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拉丁美洲復甦進度不一:地區概覽

近期石油及商品價格急挫,而拉丁美洲是一個天然資源豐富的地區,增長前景多少受到打擊。拉丁美洲國家面對經濟放緩,反應各不相同。當中每個國家都因應所擁有的天然資源,選擇自身的發展路向;然而,大部分國家均已轉向產業及出口多元化發展,以推進經濟增長。拉丁美洲正為市場持續開放作準備,從太平洋聯盟(Pacific Alliance)不斷擴大及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等舉措可見一斑,而巴拿馬運河的擴充工程,則顯示該國決意對貿易相關基建大舉投資。

石油商品價格暴跌

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石油及商品價格下挫,不少貨幣亦隨之貶值,大部分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均備受打擊,當中包括拉丁美洲各國,令該區過去10年來在出口及投資方面所創造的輝煌成績黯然失色。盡管如此,石油及商品價格暴跌對區內各國的影響顯然不盡相同。一些國家對石油及商品價格的倚賴較少,自然能夠勝過倚賴較多的國家,但當考慮到其他地區情況或特徵時,事情就複雜得多。

商品價格急跌以及貨幣貶值

表:自2014年10月以來的商品價格變動
表:自2014年10月以來的商品價格變動
表:匯率指數─部分拉美國家
表:匯率指數─部分拉美國家
表:商品出口佔總出口份額
表:商品出口佔總出口份額

以石油為例,哥倫比亞、巴西、玻利維亞及巴拿馬均為能源出口大國,不過,大部分拉丁美洲國家事實上都是石油淨進口國。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資料,2014年,拉丁美洲只有委內瑞拉(石油淨出口佔國內生產總值逾30%)、厄瓜多爾(少於10%)、哥倫比亞(少於10%)、千里達及多巴哥(少於 10%)及墨西哥(接近平衡)為石油淨出口國。

盡管如此,那些石油進口量龐大的國家,不一定會因近期油價急挫而自動得益。這些國家之中,不少都長期倚賴委內瑞拉根據加勒比海石油計劃(Petrocaribe)[1]協議津貼提供的石油。隨著委內瑞拉的經濟壓力越來越沉重(預期2015年國內生產總值將收縮7%),該國對其他國家的Petrocaribe支援亦日漸減少。國際石油市價下跌,大部分受惠國在津貼石油供應方面的減幅應可得到足夠補償,不過,若干政府可能面對短期的財政壓力。

表:拉丁美洲外商直接投資於2013年創新高
表:拉丁美洲外商直接投資於2013年創新高

除了出口業務外,石油及商品價格下挫,亦引發外商直接投資從拉丁美洲撤走。外商直接投資在2013年創下1,880億美元(相比2012年升6%)新高後,估計於2014年有所放緩。雖然歐洲經濟動盪亦是撤資的原因,但投資者對中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放緩的恐懼肯定是較為重要的因素。中國從拉丁美洲的進口產品中,估計有70%與商品有關,而中國於拉丁美洲的對外直接投資近90%與天然資源有關,因此中國內地工業活動放緩,將對拉丁美洲所獲得的外商直接投資造成影響。

長遠而言,石油及商品價格走弱,將減低拉丁美洲發展天然資源的潛力,影響所及,眾多拉丁美洲國家為了進行工業、出口及經濟多元發展而把豐厚的石油或商品收益輸送往其他經濟環節的過程亦會遭受打擊。拉美南部、中部與加勒比海,以及北部的國家,各自擁有不同的天然資源、工業強項及競爭優勢,將可為香港出口商及投資者提供林林總總的貿易及投資機遇。

表:2014年香港與拉丁美洲之間的貿易(百萬港元)
表:2014年香港與拉丁美洲之間的貿易(百萬港元)

經濟前景不一

美國復甦強勁,但南美洲從中受惠不多,而且面對全球經濟放緩的嚴峻阻力,令金屬及農業商品出口的需求下跌。該區經濟困難之處在投資方面更為顯而易見:投資自2010年以來每年放緩,並預測將於2015年減少。除了受外圍情況惡化所衝擊外,區內多項問題亦有一定影響。

