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聚焦东盟:印尼–外商理想的生产基地

随着亚洲各地的生产成本上涨,印尼这个拥有大量劳动力及丰富天然资源的国家,现正日益发展成爲一个首要的生产基地。该国不断致力改善基础建设和行政效率,加上本土市场需求殷切,该国已有足够能力与东盟经济共同体(AEC)其他成员国角力,争取更多投入区内制造业的资金,而制造业亦因此成爲该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一个主要经济部门。

外商直接投资:赶上邻近东盟成员国

不久前,在投资者于中国以外寻找生产基地的争夺战中,印尼远远落后于其竞争对手。非油气制造业在印尼的国内生产总值所占的份额,5年来一直徘徊在18%的水平,而在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排名榜上[1],该国则位于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之后。正如世界上多个新兴经济体一样,印尼的政府行政手续繁琐以及贪污猖獗。此外,由于当地的财产权划分不清,印尼的财产登记费用可高达其他东盟国家的两倍,而用地纠纷,包括重复土地拥有权及土地管理证书,也十分普遍。

表:在印尼营商面对的最大问题
表:在印尼营商面对的最大问题

印尼政府爲要迎头赶上,承诺决意打击贪污和减少官僚作风。因此,自2015年第三季以来,当局推出一系列与放宽管制、废除官僚作风、加强执法、维持营商稳定,以及便利商业活动有关的经济政策方案。举例来説,该国将多条与国家产品标准相关的规定合并爲一(Standar Nasional Indonesia, SNI),藉以撤销不必要的费用和提高成本效益。

该国致力营造一个具竞争力及有利营商的投资环境的决心,亦体现在成立一个全新的一站式综合服务中心(PTSP)。该中心得到22个印尼政府部门及政府机构支持,于2015年1月由印尼投资统筹局(BKPM) 设立。中心的职权范围广及所有商业部门所需的证照申领。

经济特区 (KEK)

印尼政府向10个专营优势产业的地区赋予经济特区 (印尼语爲Kawasan Ekonomi Khusus,简称 KEK) 的地位,有关产业包括棕榈/橡胶加工、汽车、捕鱼、物流和旅游等。爲了吸引更多投资和推动贸易,这些经济特区提供税务及通关优惠,同时提供与自由贸易区、保税仓库和工业区近似的设施。

图:印尼的经济特区
图:印尼的经济特区

此外,印尼又承诺推出一系列便利土地拥有权的新财政优惠措施和特别安排。该国总统维多多表明有意于2019年前,在现时发展中的10个经济特区之外,再设立25个经济特区。目前的10个经济特区爲:北苏门答腊的Sei Mangkei、南苏门答腊的Tanjung Api-Api、万丹的Tanjung Lesung (旅游)、西努沙登加拉的Mandalika (旅游) 、东加里曼丹的Maloy Batuta Trans Kalimantan (MBTK)、中苏拉威西的Palu、北苏拉威西的 Bitung、北马鲁古省的Morotai、勿里洞的Tanjung Kelayang (旅游) ,以及西巴布亚的Sorong。

改善基建及港口效率

鉴于印尼基建发展落后,估计当地的物流成本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6%,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两倍。该国的基建不足以致物流表现欠佳,成爲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当地制造业和推动出口主导制造业发展的最大障碍。

表:2016年世界银行物流绩效指数(LPI)
表:2016年世界银行物流绩效指数(LPI)

在劳力密集、出口主导制造业迁移以及外判业务的竞争方面,印尼的表现都比区内大部分国家及地区逊色。举例来説,1998至2015年间,印尼出口往美国的皮具、服装、鞋类和电子产品,增长速度均远比东盟其他成员国爲慢,以致同期印尼在美国这类产品进口中所占的份额有所下降。

表:美国从东盟进口产品选录
表:美国从东盟进口产品选录
表:美国从印尼进口产品选录
表:美国从印尼进口产品选录

有意在印尼投资的外商所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船舶在当地港口停留的时间太长,致令多个欲将生产活动迁移到该国或使用该国作爲本土及区内分销中心的外来投资者却步。虽然船舶在港口停泊的平均时间,已由2015年底的4.7天缩短至目前的3天,但印尼仍然未能足与新加坡 (平均1.5天) 或马来西亚 (3天) 竞争。

印尼的国际及国内交通运输网络发展滞后,使当地的本土物流程序跟国际航运一般复杂。在某程度上,这説明了爲甚麽居住在印尼东部的人,往往认爲购买进口品比购买来自印尼其他地区的产品更爲便宜。

