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英国脱欧及其影响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历史性公投,通过脱离欧盟。公投结果不仅即时引发全球金融市场波动,而且还令人对日后的脱欧安排感到困惑。脱欧除为英国带来不利后果外,亦将破坏欧盟与英国的关系,削弱其凝聚力,对欧盟造成伤害。

虽然脱欧对亚洲的影响应该不大,但对以英国为目标市场的香港出口商而言依然不利。在达成退出协议前,英国会继续留在欧盟,脱欧带来的巨变仍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展现出来。然而,英国经济转弱,加上英镑波动加剧,久而久之会导致英国的进口需求不振。此外,脱欧会影响英国身为通往欧盟门户的吸引力,可能削弱其作为投资热点的优势。

英国投票通过脱离欧盟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历史性公投,通过放弃长达43年的欧盟成员国资格。总的来说,51.9%的投票者选择退出,而48.1%则希望留在欧盟。虽然英格兰多个地区和威尔斯大力支持脱欧,但伦敦、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则要求维持现状。

脱欧阵营取得胜利,即时冲击整个金融市场,全球股市暴跌,英镑急挫,欧元对美元亦有较小程度的跌幅。金融市场的波动不可能很快平息。

英国政局也不明朗。首相卡梅伦一手推动该国就欧盟成员国问题进行公投,并领导留欧阵营,现已决定在10月执政保守党年会前下台。英国将由新首相负责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并与欧盟谈判退出安排,不过欧盟已敦促英国尽快启动退出程序。

退出安排五个可选方案

公投通过脱欧并不代表英国已不是欧盟的一员。脱欧胜利之后,英国须提出要求,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双方将有两年时间谈判及达成脱欧安排。在其他成员国一致同意下,两年的期限可以延长。在此期间,英国仍是欧盟成员国,有义务继续执行欧盟的法律,但不能参加关于欧盟新政策的讨论及决定。

脱欧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退出的安排,大体上有5个可能的做法。第一个可选方案是挪威式安排,即英国争取加入目前由欧盟成员国以及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组成的欧洲经济区,保留全面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然而,英国必须采用欧盟法规,包括人员自由流动,而且对这些法规的制订没有影响力。

第二个选项是瑞士式安排,即英国致力与欧盟达成多项双边协议,以便多个不同行业能自由进入欧洲单一市场。但是,英国要与欧盟达成大量对己有利的协议,将是一项艰钜繁重的任务。

第三个可选方案是土耳其式安排,即英国争取与欧盟建立关税同盟。这样就可以避开欧盟的关税壁垒。不过,关税同盟覆盖的范围很可能不完整,而且英国仍须采用欧盟大部分货物贸易法规。

第四个解决办法是仅依靠世界贸易组织规则进入欧盟市场,不过英国在欧洲单一市场就不会获得任何优待。最后,第五个选项则是与欧盟谈判达成特别协议,维持与欧盟的自由贸易,并免却其他安排的缺点。普遍认为,对英国来说,此举即使不是不可能,也会非常困难。

无论如何,英国要与欧盟达成有利的退出协议,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据报,欧盟的资深政客及官员已秘密商讨所谓脱欧B计划几个星期。讨论的主要焦点既不是如何令脱欧成功,也不是使英国顺利脱离。相反,其目的是使脱欧成为英国的痛苦经历,以免其他成员国仿效。

对英国可能造成的影响


英国决定脱离欧盟肯定会出现一段漫长的不明朗时期,严重影响该国的经济表现。英国与欧盟之间将有甚么新安排,极难逆料,势必窒碍投资流入。外国公司为确保可以自由进入欧洲单一市场,宁愿在其他欧盟国家投资,舍英国而去。

英国政府的首要任务是进行谈判,寻求继续享有欧盟单一市场准入资格。英国的出口有近50%输往欧盟,当地出口企业可能暂停投资,直到英国与欧洲达成新的贸易条款为止。不过,要达成一项等同欧洲单一市场准入资格的协议,似乎不大可能。

在法律上,英国脱欧后不得参与欧盟所有外贸协定。现时,国际间的贸易谈判日益按区域或集团为基础而进行,英国政府将不得不从头开始与多个国家及贸易集团谈判,包括美国在内。目前美国正与欧盟谈判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协定。欧盟拥有庞大的市场及雄厚的政治影响力,英国则不然,当与个别国家或贸易集团谈判贸易协定时议价能力会较小。

