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缅甸崛起的机遇:亚洲最后一个待开拓的生产基地

2016年4月缅甸政府顺利过渡,改革政策肯定会延续下去,对制造业有利。

由于工资上涨,招工困难,不少在珠江三角洲的制造商纷纷探求方法,尽量降低生产成本,其中包括将劳动密集型生产活动迁移或分散到劳工成本较低的地区,同时把复杂的高增值生产工序留在珠三角的厂房进行。

港商物色另一生产基地时,东南亚因工人工资低廉、供应充裕,往往名列前茅。缅甸是东南亚大陸面积最大的国家,自然资源丰富,人口年轻,自2011年以来,由军方支持的文人政府实施一系列经济和政治改革,因而过去几年日益受到投资者注意。

在物色或筛选迁厂地点时,政治稳定往往是一大考虑因素。因此,香港贸发局研究部最近前往缅甸实地考察,在2016年4月新政府组成前,评估该国是否适合作为另一个生产基地。

政府顺利过渡有助提升商业信心

数年前,西方解除了对缅甸的经济制裁,而2015年11月,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在议会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令人抱有希望,相信缅甸与西方重新接触后关系或可更趋密切。民选的民盟新政府承诺进一步开放市场,以吸引国际企业,而且与政府过渡[1] 有关的政治风险渐渐减退,预料新一轮投资热潮将会出现。亚洲开发银行于2016年3月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尽管缅甸经济受到2015年严重水灾所影响,但商业信心依然乐观[2] 。

图: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1)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1)
图: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1)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1)
图: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2)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2)
图: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2)
跨国快餐连锁店正在进入缅甸市场 (2)

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在缅甸实地考察期间,拜访了多个政府部门和私人公司,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对该国未来经济前景相当乐观。以人口计,缅甸是东盟一个中型国家,年轻工人供应充足,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会涌现不少投资机会。从服装到鞋类,从手表到食品加工,都是前景不俗的行业。

政界和商界的乐观情绪暂且不论,新政府承诺在上任首百天进一步推行经济改革,只要耐心等待新举措推出,总会有所回报。因此,外国投资者可能需要数个月时间,才能深入评估及把握这些机会,然后进行直接投资。归根究底,在这个基础设施明显落后的国家,外国投资者必须权衡预计的投资风险与实际的经营成本。

本文将探讨缅甸如何从农业经济不断转型,成为一个越来越依赖制造业和服务业增长的经济。除分析缅甸作为崭露头角的低成本产地所具备的优势外,还会对现存许多不容忽视的挑战进行相应的评估。至于日后陆续发表的其他研究文章,则会研究该国的重要出口收入来源—服装业,并比较全国各地工业园区和经济特区的情况。

由农业到工业的战略转型

仅15年前,第一产业占缅甸国内生产总值(GDP)近60%,经济严重依赖自然资源和农产品出口。为加快从农业向工业和服务业的经济转型,在前总统吴登盛任内,缅甸政府采取由出口及外商直接投资主导的发展策略,为投资者创造有利的营商环境。其中包括于2012年通过新的投资法,以及发展经济特区和更多的工业园区。

因此之故,工业对缅甸经济的贡献从2010年的26.5%上升到2014年的34.4%,而同期农业所占的比重则从36.8%下降至27.9%。值得注意的是,工业占GDP的比重已超过农业,并可能在中期内超过服务业。2010至2014年期间,缅甸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仅微升至37.7%。

图: 缅甸GDP(按产业划分)
图: 缅甸GDP(按产业划分)

制造业的外商直接投资不断增加

图: 仰光一家制衣厂内的年轻工人
仰光一家制衣厂内的年轻工人
图: 仰光一家制衣厂内的年轻工人
仰光一家制衣厂内的年轻工人

在工业之中,加工制造业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占GDP的比重从2010年的7.2%提高到2014年的19.9%,在各个工业领域之中对GDP的最大贡献。

吴登盛政府不仅推动私营部门参与制造业发展,开放过去由国有企业主导的经济领域,还鼓励国有企业以合资企业及合伙的方式与外国投资者合作,而且在多个行业允许100%的外商直接投资或外商独资企业,包括制造业、服务业、基础设施建设、零售批发业。

据缅甸投资与公司管理局统计,该国主要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地是中国内地、新加坡、泰国及香港,2015年共达448.6亿美元,占累计外商直接投资总额的75.8%,主要投资领域是石油、天然气和制造业。

