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對香港、中國內地及全球經濟格局的影響

2015年10月5日,經過一個星期的密集磋商後,以美國為首的多個國家終於在亞特蘭大達成一項歷史性協定,這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TPP是一項全面性區域貿易協定,涵蓋全球生產總值(GDP)約36%和全球貿易25%,對國際貿易,以及投資、電子商貿、知識產權、國有企業、政府採購、勞工和環境等相關問題設定規則。由於中國並非TPP成員國,協定一旦生效,在TPP市場的出口競爭力勢將削弱。然而,其他有中國參與的區域貿易協定或自由貿易協定,其談判進程不大可能被TPP阻礙。區域貿易協定或自由貿易協定不斷增多,可以推動區域經濟發展,香港作為區域商貿樞紐應可從中獲益。

TPP背景

自2010年起,多個國家一直就TPP進行談判,以達成一項規模宏大且範圍廣泛的協定,藉此訂出以規則為本的承諾,以及開放幾乎所有產品及服務的貿易。參加TPP談判的國家包括美國、澳洲、文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美國已與澳洲、加拿大、智利、墨西哥、秘魯和新加坡訂立自由貿易協定,而其餘國家則沒有。

雖然TPP協定已經達成,但仍有待締約各方領導人正式簽署,並經其立法機關批准,這個過程不一定順利,美國的情況就是明證。奧巴馬總統除面臨工會、環保人士及其他利益相關者強烈反對外,在明年總統選舉期間,協定要得到國會通過勢必有一番惡鬥。這從今年6月奧巴馬僅取得國會以輕微多數通過《貿易促進授權法》可見一斑。該法案要求國會加快審議貿易協議,只能投票通過或否決,不得進行修訂,可以說是美國最終通過TPP的先決條件。

無論如何,TPP談判進程具有重要意義,而且對區域及全球經濟增長和投資也有潛在影響,不容低估。TPP是奧巴馬政府在亞太地區經濟政策的基石,展示奧巴馬政府承認亞太地區對美國出口及美國整體經濟日益重要。參與TPP談判的國家合起來計,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佔美國產品貿易40%以上,即佔美國出口約45%,佔進口約38%。

理所當然,TPP已引起其他國家關注。韓國、印尼、泰國及菲律賓都在不同程度上表達了成為TPP成員國的意願。已與美國訂立自由貿易協定的多個拉丁美洲國家,特別是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及巴拿馬,日後也可能有興趣加入TPP。TPP現有參與成員堅持,只要願意接受其嚴格標準,歡迎新成員加入。

TPP主要內容

TPP 協定共有30章節,涉及以下問題:貨物貿易;通關及貿易便利化;衛生及植物檢疫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貿易補救;投資;服務;電子商貿;政府採購;知識產權;勞工;環境;旨在確保TPP實現其發展潛力、競爭力及包容性的「橫向」章節;爭端解決;以及例外和制度性條款。協定還包含新出現的貿易問題和跨部門問題,包括與互聯網及數碼經濟有關事宜、國有企業參與國際貿易及投資,以及小型企業充分利用貿易協定的能力。

貨物貿易方面,大多數工業產品的關稅將即時撤銷,但一系列敏感產品的關稅則會在一段較長時間內逐步取消。與香港出口商及製造商息息相關的是,大多數紡織品及服裝的關稅將即時撤銷,但某些敏感產品的關稅則會在一段較長時間內逐步取消。一如所料,這些產品的原產地規則要求使用TPP區域內的紗線及織物,以推動區域供應鏈的發展。重要的是,締約各方同意使用單獨一套原產地規則,並在TPP範圍內實施共同制度,以表明及核實在區域內製造的貨物符合適用的原產地規則。

投資章節提供其他投資相關協議常有的基本保護,包括國民待遇、最惠國待遇、最低待遇標準、禁止徵用、禁止實施本地含量或技術本地化規定等表現要求、資金自由轉移,以及自由任命任何國籍的高級管理人員。TPP締約各方對投資將實施負面清單,換言之,除了在國別附件中列明的例外情況,各成員市場均對外來投資者全面開放。

