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企業進入大灣區個案(2):從中國製造到中國智造

專訪COEUS科宜思自動化技術控股有限公司創辦人兼營運總監霍展邦和技術總監菲爾德•科拉克

科宜思自動化技術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宜思」)是香港專業的工業智能改造服務公司,希望乘著「中國製造2025」、「珠江西岸先進裝備製造產業帶布局和項目規劃」[1]、「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和廣深港高鐵通車等契機,引入外國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知識,在大灣區內幫助更多製造業企業轉型升級。科宜思營運總監霍展邦及技術總監菲爾德•科拉克(Frederick Kolak)介紹他們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自動化智能改造業務的營運經驗,以及大灣區智能改造領域的發展趨勢,為業界提供寶貴參考。

國際團隊投身大灣區智能改造市場

科宜思是一家2018年成立的初創公司,總部位於香港,目前在中山、佛山、珠海都有分支機構,以覆蓋大灣區市場為主。該公司第一個研發與自動系統集成基地設於中山市小欖鎮,與小欖鎮生產力促進中心[2]協力共建智能製造公共服務平台。在佛山,科宜思與佛山市工合空間[3]等多方協力共建粵港工業智能改造服務中心。多地發展,幫助當地工業進行自動化改造,升級轉型。

相片: 科宜思創辦人兼營運總監霍展邦(左)和技術總監科拉克。
科宜思創辦人兼營運總監霍展邦(左)和技術總監科拉克。
相片: 科宜思創辦人兼營運總監霍展邦(左)和技術總監科拉克。
科宜思創辦人兼營運總監霍展邦(左)和技術總監科拉克。

「我本人從事自動化行業4年時間,之前是在一家日本技術背景的深圳科企當CEO。當我看到大灣區珠江西岸工業技術改造的逐步發展,並且通過與不同城市和鎮區的工業領導交流溝通及實地調研後,發現大灣區的智能改造市場相當大。所以聯繫了科拉克,一起成立科宜思自動化技術公司。」霍展邦說:「科宜思以香港作為母公司的基地,未來目標是在珠江西岸至少開5家分公司,服務大灣區工業重鎮。我們部署的第一個點就是中山小欖鎮,第二個點在佛山南海,第三個點在珠海金灣區,接下來可能會在清遠、惠州或者陽江開設分公司。」

霍展邦表示,科宜思集合的國際智能製造專家團隊是其最大的核心競爭力。「我在加拿大多倫多求學,畢業後一直從事與科企有關的行業。組建科宜思的時候,我集合了一群在國際智能製造行業非常有經驗的技術專才,包括我們的CTO科拉克,他有20多年的機械人自動化和工業應用經驗;還有我們的CEO彼得•希爾茲(Peter Shields),他有40多年不同國家、不同類型的自動化改造項目經驗。」

霍展邦說:「經驗豐富的國際團隊,可以為我們的客戶提供一站式的自動化解決方案,能為不同的產業、不同的環節提供自動化方案。從啤酒包裝甚至到飛機引擎的表面處理,不同的行業我們都能應對,設計出符合客戶需求的自動化解決方案,包括焊接、搬運、裝配、組裝、拋光打磨、檢測、碼垛、機械加工等不同的工序。」

大灣區智能改造的發展空間

科宜思積極與大灣區各市鎮的相關部門建立合作關係。霍展邦說:「科宜思與中山市小欖鎮生產力促進中心是合作夥伴關係,我們合力共建小欖鎮智能製造服務平台。生產力促進中心致力提升當地工廠的生產力,科宜思相當於他們一個自動化改造的部門。」

目前科宜思在大灣區的業務開拓機會主要來自相關部門介紹和朋友推介。霍展邦表示:「大灣區有很多早期過來打拼的香港人,他們在這裡設廠,朋友圈子裡會互相引薦。另一方面,通過相關部門介紹,可以知道當地有哪些企業相對成功,且為人力資源問題頭疼的,這些就是我們的目標客群。

「在推進現代製造業升級的過程中,國家有相當多的補貼和扶持措施。例如有技術改造和智能改造補貼,分年期給付,省級補貼有15%,有些補貼甚至可以去到30-40%的力度。這些補貼可以有效分擔客戶進行自動化改造的費用。」

