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缅甸崛起的机遇:服装业正在起飞

对有意把工厂迁移及分散至东南亚的制造商而言,缅甸是最后一个待开拓的低成本生产基地,而当地服装业正蓬勃发展。

中国早已形成全面垂直整合的庞大产业集群,又拥有大量熟练工人,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服装出口国。然而,近年来,中国的工资急升,生产成本上涨,尤以珠江三角洲为然。

这种情况,加上招聘制衣工人困难,中国政府又推行制造业结构升级政策,把重点转向高增值产业,促使不少珠三角的服装制造商搬迁及分散其工厂,其中以廉价劳工供应较多的东盟国家为首选。下图显示,中国的最低工资远高于东盟国家的水平,而缅甸在东盟各国中则属最低。

图: 部分国家或城市每月最低工资
图: 部分国家或城市每月最低工资

缅甸最低工资每月约90美元,甚具竞争力,而且在欧盟市场获普惠制贸易优惠,又拥有毗邻中国及印度的地利,逐渐受到备受中国生产成本不断上涨所困扰的厂商欢迎,促使一些内地及香港的服装制造商最近在仰光及附近地区设厂。

香港贸发局研究部最近前往缅甸实地考察。上一篇文章《缅甸崛起的机遇:亚洲最后一个待开拓的生产基地》介绍该国民选新政府上任后的经济情况及所制定的政策,包括高度重视经济改革以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将投资制度划一,以及发展经济特区和所需的基础设施。本文则深入探讨缅甸制造业的商机及挑战,并以服装业为重点。

主要通过制衣业实现工业化

自2003年起,美国与欧盟曾对缅甸实施多次经济制裁。在前总统吴登盛任内,军方支持的文人政府于2012年推行大胆的政治及经济改革,成功重建与美国及欧盟一度恶化的关系。

2010年代初,面对制裁升级,吴登盛政府实行经济政策转移,更重视工业发展,推动该国长期以来一直以农业及资源开采为主的经济体走向多元化。缅甸在制造业的竞争优势主要是人口年轻和工资低廉,因此当局将劳动密集型产业包括制衣业列为重点之一。

为加快工业化进程,缅甸各地设立了工业园区及经济特区,为制造商提供有利开展及经营业务的环境,包括交通联系更佳、电力供应较充足,以及专用的排污系统等。经济特区是在吴登盛政府任内开始发展起来,而工业园区则是为了增加制造业产出而设立,其中大部分是出口导向型产业。

放宽制裁后与欧美经济联系日增

2013年,欧盟取消对缅甸实施的所有经济制裁,武器除外[1],并在普惠制下给予该国免关税及免配额进入欧盟市场。同样,美国亦取消对缅甸的许多制裁,但仍根据美国财政部特别指定国民清单对个别人士及公司实施限制[2] 。不过,美国尚未给予缅甸产品普惠制优惠。

据了解,自2013年起缅甸一直争取美国给予普惠制优惠。2016年2月,美国—东盟首脑会议期间,缅甸时任副总统曾要求美国官员撤销一些经济制裁。缅甸联邦工商联合会希望缅甸与美国在未来数月恢复商谈普惠制问题。

普惠制优惠成为制成品出口新的推动力

在2010年实施制裁之后,美国及欧盟主要买家停止采购服装,迫使缅甸转而与亚洲其他国家发展更紧密的贸易关系。该国出口导向型服装业越来越依赖韩国及日本,而后者更给予缅甸普惠制优惠。2014年,日本和韩国是缅甸主要的出口市场,分别占服装总出口的38%及31%。

由于缅甸获授普惠制优惠,欧盟日益成为该国服装出口增长的重要推动力。2014年,欧盟占缅甸服装总出口的23%。鉴于美国大有可能进一步放宽制裁,甚至给予普惠制优惠,缅甸服装加工协会(Myanmar Garment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预料,未来几年,该国服装业将出现迅猛增长,在目前25万个就业职位的基础上再创造约150万个新职位,到2020年出口总额达120亿美元。

在吴登盛政府执政期间,缅甸服装出口大幅增长。据世界贸易组织数字,2014年,缅甸服装出口总额达9.86亿美元,占该国货物出口的8.9%,约为2010年的3倍,而2010年服装出口总额为 3.37亿美元,占货物出口的3.9%。缅甸服装加工协会表示,2015年服装出口跃升至14.6亿美元,占该国出口收入的10%。

