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美国税制改革:对港美贸易投资的潜在影响

2017年12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法案,推行30多年来美国最大规模的税制改革。人们普遍认为,新颁布的《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是特朗普首次取得的重大立法胜利。由于税改的关系,未来10年,约80%美国家庭的税负将会减低。另外,新法例生效后,大多数美国公司将享受较低的税后资本成本。不过,也有人批评税改会令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扩大,预计在未来10年预算期内,目前已达20万亿美元的国债将增添一笔1.5万亿美元(11.7万亿港元)的赤字。

不过,税制改革料可推动经济增长,对美国政府财政的负面影响多少会有所抵销。美国国会税务联合委员会表示,对工资征收的实际边际税率降低,有助增加劳动力供应;税后资本成本下降,也能提高商业投资的税后回报率,继而促进投资。尽管多项个人减税条款在预算期结束时已经失效或逐步取消,但是这两项因素料可刺激美国GDP每年平均增长0.7%。

税改法案的另一特点是涉及由美国国外和国内企业控制的跨国实体,他们从所拥有或控制至少10%股权最少1年的附属公司获得来自外国的收益。法案对这些跨国实体的税务作出重大修改,让他们毋须为这些收益缴交美国税款,此举实际上就是把美国企业税制从全球征税制(经常导致双重征税)转变为属地征税制。

新税法还设立一次性而且税率超低的汇回税,使美国企业更易将符合条件的海外收益和资产汇回国内。相关收益可在8年内以延后递增方式入账,而日后所有符合条件的收益都可以留在海外,或者免税汇回美国。

美国税制改革将如何影响香港与美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有待美国国税局从2018年2月底或3月开始发布相关的新规例,才可作出较全面的评估。不过,永久大幅降低公司税、实施属地征税制,以及汇回外国收益及资产的税率偏低等,均可促使美国公司将现有和日后的收益及/或资产从海外带回国内投资。

税改措施也可鼓励一些外国公司将总部迁往美国,以享受更优惠的税制,或会减少美国在亚洲(包括香港和中国内地)及其他地区的整体投资。香港和中国内地等海外税务管辖区也可能面对压力,需要提供更优惠的税务条件,以挽留并吸引美国和跨国公司投资。

美国税制改革带来的重大改变

《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对个人所得税作出重大改变,包括:在7个税阶中,大部分的实际边际税率有所调低;标准扣除额倍增;取消因未有购买符合《可负担医疗法》要求的合格医疗保险而须缴纳的罚款;增加子女税收抵免的覆盖范围和最高金额。新法例也改变个人就其商业收入缴税的方式,独资、合伙、S类公司[1]和有限责任公司(LLCs)等合资格的税赋转嫁企业(pass-through businesses)[2],其首笔31.5万美元共同收入可扣除20%。

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主要条款

条款
个人税率
7个税阶:10%、15%、25%、28%、33%、35%和39.6%
7个税阶:10%、12%、22%、24%、32%、35%和37%
标准扣除额
单身:6,350美元
已婚:12,700美元
单身:12,000美元
已婚:24,000美元
子女税收抵免
每名子女1,000美元抵免
2,000美元抵免,非子女受供养人士为500美元
「税赋转嫁」税务待遇
「税赋转嫁」收入按个人所得税率征税
符合条件的「税赋转嫁」收入可扣除20%;服务业超过31.5万美元不适用
《病人保护及可负担医疗法》(又称奥巴马医保)税项
3.8%的净投资所得税;个人强制医保罚款;0.9%的医疗保险工资税
废除个人强制医保罚款
企业税率
联邦企业税率35%
税率永久性并即时降至21%
费用化(Expensing)
经多年扣除商业开支的规则十分复杂
新设备可5年费用化;第五年后逐步淘汰
国际税务规则
向企业全球利润征税,税款可以延迟缴纳,并减去在其他地方缴纳的税项
实施属地征税制;新增反税基侵蚀税
汇回税

现金及流动资产15.5%;实物资产8%
资料来源:传统基金会

 

企业方面,美国公司所得税率从35%永久大幅下降到21%,使其在全球企业税率中由接近最高降至较低一端。新法例还将100%奖励折旧(bonus depreciation)的适用范围扩大,并延长到2022年底,允许企业在2026年底逐步淘汰旧设备之前,即时将多种财产的费用撇账。

如上所述,美国国内企业也可以从国外附属公司获取收益,毋须就所得收入缴纳美国税款,实际上使美国的企业税制从全球征税转为属地征税。美国企业还可通过缴纳一次性且税率超低的汇回税,将符合条件的海外收益带回国内,现金和其他流动资产的税率为15.5%,而非现金资产则是8%。相关收益可以延后递增方式入账,由第一年至第五年各占8%,第六年为15%,第七年20%,第八年25%。

这项条款只适用于来自外国公司的收益,而美国企业实体在该外国公司至少持有10%投票股权,为期最少1年;此外,也允许日后所有符合条件的收益留在海外或免税汇回美国。这项措施旨在限制美国企业税基所受的侵蚀,不仅会减少美国企业将利润归入低税国家而将成本归入美国的诱因,对美国的投资流向也会有深远影响。据估计,在2016年,罗素1000指数(Russell 1000 Index)[3] 公司留存海外的收益达2.6万亿美元,相当于当年美国GDP的14%。

