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对香港、中国内地及全球经济格局的影响

2015年10月5日,经过一个星期的密集磋商后,以美国为首的多个国家终于在亚特兰大达成一项历史性协定,这就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TPP是一项全面性区域贸易协定,涵盖全球生产总值(GDP)约36%和全球贸易25%,对国际贸易,以及投资、电子商贸、知识产权、国有企业、政府采购、劳工和环境等相关问题设定规则。由于中国并非TPP成员国,协定一旦生效,在TPP市场的出口竞争力势将削弱。然而,其他有中国参与的区域贸易协定或自由贸易协定,其谈判进程不大可能被TPP阻碍。区域贸易协定或自由贸易协定不断增多,可以推动区域经济发展,香港作为区域商贸枢纽应可从中获益。

TPP背景

自2010年起,多个国家一直就TPP进行谈判,以达成一项规模宏大且范围广泛的协定,藉此订出以规则为本的承诺,以及开放几乎所有产品及服务的贸易。参加TPP谈判的国家包括美国、澳洲、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美国已与澳洲、加拿大、智利、墨西哥、秘鲁和新加坡订立自由贸易协定,而其余国家则没有。

虽然TPP协定已经达成,但仍有待缔约各方领导人正式签署,并经其立法机关批准,这个过程不一定顺利,美国的情况就是明证。奥巴马总统除面临工会、环保人士及其他利益相关者强烈反对外,在明年总统选举期间,协定要得到国会通过势必有一番恶斗。这从今年6月奥巴马仅取得国会以轻微多数通过《贸易促进授权法》可见一斑。该法案要求国会加快审议贸易协议,只能投票通过或否决,不得进行修订,可以说是美国最终通过TPP的先决条件。

无论如何,TPP谈判进程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区域及全球经济增长和投资也有潜在影响,不容低估。TPP是奥巴马政府在亚太地区经济政策的基石,展示奥巴马政府承认亚太地区对美国出口及美国整体经济日益重要。参与TPP谈判的国家合起来计,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占美国产品贸易40%以上,即占美国出口约45%,占进口约38%。

理所当然,TPP已引起其他国家关注。韩国、印尼、泰国及菲律宾都在不同程度上表达了成为TPP成员国的意愿。已与美国订立自由贸易协定的多个拉丁美洲国家,特别是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及巴拿马,日后也可能有兴趣加入TPP。TPP现有参与成员坚持,只要愿意接受其严格标准,欢迎新成员加入。

TPP主要内容

TPP 协定共有30章节,涉及以下问题:货物贸易;通关及贸易便利化;卫生及植物检疫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贸易补救;投资;服务;电子商贸;政府采购;知识产权;劳工;环境;旨在确保TPP实现其发展潜力、竞争力及包容性的「横向」章节;争端解决;以及例外和制度性条款。协定还包含新出现的贸易问题和跨部门问题,包括与互联网及数码经济有关事宜、国有企业参与国际贸易及投资,以及小型企业充分利用贸易协定的能力。

货物贸易方面,大多数工业产品的关税将即时撤销,但一系列敏感产品的关税则会在一段较长时间内逐步取消。与香港出口商及制造商息息相关的是,大多数纺织品及服装的关税将即时撤销,但某些敏感产品的关税则会在一段较长时间内逐步取消。一如所料,这些产品的原产地规则要求使用TPP区域内的纱线及织物,以推动区域供应链的发展。重要的是,缔约各方同意使用单独一套原产地规则,并在TPP范围内实施共同制度,以表明及核实在区域内制造的货物符合适用的原产地规则。

投资章节提供其他投资相关协议常有的基本保护,包括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最低待遇标准、禁止征用、禁止实施本地含量或技术本地化规定等表现要求、资金自由转移,以及自由任命任何国籍的高级管理人员。TPP缔约各方对投资将实施负面清单,换言之,除了在国别附件中列明的例外情况,各成员市场均对外来投资者全面开放。

缔约各方还同意以透明且非歧视性的规则来制定技术规例、标准和合格评定程序,同时保留其达成合法目标的能力。此外,缔约各方将相互合作,确保技术规例及标准不会造成不必要的贸易壁垒。为降低TPP企业,特别是小型企业的成本,缔约各方同意应订立规则,方便接受其他缔约方合格评定机构的合格评定程序所得结果,使企业更容易进入TPP市场。

知识产权章节根据世界贸易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和国际最佳实务典范制定专利标准。该协定为品牌名称,以及企业和个人用来在市场上区别其产品的其他标志提供商标保护。此外,还要求在保护新地理标志方面须有一定透明度和正当程序保障。版权方面,该协定作出承诺,要求保护着作、表演和音像制品,包括歌曲、电影、书籍和软件。

劳工方面,TPP要求所有成员国达到国际劳工组织规定的核心及可执行的劳工标准,包括自由成立工会及集体谈判权;禁止童工和强迫劳动;最低工资、工作时数及安全工作环境等可接受工作条件等要求;以及对职业歧视的保障。该协定在表面上还包含历来达成的贸易协定最强有力的环境保护措施,包括要求缔约各方打击野生动物走私、非法采伐和非法捕捞,并禁止某些最具危害性的渔业补贴,以及宣扬可持续捕捞管理实务等。