締約各方還同意以透明且非歧視性的規則來制定技術規例、標準和合格評定程序,同時保留其達成合法目標的能力。此外,締約各方將相互合作,確保技術規例及標準不會造成不必要的貿易壁壘。為降低TPP企業,特別是小型企業的成本,締約各方同意應訂立規則,方便接受其他締約方合格評定機構的合格評定程序所得結果,使企業更容易進入TPP市場。

知識產權章節根據世界貿易組織《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和國際最佳實務典範制定專利標準。該協定為品牌名稱,以及企業和個人用來在市場上區別其產品的其他標誌提供商標保護。此外,還要求在保護新地理標誌方面須有一定透明度和正當程序保障。版權方面,該協定作出承諾,要求保護著作、表演和音像製品,包括歌曲、電影、書籍和軟件。

勞工方面,TPP要求所有成員國達到國際勞工組織規定的核心及可執行的勞工標準,包括自由成立工會及集體談判權;禁止童工和強迫勞動;最低工資、工作時數及安全工作環境等可接受工作條件等要求;以及對職業歧視的保障。該協定在表面上還包含歷來達成的貿易協定最強有力的環境保護措施,包括要求締約各方打擊野生動物走私、非法採伐和非法捕撈,並禁止某些最具危害性的漁業補貼,以及宣揚可持續捕撈管理實務等。

此外,這次達成的協定包括前所未有的準則,確保國有企業在商業基礎上進行競爭。締約各方同意,確保其國有企業或指定壟斷企業不歧視其他締約方的企業、貨物及服務。締約各方的法院將取得外國國有企業在其境內商業活動的管轄權,並確保行政部門在監管國有企業及民營企業時一視同仁。此外,締約各方將各向其他締約方提供其國有企業清單,並會應要求提供額外資料,說明政府對國有企業有多少所有權或控制權,以及提供多少非商業性援助。

對TPP成員的潛在好處

與其他區域貿易協定或自由貿易協定一樣,TPP的潛在好處主要在兩方面。對TPP成員國而言,加深經濟融合將可推高經濟增長,增加競爭力,產生更大的規模經濟效益,降低生產成本,並提高效率及經濟福利。在非經濟利益方面,各成員國之間的相互瞭解將可加深,社會聯繫更緊密,政治及社會關係網絡應更大。

TPP成員國之間最終撤除貿易壁壘,市場必會擴大,各成員國的企業都有機會將產品及服務銷往一個更大、融合程度更高的市場,並擴大營運規模。某個經濟體的買家可隨意轉用其他TPP成員國的供應商,而國內生產(貿易創造)或從非TPP成員國的進口(貿易轉向)則會受到影響。TPP整體的淨效益,則要從其對集團內貿易(TPP成員國之間)與集團外貿易(TPP成員國與非成員國之間)水平所帶來的改變來衡量。

貿易流的改變亦會引致生產基地在TPP成員國之間轉移,而如何轉移主要取決於成員國的比較優勢、產業集群的所在地,以及與外商直接投資相關的技術轉移。據Peterson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conomics預測,到2025年,TPP協定估計每年可帶來2,230億美元的全球收入利益,而美國收入利益則是每年766億美元,出口總額則會增加1,235億美元。

對中國可能產生的影響


TPP對中國向美國及其他TPP成員國的出口可能產生的影響,主要取決於該協定有關市場准入規定的深度及廣度,以及相關產品的原產地規則。目前的情況是,大多數工業產品的關稅將立即撤銷,但一系列敏感產品的關稅則會在一段較長時間內逐步取消。中國是該協定的局外人,不能享受優惠關稅待遇,其出口在TPP市場的競爭力將受到削弱。不過,靠非價格因素競爭的較高檔產品受到的影響則較小。

