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香港作为亚洲区域配送中心 ─ 相对排名

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竞争力调查

为评估香港、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等4个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竞争力,我们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i。问卷设定了10多项考虑因素,请受访者为每个地点评分ii。不过,受访者可选择只对他们熟悉的地点评分。调查共收回400多份有效问卷,其中约三分之一受访者对4个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均给予评分。

问卷要求受访者按9分制就各项竞争力考虑因素评分,其中「9分」为「极富竞争力」,「1分」为「完全没有竞争力」。其后,计算问卷答案的平均值,得出各项竞争力考虑因素的共识结果。由于有些受访者在评估某个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竞争力时,会认为某项考虑因素比另一项更重要,即使采用加权或不加权的方法,也难以得出每个地点的整体竞争力评分。因此,问卷要求受访者就其熟悉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体竞争力分别单独评分。

香港的竞争力

在425名受访的物流服务供应商和货主中,共有396名对香港评分,比率为93%。就香港作为区域配送中心的整体竞争力这个单独问题,在9分制下,他们给予香港的评分平均是6.51分。

就香港而言,受访者认为,多项因素支撑本港作为区域配送中心的竞争力,其中较重要的是法律制度(7.6分)、基建设施(7.3分)、交通连系性及连接性(7.4分),以及支援服务。香港在总成本方面的竞争力则较弱(4.4分),低于9分制的中点。总成本包括土地及租金成本、劳力成本和营运成本(这3项成本各有单独的评分,但在下图没有显示出来)。

图: 香港各项竞争力考虑因素的评分
香港各项竞争力考虑因素的评分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396)

  

按产品类别划分的香港竞争力

约半数受访货主按产品类别对香港作为区域配送中心的竞争力评分。值得注意的是,「酒」、「手表、奢侈品和珠宝」等「高价值」产品的货主给予香港较高评分,在9分制下均有7分以上。相比之下,「玩具」和「电器」等低价值产品的货主给予香港的评分较低。

图: 按产品类别划分的香港竞争力
按产品类别划分的香港竞争力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115)

 

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的竞争力

对新加坡评分的受访者有126名,其中评分甚佳的是法律制度(7.8分)、物流专业人才(7.7分)及支援服务(7.7分),而竞争力较弱的是总成本(5.1分)。

对深圳评分的受访者有234名,几乎是新加坡的两倍,而在所有竞争力考虑因素中,评分均低于新加坡,只有总成本(6.3分)例外。深圳较受好评的因素是地理位置(6.6分)、交通连系性及连接性(6.5分)和总成本(6.3分)。海关清关和关税制度(5.3分)、税务优惠和其他收费安排(5.4分),以及法律制度(5.4分)则是评分较低的因素,略高于9分制的中点。

上海是另一个在中国内地接受调查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其地理位置(7.1分)、交通连系性及连接性(6.9分)、基建设施(6.7分),以及合适的区域配送中心设施供应(6.7分)等均有良好的评分。与深圳一样,上海在税务优惠和其他收费安排(5.7分),以及法律制度(5.6分)方面的评分较低。

表: 亚洲区内若干区域配送中心的竞争力
亚洲区内若干区域配送中心的竞争力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

 

区域配送中心的营运情况各不相同

由于受访者可以对他们不熟悉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不予评分,因此,各个地点的评分人数不一,最低是新加坡,只有126名,最高是香港,共有396名,而上海与深圳则居中,分别有178名和234名。

香港的L组和S组受访者

在深入分析问卷答案后,可以发现受访者有一些不同的特点。在对香港评分的396名受访者中,只有123名对所有4个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评分,比重为31%。我们在后续的分析中,把这些受访者统称为L组。另外有147名受访者(37%),由于对其他地方不熟悉,只对香港作为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评分。这些受访者统称S组。除L组和S组外,有些受访者在4个地点中只对两个或3个地点评分,但在随后的分析中,我们只会讨论L组和S组。

有趣的是,S组的公司基本上大多为小型到中型企业(即雇员少于50人的中小企业),而L组则以大公司为主,中小企业的比重较小。这表明熟悉所有4个区域配送中心的受访者多数是规模较大的公司。 

图: 公司规模:L组及S组
按被评区域配送中心数目划分的受访者组合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270;L组=123; S组=147)

  

就香港的整体竞争力而言,S组的评分(5.88分)显著低于L组(7.02分)。大体上,L组比起S组更满意在香港的营运情况。S组公司只对香港评分,而在所有竞争力考虑因素所给予的评分都较低,几乎没有例外。总之,S组受访者对在香港的营运情况不大满意。