此外,这次达成的协定包括前所未有的准则,确保国有企业在商业基础上进行竞争。缔约各方同意,确保其国有企业或指定垄断企业不歧视其他缔约方的企业、货物及服务。缔约各方的法院将取得外国国有企业在其境内商业活动的管辖权,并确保行政部门在监管国有企业及民营企业时一视同仁。此外,缔约各方将各向其他缔约方提供其国有企业清单,并会应要求提供额外资料,说明政府对国有企业有多少所有权或控制权,以及提供多少非商业性援助。

对TPP成员的潜在好处

与其他区域贸易协定或自由贸易协定一样,TPP的潜在好处主要在两方面。对TPP成员国而言,加深经济融合将可推高经济增长,增加竞争力,产生更大的规模经济效益,降低生产成本,并提高效率及经济福利。在非经济利益方面,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了解将可加深,社会联系更紧密,政治及社会关系网络应更大。

TPP成员国之间最终撤除贸易壁垒,市场必会扩大,各成员国的企业都有机会将产品及服务销往一个更大、融合程度更高的市场,并扩大营运规模。某个经济体的买家可随意转用其他TPP成员国的供应商,而国内生产(贸易创造)或从非TPP成员国的进口(贸易转向)则会受到影响。TPP整体的净效益,则要从其对集团内贸易(TPP成员国之间)与集团外贸易(TPP成员国与非成员国之间)水平所带来的改变来衡量。

贸易流的改变亦会引致生产基地在TPP成员国之间转移,而如何转移主要取决于成员国的比较优势、产业集群的所在地,以及与外商直接投资相关的技术转移。据Peterson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conomics预测,到2025年,TPP协定估计每年可带来2,230亿美元的全球收入利益,而美国收入利益则是每年766亿美元,出口总额则会增加1,235亿美元。

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影响


TPP对中国向美国及其他TPP成员国的出口可能产生的影响,主要取决于该协定有关市场准入规定的深度及广度,以及相关产品的原产地规则。目前的情况是,大多数工业产品的关税将立即撤销,但一系列敏感产品的关税则会在一段较长时间内逐步取消。中国是该协定的局外人,不能享受优惠关税待遇,其出口在TPP市场的竞争力将受到削弱。不过,靠非价格因素竞争的较高档产品受到的影响则较小。

此外,在 12个TPP成员国中,中国已与8个订立自由贸易协定,应有助减少不利影响。据预料,中国主要在现时没有订立自由贸易协定的4个TPP成员国会面对更激烈的竞争,尤以美国为然。美国目前是中国在TPP最大的市场,2014年占出口总额17%,其次是日本(6%),墨西哥(1%)及加拿大(1%)则较小。可以肯定,TPP带来的好处将增强越南、马来西亚和日本等出口导向型成员国的竞争优势。这些国家目前与美国没有订立自由贸易协定,日后却可自由进入美国市场。一旦TPP协定生效,在彼此重叠的产品领域,中国将面对更大的挑战。

2014年,中国对美国、日本、墨西哥及加拿大的出口达6,080亿美元,占总出口26%。然而,在TPP市场,只有与TPP成员国的出口商直接竞争的产品才会受到影响,特别是在越南制造并销往美国的服装和鞋类。2014年,中国对上述4个TPP市场出口的服装和鞋类达710亿美元,仅占中国出口总额3%。

以越南为例,预料在美国纺织品、服装及鞋类市场的占有率将会增加,大有机会侵蚀中国和其他主要供应国的市场份额。以价值计,目前越南是美国第二大纺织品及服装供应国,2014年占美国进口总额超过8%,过去10年其市场占有率一直稳步增长。中国仍然是美国主要的纺织品及服装供应国,2014年占有率达38%,但中国产品的需求却有逐渐下降的趋势。越南往往是中国出口产品更廉宜的替代供应国,原本须缴付甚高美国进口关税的产品,付货量应可增加。有见及此,中国内地、香港、台湾和韩国的企业已扩大在越南纺织品生产活动上的投资,以符合TPP的原产地规则,从而继续出口服装到美国。

鞋类市场方面,2014年,越南占美国的进口近14%,也是居中国之后,而中国则占近66%。与纺织品及服装一样,美国对越南鞋类的需求正迅速增加,而中国鞋类的销量则在下降。TPP的优惠关税待遇可能会强化这种趋势。在其他产品行业,由于TPP协定能提供市场准入好处,越南应会有更佳表现。

除越南外,中国在某些产品行业亦会面临多个TPP成员国日趋激烈的竞争,尤以马来西亚及日本为然。例如,马来西亚的某些电子产品及零部件将受惠。同时,虽然日本很多产品已在美国享受低关税,不过随着免关税待遇扩大至其他行业,特别是汽车、汽车零部件,以及一系列机械和工业设备,日本的竞争优势可能进一步增强。