此外,在 12個TPP成員國中,中國已與8個訂立自由貿易協定,應有助減少不利影響。據預料,中國主要在現時沒有訂立自由貿易協定的4個TPP成員國會面對更激烈的競爭,尤以美國為然。美國目前是中國在TPP最大的市場,2014年佔出口總額17%,其次是日本(6%),墨西哥(1%)及加拿大(1%)則較小。可以肯定,TPP帶來的好處將增強越南、馬來西亞和日本等出口導向型成員國的競爭優勢。這些國家目前與美國沒有訂立自由貿易協定,日後卻可自由進入美國市場。一旦TPP協定生效,在彼此重疊的產品領域,中國將面對更大的挑戰。

2014年,中國對美國、日本、墨西哥及加拿大的出口達6,080億美元,佔總出口26%。然而,在TPP市場,只有與TPP成員國的出口商直接競爭的產品才會受到影響,特別是在越南製造並銷往美國的服裝和鞋類。2014年,中國對上述4個TPP市場出口的服裝和鞋類達710億美元,僅佔中國出口總額3%。

以越南為例,預料在美國紡織品、服裝及鞋類市場的佔有率將會增加,大有機會侵蝕中國和其他主要供應國的市場份額。以價值計,目前越南是美國第二大紡織品及服裝供應國,2014年佔美國進口總額超過8%,過去10年其市場佔有率一直穩步增長。中國仍然是美國主要的紡織品及服裝供應國,2014年佔有率達38%,但中國產品的需求卻有逐漸下降的趨勢。越南往往是中國出口產品更廉宜的替代供應國,原本須繳付甚高美國進口關稅的產品,付貨量應可增加。有見及此,中國內地、香港、台灣和韓國的企業已擴大在越南紡織品生產活動上的投資,以符合TPP的原產地規則,從而繼續出口服裝到美國。

鞋類市場方面,2014年,越南佔美國的進口近14%,也是居中國之後,而中國則佔近66%。與紡織品及服裝一樣,美國對越南鞋類的需求正迅速增加,而中國鞋類的銷量則在下降。TPP的優惠關稅待遇可能會強化這種趨勢。在其他產品行業,由於TPP協定能提供市場准入好處,越南應會有更佳表現。

除越南外,中國在某些產品行業亦會面臨多個TPP成員國日趨激烈的競爭,尤以馬來西亞及日本為然。例如,馬來西亞的某些電子產品及零部件將受惠。同時,雖然日本很多產品已在美國享受低關稅,不過隨著免關稅待遇擴大至其他行業,特別是汽車、汽車零部件,以及一系列機械和工業設備,日本的競爭優勢可能進一步增強。

對其他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的影響

一些觀察家認為,若中國置身於TPP之外,在亞太地區的重要性就會被削弱。不過,這些擔憂可能是過慮,因為中國在區內已訂立眾多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其中包括與東盟、智利、秘魯及新西蘭的協定;已與澳洲及韓國完成談判但尚未實施的協定;以及與日本及韓國正在進行的三邊協定談判。另外,更重要的發展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的出現,這個新的經貿區將涵蓋東盟十國,加上澳洲、中國、印度、日本、韓國及新西蘭。

有些人認為,TPP模式將令其他範圍較窄並以產品為基礎的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大為失色。TPP誠然與大多數現行的自由貿易協定或區域貿易協定有所不同,不僅包括涉及貨物、服務、投資和知識產權的全面規定,同時也力求解決國有企業和供應鏈便利化等新的貿易問題。此舉會為日後雙邊、區域及多邊談判立下先例。

無論如何,TPP談判似乎未有削弱同時進行的RCEP磋商,而後者正在穩步推進。參與RCEP談判進程的6個國家已與東盟訂立雙邊自由貿易協定。RCEP這項新的安排預料將擴大現行的區域框架,訂立更佳更現代化的協定,旨在鞏固和推動參與各國未來的增長、發展及融合。參與RCEP談判的各國經濟部長認為,這個自由貿易區有潛力轉型為一個一體化市場,佔全球GDP約29%和全球貿易28%。

