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作為亞洲區域配送中心 ─ 相對排名

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競爭力調查

為評估香港、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等4個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競爭力,我們進行了一項問卷調查i。問卷設定了10多項考慮因素,請受訪者為每個地點評分ii。不過,受訪者可選擇只對他們熟悉的地點評分。調查共收回400多份有效問卷,其中約三分之一受訪者對4個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均給予評分。

問卷要求受訪者按9分制就各項競爭力考慮因素評分,其中「9分」為「極富競爭力」,「1分」為「完全沒有競爭力」。其後,計算問卷答案的平均值,得出各項競爭力考慮因素的共識結果。由於有些受訪者在評估某個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競爭力時,會認為某項考慮因素比另一項更重要,即使採用加權或不加權的方法,也難以得出每個地點的整體競爭力評分。因此,問卷要求受訪者就其熟悉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體競爭力分別單獨評分。

香港的競爭力

在425名受訪的物流服務供應商和貨主中,共有396名對香港評分,比率為93%。就香港作為區域配送中心的整體競爭力這個單獨問題,在9分制下,他們給予香港的評分平均是6.51分。

就香港而言,受訪者認為,多項因素支撐本港作為區域配送中心的競爭力,其中較重要的是法律制度(7.6分)、基建設施(7.3分)、交通連繫性及連接性(7.4分),以及支援服務。香港在總成本方面的競爭力則較弱(4.4分),低於9分制的中點。總成本包括土地及租金成本、勞力成本和營運成本(這3項成本各有單獨的評分,但在下圖沒有顯示出來)。

圖: 香港各項競爭力考慮因素的評分
香港各項競爭力考慮因素的評分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396)

  

按產品類別劃分的香港競爭力

約半數受訪貨主按產品類別對香港作為區域配送中心的競爭力評分。值得注意的是,「酒」、「手錶、奢侈品和珠寶」等「高價值」產品的貨主給予香港較高評分,在9分制下均有7分以上。相比之下,「玩具」和「電器」等低價值產品的貨主給予香港的評分較低。

圖: 按產品類別劃分的香港競爭力
按產品類別劃分的香港競爭力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115)

 

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的競爭力

對新加坡評分的受訪者有126名,其中評分甚佳的是法律制度(7.8分)、物流專業人才(7.7分)及支援服務(7.7分),而競爭力較弱的是總成本(5.1分)。

對深圳評分的受訪者有234名,幾乎是新加坡的兩倍,而在所有競爭力考慮因素中,評分均低於新加坡,只有總成本(6.3分)例外。深圳較受好評的因素是地理位置(6.6分)、交通連繫性及連接性(6.5分)和總成本(6.3分)。海關清關和關稅制度(5.3分)、稅務優惠和其他收費安排(5.4分),以及法律制度(5.4分)則是評分較低的因素,略高於9分制的中點。

上海是另一個在中國內地接受調查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其地理位置(7.1分)、交通連繫性及連接性(6.9分)、基建設施(6.7分),以及合適的區域配送中心設施供應(6.7分)等均有良好的評分。與深圳一樣,上海在稅務優惠和其他收費安排(5.7分),以及法律制度(5.6分)方面的評分較低。

表: 亞洲區內若干區域配送中心的競爭力
亞洲區內若干區域配送中心的競爭力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

 

區域配送中心的營運情況各不相同

由於受訪者可以對他們不熟悉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不予評分,因此,各個地點的評分人數不一,最低是新加坡,只有126名,最高是香港,共有396名,而上海與深圳則居中,分別有178名和234名。

香港的L組和S組受訪者

在深入分析問卷答案後,可以發現受訪者有一些不同的特點。在對香港評分的396名受訪者中,只有123名對所有4個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評分,比重為31%。我們在後續的分析中,把這些受訪者統稱為L組。另外有147名受訪者(37%),由於對其他地方不熟悉,只對香港作為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評分。這些受訪者統稱S組。除L組和S組外,有些受訪者在4個地點中只對兩個或3個地點評分,但在隨後的分析中,我們只會討論L組和S組。

有趣的是,S組的公司基本上大多為小型到中型企業(即僱員少於50人的中小企業),而L組則以大公司為主,中小企業的比重較小。這表明熟悉所有4個區域配送中心的受訪者多數是規模較大的公司。 

圖: 公司規模:L組及S組
按被評區域配送中心數目劃分的受訪者組合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270;L組=123; S組=147)

  

就香港的整體競爭力而言,S組的評分(5.88分)顯著低於L組(7.02分)。大體上,L組比起S組更滿意在香港的營運情況。S組公司只對香港評分,而在所有競爭力考慮因素所給予的評分都較低,幾乎沒有例外。總之,S組受訪者對在香港的營運情況不大滿意。