图: 获批准企业累计外商投资
图: 获批准企业累计外商投资
图: 曼德勒一家纺织厂
曼德勒一家纺织厂
图: 曼德勒一家纺织厂
曼德勒一家纺织厂

投资流向已出现从能源及采矿转到制造业及服务业的迹象,反映政府重视发展工业,以推动GDP增长,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2015年,缅甸累计外商直接投资总额比2014年增长10%以上,达592亿美元,其中62.5亿美元投资于制造业,占总额的10.6%。截至2015年12月底,缅甸共有1,033家外商投资企业,其中585家属制造业。在不同的制造行业中,服装被视为重要的增长推动力。

人口结构具优势而且工资低廉

缅甸人口为5,180万,30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年轻劳工在中至长期的供应相当充足。此外,缅甸的识字率在东南亚数一数二,为该国创造非常有利的环境,得以从主要依赖农业转型为由工业及服务业推动的现代经济体。

劳工成本方面,缅甸于2015年9月首次实施全国最低工资,雇员每天工作8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3,600缅元,即每月工资为108,000缅元(93美元)。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在缅甸实地考察期间获悉,即使星期天放假,雇主亦会将每月工资按30天来计算。尽管如此,缅甸的工资在区内仍具竞争力。例如,泰国每月最低工资大约是 250美元,越南(河内和胡志明市)为155美元,柬埔寨140美元,老挝110美元。

图: 部分东盟国家最低工资
图: 部分东盟国家最低工资

缅甸劳工成本低廉,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具备竞争优势。2015年缅元兑美元贬值约30%[3] ,虽然有些人认为缅元贬值,推高了进口成本,影响依赖海外原料及设备的制造企业,但是缅甸工人的实际工资下跌,加上油价较低,在很大程度上抵销了这种负面影响。

劳工质素问题不容忽视

图: 缅甸—日本人力资源发展中心办事处外的宣传横额
缅甸—日本人力资源发展中心办事处外的宣传横额
图: 缅甸—日本人力资源发展中心办事处外的宣传横额
缅甸—日本人力资源发展中心办事处外的宣传横额

尽管在2012年推行经济改革,但是军政府实施经济孤立多年,导致缅甸技术工人及专业人士严重短缺,对当地工人的生产力和质素产生重大影响。

据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在缅甸访谈所得,服装生产商认为,该国的劳动生产力约为中国的50%至70%,落后于越南和孟加拉。从好的方面来说,只要给予适当培训以改进操作技能,几个月之后,缅甸工人的生产力可以达到中国工人的70%至80%。虽然有些企业同意需要受过更佳培训的工人,但由于转工率高,他们不大愿意培训员工。工人往往只是为了加薪10美元,就从一家工厂跳槽到另一家,许多人甚至不会通知雇主。由于担心浪费培训支出,不少公司只招聘低技术到半熟练工人。

知识型员工供应方面,缅甸也需要培训人才,让他们拥有先进管理专长或达到国际标准的技术知识。为此,缅甸联邦工商联合会已与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合作,建立缅甸—日本人力资源发展中心。该中心于2013年8月开始运作,为企业行政人员提供商业课程,并特别以中层管理人员为对象。

区位优势及物流枢纽

缅甸位于中国与印度等全球两大新兴市场之间,并与孟加拉、泰国和老挝等另外3个亚洲国家接壤。长远来说,区内贸易和投资联系势必增加,该国凭藉本身地利,大有潜力参与区域供应链,并成为重要的物流枢纽。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个发展战略旨在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振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古代商路。在这项倡议下,将建设6条主要的国际经济合作走廊。一条是孟加拉—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经过缅甸曼德勒和孟加拉达卡,连接云南省省会昆明与印度加尔各答。预料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项目可推动沿线的交通、能源和电讯网络建设。据报道,加尔各答到昆明走廊全长2,800公里的主通道大体就绪,其中若干小段的公路正在升级改造。

中国在缅甸的另一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是在若开邦(Rakhine)皎漂(Kyaukphyu)与昆明之间,经过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和中国边境城市瑞丽,兴建石油及天然气管道。这条管道于2015年开通,是皎漂经济特区的一部分。后者还包括建设一个深水港、通往昆明的铁路及高速公路、皎漂港和工厂。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是由一个以中信集团为首的财团控股,而缅甸政府占少数股权。2015年12月,缅甸国会通过建设皎漂经济特区。

由云南到皎漂港的陆路距离较海路短得多,据估计由中国东海岸到印度的航程会减少约5,000公里,毋须经过马六甲海峡。较长期而言,有了这条通道后,运输效率将会提高,缅甸大有条件发展为该区的物流枢纽。