爲要解决这些问题,该国政府公布多项计划,致力到2019年前发展24个新海港、15个新机场,以及加建长达2,650公里的公路、1,000公里的高速公路,和 2,150公里的铁路。

不过,根据目前估计,印尼国家及地区的财政预算,仅能负担《2015-2019年国家中期发展计划》(RPJMN) 所订定的基建费用总额约40%。具体来説,基建费用总额估计达4,800万亿印尼盾 (约相等于3,450亿美元) ,但财政预算仅爲 1,980万亿印尼盾 (约相等于1,420亿美元)。预期这个缺口可通过与私营部门合作以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方式填补。

印尼国家发展计划部已就《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基建规定实施办法》颁布2015年4号部级条例,透过便利私人投资及加快基建发展,鼓励私营部门参与国家的基建发展鸿图大计,同时推进知识、经验和科技共享。

图:加快基建发展的新措施
图:加快基建发展的新措施

简化投资工业区所需的程序

根据目前估计,企业要在印尼着手兴建生产厂房,需要长达18个月的时间申领全部有关的证照,单是开设一家外资公司 (PT PMA) 所需的正常程序便要60天。不过,现时在北苏门塔腊、万丹、南苏拉威西、东爪哇、中爪哇及西爪哇等地的14个指定工业区,整个投资审批程序已经缩短爲一至两个星期,主要因爲过去所需要的大部分证照已获豁免,同时在开展项目工程前亦毋须申领施工许可证。

图:在印尼如何注册成立外资公司(PT PMA)?
图:在印尼如何注册成立外资公司(PT PMA)?

当局爲进一步在印尼全国推动工业区的发展,最近已向所有有意在指定工业区投入最少1,000亿印尼盾 (8,000万美元) 及/或雇用超过1,000名当地工人的投资者提供一项三小时快速投资服务。这项快速投资许可服务,包括向投资者颁发公司注册证书、司法人权部发出的印尼法人批准,以及一个纳税人编码 (NPWP)。最重要的是,这项服务还包括一个投资牌照,此牌照同时又是施工许可证,容让持牌人马上开展任何与工业区有关的投资项目。

图:工业区的三小时快速投资服务
图:工业区的三小时快速投资服务

除了印尼政府之外,越来越多私营工业家和企业集团也致力参与供应商集群的发展。一般相信,建立一个有效的供应链,可吸引各行各业的制造商将生产活动迁移及外判到印尼。其中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由印尼首家上市工业区发展商Pt Jababeka Tbk 发展的重点项目 – 杰巴贝卡工业区 (Jababeka Industrial Estate)。这个工业区自1989年成立以来,不论在吸引本国和国际业者进驻方面,都被视爲该国最成功的个案。

杰巴贝卡工业区位于Bekasi-Cikampek工业走廊沿线,在雅加达以东35公里,地处印尼最大生产区的中心。该工业区拥有完善的现代化基础建设,包括专用发电站和污水处理厂,以及直达高速公路和铁路网络的配套设施。它是印尼首个,又是该国到目前爲止唯一一个综合海关服务区 (西卡朗无水港Cikarang Dry Port, 简称 CDP),可爲货物装卸、清关检疫,以及其他进出口手续提供一站式服务。

相片:西卡朗无水港(CDP):公营无水港,可处理货物装卸、清关和多项进出口手续。
西卡朗无水港(CDP):公营无水港,可处理货物装卸、清关和多项进出口手续。
相片:西卡朗无水港(CDP):公营无水港,可处理货物装卸、清关和多项进出口手续。
西卡朗无水港(CDP):公营无水港,可处理货物装卸、清关和多项进出口手续。
相片:所有进出口手续均可在CDP完成,只有船舶停泊和港口装卸程序须在海港进行。
所有进出口手续均可在CDP完成,只有船舶停泊和港口装卸程序须在海港进行。
相片:所有进出口手续均可在CDP完成,只有船舶停泊和港口装卸程序须在海港进行。
所有进出口手续均可在CDP完成,只有船舶停泊和港口装卸程序须在海港进行。

位于着名制造及工业区的CDP,占有战略性位置,附近有超过10个工业区,包括中国设立的首个印尼经济贸易合作区PT Kawasan Industri Terpadu Indonesia China (KITIC),以及3,000多家制造业公司,合占印尼最繁忙海港丹戎普瑞克 (Tanjung Priok) 货物吞吐量逾60%。