对其他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的影响

一些观察家认为,若中国置身于TPP之外,在亚太地区的重要性就会被削弱。不过,这些担忧可能是过虑,因为中国在区内已订立众多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其中包括与东盟、智利、秘鲁及新西兰的协定;已与澳洲及韩国完成谈判但尚未实施的协定;以及与日本及韩国正在进行的三边协定谈判。另外,更重要的发展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的出现,这个新的经贸区将涵盖东盟十国,加上澳洲、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及新西兰。

有些人认为,TPP模式将令其他范围较窄并以产品为基础的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大为失色。TPP诚然与大多数现行的自由贸易协定或区域贸易协定有所不同,不仅包括涉及货物、服务、投资和知识产权的全面规定,同时也力求解决国有企业和供应链便利化等新的贸易问题。此举会为日后双边、区域及多边谈判立下先例。

无论如何,TPP谈判似乎未有削弱同时进行的RCEP磋商,而后者正在稳步推进。参与RCEP谈判进程的6个国家已与东盟订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RCEP这项新的安排预料将扩大现行的区域框架,订立更佳更现代化的协定,旨在巩固和推动参与各国未来的增长、发展及融合。参与RCEP谈判的各国经济部长认为,这个自由贸易区有潜力转型为一个一体化市场,占全球GDP约29%和全球贸易28%。

TPP与最终达成的RCEP之间的相互作用及彼此影响将会如何,虽然仍未清楚,不过澳洲、文莱、日本、马来西亚、新西兰、新加坡及越南都参加这两项谈判,并认为两者可以互补。许多观察家认为,这两项谈判可以成为区域及全球一体化的重要推动力,最终可能促成范围更大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 Pacific,简称FTAAP)。预料FTAAP将包括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所有21个成员,占全球GDP约57%和全球贸易49%。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底APEC峰会在北京举行之后,已采取步骤为FTAAP倡议制订蓝图。

表:TPP、RCEP及FTAAP的比较 (2014年)
表:TPP、RCEP及FTAAP的比较 (2014年)

另外,中国推动的另一重大发展战略,即「一带一路」倡议,将促进沿线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并不局限于古代陆上及海上丝绸之路所覆盖的范围,应可与TPP配合,进一步推进市场一体化,并建立区域经济合作框架。

对香港的重要意义


香港是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服务业占GDP超过90%,应能从区内的区域贸易协定或自由贸易协定中获益。若这些协定不但实行货物贸易自由化,还高度重视全面经济合作,包括外商直接投资和投资便利化,香港获益将更大。随着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日渐增多,区内经济日益蓬勃,对服务带来新需求,香港凭藉其世界一流的商业及实体基础设施、国际商业网络,以及处于东西方之间的重要位置,大有条件把握这方面的商机。

特别是香港在中国内地及邻近国家拥有广泛的商业网络,在区内贸易上可以发挥无可比拟的优势。香港不但是转口枢纽,也是跨国公司设立地区总部及办事处的首选地点,藉以管理区内的贸易及投资活动。香港大有条件为各方提供平台,开拓亚洲及中国内地市场。不过,在利用区内的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方面,香港的潜在利益主要取决于有关协定的深度及广度,而更重要的是中国内地是否参与其中。如果中国内地没有参与重要的区域贸易协定或自由贸易协定,或被排除在外,香港也可能被置诸一边,并受到贸易及投资转移的影响。

以TPP为例,由于该协定可能会削弱中国制品的出口竞争力,因此北上设厂的香港制造商除提高其出口产品的增值外,还要将生产设施迁往越南。事实上,不少制造商已把其厂房迁移或正在迁移之中,以保持竞争力。生产设施迁离珠三角,多少会削弱香港作为区域服务枢纽的地位,尤以物流业为然,不过货物分流预计不会影响香港提供的其他贸易支援服务。

另一方面,香港在建立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的伙伴关系上大有迎头赶上的空间。香港是全球第八大贸易经济体,目前只有一项自由贸易协定是与一个位列全球十大的经济体签订,即《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除此之外,香港只与由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组成的欧洲自由贸易联盟,以及智利和新西兰订立了自由贸易协定,而与东盟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尚在进行之中。

香港是一个自由港,与贸易伙伴讨价还价时会处于劣势,尤其是在降减关税方面没有还价条件。不过,这个论点不一定成立,因为目前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越来越注重非关税壁垒、服务、投资及其他经济问题。由于香港的金融和商业服务出众,加上在全球及区内有广泛联系,尤以内地为然,因此上述发展趋势使香港在区域贸易协定及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拥有独特优势。

总而言之,对有意进入香港成熟的服务业市场,或借助香港具竞争力的服务平台,以开拓内地及其他海外市场的众多国家而言,与香港订立区域贸易协定或自由贸易协定的价值相当明显。为全面把握这些新出现的商机,香港应加强服务业的竞争力,并善用与内地及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密切联系。

资料提供 图片:潘永才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