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絲綢之路經濟帶各個中亞市場概覽

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土庫曼和烏茲別克等5個中亞國家雖非港商的主要出口市場或投資目的地,不過在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之中,卻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事實上,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密不可分。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絲綢之路經濟帶」是其陸上組成部分,旨在深化及擴大在貿易、投資、金融、交通及通訊等領域的互利合作,而中亞五國的國家發展戰略均與這個經濟帶的建設形成契合點。香港作為「超級聯繫人」,大有條件為「一帶一路」沿線的60多個國家(包括中國的中亞鄰國)出謀獻策,改造時勢。

中亞既充滿活力亦甚具挑戰

提及中亞,人們總會聯想到古代絲綢之路上蓬勃一時的亞洲商旅,再就是遠離海洋,氣候乾燥,崇山峻嶺,地理環境惡劣,而且人口稀少。這個地區蘊藏豐富的自然資源,在前蘇聯時期未有大規模開發,因此,過去10年商品價格高企,大大促進了中亞的經濟表現。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土庫曼和烏茲別克等中亞五國,整體經濟規模達3,390億美元,人口約6,800萬,不過,發展水平及購買力各有不同。

圖片:中亞地圖
圖片:中亞地圖


中亞五國蘊藏大量石油、天然氣、銻、鋁、金、銀、煤、鈾等礦產資源,能源業對經濟發展貢獻良多。除礦產儲量豐富外,農業也是重要的經濟推動力量,主要出口農產品有棉花、肉類、煙草、羊毛和葡萄等。

中亞五國資源豐富,種類繁多,但近期石油及商品價格大跌,制約了其經濟增長。此外,西方(歐盟、美國、加拿大、澳洲及挪威)對俄羅斯實施制裁,影響波及中亞各國,對其整體GDP增長持續構成壓力。在此情況下,預測中亞五國的平均增長率將從2014年的6.6%下滑到2015年的4.4%,要到2016年方可回升至5.3%。

中亞的區內貿易並不如東南亞那樣重要。以2014年為例,區內貿易[1]僅佔中亞貿易總額7%。不過,中亞各國對區內貿易的依賴較低,反映他們更樂於與較遠的夥伴進行貿易,包括近鄰的俄羅斯及中國。此外,中亞各國的經濟需要多元化發展,尤以製造業為然,也為中國企業帶來不少投資機會。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亞作為連接東歐與西亞的地區,勢必日益興旺繁榮,可是,對新進入這個市場的貿易商及投資者而言卻又甚具挑戰。在中亞五國中,目前只有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是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分別於1999年12月20日及2013年3月2日加入。哈薩克(預計於2016年初加入)及烏茲別克只是觀察員國,土庫曼甚至還沒有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在此情況下,貨物在中亞清關,往往因官僚留難而大為延遲。任意扣押貨物、清關手續頻繁改變而沒有提前通知、文件過濫,以及缺乏適當規例以確保上訴程序妥善,凡此種種均使貨物進口費時失事,耗支不菲。

中亞五國均與俄羅斯有緊密的商業及文化聯繫,影響遍及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商業活動。大多數人以俄語溝通,而且喜愛俄羅斯文化,如電影及音樂等。俄羅斯也是大部分中亞國家最具影響力的貿易夥伴,向他們購入大量原材料,並出口眾多消費品及機械設備。

另一方面,由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和吉爾吉斯組成的關稅同盟,已於2015年1月發展為歐亞經濟聯盟(EAEU),進一步增強俄羅斯在中亞貿易發展的影響力。然而,有利亦有弊。俄羅斯最近的經濟衰退和盧布大幅貶值,已波及中亞經濟,影響不少家庭生計和企業營運。

「一帶一路」倡議下的中亞

2013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首次提出「一帶一路」,自此之後,中亞在這個倡議中一直至關重要。特別是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屬於橫跨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六大經濟走廊之一,從中國新疆的阿拉山口與中亞及西亞的鐵路網絡連接,直達波斯灣、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島,範圍遍及中亞五個,以及西亞的伊朗和土耳其。

