客戶推銷科技和實用的電子方案。

除了科技及金融方面的拓展機會,愛沙尼亞的多式聯運網絡持續改善,亦有助「一帶一路」倡議成功推行,達到促進沿線60多個國家經濟融合的目的。此外,愛沙尼亞也是「16+1」機制的成員。在這背景下,中國與愛沙尼亞的經貿聯繫亦將加強。

香港是個自由港,與亞洲的聯繫非常廣泛,能提供具成本效益的多式聯運物流服務。因此,愛沙尼亞企業可以借助香港把產品外銷亞洲市場。隨著「新歐亞大陸橋」或「第二歐亞大陸橋」成形,新鐵路路線投入服務,香港的角色將更突出。最近,哈薩克鐵路公司的全資附屬公司KTZ Express在香港設立發展辦事處,推廣歐洲與中國之間通過哈薩克的多式聯運貨運物流。由此可見,香港在「一帶一路」的物流範疇確實可以擔當重要角色。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