圖: L組及S組對香港競爭力的評分
L組及S組對香港競爭力的評分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270;L組=123;S組=147)

 

由於L組(123名)受訪者熟悉所有4個地點,並對每一地點評分,因此,為公平比較不同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只採用該組受訪者的答案。這樣一來,對香港(396名)、新加坡(126名)、上海(178名)和深圳(234名)評分的受訪人數,分別下降至原來的31%、98%、69%和53%。就香港而言,這種情況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425名受訪者中,336名屬於香港的物流服務供應商或貨主。

香港,上海和深圳的營運模式

調查結果顯示,深圳和上海在各項競爭力考慮因素上所得的評分處於相若水平,這表明兩地的營運情況大致相同。另一方面,與上海或深圳相比,香港的營運情況有所不同。在成本以及合適的區域配送中心設施供應方面,香港的得分比上海和深圳低。然而,在公共服務及一般環境方面,如海關清關和關稅制度、稅務優惠和其他收費安排,以及法律制度等考慮因素,香港得到的評分明顯較佳。

圖: 香港、上海及深圳的競爭力考慮因素評分
香港、上海及深圳的競爭力考慮因素評分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123)

 

香港和新加坡的營運模式

同樣,就香港和新加坡的競爭力考慮因素評分來看,兩地的營運情況非常相似。在成本方面,兩地的競爭力均較差,而在其他方面則比上海和深圳更具競爭力。

圖: 香港與新加坡的競爭力考慮因素評分
香港與新加坡的競爭力考慮因素評分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123)

 

按考慮因素劃分的區域配送中心競爭力

香港對新加坡

以總成本而言,香港及新加坡均比中國內地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高昂,不過受訪者認為,新加坡在這方面比香港更具競爭力。總成本包括土地及租金成本、勞力成本和營運成本。

除總成本外,在政府支持、物流專業人才和區域配送中心設施等方面,新加坡的評分亦高於香港。特別是,從競爭力淨評分(如下圖粉紅色柱狀圖所示)可見,新加坡在政府支持方面遠遠拋離香港。

儘管如此,在13項競爭力考慮因素中,香港在地理位置、交通連繫性、基建設施、靈活性、營商環境及海關等8項的評分均較高,但淨評分的差距很小。

圖: 競爭力考慮因素淨評分:香港對新加坡
競爭力考慮因素淨評分:香港對新加坡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123)

 

香港對上海

上海是內地主要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從下圖可見,香港與其相比,除總成本外,幾乎所有方面均有所領先。香港在多項考慮因素的表現較上海為佳,其中評分差距最大的是與「公共服務」相關的考慮因素,例如海關清關和關稅制度,以及法律制度等。

圖: 競爭力考慮因素淨評分:香港對上海
競爭力考慮因素淨評分:香港對上海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123)

 

香港對深圳

同樣,深圳在成本相關的因素方面比香港更具競爭力(見下圖),其中差距最大的是總成本。另一方面,在幾乎所有其他考慮因素,特別是在海關清關和關稅制度,以及法律制度等方面,香港的表現均遠遠優於深圳。

圖: 競爭力考慮因素淨評分:香港對深圳
競爭力考慮因素淨評分:香港對深圳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123)

 

整體競爭力

這次問卷調查設定多項競爭力考慮因素,並分為4組,以評估某一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在各項因素的競爭力以及其整體競爭力。每項考慮因素均採用不加權方法,計算有效問卷答案的簡單平均數。然而,對於各項考慮因素的相對重要性,不同地方的受訪者會有很不同的看法,因此問卷要求受訪者就其熟悉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體競爭力,給予單獨評分iii

對於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體競爭力,受訪者的評分如下:香港(7.02分)、新加坡(7.15分)、上海(6.54分)、深圳(6.05分)。進一步分析顯示,雖然新加坡的評分高於香港,但在95%的信賴區間內,這個評分差距於統計上微不足道;換言之,新加坡和香港同是區內最有競爭力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我們也就各個調查地點的競爭力差距進行類似分析。與新加坡和香港的情況不同,香港、上海及深圳的競爭力並不一樣,香港比上海更具有競爭力,而上海又比深圳更具競爭力。

根據123名受訪者(即對所有4個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均有評分的受訪者)的回答,下表總結各個地點在各項考慮因素中所得的評分,但與文首的列表有所不同,該表列出的數據,來自曾對一個或以上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給予評分的受訪者。在各項非成本考慮因素中,香港與新加坡都最具競爭力,勢均力敵;但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的強項原來是深圳的弱項,反之亦然。至於上海,則位處中間,沒有一項是其競爭力最強的考慮因素,也沒有一項是其競爭力最弱的因素。