巴西是香港於拉丁美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及進口來源地,該國私營公司的信心仍然不強,原因是總統羅塞夫的政治危機揮之不去,其政府提出的經濟改革未能獲得通過以應付巨大的經濟挑戰。此外,巴西主辦2014年世界盃所獲得的經濟刺激不多,其經濟活動一直十分貧乏,增長率從2011年的3.9%大幅下跌至2012年的1.8%、2013年的2.7%及2014年的0.1%。即使考慮到主辦2016年夏季奧運會(為首屆於南美洲舉辦的奧運會)的正面影響,以及政府重新承諾堅持財政紀律及壓制通脹,預計巴西的經濟在奧運年度出現正增長前,將於2015年先下跌1%。

阿根廷方面,雖然匯率急跌情況稍為放緩,2014年增長(0.5%)較預期為佳,但該國料將繼續面對大規模的宏觀經濟失衡困境。資金外流,加上市場對美元的需求偏高以避開一直貶值的披索,令「藍色」或平衡匯率持續高於央行公布的「白色」或官方匯率約50%。此一現象造成了匯率風險以及美元持續短缺,加上眾多保護主義措施及以國內為本的發展方向,令阿根廷公司進行國際貿易時非常困難。在此一環境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期,阿根廷國內生產總值將於2015年收縮0.3%,然後於2016年回復至0.1%的緩慢增長。

至於香港於南美洲的第二大貿易夥伴智利,其增長前景則相對較為樂觀;不過,2014年最後一季商品價格急跌,加上多個採礦項目投資受挫,經濟增長亦有所放緩。該國落實總統巴切萊所訂的各項改革計劃,可望帶來豐厚成果。該等計劃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稅務改革,於2014年9月29日在智利《官方憲報》刊登,將企業所得稅率從2014年前的20%逐步提高至2018年的27%。為刺激經濟,智利政府調高2015年公共開支預算,增加9.8%,並使用額外的企業稅收入及授權發行新債務,以推動教育及醫療方面的投資。至於私營企業方面,銀行再次採取寬鬆政策,同業拆息(或貨幣政策利率)等主要利率自2014年11月起已降至3%。

與此同時,盡管全球石油/商品價格波動不定,歐洲經濟亦見疲弱,但哥倫比亞及秘魯將繼續展現良好的抗逆能力。此乃由於兩國的人口相對較為龐大,而且一直致力促進出口種類(從金屬及主要農業產品等傳統項目轉移至涉及較高科技內容及較高增值的非傳統出口項目)及出口目的地(傾向開拓蓬勃的亞洲市場)的多元化發展。

中美洲及加勒比海方面,油價下跌以及美國強勢復甦,均為推動出口及旅遊業增長以及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同時,委內瑞拉根據優惠財政條款供應的石油有所減少,則帶來了嚴峻的挑戰。預期2015年及往後多年,匯款及旅遊收入表現將繼續向好,而對美國的出口更趨強勁,應可進一步支持當地的經濟活動。

2011至2013年間,巴拿馬是拉丁美洲增長最迅速的國家。該國應能維持穩健,2015年預測增長為6.1%,並將從2014年該區增長最快的國家多明尼加共和國奪回寶座。巴拿馬運河是亞洲與墨西哥灣或美國東岸之間的主要全水路貿易路線,擴充工程將於2016年竣工,預期將對亞洲與美國之間的貨流帶來重大影響。再加上科隆自由貿易區(CFZ)及巴拿馬太平洋經濟特區(PPSEA)持續擴充,巴拿馬於全球物流業的地位更加無可取代,而其貿易多元化發展 (或減少倚賴委內瑞拉及哥倫比亞市場)及投資推廣工作將獲更大支持。

哥斯達黎加的發展亦值得注意。該國出口組合在過去10年大幅轉變,從蔬果及紡織品等傳統項目,轉為集成電路、電腦零部件及醫療設備等高科技項目。高科技產品佔該國出口份額估計已升破50%大關。這解釋了為何香港從該國進口的產品總額如此龐大,並突顯香港公司與拉丁美洲公司的另一貿易機會。