圖片:「一帶一路」倡議:横跨亞歐非的六大經濟走廊
圖片:「一帶一路」倡議:横跨亞歐非的六大經濟走廊


為配合「一帶一路」建設,中國在位於哈薩克邊界的霍爾果斯市開設了中哈合作中心。霍爾果斯是中國最年輕城市,於2014年6月26日正式獲批准設立。當年,霍爾果斯共吸引了兩國近200萬名客商。中國亦積極參與建設區內的油氣管道、陸港及鐵路隧道等基建和物流項目,其中包括在位於內陸的烏茲別克卡姆奇克山口(Kamchik Pass)興建鐵路隧道,全長19公里,連接該國人口眾多的費爾幹納盆地(Ferghana Valley)與首都塔什干等主要城市。

中國已與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簽署雙邊協議,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進一步深化及擴大在貿易、投資、金融、交通和通訊等領域的互利合作。中亞五國的國家發展戰略,包括哈薩克的「通向未來之路」、塔吉克的「能源、交通和糧食」三大興國戰略,以及土庫曼的「強盛幸福時代」發展戰略,都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形成契合點。此外,2015年6月在山東舉行的第三屆中國—中亞合作論壇,將「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寫入中國與中亞五國簽署的聯合宣言。

中亞:香港與中國內地的貿易夥伴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帶動的投資,以及其後能源和交通基建的改善,勢將推動中亞五國的對外貿易,尤以對香港與中國內地等「一帶一路」經濟體為然。隨著貿易日趨便利化,中亞各國將可充分利用其資源優勢,擴大對外貿易,在出口市場、進口來源地及產品種類上更趨多元化。

貿易方面,哈薩克是香港和中國內地在中亞的第一大貿易夥伴。2014年,該國分別佔香港與中亞貿易的57%,以及中國內地與中亞貿易的50%。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對香港而言,中亞五國均是出口市場,而非進口來源地;對中國內地而言,這個貿易關係模式亦一樣,只有土庫曼例外。

表:香港與中亞五國的貿易
表:香港與中亞五國的貿易

產品方面,2014年香港對中亞的進出口近90%是電子/電氣產品及相關零部件。進一步細分顯示,香港與中亞的貿易主要集中在電話機、電腦及相關零部件。這種情況主要在於越來越多中國、俄羅斯乃至歐洲的電訊設備公司在中亞設立生產設施,以利用較低廉的生產成本以及接近東歐和西亞市場的優勢,因此對相關物料的需求有所增加。

表:中國內地與中亞五國的貿易
表:中國內地與中亞五國的貿易

中國內地與中亞的貿易構成則較多元化。2014年,輸往中亞的主要產品包括服裝及衣著附件(佔總額22%)、電子/電氣產品及相關零部件(21%)、鞋類(13%)、除鐵路和電車車輛外的車輛及其零配件(5%)和鋼鐵製品(5%)。另一方面,2014年,中國內地從中亞的主要進口是能源和商品,包括礦物燃料(佔總額71%)、貴金屬/稀土金屬及其化合物(9%)、銅(6 %),以及礦石、熔渣及礦灰(6%)。

中亞:香港與中國內地的投資目的地

在「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並帶動投資上升之前,哈薩克吸收的中國內地對外直接投資最多,而香港與中亞的雙向投資則沒有多少。2014年,哈薩克佔中國內地在中亞的對外直接投資75%,其次是吉爾吉斯(10%)和塔吉克(7%)。在產業分布方面,石油、天然氣和金屬佔中國在中亞的對外直接投資最大部分,而公路、鐵路及管道等基建項目也有不少投資。

圖:中國內地對中亞直接投資累計總額
圖:中國內地對中亞直接投資累計總額

為鼓勵外商投資,中亞各國政府都致力改善營商環境,不過成效各異。舉例來說,哈薩克政府準備把商業登記所需的時間由10天大幅降低至1小時,並將通關手續及其他業務運作所需的文書工作減少60%。該國亦對一些國家延長及擴大免簽證計劃,以促進旅遊業及外商投資。此外,該國推出2015至2017年刺激經濟方案,總額達30億美元,作為最新的五年經濟規劃的一環,藉此支持重點投資領域,例如運輸及物流業發展,並改善公用設施網絡和能源基建,因此該國的營商環境料將更為便利,前景更佳。

表:營商便利程度
表:營商便利程度


以2015年營商便利程度而言,塔吉克排名較低。不過,該國推行一系列商業改革,包括採用新軟件,提供一站式公共服務,並進一步簡化商業登記手續,使該國在189個受調查的經濟體中進步最大。

然而,土庫曼在營商便利程度上根本沒有排名,以致國際投資者難以判定其營商環境。由此可見,該國吸納的外商投資甚少,同時亦顯示不同產業均缺乏準確且全面的資料。因此,進入該國市場,不僅難度大,而且風險高。

