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爱沙尼亚:波罗的海科技强国

波罗的海三国之中,爱沙尼亚人口最少,却是区内的资讯通讯科技巨人,不少科技产品甚至风行全球。该国开发出许多创新的电子方案,而高速互联网和无线上网服务亦非常普及。一个在苏联解体后独立的小国如何成功创造资讯型社会必备的条件,并且转型成为全球资讯通讯科技业的先锋,由此可见一斑。同时,爱沙尼亚地理位置优越,能发展成为区域物流枢纽和连接欧亚的桥梁。

不过,由于该国本土市场规模不大,具创新能力的爱沙尼亚公司,若有扩展业务的鸿图大计,必须到国外寻找机会。在这方面,香港公司可以发挥指路明灯的作用,协助爱沙尼亚企业在亚洲发展,特别是捕捉「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广泛机遇。

数码化的爱沙尼亚

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计算,爱沙尼亚是波罗的海三国中最富裕的国家;论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也在三国之中排名最高。爱沙尼亚虽是波罗的海东岸一个小国,但由于政府高瞻远瞩,资讯通讯科技业积极进取,民众喜爱科技产品,该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公认的数码经济体,备有先进的电子化政府服务、严密的网络保安,以及处理日常生活问题的崭新电子方案。

表:数码化的爱沙尼亚
表:数码化的爱沙尼亚


早在苏联时代,爱沙尼亚的无线电电子及半导体工业已很发达。爱沙尼亚在1991年8月正式宣告独立后,推行有利营商的税制,允许自由贸易,并进行大规模的私有化计划,令经济迅速转型。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卓越合作网络防卫中心(NATO Cooperative Cyber Defence Centre of Excellence),以及欧盟大型资讯科技系统(自由、保安及司法范畴)运作管理机构(EU-LISA)的新总部,均设于爱沙尼亚。爱沙尼亚政府大力支持国内的资讯通讯科技业,在2000年已经把免费无线上网服务推展至全国,视之为基本人权。同时,爱沙尼亚亦把数据私隐和保安等纳入国家法例,为资讯通讯科技的长远发展缔造有利条件。

由编写 Skype、Hotmail和点对点档案分享应用程式Kazaa背后的编码,到推出林林总总的电子化政府服务,爱沙尼亚的科技实力已是举世皆知。现在,爱沙尼亚在研发新一代电子解决方案方面,表现依然非常出色。这些方案在基层的作用特别显着,有效地把人与人、人民与国家以至世界联系起来。此外,爱沙尼亚与澳洲、新加坡、韩国及英国建立数码政府网络Digital 5(D5),以巩固数码经济的基础。在电子政府和数码经济年代,这些发展不但为企业带来众多机遇,也有助促进政府和政府、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合作。

现在,爱沙尼亚有99%的银行转账是通过电子平台进行。当地很多年轻人从未见过支票或支票簿,有95%的所得税纳税人是在网上报税。除了银行服务和税务外,爱沙尼亚有98%的药物是以电子方式处方,有66%人口曾经参与网上人口普查。2007年,爱沙尼亚成为全球首个允许在国会选举中上网投票的国家。在2014年的欧盟议会选举中,超过30%的爱沙尼亚选民选择上网投票。

2014年,爱沙尼亚亦成为全球首个推出跨国性电子居民身份证(e-residency)的国家。爱沙尼亚期望,到2025年有1,000万人登记成为该国的电子居民。这项计划的对象主要是有意开设网上公司,在爱沙尼亚发展业务的世界各地人士。持有爱沙尼亚电子身份证者,不但可以通过数码平台签署核实文件和合约、处理银行事务、遥距转账及申报爱沙尼亚税项,更可于网上注册成立爱沙尼亚公司,在世界任何地方管理业务。

基本上,电子居民凭着电子身份证及内嵌的数码签名,可以在网上处理大部分的商业交易和个人事务,只有结婚、离婚及物业买卖等例外。这项措施对很多正在寻觅新平台或市场以进行研发活动的国际金融和科技企业帮助很大。爱沙尼亚自2015年5月起接受网上办理电子居民申请及缴付智能身份证费用。至今,最多申请者来自芬兰、俄罗斯和美国,这些都是爱沙尼亚资讯通讯科技公司及知识型企业寻找合作伙伴和创业资本的主要国家。

雄厚科技背景加上地理优势

古时,沿着丝绸之路运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货物都取道爱沙尼亚。除地缘政治位置优越外,爱沙尼亚亦发展为日益重要的物流平台,有助货物、知识及人员由东向西流动。这个角色与该国雄厚的资讯通讯科技背景相辅相成,令爱沙尼亚具备绝佳的条件,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区内及区际整合的一员。 

爱沙尼亚位于东西方之间繁忙的贸易路线上,经营近30个发展成熟的港口,其中5个在国有塔林港(Port of Tallinn)旗下营运的港口,即老城港、穆加港、南帕尔迪斯基港、巴扎斯萨尔港及萨利马港,是最接近俄罗斯(不包括被波兰及立陶宛包围的外飞地加里宁格勒)的波罗的海港口。塔林港不是单一海港,而是一个港口管理局,2015年总共处理了2,240万公吨货物,208,784个货柜及980万名旅客,年内有1,684 艘货船及5,397艘客轮停靠。