墨西哥是香港在拉丁美洲最大的出口市場以及第二大貿易夥伴,經濟增長料將從2013年的1.4%及2014年的2.1%上升至2015年3.0%,這有賴美國強勢復甦的溢出效應。墨西哥作為石油淨出口國(出口剛好略高於進口),本應很易受近期油價下跌所影響。然而,該國透過金融對沖保住了2015年石油收益。這給予商界人士另一個理由,可以對這個世界第二大西班牙語國家保持信心。

拉丁美洲主要發展

撇開短期前景,拉丁美洲亦有一些有趣的發展,除了期待已久的巴拿馬運河擴充工程外,還有太平洋聯盟貿易集團顯著擴大,以及美國與古巴恢復外交關係。

太平洋聯盟:迅速擴大的貿易集團  

為了在進軍亞洲市場時更能發揮協同效益,智利、哥倫比亞、墨西哥及秘魯於2012年6月6日簽訂一項框架協議,正式成立太平洋聯盟。這個拉丁美洲貿易集團涵蓋多達2.14億名消費者,合計年產出超過2萬億美元。時至今天,太平洋聯盟擁有32個觀察員國,包括澳洲、比利時、加拿大、中國、多明尼加共和國、厄瓜多爾、薩爾瓦多、芬蘭、法國、德國、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印度、以色列、意大利、日本、摩洛哥、荷蘭、新西蘭、巴拉圭、葡萄牙、新加坡、韓國、西班牙、瑞士、千里達及多巴哥、土耳其、英國、美國及烏拉圭,而巴拿馬及哥斯達黎加則為候選成員國。

太平洋聯盟代表超過三分之一的拉丁美洲人口及國內生產總值,以及近半外貿及外商直接投資(2013年為850億美元),普遍被視為拉丁美洲自1991年成立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後首項重大的自由貿易舉措。隨著地區整合日深,4個成員國致力促進彼此間的貨物、服務、資本及人員自由流通,並與以亞太區為主的地方加強聯繫。

表:2013年太平洋聯盟成員國主要經濟指標
表:2013年太平洋聯盟成員國主要經濟指標

2014年2月10日,4個成員國簽訂太平洋聯盟框架協議補充議定書,即時免除彼此之間92%的關稅(餘下8%將於7年內分階段免除),除此之外,太平洋聯盟亦採取多項舉措,以實現其雄圖大計。舉例來說,聯盟免除了簽證規定(例如墨西哥於2012年11月17日豁免哥倫比亞及秘魯人士簽證,可逗留最多180日);整合成員國的金融市場(例如墨西哥證券交易所(BMV)於2014年12月與拉丁美洲綜合市場(MILA)聯通;MILA於2011年由智利、哥倫比亞及秘魯的證券交易所合併而成);聯合推廣出口、旅遊業及外商直接投資;以及於世界各地共用設施或設立聯合大使館/領事館。

聯盟一致實行的市場開放措施有相關的原產地規定,因此對香港出口來說,這些市場不會自動成為一個自由貿易區。盡管如此,中國內地與智利及秘魯已簽訂自由貿易協議,而香港亦與智利簽訂自由貿易協議,加上香港與墨西哥之間的全面性避免雙重徵稅協定等稅務條約,香港可以擔當關鍵的角色,促進亞洲(特別是中國內地)與太平洋沿岸各個拉美國家之間早已蓬勃的貿易及投資,令其更上一層樓。香港作為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主要國際金融中心及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最重要門戶,可以成為太平洋聯盟成員國可靠的合作夥伴,以助他們接觸亞洲消費者及投資者。

另一方面,香港的商界人士透過太平洋聯盟,可以更易接觸遙遠的美洲市場,開拓更廣大的市場領域。舉例來說,港商可與墨西哥製造商合作,並遵守相關的本地含量規定,所生產的商品(可獲「墨西哥製造」資格)可於4個太平洋聯盟成員國免關稅發售。此外,太平洋聯盟一直擴大,納入新成員國或簽訂新的多邊貿易協議,因此免稅措施將進一步擴展至區內其他市場。