自建數據資料庫快速回應客戶需求

科拉克表示,目前中國市場有超過數千家從事自動化智能改造的公司,主要有以下3種類型:第一類,純本地公司,技術和設備都是本地的,這類公司大部分能力和經驗還停留在較為基礎的層次;第二類,百分百引進外國技術和設備的本地代理公司,這類公司缺乏自主創新研發和在地化調整的能力,價格高,與客戶溝通也容易出問題;第三類,就是科宜思目前的定位,團隊內有熟悉內地市場的香港人,有熟悉國際技術的德國人和英國人,可以將外國先進技術與本地基本部件進行系統化集成,協調全世界可用的資源,設計出最符合客戶需要和性價比要求的自動化解決方案。「科宜思的方案是非標準化的,是因應客戶需求量身定做的。」科拉克說。

相片: 實地巡視廠區。
實地巡視廠區。
相片: 實地巡視廠區。
實地巡視廠區。

霍展邦表示,科宜思還有一個優勢,就是提出方案的速度很快,一般只需要10個工作日即可。「因為我們的團隊在自動化改造行業已有超過30年的經驗,所以在首次巡視廠區時,就可以馬上告訴客戶我們可以做哪方面的改進,甚至可以打開電腦,告訴他我們曾經做過哪些同類的改造項目。客戶就會覺得你明白他們行業的需求,對你更有信心。」霍展邦說。

科拉克說:「科宜思能做到快速回應,得力於我們有兩個數據庫。數據庫一是基於我們團隊多年的項目經驗累積下來,分布全球各地的優秀合作供應商,他們的產品是高品質和可靠的。數據庫二是我們會保持納新,在全球搜索和甄選新的、有潛力的供應商,然後用3至5個月的時間去測試他們的產品,如果經過測試確認可靠,我們會將他們移至數據庫一。這樣,我們可以合作的優秀供應商就會越來越多,這個數據庫就是我們公司最大的財富。」霍展邦補充:「因為我們已經在前期花費了時間和精力甄選出合適的供應商和產品,所以才能做到快速回應。」

科宜思的交易流程是,簽訂合同先收五成定金,方案設計好且設備到位後,會在科宜思裝備好,客戶派人過來驗收,看看實際運作情況,以確保客戶購買的設備是可用的,驗收成功後再拆件運輸到客戶處安裝。如果驗收不成功,便會退款。霍展邦說:「這是因為我們不僅有內地客戶,還有國際客戶,國際客戶也是到科宜思進行驗收,這是自動化改造領域通行的國際慣例。」

相片: 合金砂輪去毛刺及精加工的設計效果圖。
合金砂輪去毛刺及精加工的設計效果圖。
相片: 合金砂輪去毛刺及精加工的設計效果圖。
合金砂輪去毛刺及精加工的設計效果圖。

規模驚人的中國市場

科拉克表示,從一個德國人的角度來看中國市場的發展速度,會感到相當震撼。同類型的自動化智能改造項目,在澳洲大概需要500台機械人,泰國需要3,000台機械人,而中國則需要150,000台機械人,項目規模比其他國家要大得多。

霍展邦相當看好大灣區的自動化智能改造市場。「大灣區各城市的產業結構不一樣,例如中山的小欖鎮以五金業為主,古鎮以LED、燈具為主,科技開發區以醫藥和生物科技為主;珠海高新區以醫療設備為主;佛山以智能裝備、電子產品為主;深圳以3C產品為主。」霍展邦說:「雖然產業不一樣,但同樣都有自動化改造的需求。以科宜思最擅長的手工組裝環節自動化智能改造為例,無論是智能鎖、家電、3C產品都涉及到人手組裝環節。複雜產品的人工組裝是大灣區廠商最為頭疼的問題,很多企業都會有同樣的自動化改造需求,因此科宜思集中精力,主攻這個領域。」

從工業智能改造到農業智能改造

霍展邦表示,目前科宜思第一步是做生意,做擅長的自動化系統集成項目,幫助客戶提升產能。第二步,中國市場是全世界最大的自動化應用市場,科宜思可以與外國科企單位合作,做自動化產品的二次研發。「國外有很多新研發的產品需要應用市場,我們可以結合外國的技術優勢,利用中國的應用市場,二次研發適用於中國市場的新產品。新產品商業化後,大家可以一起分享利潤。」霍展邦說:「這也是香港人好幾代之前就一直擔任的角色—貿易角色,而我們做的是技術貿易。」