图: 缅甸服装出口(2010至2015年)
图: 缅甸服装出口(2010至2015年)

区域整合刺激增长

虽然日本、韩国和欧盟是缅甸服装的主要出口市场,不过就非农产品而言,中国是该国的重要市场之一,主要是因为中国与东盟已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缅甸作为东盟成员国,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一部分。自贸区于2010年正式成立,撤销了中国与东盟各国之间大量税目的进口关税。

2015年11月,中国与东盟签署自贸区升级版议定书,预期双边贸易额将由2014年约4,800亿美元提高到2020年的10,000亿美元,而中国对东盟的直接投资逹1,500亿美元。货物及服务贸易有所扩大,加上技术合作,可望在中长期进一步推动缅甸服装业发展,其中包括在中国的服装制造商搬迁到该国。

在东盟内部,东盟经济共同体于2015年12月成立,这是东盟区域整合计划的重要里程碑,拟建成类似欧盟的经济共同体。东盟经济共同体旨在通过建立单一市场及生产基地,使货物、服务、投资资金及熟练劳工自由流动,从而扩大区内及全球贸易。缅甸希望利用这个正在进行的整合进程,特别是改善区域物流连接,发展为新的制造业大国。虽然在不久将来实现全面整合似乎不大可能,但整合势头已建立起来,其中撤销关税就是重要一步[3],此举将进一步增强缅甸作为东盟低成本生产国的优势。

东盟单一市场的另一支柱是建立跨境货物贸易单一窗口。缅甸为实施东盟单一窗口作准备,宣布计划在2016年11月推出名为缅甸自动货物清关系统和缅甸海关情报系统的电子进出口通关系统。据了解,新措施将首先在仰光地区实行,包括国际港口、仰光机场国际货运站和迪拉瓦(Thilawa)经济特区。

多边关系方面,缅甸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拥有最惠国地位,得以按较低关税率向其他成员国出口。不过,近几年,在推动缅甸服装出口增长方面,优惠待遇似乎更加重要。缅甸对日本、中国[4] 和欧盟等主要市场的非农产品出口基本上免关税。

缅甸也向其他东盟国家征收较低的进口关税,2013年平均最惠国适用关税率为5.6%。总的来说,缅甸对生产所需的物品征收低进口关税,有助令该国的生产成本较邻国更具竞争力。目前,服装出口占缅甸非农产品出口的大部分,而「剪裁—车缝—包装」(简称CMP,下节将论及)方式的加工贸易对缅甸制造业十分重要。

表: 部分东盟国家平均适用最惠国关税率
表: 部分东盟国家平均适用最惠国关税率

FOB业务成形前CMP模式占主导

图: 仰光一家制衣厂设有多条生产线
仰光一家制衣厂设有多条生产线
图: 仰光一家制衣厂设有多条生产线
仰光一家制衣厂设有多条生产线

香港贸发局研究部在仰光考察期间,业界消息人士表示,缅甸约有300家出口服装厂,主要以CMP模式经营。这是一种外判方式,买家向缅甸制衣厂支付外判费,让其代为从事布料剪裁、服装车缝等劳动密集型作业,但不涉及设计及/或物料采购等工序。

总的来说,CMP工厂可分三类。首先是拥有超过1,000名员工的大型工厂,通常被视为市场领导者,能生产品质较佳的服装。第二类是中型工厂,雇用500至1,000名工人。最后一类是工人不到500名的小型工厂,机械设备有限,但数量比大型及中型工厂为多。

为给予外国投资者最大的灵活性,缅甸投资委员会允许外商在该国建立的纺织及制衣厂可有100%的外商直接投资。在缅甸服装出口商中,大型工厂如果不是外商独资,就是本土与外国公司合资经营,其中大部分外国公司来自中国内地、香港、日本、韩国和台湾。小型工厂大部分是本土拥有,而中型工厂则属本土拥有或合资经营。

图: 仰光一家出口服装厂
仰光一家出口服装厂
图: 仰光一家出口服装厂
仰光一家出口服装厂
图: 准备输往日本的衬衣
准备输往日本的衬衣
图: 准备输往日本的衬衣
准备输往日本的衬衣