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自1961年斷交後,冷戰時期開始,全面的貿易禁運把古巴孤立起來,直至最近,兩國展開關係正常化進程。於2014年12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對古巴採取最積極的政策,以重新建立全面的外交關係。於2015年4月在巴拿馬舉行的美洲峰會上,奧巴馬總統與古巴總統卡斯特羅進行歷史性交談;其後,奧巴馬在2015年4月14日通知美國國會有意將古巴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中剔除。

雖然現在離解除古巴禁運的最終決定仍有一段距離,惟就正常化工作而言,美國已明顯開始進行法規修訂。於2015年1月,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局以及財政部海外資產管制局發出了修訂規例,涉及許可、檢查、調查及懲罰等事宜,實際上放寬了有關海空旅遊、電訊、金融服務及貿易的禁令。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1)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1)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2)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2)

根據上述修訂規例,過往須獲海外資產管制局特種許可證授權的12類對古巴旅遊項目,現只須一般許可證授權。雖然這是一項重大的放寬措施,但由美國乘飛機前往古巴,仍然只能使用包機。以美國為基地的航空公司如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捷藍航空(JetBlue)以及太陽城航空(Sun Country)現時提供前往古巴的包機服務,當中美國航空每周約有20班航機由坦帕及邁阿密機場飛往古巴。美國所有大型航空公司都有意擴大前往古巴的航機業務或開辦新航線;不過,美國政府仍未公布何時會與古巴達成雙邊空運協議。

電訊及互聯網連繫方面最近亦有進一步變動,以提升美國及古巴居民互相通訊的能力。雖然現有的貿易限制令美國公司無法在古巴開設私營企業,但該國已於2001年連接GlobeNet海底通訊電纜網絡。然而,其使用受到古巴政府嚴加限制。隨著美國古巴兩國關係持續解凍,古巴要繼續限制電訊使用,將會越加困難。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3)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3)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4)
相片: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
美國與古巴關係正常化,更重要的是最終撤銷持續多年的禁運,將釋放古巴市場相對未開發的潛力。(4)

修訂規例亦解除美國旅客在古巴的消費限制,並將允許使用信用卡及記賬卡交易。然而,美國金融機構不一定要進行或協助進行該等交易,而且未有美國的銀行正式宣布將於古巴開設分行。不過,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及萬事達卡(MasterCard)最近表示,甚有興趣於古巴設立支付及結算業務,此舉或會鼓勵其他美國銀行及金融服務公司把業務擴充至該島國。修訂規例允許美國銀行與古巴銀行設立對應賬戶,惟古巴銀行要在美國設立對應賬戶則仍受限制。修訂規例獲得大型信用卡公司支持,讓資金及匯款可以轉至古巴國民的戶口。雖然整體進度不俗,但美國公司在處理及接受來自古巴國民的交易時仍然面對重重障礙。

如上文所述,修訂規例仍禁止美國人於古巴營商或投資,除非已從海外資產管制局獲取特種許可證則另作別論。雖然向古巴出口貨品一般仍須申領許可證,但修訂規例額外加入多個新豁免項目,只要出口及轉口的商品「一般而言」是在以下3方面支持古巴國民便可獲得豁免:(i)改善生活條件和支持獨立經濟活動;(ii)鞏固公民社會及(iii)改善通訊。

美國商務部有一份獲准出口或轉口至古巴的商品清單,現時包括多類產品,例如建築材料、私營公司使用的設備及工具、於科學、考古、教育及體育活動使用的物品,以及新聞媒體人員及美國新聞機構使用的商品。同樣地,自2000年起,農業商品、醫療儀器及藥物,以及消費通訊設備等一般均獲資格出口,毋須特種許可證。

正常化工作能以何種步伐持續到甚麼程度,則有待時間驗證;然而,美國要解除對古巴的禁運,仍須獲國會批准。自2014年12月的歷史性公布以來,參議院及眾議院兩大黨議員都各自發表了不少意見,推出了近27項相關法案,美國國會亦舉行了多場聽證會,深具影響力的議員也紛紛發表評論,但關係正常化的爭論似乎才剛剛開始。