TPP與最終達成的RCEP之間的相互作用及彼此影響將會如何,雖然仍未清楚,不過澳洲、文萊、日本、馬來西亞、新西蘭、新加坡及越南都參加這兩項談判,並認為兩者可以互補。許多觀察家認為,這兩項談判可以成為區域及全球一體化的重要推動力,最終可能促成範圍更大的亞太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 Pacific,簡稱FTAAP)。預料FTAAP將包括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所有21個成員,佔全球GDP約57%和全球貿易49%。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底APEC峰會在北京舉行之後,已採取步驟為FTAAP倡議制訂藍圖。

表:TPP、RCEP及FTAAP的比較 (2014年)
表:TPP、RCEP及FTAAP的比較 (2014年)

另外,中國推動的另一重大發展戰略,即「一帶一路」倡議,將促進沿線國家之間的經濟合作,並不局限於古代陸上及海上絲綢之路所覆蓋的範圍,應可與TPP配合,進一步推進市場一體化,並建立區域經濟合作框架。

對香港的重要意義


香港是國際貿易和金融中心,服務業佔GDP超過90%,應能從區內的區域貿易協定或自由貿易協定中獲益。若這些協定不但實行貨物貿易自由化,還高度重視全面經濟合作,包括外商直接投資和投資便利化,香港獲益將更大。隨著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日漸增多,區內經濟日益蓬勃,對服務帶來新需求,香港憑藉其世界一流的商業及實體基礎設施、國際商業網絡,以及處於東西方之間的重要位置,大有條件把握這方面的商機。

特別是香港在中國內地及鄰近國家擁有廣泛的商業網絡,在區內貿易上可以發揮無可比擬的優勢。香港不但是轉口樞紐,也是跨國公司設立地區總部及辦事處的首選地點,藉以管理區內的貿易及投資活動。香港大有條件為各方提供平台,開拓亞洲及中國內地市場。不過,在利用區內的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方面,香港的潛在利益主要取決於有關協定的深度及廣度,而更重要的是中國內地是否參與其中。如果中國內地沒有參與重要的區域貿易協定或自由貿易協定,或被排除在外,香港也可能被置諸一邊,並受到貿易及投資轉移的影響。

以TPP為例,由於該協定可能會削弱中國製品的出口競爭力,因此北上設廠的香港製造商除提高其出口產品的增值外,還要將生產設施遷往越南。事實上,不少製造商已把其廠房遷移或正在遷移之中,以保持競爭力。生產設施遷離珠三角,多少會削弱香港作為區域服務樞紐的地位,尤以物流業為然,不過貨物分流預計不會影響香港提供的其他貿易支援服務。

另一方面,香港在建立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的夥伴關係上大有迎頭趕上的空間。香港是全球第八大貿易經濟體,目前只有一項自由貿易協定是與一個位列全球十大的經濟體簽訂,即《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除此之外,香港只與由冰島、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組成的歐洲自由貿易聯盟,以及智利和新西蘭訂立了自由貿易協定,而與東盟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尚在進行之中。

香港是一個自由港,與貿易夥伴討價還價時會處於劣勢,尤其是在降減關稅方面沒有還價條件。不過,這個論點不一定成立,因為目前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越來越注重非關稅壁壘、服務、投資及其他經濟問題。由於香港的金融和商業服務出眾,加上在全球及區內有廣泛聯繫,尤以內地為然,因此上述發展趨勢使香港在區域貿易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中擁有獨特優勢。

總而言之,對有意進入香港成熟的服務業市場,或借助香港具競爭力的服務平台,以開拓內地及其他海外市場的眾多國家而言,與香港訂立區域貿易協定或自由貿易協定的價值相當明顯。為全面把握這些新出現的商機,香港應加強服務業的競爭力,並善用與內地及其他主要經濟體的密切聯繫。

資料提供 圖片:潘永才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