中亞五國近觀

哈薩克是中亞大國,經濟規模幾乎是其餘四國總和的兩倍。該國經濟較為發達,購買力亦居首位,比第二位的土庫曼高出近50%,更是排名最後的塔吉克10倍。哈薩克是區內第二人口大國,不過2009年至2014年的GDP平均增速卻只及土庫曼(10.3%)約一半,在區內僅領先吉爾吉斯(3.6%)。

表:主要經濟指標(2014年)
表:主要經濟指標(2014年)


哈薩克的石油、天然氣、煤炭、鉻、鉛、鎢、銅、鋅、鐵及黃金等礦產蘊藏豐富,是全球重要的能源供應國。金屬加工和鋼材生產也是該國的主要產業,加上機械製造、化工及食品飲料等規模較小的製造業,工業約佔GDP的三分之一。該國經濟的其餘部分主要有建造業和農業,以及範圍廣泛但多屬小規模的服務業,包括批發/零售、房地產、金融及保險業。

哈薩克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一直致力改善物流及貿易基建,推動有關設施現代化。除多條石油及天然氣管道外,連接重慶與德國杜伊斯堡(Duisburg)的渝新歐鐵路以及連接成都與波蘭羅茲(Lodz)的蓉歐國際快速鐵路均貫通該國,而在中哈邊界的霍爾果斯口岸亦會發展自由貿易區,預料可為貨物打開在哈薩克過境的大門。

除此之外,澤特根(Zhetygen)至霍爾果斯及傑茲卡茲甘(Jezkazgan)至貝內鳥(Beineu)的鐵路、西歐—中國西部公路走廊,以及裏海沿岸的阿克套港(Aktau),均為區內貿易商在物流配送上提供多項選擇。同時,預計該國將在2016年初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將進一步減輕貿易商的關稅及進口壁壘負擔,令該國成為亞歐貨物更具吸引力的中轉站及區域配送中心。

烏茲別克是區內人口最多的國家,其經濟仍與棉花、水果、蔬菜和穀物(小麥、稻米和玉米)的種植及加工息息相關。除天然氣、煤,鈾的儲量居世界前列外,2014年,烏茲別克也是全球第六大棉花生產國及第五大棉花出口國。不過,自1991年8月獨立以來,汽車、農業機械製造、生物技術、製藥及資訊科技等產業亦日趨重要。例如,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於2008年11月開始在該國製造雪佛蘭(Chevrolet)汽車。

2015年6月,烏中兩國簽署協議,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擴大經濟合作,今後在商業、交通和電訊等領域將有更多雙邊合作,並推動大宗商品貿易、基礎設施建設及工業園項目發展。烏茲別克的鐵路及公路網絡正快速發展和延伸,包括連接首都塔什干與人口眾多的費爾幹納盆地的19公里長鐵路隧道,可見中烏合作早有成功徵兆。

土庫曼通過開發天然氣等能源及商品錄得龐大的預算盈餘。舉例來說,卡拉庫姆(Karakum)沙漠天然氣蘊藏豐富,其中加爾金內什(Galkynysh)氣田的天然氣儲量居世界第二位,僅次於波斯灣的南帕斯(South Pars)氣田。然而,在經濟和貿易自由化方面,該國被評為前蘇聯國家中紀錄最差的一個。哈薩克及吉爾吉斯等國迅速調整經濟,更趨市場化,但土庫曼卻不同,堅持「國家發展道路」,在經濟現代化上著力較小。

即使與中亞鄰國相比,土庫曼參與世界經濟的程度仍然很低。該國不僅沒有提出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也不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準創始成員,在中亞五國是唯一的例外。

土庫曼天然氣儲量豐富,除與中國內地、俄羅斯和德國簽訂了多項能源產量分成協議外,亦已宣布計劃提高天然氣產量,並尋求出口市場多元化,通過新管道將天然氣銷往中國和伊朗等「一帶一路」國家。「一帶一路」與土庫曼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Gurbandguly Berdymukhamedov)倡導的「強盛幸福時代」發展戰略一致,勢將推動該國走出去,與中國內地等「一帶一路」經濟體加強接觸,尤以交通及基建行業為然。