图: L组及S组对香港竞争力的评分
L组及S组对香港竞争力的评分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270;L组=123;S组=147)

 

由于L组(123名)受访者熟悉所有4个地点,并对每一地点评分,因此,为公平比较不同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只采用该组受访者的答案。这样一来,对香港(396名)、新加坡(126名)、上海(178名)和深圳(234名)评分的受访人数,分别下降至原来的31%、98%、69%和53%。就香港而言,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425名受访者中,336名属于香港的物流服务供应商或货主。

香港,上海和深圳的营运模式

调查结果显示,深圳和上海在各项竞争力考虑因素上所得的评分处于相若水平,这表明两地的营运情况大致相同。另一方面,与上海或深圳相比,香港的营运情况有所不同。在成本以及合适的区域配送中心设施供应方面,香港的得分比上海和深圳低。然而,在公共服务及一般环境方面,如海关清关和关税制度、税务优惠和其他收费安排,以及法律制度等考虑因素,香港得到的评分明显较佳。

图: 香港、上海及深圳的竞争力考虑因素评分
香港、上海及深圳的竞争力考虑因素评分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123)

 

香港和新加坡的营运模式

同样,就香港和新加坡的竞争力考虑因素评分来看,两地的营运情况非常相似。在成本方面,两地的竞争力均较差,而在其他方面则比上海和深圳更具竞争力。

图: 香港与新加坡的竞争力考虑因素评分
香港与新加坡的竞争力考虑因素评分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123)

 

按考虑因素划分的区域配送中心竞争力

香港对新加坡

以总成本而言,香港及新加坡均比中国内地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高昂,不过受访者认为,新加坡在这方面比香港更具竞争力。总成本包括土地及租金成本、劳力成本和营运成本。

除总成本外,在政府支持、物流专业人才和区域配送中心设施等方面,新加坡的评分亦高于香港。特别是,从竞争力净评分(如下图粉红色柱状图所示)可见,新加坡在政府支持方面远远抛离香港。

尽管如此,在13项竞争力考虑因素中,香港在地理位置、交通连系性、基建设施、灵活性、营商环境及海关等8项的评分均较高,但净评分的差距很小。

图: 竞争力考虑因素净评分:香港对新加坡
竞争力考虑因素净评分:香港对新加坡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123)

 

香港对上海

上海是内地主要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从下图可见,香港与其相比,除总成本外,几乎所有方面均有所领先。香港在多项考虑因素的表现较上海为佳,其中评分差距最大的是与「公共服务」相关的考虑因素,例如海关清关和关税制度,以及法律制度等。

图: 竞争力考虑因素净评分:香港对上海
竞争力考虑因素净评分:香港对上海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123)

 

香港对深圳

同样,深圳在成本相关的因素方面比香港更具竞争力(见下图),其中差距最大的是总成本。另一方面,在几乎所有其他考虑因素,特别是在海关清关和关税制度,以及法律制度等方面,香港的表现均远远优于深圳。

图: 竞争力考虑因素净评分:香港对深圳
竞争力考虑因素净评分:香港对深圳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123)

 

整体竞争力

这次问卷调查设定多项竞争力考虑因素,并分为4组,以评估某一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在各项因素的竞争力以及其整体竞争力。每项考虑因素均采用不加权方法,计算有效问卷答案的简单平均数。然而,对于各项考虑因素的相对重要性,不同地方的受访者会有很不同的看法,因此问卷要求受访者就其熟悉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体竞争力,给予单独评分iii

对于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体竞争力,受访者的评分如下:香港(7.02分)、新加坡(7.15分)、上海(6.54分)、深圳(6.05分)。进一步分析显示,虽然新加坡的评分高于香港,但在95%的信赖区间内,这个评分差距于统计上微不足道;换言之,新加坡和香港同是区内最有竞争力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我们也就各个调查地点的竞争力差距进行类似分析。与新加坡和香港的情况不同,香港、上海及深圳的竞争力并不一样,香港比上海更具有竞争力,而上海又比深圳更具竞争力。

根据123名受访者(即对所有4个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均有评分的受访者)的回答,下表总结各个地点在各项考虑因素中所得的评分,但与文首的列表有所不同,该表列出的数据,来自曾对一个或以上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给予评分的受访者。在各项非成本考虑因素中,香港与新加坡都最具竞争力,势均力敌;但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的强项原来是深圳的弱项,反之亦然。至于上海,则位处中间,没有一项是其竞争力最强的考虑因素,也没有一项是其竞争力最弱的因素。