服装业受惠于国家出口策略

为提供明确的经济发展路线图,缅甸政府在2015年3月发布首份国家出口策略,概述一个旨在改善该国出口能力的五年规划。根据国家出口策略,七大重点行业被认定为有很大潜力推动经济发展和创造就业机会,其中包括纺织服装业。

为增强缅甸服装业的优势和竞争力,国家出口策略提出多项措施,包括发展出口基础设施(如深水海港)、生产地点(如特定行业的经济特区)、制订符合国际标准的国家质量标准,以及提升现行的监管及法律框架,为制造商和工人的权益提供更佳保障。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出口策略指出,服装业有需要沿价值链向上发展,较长远发展的目标应是从目前的CMP模式移向「离岸交货」(Free-On-Board,简称FOB)的经营方式。在国家出口策略发布后,缅甸服装加工协会多次举办工作坊,协助工厂学会处理「离岸交货」业务,包括生产计划、采购、物流、通讯和审计等。

「缅甸制造」—缅甸服装加工协会十年策略规划

在FOB制度下,零售商向海外市场的工厂发出订单,让其代为生产服装,从开发、生产到出口均要负责。由于制造商须涉及范围更广的增值活动,如采购及设计,因此这种服装生产方式比CMP模式有更多机会保留并增加价值。

为响应政府承诺支持服装业升级,由CMP模式转向以FOB方式经营,2015年缅甸服装加工协会发表未来十年业界增长及发展的长期策略规划,重点放在负责任的生产实务、技能发展及促进道德采购,从而建立「缅甸制造」的品牌标签。

 

简化进出口许可证促进贸易

此外,缅甸政府开始着手为该国的贸易商及制造商减少贸易壁垒,并于2016年6月初推出新的全面网上进出口许可证系统。公司只须在缅甸TradeNet 网站填妥申请表,并通过电子支付系统缴交许可证费用,就可打印进出口许可证。相比之下,以前的半网上许可证系统需要贸易商亲自去商务部办理。

全面网上进出口许可证系统预计试用3至6个月,涉及约50类出口及进口产品,包括纺织品。再加上受许可证程序监管的进口及出口项目大幅减少,将进一步提升缅甸作为新兴服装生产基地的吸引力。

改善劳资关系提高买家信心

在军政府禁止组织工会近50年后,缅甸政府也致力给予工人更多权利。前吴登盛政府在2011年推出该国首部劳工组织法,作为经济改革计划的一环。新法例就工会、雇主协会及集体行动等劳资关系作出规定,不仅改善劳资关系,也增强外国买家从该国采购的信心。

据Action Labour Rights[5]一项研究显示,这部劳工法例颁布实施后,许多制衣厂已组织工会。在乡镇,包括莱达雅(Hlaing Thar Yar)和随必达(Shwe Pyi Thar)工业园区,亦已成立一些工会。

业界也推行多项计划,以提高服装业的职场和谐与社会责任。2015年1月,缅甸服装加工协会通过「行为守则」,作为成员公司在该国服装业的尽责商业实务指引和框架。据报道,一些工厂已采取积极行动,如建立职场合作委员会,促进劳资双方的沟通。

精简政府架构提高效率

多年来,缅甸政府一直因效率及透明度低而被诟病。新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于2016年4月上任后,在首百日推出多项重大改变,以保持改革势头。

首先,总统吴廷觉宣布重大计划,缩减现有政府规模,力图建立更加透明的公共部门。其中一项重要举措是政府部门的数量从36个减到到21个。例如,国家规划与经济发展部与财政部合并,商务部与合作社部合并,目的是建立精干高效的政府。缅甸新政府希望从精简架构所省下的开支可改善医疗和教育系统,继而提高缅甸长远的劳工生产力。

在基础设施方面,仰光至曼德勒公路的两个路段正在升级改造,以作试点。新成立的建设部还承诺在2006年成为缅甸首都的内比都兴建低价房屋,售价低于1,000万缅元(8,395美元)。

国际投资者兴趣日增

缅甸服装业深受数十年来发展落后之苦,十分依赖进口,在CMP模式下大部分所需物料必须从国外获取。由于缺乏资金及专业知识以提升产业,政府已采取由外商直接投资带动发展的策略。2013至2015年,服装业的外商直接投资高速增长,2013年流入的外商直接投资上升26.5%,2014年为27.4%,2015年则为29%。