除正在建设的皎漂经济特区外,其他经济特区亦会获外国投资者重视,迪拉瓦(Thilawa)经济特区就是一例。这个特区邻近仰光,并有香港和记港口集团经营的货柜码头。不过,在亚洲物色另一生产基地的香港公司应注意,虽然通过皎漂—曼德勒—昆明通道,缅甸与中国西南地区的交通会有改善,但是物流及供应链管理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完善。

地图: 缅甸—中国油气管道
地图: 缅甸—中国油气管道

利用后发优势改善监管环境

在数十年的闭关政策后,缅甸的经济及商业潜力仍有待发挥。作为市场经济的后来者,该国可以向越南及柬埔寨等发展中国家借鉴。这些国家的经验表明,为推动结构转型及经济增长,制订清晰的外商直接投资法律框架十分重要。

许多业界协会和利益相关者在接受香港贸发局研究部采访时表示,缅甸的法律及投资制度有很大改进,例如实施缅甸外商投资法,减少了在该国营商的困难,并大大改善各行业外商投资的监管环境。据世界银行最新的《营商环境报告》,缅甸的排名由2014年的全球第182位和2015年的第177位,移前至第167位。 

缅甸投资法新草案正在制订,一经通过,将整合并取代2012年颁布的缅甸外商投资法和2013年颁布的缅甸公民投资法,对投资环境将产生进一步的积极影响。此外,迄今已逾百年的1914年公司法也在改革。新的缅甸公司法可望为促进银行业改革奠定基础,对中小企业的发展十分重要。

此外,迪拉瓦、土瓦(Dawei)和皎漂等3个经济特区均有各自的外商投资法,为指定行业提供额外的投资优惠,今后将进一步推动该国的服装、食品加工等制造业,以及汽车和石化等重工业的发展。

目前,缅甸投资委员会负责审批投资建议书,并向所有拟在该国进行直接投资的外国投资者签发许可证(详情参见缅甸投资与公司管理局网站)。缅甸投资委员会收到外商直接投资建议书后,应在90天内审核并作出决定。为加快申请流程,该委员会今年内将在勃生(Pathein)、蒙育瓦(Monywa)和土瓦设立3家分支机构,以便投资者向当地办事处递交申请。2012年前,整个审批流程可能需时6个月到1年。

基础设施仍是未来多年的挑战

过去几年,缅甸制造业大幅扩展,年均增长超过10%,证明了该国拥有竞争优势,当然主要是来自其低廉的劳工成本。但是,在短期内,这方面的部分优势可能会被公用事业和交通基础设施不足等缺点所抵销。

供水

缅甸水资源丰富,但是会随不同地区及年内不同季节而出现分布不均匀情况,产生不少问题。河流流量往往紧随降雨模式,即雨季(5至10月)带来约80%流量,而旱季(11至4月)则占20%。

近年仰光经济迅速发展,供水设施的建设赶不上用水需求的增长。据仰光市发展委员会表示,该市只有67%的人口获得市政供水,一些市镇没有自来水供应,日常所需主要依靠地下水。

虽然当局正在建设或改造更多供水管道,不过根据大仰光供水改造工程项目,供水设施到2020年才能扩展至整个仰光都会区,短期内会制约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在缅甸物色另一生产基地的港商应注意,由于供水不可靠,该国不少工厂使用地下水,从而构成塌陷风险。此外,一些工厂还没有安装适当的污水系统,可能对厂房生产造成相当大的风险。

供电

缅甸电力行业仍处早期发展阶段。虽然2010至2014年电力供应增长41%,不过估计缅甸66%人口仍未有正常电力供应。除仰光、内比都和曼德勒等大城市外,停电不时发生,尤以旱季为然。为确保持续供电,工厂不得不依靠私人发电机,成本约0.3美元/千瓦时,而使用公共电力则是 0.15美元/千瓦时。

图: 发电厂类型
图: 发电厂类型

电力部部长表示,随着工厂不断增加,预计电力需求每年上升10%至15%。最近公布的15年能源总体规划,订下到2030年100%电气化的目标。为此,除水力及天然气外,政府计划分散采用其他发电来源,如煤和可再生能源。然而,由于许多相关项目还在规划或建设阶段,对有意在缅甸设立生产基地的制造商来说,目前电力短缺仍是一大问题。

交通联系

虽然缅甸在过去几年致力改善交通,不过比起其他东盟国家,还是有显着的发展差距,物流表现也相较逊色。据世界银行公布的物流表现指数,2014年在160个国家及地区中,缅甸排第145位,而泰国是第35位,越南第48位,印尼第53位,柬埔寨第83位,老挝第131位。