盡管如此,越來越多外商投資者為古巴市場最終開放而作準備。舉例而言,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的附屬公司)利用向中國政府取得的1.2億美元貸款,於2015年1月13日開始在古巴聖地亞哥的Guillermón Moncada港(古巴第二大海港,僅次於Mariel)建設新的多用途海運碼頭。海灣挖掘至13.6米深,令新的貨運碼頭能夠容納40,000噸(現時為20,000噸)的貨船,工程預期在3年後竣工。

美國與古巴外交正常化預期對香港的影響相對溫和。然而,倘美國最終決定結束禁運,允許美國公司對古巴出口,不受限制,則港商對古巴出口的消費品毫無疑問將會增加。當中的主要原因,是一些美國的服裝、鞋履、玩具及遊戲、家品及其他行業的公司向香港供應商採購商品,主要於美國市場銷售,而這些公司將會開始向古巴出口產品,尤以那些已經在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經營生意的公司為然。

外交正常化亦可為古巴帶來相當可觀的外來投資,特別是與旅遊及基建相關的活動,料可促進建材及相關物料對古巴的出口。此外,美國撤銷對古巴實施的金融、旅遊及其他領域的限制,加上古巴政府可能採取更多有利營商的政策,將可為全球各地(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投資者營造理想的投資環境,開拓當地尚未開發的市場。

對香港的影響

拉丁美洲是香港重要的外貿地區,增長居於第三位,從2009年至2014年間增升超過90%,僅次於中東以及中歐與東歐。同期的出口及進口分別飆升124%及59%。然而,以價值而言,拉丁美洲於2014年的年貿易額為163億美元(包括中國內地與拉丁美洲通過香港進行的貿易,總值為117億美元[2]),仍只佔香港總貿易不足2%。除了比例不高外,香港與拉丁美洲的貿易以產品類別而言亦頗為集中。舉例而言,單是電子產品已佔2014年香港對拉丁美洲出口的73%,而加工食品及飲品、電子產品,以及皮革和其製品合計佔香港從該區進口之86%。

表:香港輸往拉丁美洲的主要出口
表:香港輸往拉丁美洲的主要出口
表:香港來自拉丁美洲的主要進口
表:香港來自拉丁美洲的主要進口

短期而言,全球經濟增長疲弱令石油及商品的需求放緩,仍是拖累拉丁美洲經濟的主要因素。不過,區內各國所受的影響不盡相同,該區如有復甦,各國的情況也會參差不一。大部分資源豐富的拉丁美洲國家均致力進行產業及出口多元化發展,但一些國家似乎較其他國家成功。

太平洋聯盟不斷擴大,並實行自由貿易,而且持續開放市場,不單成為拉丁美洲地區整合的典範,亦展示了一個實施貨物、服務、資本及人員自由流通的貿易集團,本身如何可以成為有效的「向外發展」策略。中國內地/香港與太平洋聯盟之間的貿易,於2014年佔該區貿易總額的比重升破40%大關,並於2009年至2014年間錄得近150%增長。隨著太平洋聯盟宣布把擴充與亞洲的貿易及經濟聯繫作為目標,中國內地/香港與該區的貿易在未來數年將繼續蓬勃發展。

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已經起步,加上巴拿馬運河擴充項目即將竣工,將為拉丁美洲經濟注入新的動力,並為香港公司在眾多領域帶來全新機遇,當中包括市場、產品、服務、投資及物流等。

 


[1] Petrocaribe是一項由14個國家於2005年6月29日簽訂的能源合作協議。今天,這項地區整合協議有18個國家參與,分別為安提瓜及巴布達、巴哈馬、伯利茲、古巴、多米尼克國、格林納達、危地馬拉、圭亞那、海地、洪都拉斯、牙買加、尼加拉瓜、多明尼加共和國、聖基茨和尼維斯、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聖盧西亞、蘇里南及委內瑞拉。

[2] 這是非官方數字,為香港對拉丁美洲轉口的內地產品以及香港對中國內地轉口的拉丁美洲產品的總和。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