这个无水港于2011年4月正式获得货物出发地和目的地港口的地位,并有自己的国际港口编号IDJBK,对印尼不断发展中的制造业可谓意义重大。今天,该港口处理的进出口,可直接使用获 29个航运伙伴及其他多个物流服务供应商接纳的联运提货单,这些航运伙伴和物流服务供应商大部分均提供国际及国内配送服务。

图:CDP位于丹戎普瑞克海港腹地,占有战略性位置
图:CDP位于丹戎普瑞克海港腹地,占有战略性位置

现时,约有2,000家各类公司在杰巴贝卡落户,共雇用逾100万名工人。这些公司大部分爲印尼本土业者,但亦有来自超过20个国家及地区的公司,包括澳洲、中国内地、法国、德国、香港、印度、意大利、日本、土耳其、英国和美国,以及多个其他东盟成员国,如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等。

图:杰巴贝卡工业区租户选录
图:杰巴贝卡工业区租户选录

长远来説,预期有更多工业区会根据国家的制造业发展优先次序以及多项东盟整合倡议,复制CDP的成功模式。在各项东盟整合倡议中,最重要的是旨在加强区内联通和贸易的东盟经济共同体 (AEC)。位于中爪哇省肯德尔 (Kendal) 由Pt Jababeka Tbk和新加坡Sembcorp合作发展的新工业综合区,就是其中一个这类工业区。

港商主力发展经济复兴的印尼

目前,除了少数已在杰巴贝卡工业区开设经营的公司外,也有越来越多香港制造商有兴趣发掘印尼的产业迁移及外判商机。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联志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Combine Will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这家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享有盛名的原创设计生产商 (ODM) 和原件生产商 (OEM),主要从事企业礼品、玩具及消费品业务。

2016年7月,联志国际经过细心比较整个东盟集团内各个成员国后,宣布选择在中爪哇省购买28幅 (5.6公顷) 工业用地。根据联志国际实施的生产基地多元化策略,将会在这幅工业用地上盖建一座面积达30,000平方米的新厂房。由于中爪哇省的劳工成本较低,该公司希望通过将其劳力密集的玩具生产活动迁移到当地,可取得更大的成本效益。

不过,在玩具生产方面,印尼不论在工业守则、产品安全及环境可持续性方面,均落后于香港和中国内地。联志国际执行董事赵孝纯深信,新厂房将于2017年第一季完工并于同年4、5月间上线,利用印尼当地大量的低廉劳工,增强其产品在主要出口市场 (如美国等) 的竞争优势。

尽管印尼基建落后,赵孝纯相信该国仍然是一个具有庞大潜力承接玩具产业迁移的目的地,特别对使用较少电子零件、较多塑料及布料生产简单玩具的制造商有利。这点説明了爲甚麽近年在印尼采购的产品,在美国进口的东盟玩具中所占的份额有所增加。

与此同时,中爪哇省的最低工资[2]低廉,以及该省邻近印尼其中一个最大的出口港Tanjung Semarang,亦使位于该国大城市以外的出口主导生产基地,竞争力日益增强,对制造商也日益吸引。

表:印尼各地区的最低工资
表:印尼各地区的最低工资

印尼与多个国家和地区达成自由贸易协议,也进一步加强上述各个生产基地的吸引力。例如,根据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议,中国与东盟成员国之间贸易的产品,有90%可享有免税待遇,这个安排使印尼成爲有意打进中国和东盟市场的公司一个理想生产基地。

总的来説,印尼本土制造业的实力日增,势将使该国成爲一个可供外商选择的强大生产基地,同时亦巩固了印尼生产商作爲香港及中国内地公司理想外判伙伴的地位。


[1] 德勤(Deloitte)及美国竞争力协会《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标》报告

[2] 印尼政府实施了一个新机制,按照当年的通胀和国内生产总值增幅,制订最低工资。计算新(明年)最低工资的方程式如下:现有最低工资 + 现有最低工资 x (当年年度通胀率及国内生产总值增幅之和)。不过,此方程式并不适用于东和西努沙登加拉、马鲁古、北马鲁古、中加里曼丹、哥伦打洛、西苏拉威西和西巴布亚等8个省。这8个省的最低工资现仍低于政府所订的基本生活指数,在未来4年,他们每年可获额外5% 的工资增幅。

资料提供 图片:陈永健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