目前的基础设施显然不足以支持该国的增长,以及未来工业发展和人口城市化带来的需求。据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估计,到2030年缅甸交通基建需投资约270亿美元,其中约115亿美元为道路改建。为加快发展,当局邀请私人投资者参与不同的基建项目投标。据报道,估计耗资240亿美元的大仰光综合性城市交通规划,将由市政府与私营公司通过兴建—经营—转让(BOT)模式实施。

图: 道路需要升级改造
道路需要升级改造
图: 道路需要升级改造
道路需要升级改造
图: Asia World Port Terminal码头交通挤塞
Asia World Port Terminal码头交通挤塞
图: Asia World Port Terminal码头交通挤塞
Asia World Port Terminal码头交通挤塞

海路运输方面,仰光是主要港口,处理全国超过90%的进出口货物。由仰光运送货物到远洋轮船众多的新加坡,需时约5至6天。除新加坡外,仰光一些货运代理公司也会选择马来西亚巴生港来付运货物。

目前仰光有3家主要码头经营商,即Asia World Port Authority Terminal、Myanmar Industrial Port和Myanmar International Terminal Thilawa,后者由和记港口集团经营,距仰光市区约25公里。

为配合货运量不断增长以及处理更大型船舶的需要,仰光港急须扩展及升级改造。2016年1月,当局宣布在迪拉瓦兴建一个新货柜码头。2018年建成后,新码头可同时停泊两艘达2万载重吨的货轮,而目前只能处理一艘货轮。

电讯业蓬勃加快经济发展

在2013年开放电讯业之前,政府拥有的缅甸邮电(Myanmar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是全国唯一的流动电话服务供应商,以收费高及服务差而备受批评。2014年挪威的Telenor和卡塔尔的Ooredoo进入市场后,流动电话普及率已从7%左右上升到50%以上。此外,这两个国际流动网络经营商也引入数码技术,对缅甸电讯业的超常发展起重要作用。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发现,与2012年实地考察时相比,现时该国的电讯服务有显着改善。

举例来说,现时缅甸人毋须再依靠传统的固定电话服务,而可利用智能手机与世界各地联系,使商业及经营效率大大提高,特别是在管理及组织工厂业务方面,投资者身处海外亦可运筹帷幄。对缅甸这个超过60%的人口在农村居住的国家来说,电讯时代的到来尤为重要。科技跨越式发展还可以诱发新服务,例如为偏远地区而设的流动支付及流动医疗应用程式等,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此外,流动通讯联系有所提升,还有助加速经济增长。据GSM协会(Groupe Speciale Mobile Association)的研究显示[4] ,发展中国家的流动电话普及率每提高10%,长期GDP增速可加快达1.2%。

土地成本高昂可能压低毛利率

近年来,缅甸土地开发的速度未能跟得上拟在当地设点的投资者数目,尤以仰光为然。由于投机活跃,或者预期越来越多投资进入该国,地主纷纷大幅提价,令房地产价格飙升。制衣厂数目增加,仓储需求上升,也推高工业园区的租金。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仰光的East Dagon区,租金由4年前的每平方英尺1.5至2.0美元,升至目前的每平方英尺3至3.5美元。日后刊出的研究文章将对内陆的租金成本作更多比较。

虽然缅甸人通常较温文、诚实勤奋,但沟通总是转弯抹角,而且语言障碍也是不少外国投资者面临的问题。在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实地考察期间,很多企业强调,管理层与工人之间保持有效的沟通渠道,对维持良好士气,提高工人生产力至关重要。

总结

以上分析已顾及多项搬迁工厂到缅甸的重要考虑因素,特别是该国政治顺利过渡,以及新政府承诺继续推行经济改革。缅甸制造业有很大的增长潜力,不过仍有一定的发展挑战,急须新政府处理。预料该国将逐步发展成为东盟另一个低成本的制造业大国,日益成为国际采购公司的热点。


[1]  根据缅甸宪法,边境事务部长、国防部长和内政部长由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任命。除这3名部长外,吴廷觉新政府的部长大部分来自民盟,另有两人来自前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还有一些独立人士。

[2]  亚洲开发银行《2016年亚洲发展展望》

[3]  2015年美元兑缅元升值约30%,不过在2016年首几个月,升幅已减去三分之一。2016年5月中,1美元兑1,170缅元左右,而在2015年实施每日最低工资时则是兑1,300缅元左右。

[4]  GSM协会、德勤和思科系统的联合报告《流动电话对经济增长有甚么影响?》(What is the impact of mobile telephony on economic growth?)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