除利用较低税率,鼓励美国公司汇回利润或将其利润留在境内,新税法还软硬兼施,阻止他们将利润留存海外。首先,法案规定,将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Global Intangible Low-Tax Income,简称GILTI)纳入美国公司的应课税收入。GILTI主要涉及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产生的「超额」离岸回报。应课税的「超额」收入是指高于无形资产收入标准10%回报率的金额。美国公司股东(只有C类公司[4])可以享受GILTI相关税项50%的扣除。这样GILTI的实际税率就是10.5%(为新公司税率21%的一半),到2025年后才上升到13.125%。

在GILTI之外就是新设的软措施,即境外无形资产收入(foreign-derived intangible income,简称FDII)。FDII是类似「专利盒」(patent box)的税务优惠,美国纳税人可根据留存在美国的无形资产就海外收益作出扣除。换言之,即使收益仍然留在海外,没有被美国征税,也会促使他们将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留在美国。美国公司可就FDII享受37.5%的扣除,即这些收益的实际税率从21%降低到13.125%。这项税率将持续到2025年,然后提高到15.625%。与GILTI扣除一样,FDII仅适用于美国的C类公司。

除上述条款外,新法例还设立新税种,称为全球最低税或税基侵蚀与反滥用税(base erosion anti-abuse tax,简称BEAT)。这项最低税只适用于在新法例生效前3年每年总收益超过5亿美元的大型美国公司,而且只适用于「税基侵蚀率」达3%的公司,这个百分比按当年可扣除的外国相关付款除以可扣除总额计算。对超过3%门槛的公司,其应付的BEAT是其没有与外国有关扣除的应课税收入总额的10%,与包括该等扣除的应课税收入总额的21%之差额。BEAT本质上是对外判业务征收的替代最低税,以防止输入美国的知识产权或服务被过度「转移境外」(offshoring)。

对港美贸易投资的潜在影响

预料在未来10年,尽管多项个人减税条款在接近10年预算期结束时将会到期,但是美国家庭大多都会获得不同程度的减税,因此新法例对美国消费至少会有短期的刺激作用。由于消费开支占美国GDP达70%,而且美国又是香港第二大出口市场,占本港出口总额约9%,所以美国税制改革对香港的出口应有实质的推动作用。

然而,美国企业税率调低、汇回国外收益的税率较低以及反滥用条款等,均会鼓励美国公司将目前及日后的收益留在美国。由于避免或推迟缴纳美国税款的诱因减少,因此美国公司在香港等低税地区设立机构的意欲也可能下降。

美国公司也可从GILTI和FDII产生的好处中受益。他们可以通过将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转移境内来减少其税务负担风险,同时将有形资产转移境外,例如在香港经营海外实体店业务。

GILTI和FDII的实施造成诱因,促使美国公司将无形资产转回或留在国内,而不是置于低税地区。有人担心美国资产转移境外的主要推动力将从知识产权转向制造活动。来自国外的收益豁免征税,加上GILTI与收益基础挂鈎,或会驱使企业转移或增加在海外的制造业务,同时将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留在美国,从而节省税赋。

采用属地税制,即使是现时的修订版本,也使美国的税制与其他发达国家较为一致。这将使美国在商业和投资方面更具竞争力,鼓励外国公司将其总部迁往美国,以利用更优惠的税制,因此可能减少美国在亚洲(包括香港和中国内地)的整体投资。这种情况或会改变国际商业决策,并迫使香港等税务管辖区降低税率,进一步优化税制,以保持在美国企业眼中的竞争力。

由于新税法并非从公民为本的所得税制转变为居住地为本的税制,因此对国外收入免税不会扩大到个别纳税人,这就使美国成为一个不论居住地一律对所有公民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国家,而这类国家在全球为数不多。因此,在美国境外生活和工作的870万名美国人中[5],大多数人的收入将继续要缴纳美国税款。

由于香港与美国没有签署全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美国公民未能享有优惠的汇回税率(即美国企业实体持有外国公司10%具投票权股份至少1年,其现金或流动资产的税率为15.5%,非流动资产为8%),加上根据美国的新税法,个人所得税税率也会调低,这些因素可能令美国公民未必考虑前来香港发展事业,难免使香港公司更难招聘并挽留美国专业人才。

值得注意的是,在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税制改革法案流传之初,许多人已经担心,法案可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或双边税收协定。例如,FDII可能违反世贸组织有关差别征税和出口补贴的规则,GILTI则可能与国际公认的税务标准抵触,因为后者只是根据美国公司的持股量,便把美国的税务权力扩展到国外公司在外国的收益,这是前所未有的举措。

新税法最终对外国或美国公司有何影响,有待国税局于2018年2月底或3月开始发布相关的新规例,透露更多细节时才会清楚。不过,随着更多税务专家深入分析新法例,便可能会发现更多潜在的漏洞和问题,例如可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或全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等双边税务协定。该法例可能须作出新修订,不过通过此类修订的可能性甚低,因为任何修订均要得到参议院60票的支持。换言之,新税制无论有何利弊,大有可能在未来多年都会存在。

今后美国税务法例的最新发展将在香港贸发局《美国商贸法规》详细报道。

 


[1]S类公司须提交联邦表格1120-S号,将大部分收入或亏损项目转嫁予负责在个人报税表申报有关资料的股东。

[2]税赋转嫁企业是指企业收入不是以企业名义而是在个人所有者层面征税的商业结构。

[3]罗素1000指数代表市值高的公司,通常占美国所有上市股票总市值约90%。

[4]C类公司:当其股东就从该公司收取的股息或其他分配按个人所得税率缴税时,须提交联邦表格1120号。

[5]资料来源:美国海外居民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s Resident Overseas)

资料提供 图片:陈永健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