目前英国的金融服务可以在欧盟各地经营,脱欧后要进入欧洲单一市场,可能不再容易。这将威胁到伦敦金融城的主导地位,并促使金融服务公司迁往欧洲大陆,特别是法兰克福和巴黎等欧元区城市。

鉴于英国商业环境料会恶化,企业信心将严重受损,招聘员工的意愿亦会减弱。失业上升,加上股票和房地产价格下挫,可能会打击消费意欲。更有甚者,英镑疲弱,通胀上升,势将降低英国消费者的实际收入,令国内需求和英国的增长前景将进一步受压。

尽管各方估计不一,但有一大共识,就是脱欧将对英国经济产生不利影响。根据英国财政部估计,设想发生「剧烈震荡」的情况下,脱欧会导致两年后经济收缩6%,消费物价上升2.7个百分点,就业职位损失82万个,实际工资平均下跌4%,英镑贬值15%,房价下挫18%。

公投结果也凸显英国不同地区的政治、社会及文化鸿沟,包括伦敦与英格兰其他地区的分歧。脱欧运动取得胜利之后,该国现已出现一些呼声,要求就欧盟成员国问题进行第二次公投,但几乎可以肯定这种诉求会被拒绝。更有甚者,苏格兰举行另一次独立公投的可能性有所增加,同时也有呼声要求就爱尔兰统一问题进行公投,不过导致英国最终分裂的可能性甚微。

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潜在影响

英国脱离欧盟不仅对该国,而且对世界整体经济也构成严重威胁。目前,英国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占全球GDP的4%,也是欧盟第二大经济体,占欧盟GDP的18%。此外,英国亦是全球第五大贸易国(占全球贸易的3%)和欧盟第二大贸易国(占欧盟贸易的10%)。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脱欧将破坏欧盟与英国之间根深蒂固的经贸关系,可能令欧盟受损。

英国与欧盟就退出安排的谈判日见不明朗,将继续为金融市场带来波动。英镑持续受压料将拖累欧元,继而加剧全球货币不稳的情况,尤以欧洲为然。尽管如此,由于现时政策制订者已作好准备,而英伦银行、欧洲中央银行等主要央行已制订应变计划,以应对金融市场的波动,因此全球金融市场不大可能出现雷曼般的崩溃。

英国是主要的金融中心,也是欧洲少数增长较快的经济体之一。对欧盟整体而言,英国的退出肯定对欧盟的增长带来不利影响。失去一个对贸易及服务自由化有影响力的支持者,欧盟亦将进一步受损。在成员国层面,与英国的贸易、投资及金融联系较强的国家,如爱尔兰及荷兰等,所受影响最大。

更严重的是,英国的退出可能引起骨牌效应,威胁整个欧盟,刺激其他成员国就去留问题推动公投,尤以意大利、法国、荷兰、瑞典和丹麦为然。即使最终没有其他成员国选择离开,若反欧盟情绪越演越烈,将阻碍欧盟进一步融合和发展,对世界其他地区而言,会变成一个不易获利而且较难开拓的市场。

对香港的预期影响


虽然脱欧对亚洲的影响应该不大,但是英国与欧盟将建立甚么新关系,却不甚明朗,仍会损害香港企业与英国贸易及在英国投资的利益。英国是香港在欧盟的第二大市场,占欧盟总量的16%,也是本港全球第九大市场,占世界总量的1.5%。2015年,香港对英国的出口总额达550亿港元,其中约60%是消费品,如电子产品、服装、珠宝、玩具及钟表,另外35%为资本货物。

表:2015年香港十大出口市场
表:2015年香港十大出口市场


在达成退出协议前,英国将继续留在欧盟,基本上暂时一切如常。英国将继续采取欧盟的贸易政策,直到确实的退出条款落实为止。长期而言双方在监管方面日益分歧,对英国出口的成本可能会增加。更有甚者,英国经济不振,加上英镑弱势,进口需求将会减少。

投资方面,英国目前是欧盟接受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但脱欧可能削弱英国作为投资热点的优势。无论如何,英国作为通往欧盟的门户、企业设立地区总部的基地,以及欧盟投资的目的地,相关吸引力均会减弱。

在此情况下,预料在脱欧之后,一些香港公司或会考虑把部分在英国的投资转往其他欧盟国家。2014年,英国是香港在欧盟的对外直接投资最多的目的地,达2,420亿港元,占欧盟总量的65%,也是本港在全球的第五大投资目的地,占全球总量的2.2%。

表:2014年香港十大对外直接投资目的地
表:2014年香港十大对外直接投资目的地

 

资料提供 图片:潘永才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