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联系「一带」「一路」:重庆「南向通道」

重庆作为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连接点和西部大开发战略支点,致力打通周边的物流通道,为中国内陆城市,特别是西部城市,打开与欧洲大陆国家,以及其他沿线国家贸易的大门。渝新欧国际铁路(以下简称「渝新欧」)的建设最先为重庆打通面向西北的贸易通道。

近年,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以下简称「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合作框架下,重庆正积极发展南向的贸易物流通道。重庆作为西部物流交通枢纽,渝新欧和「南向通道」于重庆连接。重庆致力发展以渝新欧为主轴的多式联运,实行铁路、航空、水运、公路交通一体化。通过渝新欧和南向通道,实现「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接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中新项目成就「南向通道」

渝新欧的建设和发展主力打通重庆面向西北的贸易通道,开启中国与欧洲和沿线国家之间铁路运输的贸易往来。从渝新欧的开行量、运输时间、覆盖地理范围,以至货物种类所见,渝新欧的发展可谓一日千里。不过,要打造重庆作为西部的物流枢纽城市,不能依靠发展单一的贸易通道。因此,重庆近年积极发展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的南向贸易通道。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于2015年落实和启动,是中国与新加坡之间的第三个合作项目,其中一个发展重点为交通物流,打造重庆为中国西部的互联互通综合交通枢纽,推进铁路、航空、水运、公路多式联运。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致力打通南向贸易物流通道,由重庆通过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又称「渝桂新」铁海联运通道)或南向跨境公路通道等物流网络,经四川、贵州、广西等省份直达新加坡和其他东南亚国家。

南向铁海联运通道由南向通道国际铁海联运班列与海运组成。南向通道国际铁海联运班列是连接重庆铁路口岸和广西北部湾港的铁路班列,全长约1,450公里,全程需时48小时,自2017年起双向常态化运行。铁路班列于北部湾港连接海运网络,货物通过海运出口到东南亚及澳洲、新西兰等国家。根据重庆市商务委员会现代物流处,2017年由重庆经贵州到广西的火车共开发48班。

除了铁海联运班列,重庆又加强南向公路跨境运输服务。重庆东盟公路班车自2016年4月开始营运,提供连接重庆与东盟的公路货运服务。重庆东盟公路班车主要采取「五定」营运模式,包括定点(即固定以重庆东盟国际物流园为起点)、定线(班车固定路线运行)、定车(标准集装箱运输)、定时(每周固定时间开班)和定价(固定线路运价锁定),同时也可以提供专业定制服务。

3条主要规划路线包括东线(由重庆南彭出发,经广西凭祥到越南河内,或东线复线经钦州港接驳海运到新加坡)、中线(经云南磨憨和老挝万象到泰国曼谷)和西线(经云南瑞丽到缅甸仰光)。不过,根据重庆东盟国际物流园,重庆东盟公路班车服务暂未完全开通。其中,西线暂时仍未开通,而中线也没有完全运作。由于缺乏完善的交通网络,中线暂时只能到达老挝万象,而公路班车要通过东线到泰国曼谷。另外,东线复线的终点已经由原先规划的越南河内延伸至南部的胡志明市,覆盖越南近8成的面积。

 

重庆东盟公路班车规划路线图

图:重庆东盟公路班车规划路线图
图片来源:重庆东盟国际物流园网页
图:重庆东盟公路班车规划路线图
图片来源:重庆东盟国际物流园网页

 

重庆东盟公路班车由开始营运到2017年底共发车137次。据报道,2017年,重庆东盟公路班车发车100次,总重量达1,027吨,实现总货值约1.67亿元人民币。货物主要来自重庆、四川、甘肃、山西以及欧洲等地,运输货物种类涵盖建材、玻璃制品、汽车配件、服装等。

贯通南北 节省时间

渝新欧的建设和南向通道的发展,固然有利强化重庆的物流功能,可是,重庆作为西部综合交通枢纽的体现,更在于物流方式之间的互联互通。重庆致力发展多式联运,将「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贯通南北的贸易通道。

重庆位处长江上游,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连接点。将渝新欧和长江黄金水道连接起来的水铁联运,是其中一个多式联运的例子。自2011年营运以来,渝新欧的起始站为位于沙坪坝区的重庆西部物流园。至2017年底,重庆果园港铁路专用线正式开通,成为渝新欧的第二起始站。自此,经过长江黄金水道运到果园港的货物,无须再以公路运输送到西部物流园以接上渝新欧铁路,标志着长江黄金水道与渝新欧无缝衔接,进一步减低物流运输成本和时间。

另一方面,南向通道的建设也造就铁海联运的物流方式。传统以来,由重庆出口的货物如要通过海运送到全世界的主要港口,需要先将货物从重庆经长江航运到东部沿海城市,再接驳海运出口,即江海联运。不过,南向通道带来更高效的物流方式-铁海联运。单计重庆到沿海城市,经长江向东航运出海是2,400公里,一般运输时间超过14天,而经铁路到南面的北部湾是1,450公里,运输时间只需约2天。地理位置上,北部湾比位于长江口的上海更接近其他东南亚国家。以重庆到新加坡为例,铁海联运比江海联运省时15天。虽然铁海联运的运输成本与江海联运相约,但是却大大节省重庆至东盟主要港口的运输时间,减低时间成本。

虽然南向通道的发展历史较长江黄金水道短,但南向通道的建设无疑为渝新欧创造更多可能性,两者于重庆连接,强化「一带」和「一路」的联通。以南向公路跨境运输服务为例,重庆东盟公路班车已经于2017年中与渝新欧实现常态化衔接。通过南向通道的铁海联运接驳渝新欧,由北部湾港经重庆到欧洲,全程只需20天的运输时间。往后,以渝新欧为主轴的多式联运模式将越加完善和丰富,以重庆为中心,北向远至欧洲大陆,南向海运至全球。

资料提供 图片:冯凯盈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