「智能化改造是國家的發展方向,有很好的市場前景。中國的工業、農業永遠都是發展的重心。科宜思目前主要做工業智能改造,未來可能會開發智能化農業方向。」霍展邦說。

粵港澳大灣區的市場優勢

霍展邦表示,從自動化智能改造領域來看,大灣區是最成熟的市場。「我自己去過內地很多地方,例如河南、河北、江蘇、山西等地,就自動化改造方面來看,長三角也發展得相當不錯,但要說首位的話,一定是珠江西岸,例如佛山,是全國智能裝備最成熟的市場。」霍展邦說。

同時,對港商而言,粵港澳大灣區有地理優勢,交通便利。霍展邦說:「我今天早上只花了1個小時,就從香港尖沙咀來到佛山,在這裡乘坐輕軌,兩個站便去到中山小欖,再坐兩個站就到達珠海金灣高新技術開發區。然後,經港珠澳大橋回港,在1.5個小時內就回到我在香港沙田的家。

「香港人習慣以白話溝通,在大灣區語言相通,完全沒有問題。」霍展邦說:「此外,因為大灣區不少製造業廠商是做出口市場的,這邊廠商負責人的英文水平相對較高,很多時候我們跟這裡的客戶開會,也是用英文交流。」霍展邦表示,大灣區整體市場比起中原市場會更國際化一些。

香港的功能角色

霍展邦表示,與國際接軌是香港在大灣區中不能取代的功能角色,包括貿易和金融。「貿易不單是指物件上的貿易,還有思想上、技術上的貿易。除了將外國技術引進內地,協助內地廠商升級;也可以通過香港將內地好的產品輸出海外。」霍展邦說:「同時,香港也是一個金融平台,可以吸引國際資金。通過正規市場集資和交易的話,香港是首選。金融平台的角色不容易被取替,原因是金融是建基於成熟的機制和法律上的,香港金融歷史悠久,更為成熟和穩妥。」

科宜思選擇香港作為總部,也是基於香港角色定位的考慮。「從技術角度上看,科宜思的商業模式是雙向的,從世界去中國,從中國去世界。我們會購買國外設備進入中國市場,也會向國外銷售中國設備。設置香港為總部的話,國際資金的匯出匯入會更為便捷。而且科宜思大部分的股東是香港金融界人士,他們對香港金融界相對瞭解,當我們下一步開發資本市場的時候會比較方便。」霍展邦說:「香港更貼近國際法的法律機制,使得我們與外國單位合作更便利。」

對於香港政府可提供的幫助,霍展邦表示,希望香港可以有一個專門的單位,幫助香港企業去對接大灣區的當地政府單位。「香港政府可開通橋樑給港商與內地單位對接。因為科研、高新科技產業與政府的聯繫相對密切,當我們前往各地交流的時候,可以給予我們精準的對接單位和聯絡人,我們自己可以去溝通。霍展邦說:「我因為個人經歷的關係,累積了相關人脈,有與當地政府對接的渠道,但不是所有的香港年青人都有這樣的渠道,希望香港政府可以提供相關的幫助。」

此外,霍展邦為計劃進駐內地市場的科企年青人提供建議:「進駐當地科創園也是途徑之一。在佛山我們與工合空間合作,工合空間也幫助我們開拓了與南海政府的關係。我們有機會與當地科技局接洽,獲取更多的資訊。當地政府單位瞭解我們的專業性質後,也會主動為我們引薦客戶。2019年1月28日,我們與工合空間進行了粵港工業智能改造服務中心揭牌儀式後,就馬上有18家企業等待約見,大家溝通得很不錯。」

 


[1] 珠江西岸,指珠江以西的廣大地區,具體指珠海、佛山、中山、江門、陽江、肇慶(主要指鼎湖、大旺、高要、四會)市和順德區。

[2] 中山市小欖鎮生產力促進中心於2000年經廣東省科技廳批准成立,是中山市小欖鎮人民政府為推動技術創新和發展區域經濟而組建的中小微企業公共服務平台。

[3] 工合空間是一家專業的孵化空間及企業服務平台,為企業從人才、法律、稅務、市場等方面進行訂製化服務,幫助港澳企業迅速落戶內地,並推動內地企業進入國際市場。

資料提供 圖片:曾詩韻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