圖: 競爭力評分:香港、深圳、上海和新加坡
競爭力評分:香港、深圳、上海和新加坡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123)

 

深圳毗鄰香港,但營運情況差異甚大,可見兩地大有互補之處。事實上,據我們深入訪問在兩地均有營運區域配送中心的香港公司所得,假若成本因素與交貨時間相比並不特別重要,則香港是更受歡迎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有一宗個案,一家公司為應對不同的市場情況,有時較重視香港區域配送中心提供的及時配送服務,而當市場情況不利時則較重視節省成本,因此將區域配送中心在香港與深圳之間往來搬遷。

以中國為重點的區域配送中心營運商

談到貨物來源地,大部分以香港為基地的區域配送中心,均有貨物來自亞洲,而且中國內地是主要貨源,尤以華南為然。對於有貨物來自中國內地的受訪者(在307名受訪者中佔近90%),超過六成有80%以上的貨物在內地採購,而約一成則有不少於60%的貨物來自內地。

圖: 香港區域配送中心的貨物來源地
香港區域配送中心的貨物來源地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307)

  

我們從那些有貨物來自中國內地的受訪者角度,分析香港和新加坡的競爭力評分,並把進出內地的貨量百分比,跟香港減新加坡的競爭力淨評分對照,結果發現,貨物有50%以上進出內地的受訪者都認為,香港是一個比新加坡更具競爭力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換言之,一家公司有越多貨物來自內地或以內地為目的地,就越可能認為香港是一個較為有利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圖: 來自中國內地的貨物與香港競爭力
來自中國內地的貨物與香港競爭力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71)

  

在高價值貨物方面的競爭力評分

我們亦探討在高價值與低價值貨物方面的評分變化。高價值貨物包括電子產品、手錶,奢侈品、備件、珠寶、葡萄酒和烈酒,以及藥物,而低價值貨物則是紡織品及成衣、玩具、印刷品、電器、體育用品和金屬製品。

由於產品的性質不同,受訪者對香港作為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競爭力亦有不同的看法。高價值產品的貨主對香港的評分(7.75分)顯然比低價值產品的貨主為高(7.22分)。

此外,高價值產品的貨主給予香港的評分(7.75分),亦比給予新加坡的評分(7.57分)為高。由於受訪人數有限,這個結果在統計上的重要性不如從較多受訪人數得出的結果,但仍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圖: 競爭力評分:高價值貨物的受訪者
處理高價值貨物的競爭力評分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受訪人數=28)

  

上述分析顯出,香港要提高本身作為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吸引力或競爭力,必須特別注意若干領域,總結如下。

• 高價值產品的貨主認為,香港是最具競爭力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 貨物有50%或以上進出中國內地的營運商都認為,香港是最佳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
• 在4個地點中,香港的成本最高。
• 香港與新加坡均比上海與深圳更具競爭力,而滬深主要爭奪重視成本的客戶。
• 雖然新加坡看起來更具有競爭力(整體評分較高,惟有關差距在統計上不大重要),但香港在多項競爭力考慮因素中較為優勝。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研究部


i 進行了一次小規模調查,對7個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相對競爭力作出初步評估,其中廣州、首爾和台灣等3個地點被排除,以便對香港、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等具有競爭力的4個地點進行更集中的比較研究。

ii 在進行深入的問卷調查時,我們選定了16項考慮因素,即(i)地理位置;(ii)交通連繫性及連接性;(iii)總成本;(iv)土地/租金成本;(v)勞力成本;(vi)營運成本(如陸路運輸成本、碼頭收費及電力成本);(vii)政府支持和政策制度;(vii)海關清關和關稅制度;(ix)行業稅務優惠和其他收費安排;(x)基建設施(如港口、機場及道路);(xi)法律制度(包括知識產權的保障);(xii)合適的區域配送中心設施的供應;(xiii)操作靈活性;(xiv)物流專業人才的供應;(xv)營商環境的效率;(xvi)支援服務(如金融、會計、法律、貿易、資訊科技)。這16項考慮因素可分為4類:(a)成本;(b)公共服務;(c)基礎設施;(d)一般環境。由於營運一個區域配送中心有不同的成本考慮因素,問卷調查要求受訪者分別對總成本,以及土地/租金成本和勞力成本等其他成本考慮因素給予評分。   

iii 對每項競爭力考慮因素採用不加權方法,仍可得出簡單平均數,以反映各區域配送中心所在地的整體競爭力。根據這種方法,各區域配送中心的評分順序依然不變,新加坡的整體評分略高於香港,而香港又以較大的差距領先上海和深圳。

資料提供 圖片:何達權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