塔吉克的銻、鋁、金、銀蘊藏豐富,水電開發潛力龐大,農業如種植棉花和小麥亦有發展潛質,但是以人均GDP計,該國是中亞五國中最貧窮的國家。該國地理環境惡劣,國土九成面積為山地,其中一半在海拔3,000米以上。塔吉克南鄰阿富汗,受恐怖主義及販毒問題困擾,令營商環境更為不明朗。去年北約從阿富汗撤軍,更對該國的穩定構成威脅,可能受到阿富汗動盪不安及恐怖活動升級所波及。

雖然塔吉克與俄羅斯關係密切,但是近年該國與中國的貿易日益蓬勃,而中國企業亦派員參與更多基建項目,包括沙赫里(Sahelistan)隧道、塔吉克至烏茲別克公路,以及多個資源開採項目。由於中國的投資不斷增長,2014年這個貧困國家的水泥產量創下新紀錄,而黃金產量亦增加約25%。

為振興經濟,塔吉克政府確立了能源獨立、改善交通網絡和糧食安全三大戰略目標。這些國家目標基本上與「一帶一路」倡議相同。預料更多資源將投入發展電訊、交通及電力網絡。同時,該國若能充分利用現有基建設施,不僅可吸引商界人士,還有休閑旅客。塔吉克以湖光山色著稱,2014年入選旅遊網站Globe Spots全球十佳旅遊目的地,排第二位,僅次於馬耳他。

吉爾吉斯是山國,三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該國經濟十分依賴開採及出口黃金、汞、天然氣、鈾,以及棉、肉類、煙草、羊毛及葡萄等農產品。由於山多平地少,畜牧業在該國的農業經濟中舉足輕重,而糖、水果、蔬菜、肉類、奶及油等食品加工業亦很發達。

吉爾吉斯被視為從東面通往中亞的大門,於1998年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由於按照世貿規則制訂法例已有相當時間,該國法制較符合國際貿易及商業規則。2015年5月,吉爾吉斯通過法例,批准加入以俄羅斯為首的歐亞經濟共同體(EAEU)的條約,成為第五個成員國。該國於2015年8月正式加入歐亞經濟共同體,而在哈薩克邊界的8個海關邊境管制站亦已撤消。

啟動與中亞的貿易及投資


哈薩克位於中亞,深處歐亞大陸,面積約2,724,900平方公里,以國土面積及GDP計,是全球最大的內陸國,也是中亞最大的經濟體。在「一帶一路」倡議下,該國是港商進軍中亞市場的尚佳平台和合作夥伴。

哈薩克是「一帶一路」具戰略意義的重要參與者,與中國簽署了一系列協議(2015年3月簽訂33項合作協議,總值236億美元;2015年9月簽訂25項協議,總值250億美元),在鐵路、電力、核能及農業等領域加強合作。鑒於增長潛力龐大,不少中國以及韓國等亞洲企業已在該國開展業務。

哈薩克與吉爾吉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都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始成員。預計亞投行在支援區內發展基建和其他產業,如能源和電力、交通、電訊、農村基建和農業發展、供水和衛生、環境保護,城市發展和物流等方面,將發揮重要作用。

為克服全球能源價格波動,並為經濟增長打下更穩健的基礎,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於2014年11月公布名為「通向未來之路」的新經濟計劃,將基礎設施建設列為國家頭等要務。除公路、鐵路及經濟特區等龐大基建項目外,政府也向中小企業提供總額1,000億堅戈(5億美元)的財務支援,創造約4,500個就業機會,也為該國企業提供優惠以鼓勵企業國際化。

目前,哈薩克是唯一在香港設立總領事館的中亞國家,而香港與哈薩克也對彼此的護照持有人給予免簽證入境待遇,最長可逗留14天,因此港商與該國建立商業聯繫遠較其他中亞國家方便。此外,香港與該國最大及重要商業城市阿拉木圖有直達航線,每星期逢周二及周五均有一班,使該國成為香港進入中亞的首站。

此外,有些哈薩克企業亦選擇在香港上市。該國主要的自然資源集團及首家在倫敦交易所上市的哈薩克公司—哈薩克礦業(Kazakhmys PLC)於2011年在香港掛牌,並於2012年10月把市場營銷及物流部門從倫敦遷至香港。該國可望在2016年初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勢將加強該國的進出口貿易及雙向投資,在國際物流及金融服務方面為港商帶來不少商機。


[1] 區內貿易比重是指區內貿易佔該區域貿易總額的百分比。比重越高,對區內貿易的依賴程度越大。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