虽然缅甸出口服装约70%是输往韩国和日本,不过在制裁放宽后,Gap、H&M、马莎(Marks & Spencer)和Primark等国际服装品牌从缅甸采购的兴趣日增。例如,Gap宣布,2014年6月至2015年6月,从缅甸采购产品数量有3倍增长。随着缅甸政府积极提高劳工权益和改善劳资关系,如2015年实施劳动法例改革和建制实力建设计划,预料不久将来,越来越多西方服装零售商将跟随大型时装品牌的步伐在缅甸采购产品。

本土供应链及银行体系不成熟是重大障碍

图: 一家鞋厂从中国进口大部分原料
一家鞋厂从中国进口大部分原料
图: 一家鞋厂从中国进口大部分原料
一家鞋厂从中国进口大部分原料

虽然缅甸服装业取得长足进展,可是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业界主要弱点之一在于缺乏本土物料供应。缅甸的服装生产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各类进口货物,从拉炼及衣架到机械及电子产品皆然,这是因为国内产品质素落后于国际标准。加上基础设施过时,对该业进一步发展构成重大障碍。缅甸在短期内须作出重大努力,克服这些障碍,以达成该业雄心勃勃的出口目标。

投资者应考虑的另一问题是缺乏融资渠道。在缅甸,服装业主要由中小企业组成,他们没有必要的财力或知识,难以从金融机构获得贷款。

该国银行业也很落后。截至2016年5月,只有13家外资银行获准在缅甸经营,提供有限的服务,只能为当地银行和金融机构,以及外国公司提供信贷,但不能从事零售银行业务或以当地货币直接贷款。因此,该国对外国公司和国民的企业银行服务大有改善空间。

缅甸人口约5,200万,但当地据说只有不到1,000家银行分支机构,其中大部分由本土银行经营,效率甚低。尽管前几年市场推出信用卡和自动柜员机服务,该国仍属以现金为本的经济体系。为投入数码经济,缅甸于2016年1月采取积极行动以改善金融及银行体系,通过新的金融机构法,为流动银行服务铺平道路, 对消费者、制造商及其他公司均有助益。

这些发展为贸易活动提供可行的融资方案,无疑有助制造业发展,尤其是中小企业。尽管如此,缅甸经济不断开放,势必对金融支援产生庞大的需求。如果该国希望赶上越南和柬埔寨等邻近服装出口国,新政府必须继续向前迈进,加快改革步伐。

总结

从军方支持的政府顺利过渡到民选政府,是缅甸改革开放的重要里程碑。虽然总统吴廷觉的新政府承诺,在上任首百日内会推出重大政策措施,但服装业方面还没有任何重大宣布。

尽管如此,缅甸劳工成本具吸引力,加上其优惠贸易安排,包括目前欧盟的普惠制待遇以及日后美国可能给予的相同优惠,对欧美市场的准入有所扩大,实在是海外制造商可考虑的低成本生产基地。凡此种种均令缅甸更有机会成为东南亚另一服装生产热点。


[1] 「除武器外所有产品」安排是欧盟普惠制的一部分,专门针对最不发达国家的特殊需求。在这种安排下,缅甸所有出口产品可免关税进入欧盟,武器及弹药除外。

[2]「特别指定国民」(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简称SDN)是当局限制与美国、美国公司或美国人做生意的组织和个人。SDN清单由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处负责编订。

[3]  在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框架下,较发达的东盟成员国(新加坡、泰国、印尼、文莱、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在2015年底已基本实现零关税,而其余四国(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在调低进口关税上有较大灵活性。除在正常轨道上有许多税目为零关税外,柬老缅越四国可在特定税目维持1%至5%的关税率直到2018年,这些税目只占东盟总税目的2.7%。

[4]  缅甸作为东盟成员国,是2010年正式成立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一部分,其产品可按低至零的进口关税输往中国,其中包括服装。

[5]  Action Labour Rights的《缅甸韩企独资或合资制衣厂的劳工情况研究》(A Study of Labour Conditions in Garment Factories in Myanmar which are wholly Korean owned or in a Joint Venture with Korean Companies),2016年3月。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