图: 竞争力评分:香港、深圳、上海和新加坡
竞争力评分:香港、深圳、上海和新加坡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123)

 

深圳毗邻香港,但营运情况差异甚大,可见两地大有互补之处。事实上,据我们深入访问在两地均有营运区域配送中心的香港公司所得,假若成本因素与交货时间相比并不特别重要,则香港是更受欢迎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有一宗个案,一家公司为应对不同的市场情况,有时较重视香港区域配送中心提供的及时配送服务,而当市场情况不利时则较重视节省成本,因此将区域配送中心在香港与深圳之间往来搬迁。

以中国为重点的区域配送中心营运商

谈到货物来源地,大部分以香港为基地的区域配送中心,均有货物来自亚洲,而且中国内地是主要货源,尤以华南为然。对于有货物来自中国内地的受访者(在307名受访者中占近90%),超过六成有80%以上的货物在内地采购,而约一成则有不少于60%的货物来自内地。

图: 香港区域配送中心的货物来源地
香港区域配送中心的货物来源地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307)

  

我们从那些有货物来自中国内地的受访者角度,分析香港和新加坡的竞争力评分,并把进出内地的货量百分比,跟香港减新加坡的竞争力净评分对照,结果发现,货物有50%以上进出内地的受访者都认为,香港是一个比新加坡更具竞争力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换言之,一家公司有越多货物来自内地或以内地为目的地,就越可能认为香港是一个较为有利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图: 来自中国内地的货物与香港竞争力
来自中国内地的货物与香港竞争力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71)

  

在高价值货物方面的竞争力评分

我们亦探讨在高价值与低价值货物方面的评分变化。高价值货物包括电子产品、手表,奢侈品、备件、珠宝、葡萄酒和烈酒,以及药物,而低价值货物则是纺织品及成衣、玩具、印刷品、电器、体育用品和金属制品。

由于产品的性质不同,受访者对香港作为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竞争力亦有不同的看法。高价值产品的货主对香港的评分(7.75分)显然比低价值产品的货主为高(7.22分)。

此外,高价值产品的货主给予香港的评分(7.75分),亦比给予新加坡的评分(7.57分)为高。由于受访人数有限,这个结果在统计上的重要性不如从较多受访人数得出的结果,但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图: 竞争力评分:高价值货物的受访者
处理高价值货物的竞争力评分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受访人数=28)

  

上述分析显出,香港要提高本身作为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吸引力或竞争力,必须特别注意若干领域,总结如下。

• 高价值产品的货主认为,香港是最具竞争力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 货物有50%或以上进出中国内地的营运商都认为,香港是最佳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 在4个地点中,香港的成本最高。
• 香港与新加坡均比上海与深圳更具竞争力,而沪深主要争夺重视成本的客户。
• 虽然新加坡看起来更具有竞争力(整体评分较高,惟有关差距在统计上不大重要),但香港在多项竞争力考虑因素中较为优胜。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研究部


i 进行了一次小规模调查,对7个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相对竞争力作出初步评估,其中广州、首尔和台湾等3个地点被排除,以便对香港、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等具有竞争力的4个地点进行更集中的比较研究。

ii 在进行深入的问卷调查时,我们选定了16项考虑因素,即(i)地理位置;(ii)交通连系性及连接性;(iii)总成本;(iv)土地/租金成本;(v)劳力成本;(vi)营运成本(如陆路运输成本、码头收费及电力成本);(vii)政府支持和政策制度;(vii)海关清关和关税制度;(ix)行业税务优惠和其他收费安排;(x)基建设施(如港口、机场及道路);(xi)法律制度(包括知识产权的保障);(xii)合适的区域配送中心设施的供应;(xiii)操作灵活性;(xiv)物流专业人才的供应;(xv)营商环境的效率;(xvi)支援服务(如金融、会计、法律、贸易、资讯科技)。这16项考虑因素可分为4类:(a)成本;(b)公共服务;(c)基础设施;(d)一般环境。由于营运一个区域配送中心有不同的成本考虑因素,问卷调查要求受访者分别对总成本,以及土地/租金成本和劳力成本等其他成本考虑因素给予评分。   

iii 对每项竞争力考虑因素采用不加权方法,仍可得出简单平均数,以反映各区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体竞争力。根据这种方法,各区域配送中心的评分顺序依然不变,新加坡的整体评分略高于香港,而香港又以较大的差距领先上海和深圳。

资料提供 图片:何达权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