图片:爱沙尼亚主要海港
图片:爱沙尼亚主要海港

 

图片:爱沙尼亚定期货运航线
图片:爱沙尼亚定期货运航线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爱沙尼亚最大货运港,处理约九成经爱沙尼亚转运的货物。(1)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爱沙尼亚最大货运港,处理约九成经爱沙尼亚转运的货物。(1)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爱沙尼亚最大货运港,处理约九成经爱沙尼亚转运的货物。(2)
相片:穆加港
穆加港是爱沙尼亚最大货运港,处理约九成经爱沙尼亚转运的货物。(2)

 

为加强波罗的海周边国家与欧洲心脏地区的连系,欧洲委员会于2004年提出波罗的海铁路(Rail Baltica)策略性方案,把爱沙尼亚塔林、拉脱维亚里加(Riga)、立陶宛考纳斯(Kaunas)和维尔纽斯(Vilnius),以及波兰华沙(Warsaw)连接起来,将来更可能把路线伸延至其他欧洲国家,例如德国柏林及意大利威尼斯。波罗的海铁路是全欧交通网络(Trans-European Transport Networks,简称TEN-T) 的优先项目之一。

 

图片:波罗的海铁路图
图片:波罗的海铁路图


波海国家与波兰之间的货物总流量中,道路运输占97%以上。波海铁路是波海国家过渡至欧洲轨距标准的第一步,让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与欧盟其他地区之间的大量货运,得以从道路运输转为铁路运输,有助缩短交通时间、减少交通挤塞和空气污染。爱沙尼亚和芬兰于2016年1月5日签署谅解备忘录,计划兴建一条长约92公里的海底隧道,连接塔林和赫尔辛基。建成后,两市之间的交通时间将削减70%,由100分钟缩短至30分钟。

空运方面,爱沙尼亚最近决定拨出4,070万欧元(约3.46亿港元),作为成立全新国有航空公司的初始资金。早前,国有的爱沙尼亚航空被发现违反欧盟的国家补贴条例,自 2015年11月7日起停止营运。此外,爱沙尼亚亦打算与区内航空枢纽如芬兰赫尔辛基加强合作,提供更佳的航空服务。此举一方面有助弥补爱航停运招致的商业损失,另一方面亦可进一步改善爱沙尼亚的客货空运网络。

爱沙尼亚拥有雄厚的资讯通讯科技背景及基础设施,地理位置优越,又具备较佳的多式联运网络,这些都为跨境电子商贸企业提供了肥沃的发展土壤。2015年9月,爱沙尼亚国有邮政公司OMNIVA 与中国最大民营快递公司顺丰速运签署谅解备忘录,计划成立一家名为Post11的合资企业,包括在爱沙尼亚设立仓库,令中国和欧洲之间的货物流通更快捷便利。该合资企业最初会专注把来自中国的货物送递至波海国家、俄罗斯、乌克兰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之后才扩展至全欧洲。

爱沙尼亚人从海外订购的货品,近半来自中国。随着中国的网上商店与爱沙尼亚的资讯通讯科技和物流方案配合无间,预料上述合资企业与新的供应链方案将有助促进中爱与中欧之间的电子商贸。

为「一带一路」准备就绪

受人口较少所限,现在爱沙尼亚不再像苏联时代般定位为资讯通讯科技产品生产地。今天,爱沙尼亚是全球人均初创企业比率最高的地方之一,致力成为富有活力及竞争力的知识型经济体,并提供有利环境让数码化业务蒸蒸日上。

香港是亚洲首屈一指的知识产权及科技贸易中心,能为爱沙尼亚的科技和创新电子方案提供理想的贸易平台。香港拥有健全的法律和知识产权制度,股权融资渠道甚多,对于正在寻觅创业资金、商业机会和策略伙伴的爱沙尼亚初创公司来说大有帮助。

爱沙尼亚公司是开发网络安全和电子政府服务方案的先锋,能成为香港专业服务提供者和金融机构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开发金融科技方面。据报,一家俄罗斯企业已计划安排多家爱沙尼亚初创科技公司通过香港寻找亚洲投资者,同时向总部设于香港的重大金融服务客户推销科技和实用的电子方案。

除了科技及金融方面的拓展机会,爱沙尼亚的多式联运网络持续改善,亦有助「一带一路」倡议成功推行,达到促进沿线60多个国家经济融合的目的。此外,爱沙尼亚也是「16+1」机制的成员。在这背景下,中国与爱沙尼亚的经贸联系亦将加强。

香港是个自由港,与亚洲的联系非常广泛,能提供具成本效益的多式联运物流服务。因此,爱沙尼亚企业可以借助香港把产品外销亚洲市场。随着「新欧亚大陆桥」或「第二欧亚大陆桥」成形,新铁路路线投入服务,香港的角色将更突出。最近,哈萨克铁路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KTZ Express在香港设立发展办事处,推广欧洲与中国之间通过哈萨克的多式联运货运物流。由此可见,香港在「一带一路」的物流范畴确实可以担当重要角色。

资料提供 图片:陈永健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